23岁救车队长和300多次免费救援(图)
 
2017-1-2
 



北京爱心救援队的负责人任永阳(左)与求助者。

【人民报消息】23岁任小伙任永阳,2014年发起并组建社会公益团体——北京爱心救援队,为在路上行驶亏电、扎胎、爆胎的车主提供救援服务。目前吸引一两千人加入,完成救援三百多起。

很多队员都是从最初的被救援者变成现在的施救者。帮人是会上瘾的,现在队员们的热情越来越高,希望未来有更多人知道并加入救援队。

据《新京报》2016年12月10日报导,北京顺义区后沙峪有一支专注「救车」的队伍。当汽车出现亏电、扎胎、爆胎等情况时,车主把信息传递给这个救援队,就能获得免费帮助。

救援队还设了「精英」群,成员均有两次以上救援经验,且自备修车工具。从2014年成立至今,救援队已免费为各类车辆施以紧急救援300多次。

任永阳是救援队的负责人。两年时间里,他从黄毛小子变成公益组织负责人,从敏感爱哭的小男孩变成有担当的老爸。

精英自备修车工具

冬季的北京,早上六七点时天常常还没亮,23岁的任永阳已经习惯摸黑起床。2016年12月8日一大早,他接了个求助信息,有车主的车亏电了。任永阳揉了揉眼睛,以最快的速度起床,帮对方充了电。

接近中午,他再次接到求助电话,车主称自己的发电机坏了。任永阳距离该车8公里左右,他把信息发到群里,附近2名同伴赶过去,确认了求助者的发动机出现问题。任永阳也坐不住,随即赶到现场,3人一起为车辆完成充电,并帮着把车开到修理厂。

车主张先生说,从朋友口中得知顺义有这么一个爱心救援队,「附近仓库多,车也多,真的提供了不少便利。」

任永阳习惯每天被求助信息吵醒,也习惯处理救援队的各种杂事,包括张罗汽车维修培训班、印制救援队名片和小马甲等。自2014年4月成立「北京爱心救援队」到今天,他觉得还算满意。

出于成员们对汽车的共同兴趣,这支救援队主要提供车辆扎胎修理、亏点对火、短途拖车、应急带路服务。初创时期,团队里只有五、六人,发展至今,已经吸引了一、二千人,完成三百多起救援。

一旦群里出现车主求助信息,只要有队员在附近,救援队都会协调人手前去帮忙。两年时间里,这支顺义的救援队正逐渐将业务覆盖到全北京。

成就感之余,任永阳也有点力不从心。队员分布广泛:小伙子、小姑娘、中年大叔、打工者、富商……松散的组织状况为管理带来不少难度。

最让他无法忍受的是有人冒名收费。3个月前,他在群里发布一条求助信息,却被群里一个修车公司的人钻了空子。此人联系到求助车主,称救援队是收费的。「后来车主打电话质问,我说不要管他。」任永阳说,经排查,他毫不留情的把此人踢出群。对他来讲,不收钱是做公益的底线。

此事发生后,救援队做出决定:要对求救的车主进行抽查回访,询问其建议,并打击暗地收费的情况。

任永阳希望把事做得更专业,为此,救援队邀请参加两次以上救援的人加入「精英群」,群里的人必须自备对火线、千斤顶、扳手、拖车绳、拖车杠等修车工具,只接活,不聊天。

他还买来管理方面的书籍,也常与队里的老人们交流,他希望综合考虑大家意见,集思广益。「我比以前会坚持,不会遇到困难就想退缩。」任永阳说。

接力救援烫伤孩童

任永阳是个容易被感动的人,他与公益结缘,始于河北交通广播的《992大家帮》栏目。5年前初到北京,他入伙朋友的物流公司,每天开着车奔波在送货途中,唯一的陪伴就是广播。

栏目为听众建了一个小群,群内常发布求助信息:孩子丢了、车胎爆了……在群里,类似的消息一天能收到二、三十条。响应是及时的,总有热心人士争着抢着出来搭把手。任永阳很享受这段时光:身在北京这座大都市,能听到家乡的好人好事,多少能缓解思乡之情。

对他触动最深的事发生在2015年元旦。

当天,广播发布的消息称,9时22分,唐山的博先生打来救助电话,称自己1岁多的孩子前夜喝水不小心烫伤口腔,唐山的医院建议到北京儿童医院救治,由于博先生没有自己开车去过北京儿童医院,希望有人带路。

「求助电话接进直播间后,微信、电话立即传来信息。」任永阳说,最终,3人接力为孩子提供帮助。来自香河的王先生提供行车路线,在高速行驶的刘先生接上受伤儿童,在北京的他直接到医院为其挂号。当天11时40分,孩子到达医院接受救治。

看到这么多人伸出援手,任永阳深受触动。「当时帮忙的人太多了,生怕帮不上忙,就赶紧到医院挂号。」

被烫伤的孩子接受两三天治疗后出院。随后,河北交通广播给任永阳发来小孩的照片,「看上去恢复得挺好。」

他更像个大人了

2014年底,任永阳当上了爸爸。女儿出生后,他觉得责任更大了,更想把救援队当成事业做好。

当时救援队处于初创期,任永阳的重心仍在快递事业上。为了攒钱养孩子,他每天要送100多单快递,从白天忙到黑夜。北京消费水平高,一个月挣三、四千元也解决不了太多问题,还总因为工作回不了家。

救援队成了他的慰藉,他觉得做好事既能帮助他人,也是基于个人兴趣的一项真正「事业」。夜以继日送快递途中,一旦有人求助,他总会想办法赶过去,实在没空,也会安排同伴前去援助。

任永阳的姐姐任永辉在老家当代课老师,据她介绍,弟弟生性内向敏感,小时候哥哥姐姐常让着他。这两年,他变化很大。「以前遇到麻烦事会哭,经过这两年的磨练,他更像个大人了。」

任永辉说,帮助别人本身就是正能量,不管是否能得到回报都应该坚持。他也会耐心跟父母解释,久而久之,全家都成了任永阳的支持者。

从任永阳在北京打拼开始,妻子郭玉慧就一直跟着他。相亲,结婚,生子,这位农村姑娘在21岁就完成这几项「任务」。如今,一家人住在顺义一个小三居里,客厅里摆放着办公计算机和一台玩具汽车,置物架上堆放着任永阳的快递宣传资料。他换了一家快递公司,负责维护客户关系,在网店的疯狂砍价中寻求利润。

北漂不易,郭玉慧很支持丈夫的「救车」行动,也不想给他太大压力,「钱够花就行,有空多陪陪我和孩子。」

有人问任永阳,救车公益觉得累吗?他回答:我比较喜欢车,以前闲的时候会打打篮球、乒乓球等,现在工作之余就会关注救援队各个方面,感觉时间不够用。一边做公益,一边工作,还要顾家,虽然有点累,但是很快乐。△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