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教师现身谈亲身经历:弃中共体制 走线美国(视频)
 
2023年8月5日发表
 

紫荆为摆脱共产黑幕和专制体制,冒着生命危险走线美国。(《新闻大家谈》提供)

【人民报消息】大家好,欢迎收看周五(8月4日)的《新闻大家谈》,我是扶摇(主持人)。

有一个年轻人,她从小家庭条件良好,长大后又端上了外人眼中的“铁饭碗”——成了一名有编制的小学老师,生活似乎顺风顺水。

但是,她过得并不开心:体制内的各种黑幕令她反感,大环境的压抑让她喘不过气来。2022年,她做出一个大胆的决定:瞒着家人、放弃工作,冲破重重障碍逃离中国;并在短暂的调整后,通过走线进入美国。

她叫付紫荆,我们今天来听听她的故事。

付紫荆:我叫付紫荆,今年25岁,安徽人。在国内的时候,我是一名在编的小学老师。

我是2019年大学毕业,毕业之后就到了我们当地的一个私立的学校当小学老师。到了2020年初的时候,那个时候国内的疫情开始了,大家就封控在家,我也就辞职不干了。到了疫情就是稍微缓和一点的时候,9月份的时候,我就考了国内的编制,成了一个在编的小学老师。


中共学校洗脑教育:学生老师都不放过

我觉得私立学校和公立学校可以用现在国内流行的两个词来概括:私立学校就是“卷”,然后公立学校就是“躺平”,当然这是相对我个人而言的。私立学校为什么要卷呢,它想要立住脚的话,它就必须要抓老师的教和学生的学。因为它最后要看学生的成绩,它想要招生,就一定要靠学生的成绩来,所以就是老师们卷得都还挺厉害的。

公立学校就是那种,不管你老师教得好还是不好,学校不会辞退你,因为你是有编制的,所以对于有些老师来说,你就可以去躺平。

但是,公立学校它对思想教育这块抓得比较严,也就是洗脑。与其说是教育,我觉得不如说是洗脑。因为所有的中国人上学的时候,大家一定都接受过各种各样的红色教育,包括现在也是。现在的学校不论什么活动的主题,它都能扯到红色。甚至前段时间我的朋友给我发了一个视频,就是小学的课间活动的时候,它的背景音乐都是“保卫黄河”这一类的。

我觉得,它不能说是教育,它就是洗脑,就是要从小给你灌输中共的这些所谓的想法,然后大家就是小粉红嘛,从小当起,就这种。

还有一点,在我进入体制内的时候,2020年的时候,学校也开始给学生发一些习近平语录,就是小学生都可以看到那种习近平语录。然后我们老师也是人手一本,我刚进单位的时候,校长就给发了一本习近平语录,但是我从来都没有看过。可能别的机关单位都是这样的,都会人手一本习近平语录。

没有人看它,虽然上面要求说,大家都学习习近平语录、学习习近平讲话这些,但是大家平时都很忙的,没人真的想去认真地去看他这本书,去看他讲的那些什么,真的没有人在意他说了什么。就只是他给我们下达命令,然后我们完成而已,真的没有人去学习他到底讲了什么。

学校是要求每周一次,类似于学习习近平讲话这种课。但是课程排得很满,也没有专门的老师去教这门课,只是可能有领导来检查的时候,装装样子上一堂这样的课而已。

公立学校毕竟是政府、国家设立的这些学校,对于你老师来说,你绝对的就是要“思想正确”,你不能有什么对于政策的一些异议这些,因为你毕竟是所谓的“教书育人”。你在中国,你是个老师,你的思想是绝对要“正确”,就是政治绝对高度地迎合。如果你的思想出现了一点“偏差”、出现了一点什么问题,那这个学生你肯定是“教不好”,在他们看来就是这个样子。所以对老师抓得特别严。

然后我们每个星期也要学习什么政治这些东西,还要写政治笔记,但是我们从来都没有真正去学过,我们都是为了应付检查,然后随便从网上摘抄一些东西。上面领导来检查的时候,我只要有这个东西就可以了,他不管你真的学没学,看没看。

其实我觉得,这几年大家心里都有挺多想法的,可能就是拿疫情封控这件事来说,我们学校也是,三天两头给学生什么集体做核酸检测这些东西,就耽误很多事情。然后我们老师在一起聊天的时候也会在一起说,其实这就是个政治运动。

