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发疯”的岂止是空气
 
周晓辉
 
2010-12-3
 
【人民报消息】据外电报导,在世博会之后,上海和北京的空气污染指数高到了“令人发疯”的地步。11月,上海空气污染指数已连续八天超过100点,最高曾达到370点,为10年来最差的指数。而不久前,美国驻华大使馆监测站更显示出北京空气污染指数超过了500点,以至于大使馆自动发布北京空气信息的Twitter账户将其描述为“令人发疯的糟糕”。虽然使馆后来撤掉这一说法,而采用更官方的“超出指数范围”代之,但“令人发疯的糟糕”这一评语早已随着网络广为人知。

是什么原因造成上海和北京的空气如此糟糕,甚至到了“令人发疯”的地步,各路专家仍在探讨。不过,汽车数量激增以及后金融危机时代在经济刺激作用下重工业的大量增加可能是一部份原因。

事实上,在中国,发疯糟糕的又岂止是空气?就说最近持续高涨的物价吧,有多少百姓能不“发疯”?

国家统计局11月19日称,全国80%的食品价格普遍上涨30%。官方统计,11月上旬,大陆36个大中城市的18种主要蔬菜平均批发价格每公斤人民币3.9元,比起今年初涨了11.3%,与去年同期比较则贵了62.4%。

而随着大蒜、绿豆、生姜、苹果、糖、食用油、棉花等一连串的接力涨价潮,面对物价不断上涨的压力,民众开始精打细算。靠近香港的广东人,已经习惯于去香港买日常用品;内地的百姓或者做“囤囤族”,或者网上团购,或者节衣缩食。据《金融界》网站在10月底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85%的网民认为“物价全面上涨,唯独工资不动,活不起了!”

再看看在当局的强力拆迁下,有多少百姓不顾身家性命,来护卫自己的家园?

比如11月29日上午,在哈尔滨市阿城区阿什河街道城郊社区的拆除违章建筑现场,3名男子点燃身上的汽油冲向执法人员。自焚者黄德全原为阿城区城建处党委书记,另两人是他的儿子,目前3人均被烧伤。黄德全1995年曾以低价获得国有土地用于盈利性经营,结果却被城管强拆。11月16日,湖北武汉市黄陂区村民龚泽林为抵制强制拆迁,开着自家的吉普车冲向庞大的强拆队伍,造成12人受伤。11月7日,宁波鄞州发生女企业家对抗强拆的自焚事件……这样的例子这几年来不胜枚举。是什么让人们的反抗如此激烈?

还有中国那许许多多可怜的孩子,正在被“填鸭式”的教育逼上发疯的境地。一名安徽籍高三学生最近发表了一篇《我被中国教育逼疯了》的文章,引起了上千人的回帖。这是个成绩并不十分突出的学生,目前十分迷茫,因为他的父亲说:“考不上一本你就去死,早点死,你死了老子不会掉一滴泪……”。他想过自杀,“但我不甘心被中国教育折磨死。我恨父亲,但没有真正恨过,我更恨中国教育,是中国的教育让所有亲人只用分数衡量人。”

一个11岁的北京女孩和自己妈妈谈到了自杀,问妈妈死后是不是就都解脱了,就可以不用上这么多的课后班、要做这么多的作业!

2009年在全球21个受调查的国家中,中国孩子的计算能力排名第一,想像力却排名倒数第一,创造力排名倒数第五。将孩子们逼疯、甚至想自杀的中国教育,还有多少值得夸耀的呢?

还有,还有……

无须一一列举了。在中国,发疯糟糕的绝不仅仅是天气。君不见,房价、物价高得让人发疯,奶粉等食品含毒超标让人发疯;君不见,拆迁拆得让人发疯,网络封得让人发疯,孩子负担重得让大人孩子一起发疯……

这个让人越来越发疯的中国,罪魁祸首究竟是谁还用说吗?这样的政权还有什么值得留恋的呢?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