扁鹊进见中共会怎么说(图)
 
张杰连
 
2006-11-20
 
【人民报消息】大家都知道“扁鹊进见蔡桓公”的故事,从扁鹊初见蔡桓公,到蔡桓公浑身剧痛而亡,前后35天。扁鹊每隔10天进见蔡桓公一次,表述其病的发展情况,而蔡桓公固执、自傲、根本不信,结果从有疾在腠理(皮肤表面),深入至肌肤,加重到肠胃,最后形成潜入骨髓的不治之症。


到第三个10天扁鹊再看见蔡桓公时,转身就跑,聪明的扁鹊一看蔡桓公必亡,就选择了离开避祸。5天后蔡桓公病发浑身剧痛,派人去寻找扁鹊,其实是找其陪葬(看不好正好藉口杀掉),而扁鹊事前早就预料到了,离开险地,去了他乡。

按扁鹊慧眼,倘若能进见中共当权人,又会怎么说呢?

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实际上也是走了这样一条不归路。99年之前,中共就搞了不少小动作,禁止发行大法书籍,暗地里收集罗织罪名,对自身来讲已经开始“有疾在腠理” (皮肤表面) 了,但是毕竟在中共治下的社会里,法轮功已洪传了7年之久,上亿人受益,当时只要中共不走极端,听取来自各方面的进见,类似这样的初疾搔痒就不至于恶化。

然而,江泽民小人妒忌一意孤行,制造天津抓人事件,致使病疾发展“深入至肌肤”,随后4·25,万名法轮功学员中南海和平上访,当时中共开明派表现尚有理智,并有所承诺,肌肤之疾“针石之所及也” ,似乎可有一治。

遗憾的是,江泽民和中共选择了7.20大镇压,致使中共病情恶化,“急入肠胃”,貌似强悍的中共决想不到从此走上了自我毁灭的不归路。但是这段路,不仅是中共癌扩死亡的过程,也是修炼人护卫真理之锤炼过程,也是世人良知道义分明善恶的精神觉醒过程,所以这一过程相对时间较长。

后期,中南海换届,还尚有“火奇之所及”救命方,就是立即停止迫害,惩治恶人,改名换号,另立新党,脱离罪恶。遗憾的是未见谁人之道德勇气和政治远见。

于是2004年底,上天令中共服下“九评”解体散,中共自入世间以来的全部孽债恶业一并打进其骨髓发酵恶变。而众生,有清醒明白者,像扁鹊一样,面对中共将亡之躯,选择了心灵脱离,三退保平安,成就“三退”大潮,已过1,500万。

而中共也不像蔡桓公那样潇洒,到最后一刻才有所反应。“九评”解体散被中共吞下两年后,中共体内已经翻江倒海,苦不堪言。且不细说,二年来世人惊见中共百年未见的执政危机,就是冷眼瞧瞧中共在“九评”两周年前后,对外表现出的反常软骨症状,就知道其元气内劲已散。

如,虽经过多年的否认,在国际间的强大压力之下,中共终于承认“器官移植旅游业 ”的存在,即出卖被执行死囚犯的器官给外国人;中共十多年与西方大国间达成的“不公开谈人权问题”的协议被打破,加拿大总理哈珀在亚太经合会议上表示加拿大民众不希望政府出卖加拿大可贵的价值换取经济利益,最后中共在取消会谈后,又软化立场,搞了个非正式见面;最近五年来,中共与日本关系已跌至冰点,参拜靖国神社一直是焦点问题,但是面对坚决反共的新总理安倍,中共对日政策急转弯,不仅高规格接待安倍访问,而且在靖国神社、台湾等其一向认为的重大原则问题上做出让步,使得全世界都清楚了解到所谓的“原则”和“伤害中国人感情” 都不过中共的政治牌。

还有其他很多中共的表现都被外界视为“反常”,如果能透视“九评”在中共体内翻江倒海之象,一切“反常”都显得再正常不过了。中共还有更多的“反常”要出现,这么大的物件要解体,层层的消融,显示在外在的就是不得不层层弃守的败象。

当然有担心中共狗急跳墙,把全世界卷进战争而脱逃,或有更深的阴谋计划。对中共来讲,500年前开裂的近年来发现的贵州平唐的“藏字石”,早已显示了天意: “中国共产党亡”。世间所成之事都是能量之聚合,而将亡之中共就算有再大的妄念,已无任何聚合之力了,不过只是个一吹就炸的气泡而已。




「中国共产党亡」!──中国贵州境内惊现天成「亡党石」

中共至今还抱着“镇压法轮功”的原罪牌匾不放,但是病入骨髓之体,又能再撑几时。不幸蔡桓公浑身剧痛而疼死,有心的扁鹊提前弃之而生。

中原大地“天灭中共”的最后一幕会怎样展开,今日世人又有多少还能有扁鹊之心慧,揭迷之时不远了。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