这大家都能看出来,但是你又不敢说得太明,因为大家都知道中国是一个非常容易因为言论而获罪的国家,你不敢随随便便在公开场合发表你跟党中央那一套相违背的一些理论。大家心里是有点想法,但是不敢明说出来,就这种。

扶摇:关于洗脑教育,付紫荆还提到一件特别可笑的事情。中共在学校打压宗教,却模仿宗教的形式,强迫学生念对其的“感谢词”。

付紫荆:我们都知道在中国,学校里面它好像是不允许18岁以下的、未成年人有宗教信仰这一类的,学校经常也会宣传不能有宗教信仰这些。不管你家长怎么想,但是小孩子是不可以有宗教信仰的。

那一段时间,我记得有一次校长就在我们办公室里面说,让老师转告学生们,任何人不允许有宗教信仰,谁要是在学校吃饭的时候,在那儿祷告、感谢神、感谢上帝,就立马滚回家,不要来上学。就说得非常严重,立马滚回家,不要来上学。

过了大概几天之后,就一件很可笑的事,我不知道是只有我们学校这样,还是上面要求的。学生在吃饭之前,要背诵一个“餐前感谢词”,就是感谢党,感谢政府,感谢国家这些,说是有人来检查。

然后那几天每天中午吃饭的时候,我就看见那些孩子排着整齐的队,手里拿着餐盘就在那背,感谢政府什么什么,感谢国家什么什么,感谢党什么什么,就觉得特别可笑。

就那么几天背了,后来就不再要求学生背了,我也没有看到有人来检查。但是食堂的那个墙上面是用红字打印出来的,就很长的一段,那面墙全部都是,几个大字“餐前感谢词”,然后下面全部都是内容。我每次看到那个餐前感谢词,那几个词的时候,我就觉得特别恶心,就很可笑的一件事情。

你一边打压着宗教,你一边又学习基督教的那一套餐前祷告去感谢,人家是感谢上帝,到了这儿就变味了,就变成了感谢共产党、感谢国家、感谢政府这一类,就觉得特别地可笑。

我觉得一方面是为了打压基督教,一方面还是一种形式的洗脑吧,就是让孩子们从小,不管孩子们懂不懂,不管他们心里明不明白,反正从小就是要教你们说这些话,就是要感谢党,感谢国家,感谢政府,就是一种洗脑吧。

中国校园暴力事件 都能栽赃“境外势力”?

扶摇:除了洗脑,中国学校还有样学样、依照中共模式封锁消息。这些做法也让付紫荆看不惯。

2022年4月,安徽省宿州市灵璧县一中学宿舍发生暴力事件,致一名学生死亡。事件引发全国舆论关注。付紫荆还因为这件事,接到了校长亲自打来的电话。

付紫荆:当初的那个校园的暴力事件,是我们当地另外一个乡镇里面的一个中学,这事闹得反正挺大的,后来《人民日报》好像都发了相关的一些东西。当时特别多的大V、媒体、甚至电视台,都对这件事情进行了一个报导。

它是什么呢?它就是中学在宿舍里面,有几个孩子群殴另外一个孩子,导致了那个孩子最后的死亡。但是,中间涉及到它不是单纯的校园暴力事件,它涉及到很多东西,好像打人的孩子是跟校长还是什么一些当官的有一些亲戚。

然后(受害者)父母找政府也没用,在学校门口闹也没用,官方通报就说是单纯的校园暴力事件,它并没有说谁谁谁有勾结,涉及到什么什么政府的工作人员这些,它都没有说。但是,民众在网上扒出来很多东西,因为我们那个地方也小,大家可能很多人都互相认识的那种,就扒出来很多东西。

这件事情持续了挺长时间的,一直到2022年7月份那个时候我们封城了,疫情封城了一个月。在那一个月即将封城结束的时候,那个时候我接到了我们校长的一个电话,他跟我说,他说马上这个中学的这个案子的宣判结果出来了,中心校要求所有下面学校的校长,要跟你们单位里的老师每个人都通电话,就是案子结果在网上公开公布之后,任何老师不允许去参与讨论这件事情,任何人都不行。

