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英子代姘夫出征亚运会(多图)
 
乔劁
 
2010-11-12
 

小英子代姘夫老江出征亚运会!


亚运会宋祖英穿的这是啥玩意儿!
【人民报消息】江被双规,江系受了极大刺激,广东省省长黄华华是铁杆江系人马,他有权力借着召开亚运会之名,在广州有今天没明天的玩儿命躁。

新华网11月11日报导说,「开幕式文艺演出《启航》中最精彩的两个节目《白云之帆》和《海洋之舟》参演人数都在千人左右。北京奥运会、残奥会开闭幕式四个仪式上都承担了重要演出任务的河南塔沟武校,用了一年多时间排练出《白云之帆》,180名空中飞人和地面1284名钢绳操作表演者共同演绎一段惊险无比、却又浪漫幽默的节目,是开幕式上最为精彩的节目。同样令人感到震撼的节目《海洋之舟》,由46名演员在可以进行360度旋转的巨船上展现与惊涛骇浪展开搏斗的动人场景。这两台节目的全体编导和演职人员,从今年10月开始进驻海心沙岛进行彩排。」

在铁杆江系地盘,被新华网广州体育记者称为「我国著名歌唱家」的宋祖英当然是代姘夫老江出征亚运会的不二人选「将演唱压轴歌曲《微笑》」。这个角色让「脑膜炎」江小姘受到莫大鼓舞和刺激,以为老江又时来运转了。

其实,不但江系在玩儿末日刺激,江自己从1989年以来,就没断了刺激自己也刺激别人。


习近平向默克尔转交江的两本英文版“专著”。
例如,江剽窃了苏联专家50年代的技术专著,2009年还翻译成英文,让出访德国的习近平帮忙送给德国总理默克尔,结果一直到现在,习近平还跟着挨骂,江系借此事件硬把他说成是「江泽民的人马」。现在谁一提「江泽民」三个字,习近平就大受刺激,称自己「政治上太幼稚了,头脑太简单了!」

新华社曾报道说,「2009年10月12日,在德国访问的国家副主席习近平与德国总理默克尔举行了90分钟会谈。会谈开始前,习近平向默克尔转交了江泽民撰写的有关能源和信息技术问题的两本英文版专著,并转达了江泽民同志的良好问候和祝愿。」

江泽民是2002年被迫把国家主席和总书记两个位子交给胡锦涛的,2004年被迫交出军委主席大权。德国总理默克尔是2005年11月22日成为德国历史上第一位女总理的,那时江什么职位也没有,2009年江凭着哪一点向德国总理送书和问候?!

更可笑的是,江送给德国总理默克尔的两本英文版「专著」《中国能源问题研究》和《机械制造厂电能的合理使用》,其中 光《机械制造厂电能的合理使用》一书就铁定是抄袭,没有一个字是江泽民写的。

网友薛宗翰揭露说,此书是50年代苏联人特莱霍夫博士的专著,江泽民只是该书的译者。江翻译完之后,此书却没有得以出版。一直到30年后的1989年,江泽民当上中共总书记之后,虽然该书的内容是20世纪50年代的东西,早已经过时了,但因出版社没有勇气退稿,所以就出版了。

薛于1990年在北京王府井的新华书店内看到了这本书,当时该书店正在以3折的优惠价抛售此书,但仍然乏人问津。虽然是3折的优惠价,足够便宜了,但非专业人员不会买,而专业人员一看便知书中的内容因过时而成了垃圾,也不会买。所以,这本书注定没有读者。这就如同现在出版一本《论黑白电视机的维护与保养》,注定没有读者一样。

薛宗翰说,令人感到匪夷所思的是,就是这本因为过时而没有读者、1990年曾经堆在北京王府井的新华书店内以3 折价抛售而乏人问津的书,2008年竟然再版了,江泽民还撰写了《再版序言》;2009年与时俱进,竟然还弄出一个英文版,并由国家副主席亲自转交给德国总理默克尔,还声称是江泽民撰写的专著。这很像是愚人节的新闻,滑天下之大稽!


