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股道跑的车 万里和薄一波永远没交叉点
 
瞿咫
 
2009-10-24
 
【人民报消息】万里和薄一波是两股道上跑的车,永远没有交叉点。

薄一波1983年说的一段话证明了这一点:「文化大革命中拣了条命,别说人要整死咱们,江青一宣布我是叛徒,连我儿子小熙来也给我一顿铁拳,把我打得眼前一黑摔倒在地上,这个狠小子,又照前胸踏了我几脚,当时就有三根肋骨被踹断,看他这个六亲不认,手毒心狠连他爹都往死里整的样子,这小子真正是我们党未来的接班人的好材料。今后肯定会有大出息。」

一位已经退党的胡耀邦的老秘书说:这段话包含的内容实在是太多了,说明薄一波不是糊里糊涂的跟着党走,而是非常清楚党是邪恶的,而他自己是愿意顺着党的邪劲儿走,去迫害好人的。准确的说,也不是薄一波愿意和不愿意的问题,他天生就是这路玩意儿。

薄一波把恩人胡耀邦打下来,自己成为有权挑选谁当第十三届政治局常委的「六人小组」召集人,但和儿子薄熙来比起来,薄一波还自叹不如,薄一波对亲爹下手可能还要考虑考虑,而毫无人性的薄熙来对亲爹下手不需调教、不需思考、瞬间即来、腥风血雨。「这小子真正是我们党未来的接班人的好材料。今后肯定会有大出息。」薄一波说出了真话。

1975年1月,万里出任中共铁道部部长,整顿铁路交通秩序,成效显著,有「安全正点万里行」的赞誉。 1977年6月,万里出任中共安徽省委第一书记,在任内支持和鼓励包产到户政策,和当时担任四川省委第一书记的赵紫阳均深受农民欢迎,当时遍传「要吃米,找万里;要吃粮,找紫阳」。

一次到中央开会,安徽省委第一书记万里第一次听到「政治伦理」这个词,也就是「政治道德」。自此,这个词在他脑子中整整转了30多年。他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党说一套做一套。

1980年后,万里任中共国务院副总理、国家农委主任。1982年9月任中共第十二届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1987年在薄一波的阻止下,万里没有进入中共第十三届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而是续任政治局委员。1988年薄一波阻止未成,万里担任中共第七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1989年5月万里出访因学生请愿事件被通知提前回国,由于邓小平、薄一波等深知万里的正直为人,所以派已任总书记的江泽民将其扣在上海,强迫他表态支持屠城,否则不让返京。一周后,万里从上海低调回到北京,直到1993年3月卸任,万里都不明白中共党为何从未注册就敢执政,非法执政后又从不讲「政治伦理」,而且永远「伟光正」。

今年中共非法建政60年,万里公开发表的与中央党校年轻教授的谈话就提前给「辉煌60年」罩上浓浓的阴影,「十一」不上天安门城楼去给共产党捧场,事后又坐着轮椅去天津「考察」,万里用肢体语言表明他对中共的态度。

姚依林80年代曾反对万里进政治局常委会,他说:「万里如果进常委,国家一旦有事,他就会带头起哄。」

薄一波就更「与时俱进」,他不但当年不让万里进中共中央决策层,而且临死前数次向胡锦涛、曾庆红等推荐薄熙来进政治局、当副总理。理由很简单,薄一波知道党是什么,党喜欢什么,党害怕什么,党需要什么,什么可以毁灭党。△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