而且必须这件事情,还得是校长亲自打电话说,不能在微信群里面去发这些内容。我觉得他可能是怕有心的人截图,然后就说你们为什么不让老师讨论这件事情。

到现在为止我都不知道这件事情的结果是什么,他说会在网上通报出来,但是我到现在都没有看到结果,所以这件事情也都不了了之了。

很有意思的是,这件事情结束之后,每个学校都会开一些会,校长讲这件事情。我们校长直接就说,他说这件事情能闹到这么大,甚至连中央、连政府都知道这件事情,背后一定是有境外势力捣鬼。他就是这么说,他说是有境外势力的捣鬼,所以这件事情才闹得这么大。他说如果没有境外势力去煽动一些什么大V 、一些什么流量,让大家都关注这件事情,他说这件事情是不可能闹这么大的。

就非常搞笑,明明是一件牵扯到政府的一些工作人员,他们互相勾结的一些事情、一个校园暴力案件,他最后会把这个锅就放到境外势力的头上,他就说是境外势力捣的鬼,就很可笑。

孩子的父母肯定是会去学校门口闹的,但是你知道吗,在中国,你闹是没用的,因为政府已经定性的事,政府说怎么解决那就怎么解决,你父母闹有什么用呢?

后来据说,政府还派了一些人去这个学生的家门口盯着,不让有一些媒体,或者是一些周围的村民,拿手机去拍这些东西,也不让这个孩子的父母在抖音或者是各种平台去发一些有关于这件事的东西。就是监控他们嘛,就是为了防止有更多的话柄撂在别人手里,就是监控。

我觉得校园暴力这个事情,就是不论大还是小,它都算是暴力事件,我觉得还挺多的。因为现在的孩子,受到什么国内的抖音、快手、一些短视频的影响,去接触到不良信息非常地多。然后打游戏那些,就是各种暴力充斥的那种游戏,我觉得对孩子的影响特别大,所以他们就会去模仿那些游戏,在视频里面看到的那些东西。

我觉得不论是骂人也好、或者是打人也好,我觉得这个都算是一种校园暴力,在中国其实真的挺多的。就在我们那个地方,我几乎每天都可以遇见,孩子在一起打架,就互相骂,互相侮辱对方的父母、或者家人,这种事情真的很多。

我觉得跟孩子的老师或者家长的一些、还有政府的一些教育其实是有关系的。我觉得我们的教育一直都是要什么热爱国家、热爱政府、热爱党,但是我觉得忽略了一个问题,就是他们没有教这些孩子们怎样去爱身边的人,去爱你的同胞。

它总是把教育当成一个非常宏大的一件事情,要怎么样怎么样,要热爱、要报效祖国这些,但是它忽略了我们还要爱我们身边的人这样的一件事情。因为国家你从一个狭义的层面来说它就是一个群体嘛,那你说你热爱国家,但是你为什么不热爱你身边的人呢,对不对?

所以我觉得这个教育是有这部分的问题,孩子们不知道去爱身边的人,再加上一些抖音、一些短视频的这种暴力教育视频,孩子们可能就会校园暴力的案件就会特别特别的多。

觉醒!冲破阻碍决定离开

扶摇:付紫荆说得特别好,中共一直灌输大家要爱国爱党,却让人忽略怎样去爱同胞、爱身边的人。

不过,同样在共产中国的环境下长大的付紫荆,并不是一开始就有这样的认识。那么,她是什么时候开始觉醒的;觉醒后,又采取了哪些行动呢?

付紫荆:我是大概从2020年的时候,2020年下半年的时候,我当老师之后认识我男朋友,就慢慢开始跟他……平时跟他一些聊天,然后周围的一些朋友他们看YouTube上的一些视频,就是渐渐渐渐地醒悟了过来。

最重要的就是,我记得是当时我男朋友带我看了一个关于天安门六四的纪录片,还有后来我看到了一个关于新疆再教育集中营的一个纪录片。我就觉得,小时候认为的那一套,到现在完全给我颠覆了过来。

我觉得这个社会可能存在很多问题,但是我从来没有把它跟政府联系到一块,我都觉得这是人的问题,是人性的恶的一些问题,但是我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个背后是因为这个政府的原因。特别是天安门那部纪录片,当我看到那些士兵去镇压老百姓,冲老百姓开枪的时候,就是心里特别难过。