江泽民的抄袭「专著」在法兰克福
举行全球首发式!
他评论说,据此我们不只是认为江泽民爱好虚荣、爱出风头,而是我们可以据此断定,他患有老年痴呆症。因为一个在中国的权力顶峰坐过十几年的人,如果不是智力退化、思维混乱的话,他绝对不会同意把他自己几十年前被出版社退稿的、目前已无任何学术价值的东西,还要再版,并弄成英文版,既恶心中国人也恶心外国人,更恶心他自己。

他还调侃道:好在送给默克尔的是英文版而不是德文版。由此,我们紧急呼吁胡锦涛主席,如果也要把江泽民的这本书送给于下月(2009年11月)访华的美国总统奥巴马的话,那就尽快搞出一个德文版送给他。

2010年11月7日,这种冷笑话又来一次。江系在新华网首页上把江又顶出来。新闻题目是《江泽民为《永恒的记忆--苏联专家基列夫的中国情结》作序言》。报道说,《永恒的记忆──苏联专家基列夫的中国情结》首发式7日在钓鱼台国宾馆举行,江为该书定名、题名并作序。

江在序中说:「尼古拉·雅科夫列维奇·基列夫是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初来华工作的一位苏联专家。他于一九五四年一月来华担任长春第一汽车制造厂建设总动力专家,同广大一汽建设者共同奋斗近四年,为一汽建设倾注了大量心血。我当时曾同他一起工作。如今,基列夫同志已经去世十四个年头了,但我始终记得他为工作忙碌的身影和他的工作精神。我觉得很有必要写一写基列夫同志,表达我们对他的缅怀,感谢他为新中国建设和中苏两国人民友好作出的贡献。这本书侧重写了基列夫同志在一汽工作的情况,写了他同我的交往和友谊,写了他的中国情结。」

现在的长春汽车制造厂是由长春第一汽车制造厂和长春第二汽车制造厂合并而成的,50年代江泽民曾担任长春第一汽车制造厂厂长,老婆王冶坪是学外语的,到了汽车厂没有合适的工作,但因为江泽民是干部,厂里给特殊照顾,安排王冶坪作了个秘书,在长春第二汽车制造厂上班。那时候,王冶坪30岁上下,又是从大上海来的,带了一些都市气质,颇有些姿色,是二汽「三枝花」中的一枝。结果这枝花被二汽厂长给摘了。

没有不透风的墙,当时汽车制造厂很多人茶余饭后扯的就是这个话题。于是江找到时任一机部第一副部长汪道涵,死活要调离长春。江说,「我是厂长,都知道我戴了绿帽子,让我怎么工作?」江上青曾提拔过汪道涵,此时汪对其「养子」深表同情。1962年,在汪道涵的帮助下,江泽民夫妻俩双双调回上海,并一同安排在汪道涵下属的一机部上海电器科学研究所。江任副所长。

这地方江一辈子都耿耿于怀 ,既然如此,那么就尽量不提它,最好自己忘记它,也让老同事别想起它。谁想到,江却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江系也哪壶恶心提哪壶。

50年代初期来过中国的苏联专家基列夫,后来因中苏翻脸就回国了,1996年江当政时基列夫去世。那时候,江折跟头打把式怎么纪念也没人说出一个「不」字,江却连提都没提,报纸上连个小豆腐块儿地方都没给他留。

2010年,传出「江被双规」的节骨眼上,突然出来一个脑残消息,说江出书「纪念」苏联专家。这书到底出版没出版我们不管,问题是苏联早就解体了,曾在50多年前来过中国的苏联专家也死了14年,就算是出版了,有人看吗?那么,这个新闻,除了江泽民和江系的政治救火需要,还能有其它解释吗?!

现在,政治局常委会中把持宣传口的是江系人马李长春,老江的八卦消息瞅不冷子在新华网上会露一下,不过,喝一杯茶的功夫,就又被打下去了。

江系不甘心哪,江本人冒不出头来,那几个老姘头陈至立、黄丽满、李瑞英等都找不出什么充份的理由挂在网上不下去,只有小姘宋祖英少将可以有借口。

11月12日,在江系人马、广东省省长黄华华的地盘广州开亚运会,小英子代姘夫江泽民出征,玩儿压轴唱。

「压轴」是什么?就是下面没戏了。△

(人民报首发)


忒巧,亚运开幕之日,11月12日,胡锦涛抵达日本!



在广州开奢华的亚运会,广州人叫苦连天!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