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母颂》中 上海演奏出生命的尊严(图)
 
黄天辰
 
2010-11-25
 
【人民报消息】“东西(乐器)收起来!不要拿出来!”上海大火后“头七”那天,在警察惊呼中,50多位上海城市交响乐团成员站在胶州路街头,在85岁的老人指挥下,一曲曲为祭奠亡灵而演奏的乐曲委婉凄楚地响起,伴随着20万自发前往静安区献花的上海民众,在上海的天空流曳。

没有暴力,没有下跪哭求领导,一曲《圣母颂》、一场20万市民自发的祭奠和一片鲜花的海洋,形成了声势浩大的公民行动,一场对上海政绩工程和官方救援不力的无声控诉。迫使上海当局不得不出面,对亡灵鞠躬和献花。这一切足以让人对上海人刮目相看,很多网民表示对上海人的钦佩。

——上海人做了他们所能做的,用理性温和的方式。
——这一刻,我们都是上海人!
——上海市民的高素质,体现在重视契约精神上,这是民主意识的基础,这得益于100多年的欧风美雨对上海的熏陶。

有网友说:文革中许多不堪受辱的上海人是换上整洁的西装,打开唱片机,从容地结束自己生命的。即使被野蛮和黑暗践踏,也要尽可能保持自己的优雅和尊严,这就是这个城市的腔调。

是的,这就是这个城市的腔调。在上海城市乐团的伴奏下,抗议声浪此起彼伏,警察全线封路,暴力拦截乐队,反覆清除花束,市民愤怒地用上海话演讲,在遇到不公时,他们就要把道理讲清楚。

对上海高层献花,上海人认为这是在做秀,作为责任人或者用白话讲叫做凶手的政府和那些公职人员,没有资格高高在上的去慰问受害人,谁见过杀人犯去慰问被害人的?需要的是道歉、谢罪、赎罪和赔偿。那些领导还好意思来推卸责任和歌功颂德?这该是多么无耻才能干得出来的!

一名受灾居民在微博上写道:”房子被烧后,朋友问我需要什么。我想要事故的真相,我想要真正的责任人付出代价,我想要公正的赔偿。”

15 日发生了大火,上海宣传部曾对上海各媒体发严控令:“不宣传不炒作,电视网络不再直播。可减报事实,以上海市委宣传部的口径为准。”对此,有上海媒体人愤怒地表示,“丧命的是我们的亲人朋友,出事地点就在我们上下班的路旁,推开窗就能看见痕迹,作为媒体人怎么可以沉默?对得起良心,停职一阵又如何?”

事实上,16日出版的不少上海报纸“顶住了压力”,基本上都有八到十个版面报导了火灾。

上海当局用了528公顷土地、250个场馆、6个月的时间、18.000户房屋被强拆、270个工厂被迁移的代价和7300万人来宣扬“城市让生活更美好”,然而一幢大楼、四个小时、53位亡灵证明了这不过是一个口号。

人们认为,一个国家的文明程度,不在于能不能办奥运会、世博会和亚运会,也不在于能买多少美国国债,更不在于GDP有多高,而在于让公民坐在家里不会被烧死、上街摆摊不会被扇耳光,走路不会被李刚家的车撞死,想吃什么都不用担心有毒。

有网民表示:“在我看来,相对世博会,胶州路20万束的鲜花才展现了上海人令人尊敬的一面,这才是真正的人性光辉,真正的尊严所在。”

今日的上海开始把鲜花献给生命,献给老百姓自己。尊重生命,尊重每个个体,这就是生命的希望,也是在展示生命的尊严。这也是找回中华民族的尊严的一步,因为一个民族的尊严,就是通过对每个生命的尊重开始的。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