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大会为金正日默哀25秒的联想
 
杨宁
 
2011-12-26
 
【人民报消息】12月22日下午3时开会前,联合国大会应朝鲜驻联合国大使的要求,在会场为日前死去的朝鲜领袖金正日举行默哀。原本一分钟的默哀时间,却在只持续了25秒后即中止,联大主席纳瑟随即宣布进入既定议程。令人尴尬的不仅如此,对于联大的默哀之举,美国、加拿大、日本、韩国以及大多数欧盟国家皆退场抵制,空旷的大厅内只剩下寥寥可数的几十人。深知原因所在但受“礼仪”所限的纳瑟也发出了“这是我难过的责任”的无奈之声。

据说,朝鲜还要求联合国安理会为金正日默哀,但遭到回绝。此外,朝鲜也在争取联合国为金正日降半旗,但迄今未得到允诺。

不过,联大照惯例为“千夫所指”的金正日默哀,虽只有尴尬的25秒,但足以让朝鲜官方再度炮制出“世界各国代表哀悼伟大领袖”的故事,足以让不明真相的朝鲜人再次“热泪盈眶”,并通过官方控制的媒介成为一个“不朽的神话”。

而类似的故事在当今的中国也流传着一个,即“联合国史无前例为周恩来降半旗”。官方和绝大多数中国人熟知的版本是这样的:1976年1月8日,周恩来逝世时,设在美国纽约的联合国总部门前的联合国旗降了半旗。自1945年联合国成立以来,世界上有许多国家的元首先后去世,联合国还没有为谁下过半旗。一些国家为此感到不平,于是他们的外交官聚集在联合国大门前的广场上,言辞激愤地向联合国总部发出质询。

当时的联合国秘书长瓦尔德海姆站出来,在联合国大厦门前的台阶上发表了一分钟的演讲。他说:“为了悼念周恩来,联合国下半旗,这是我决定的。原因有二:一是中国是一个文明古国,她的金银财宝多得不计其数,她使用的人民币多得我们数不过来。可是她的周总理没有一分钱存款!二是中国有10亿人口,占世界人口的1/4,可是她的周总理没有一个孩子。你们任何国家的元首,如果能做到其中一条,在他逝世之日,总部将照样为他降半旗。”说完,他转身就走,广场上的外交官各个哑口无言,随后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这个故事告诉中国人,一、联合国为悼念周恩来而下半旗是没有先例的;二、因为周恩来“人品高尚”,所以联合国才为其降半旗。

可惜欺骗了无数中国人的这个故事是不真实的。首先,联合国为悼念周恩来而下半旗并不是破例之举。联合国于1947年制定了一部旗典,其中有关致哀的规定是:凡成员国的国家元首或者政府首脑去世,必须在纽约总部和日内瓦的办事处降半旗致哀一天。因此1976年1月为周恩来降半旗只是例行公事,如果不降半旗才真是“破例”。

其次,外交官的所谓抗议和瓦尔德海姆的演讲更是作者的杜撰。因为没有哪个国家驻联合国的使节会为了例行公事而“言辞激愤”,联合国秘书长又是如何知道周恩来没有存款的?如此对他国元首出言不逊,如何能赢得他国的尊敬?杜撰者把当时某些国人对周恩来的情感安插在老外身上,的确是用心良苦。

而更有意思的是,一个名叫吴妙发的中共前驻联合国官员,虽然公开撰文称上述故事是真实发生的,但在其与他人合作的关于乔冠华与联合国的书中却无一字提到上述故事,只提到了中国代表团驻地降半旗、布置灵堂、以及各国外交官的前来悼念等事情。是什么原因让他“漏掉”了如此感人、惊人的情节?唯一的解释就是上述事情根本没有在联合国发生过。吴妙发的两面性很让人深思。

关于周恩来的这个神话迄今仍为不少中国人津津乐道,即便一些人了解了这是杜撰,但仍不愿抹去心中周恩来的“美好形象”。这又是为何呢?旅美华人学者何清涟女士曾就此撰文称,炮制“周恩来神话”已不只是出于执政者的需要,更是出于不少中国人的需要。当风雨如磐、国家动荡不安之际,这个神话已成为统治者与被统治者双方都需要的镇痛剂与安神药。诚如斯言。

如今,朝鲜炮制金正日的“联合国神话”大概也是出于同样的目的,只是这样的神话总有被戳穿的那一天。那一天,不论是中国人还是朝鲜人,都会将心中的“偶像”从神坛上还原其本来面目,都会明了是谁造成了中国和朝鲜人民的深重灾难。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