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動蕩如箭在弦 危險信號令人不寒而慄
 
2010-6-17
 
【人民報消息】作者姜維平日前在《觀察》上發表文章《塔上的“和諧社會”還能支撐多久?》道,正當中共利用上海世博會證明“和諧盛世”之際,一批投訴無門的訪民則走上了絕路,據海外媒體報導,自6月7日凌晨2點,他們爬上了位於北京南二環路附近的一座無線電發射塔,其目地是使人們關注的目光,從類似世博會的“燦爛”場面轉到冤民身上,幾位來自外地的訪民,已經在這座距離地面一百多米高的空中度過了48個小時,到9日凌晨,還沒有一點點下來的跡象。

中國的社會動蕩如同箭在弦上

文章道,現在,政府花公款派出的考察團還在繼續向上海進發,中共高唱的“和諧社會” 的歌聲依然響亮,音猶在耳。只有幾輛曾經抓捕過訪民的警車在8日晚間趕到了塔下,但9日便悄然離去,可能官方打了電話,黑龍江、貴州等地的警車都已陸續到達現場,儘管如此,如同當地的政府不能解決訪民的冤情一樣,警方用於解救塔上人員的高架雲梯也無計可施,故其漸次撤離了現場,只餘下多輛救護車依然在附近待命。假如他們夢想破滅,飛身跳下,這些車輛只能用於收屍,中共“和諧社會”的假面具將再次濺滿鮮血!

今年以來,不僅公權力日益暴力化,而且民間的抗爭也以暴易暴,變成燎原烈火。像上述類似成都唐福珍的自殺行為,已不能感化或喚醒中共各級官員的良知,他們在高塔上掛起的布條和標語在告誡天下:中國的社會動蕩如同箭在弦上。

中國走上了一條可怕的隨時潰敗的道路

文章道,這些訪民爬上鐵塔已足以證明,他們至少有兩個特點:

一是他們是在共產黨教育下的良民,從小他們就不知不覺地喪失了民主人權的意識,長大成人之後,又小康知足,只是到了本身生存權,生命權受到了踐踏才起來反抗,但為時已晚,而且更可悲的是,他們至今依然相信,小貪官的問題可以通過其越級投訴,被大貪官所合理解決,他們年復一年,無休無止地上訪,雖然耗費了全部家當和身體健康,也沒有打消他們對“共青天”的夢想與奢望。

二是不論他們敘述怎樣的故事情節,不論他們控告的官員身在何處,有什麼樣的顯赫地位和肆意枉為的惡行,都不必懷疑他們提供文字內容的真偽。因為很顯然,假如他們的冤情不是真憑實據,痛徹骨髓,他們怎能爬上危險的高塔,以死抗爭?

冷漠無情的各級官員,無視訪民的疾苦,不是把這些弱者逼成楊佳或朱軍,就是變成登塔的溫和可伶的吶喊者和自殺者,這充分說明了“和諧社會”並非歌舞昇平的戲臺,而是貧富不均兩極對立的屠宰場!中國走上了一條可怕的隨時潰敗的道路!

一種令人不寒而慄的危險信號

文章道,不否認有一些官員致力於解決民間疾苦,並略有成效,他們的個人品質尤為可貴,但面對龐大而僵化的官僚體系,他們身單力薄,已是無力回天。或許溫家寶的所謂 “要讓人民活得有尊嚴”已成體制內官員最後的良心發現和絕響!

現在,從地方村鎮到中南海高層,貪腐如同瘟疫吞掉了社會前進的僅有的一點點動力,各級政府已形同虛設,法律法規和公平正義蕩然無存,億萬國民已裂變成了水火不相容的兩極陣營:一方面有大多數的赤貧群體生不如死,類似“富士康13跳”那樣地茍活與掙扎;另一方面,官員,企業老板,知識精英等一小部份人,完成資本的原始積累,正貪婪地吃喝玩樂,醉生夢死,或將 “富二代”和巨額財產轉移海外,其窮奢極欲與前者的民不聊生形成天壤之別,似乎根本不理會他們的人多勢眾,但社會一旦動蕩,他們必將被憤怒的窮人送上斷頭臺,其財富便成了可伶祭品。上述訪民的登塔行動,正是這種社會情緒焦慮不堪,瀕臨崩潰的反應,它釋放的是一種令人不寒而慄的危險信號!

在人民的怒火中灰飛煙滅

文章道,與此同時,陸續有許多全國各地聞訊趕來的訪民,前去現場聲援,其中還有上海的訪民陳國治等人,他們是由於世博會拆遷而多年上訪無門的民眾。這進一步說明了,中國經濟繁榮背後的社會不穩定情況是多麼嚴重!“和諧社會”已變成“喝血社會”。

據媒體披露,一個叫張潔的訪民通過手機告訴記者,他們5人凌晨2點就趕到了現場,4點多鐘爬上了塔頂。年紀最大的劉淑蘭已76歲,他們是抱著不解決問題就跳下去的念頭做這一切的。張潔說,如果不解決他們的問題,反倒來硬的,他們就堅決地跳下去。她說,上來後就像做噩夢一樣,下面有警察和消防隊員,圍觀的人群不斷地被驅散散去,但又有很多新人聚攏觀看。

文章最後寫道,實際上,這裏已變成了依據憲法,公開示威抗議的場所。政府的違憲不作為由來已久,登峰造極!相信塔上的“和諧社會”支撐不會太久。不論他們最終的結果如何,不論是圍觀群眾,還是待命的警察,他們都會有一天,親眼看到目前的僵化的專制政體在人民的怒火中灰飛煙滅!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