因为我们从小受到的教育,就是人民子弟兵,为了百姓什么什么之类的,结果他们的枪对准了老百姓。那种感觉就非常复杂,完全以前认识的是真理的那套东西,突然之间被颠覆了。就是接受不了,就觉得心里非常难过。然后就慢慢慢慢在了解到很多事情的一些真相之后,我才发现原来这个国家是这个样子的。所以我就决定一定要离开这个地方,所以我才出来了。

我们当时办护照,一开始是想通过工签,去韩国的济州岛当服务员的。也找了中介,很多的一些材料我们都弄好了。因为去韩国有语言的要求,还要学习韩语,有一个韩语等级的考试。但是这个考试,由于中国疫情封控的原因,一而再、再而三地往后拖。

我们就发现不能这么一直拖下去了,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它才会说解封。我们不能这么一直等着它呀,万一哪天政策一变,我们真的会出不去。所以我们就改了,改去新加坡,拿新加坡那个公签。我们也是(找)正规的中介公司,各种材料我什么都有。

第一次的时候,是去我们县城里面的政务服务中心,它有出境管理这一块。我们到那去,想要去咨询一下办护照需要哪些东西。它那块就一张小桌子在那,就两个工作人员,很年轻,我感觉应该可能就跟我差不多大的年龄。可能也是刚考上有编之类的一些,就是很年轻。

两个人在那什么事没有,桌子上空空的,两个人在那里看小说。我到那去就问他,我说我想咨询一下办护照。那个女生就当时那个书一合,她那个表情就很不耐烦,有点翻白眼的那种。她就问我,你这个时候出去干什么?国内找不到工作吗?我说,国内现在工作不好找。她就说什么,国内有大把大把的工作,你不找,你非得出国去怎么怎么样,你知道现在外面疫情有多严重,你出去干什么?

我当时就心里想,我出去干什么我非要告诉你吗?这是我个人的私事吧,你的事情就是帮我办护照,你为什么要管这么多呢?我男朋友当时就说,你能告诉我们需要哪些材料吗?我们可以回去准备。她就很不耐烦地说了句,我也不知道,我给你百度上查一下吧。

我当时就震惊了,你是出入境的工作人员,你不知道办护照需要哪些材料,你还要上网找,那我干嘛来找你呢,我自己不会在百度上面搜吗?然后我们当时就说,不办了。我们走了,这是第一次。

后来我们就去了我们市里面的出入境中心,到那去办护照。有一个年龄稍微大一点的一个,他可能在里面工作也挺长时间,比较有经验的那种。他当时态度非常不好,就看我给的一些材料,他就开始在里面挑刺。他就说我这合同,这哪哪不对;这什么什么意思,你给我解释一下;这个钱交了,你的收据在哪?我们要的是发票,不是什么收据什么什么。反正就是各种挑刺。给我气的,特别生气。

去了好几趟,我们第一次去的时候,那个时候应该是还没开春,因为还穿着袄子,等到我护照真的办下来的时候,那个时候都开始穿短袖了。你想想,就是办一个护照,就花了这么长的时间,然后各种刁难你。

我最后一次,他同意给我办护照的时候,我当时真的快给我气哭了,真的就特别难过。我就想着我一定要出去,我真的我不能在国内受这个气。我明明是去办理一个自己的证件,我为什么要受到这么多的刁难,我也不是非法的对吧,我各种材料都有。心里就特别难受。虽然说经历了这么多的波折,但是还好,护照最后是拿到手了。

我记得当时,他在采集信息的时候,填一个说你是什么工作。我就看到了上面有什么在编的什么政府的一些人员之类的。当时我就没有写,我当时写自己是自由职业者。因为在办护照之前,我也咨询过我一个在公安局上班的朋友。他告诉我,他说你是体制内的老师,如果你想出去的话,就一定要学校好像是开一个什么证明,然后签字。出入境看到你这个签字的证明之后,他才会给你办护照。

所以我当时就是想,我不能写我是老师,我就写了我是自由职业,不然的话我觉得出境肯定是不会给我办的。现在确实我听说很多限制公务人员出境,包括老师、就是机关单位这些,就是没收护照,不让大家出境这种。很多人的护照都被收了、都过期了,都没还回来。

这些公职人员其实应该平时受到政府的洗脑,应该都比普通老百姓要严重,我觉得。很多人可能也是入了党的,党员什么这些的。如果让这些党员、在政府内部工作的人有机会出去的话,他们可能看到国外的一些东西,是跟政府跟他们宣传是不一样的。

我觉得它就是可能害怕人家会有这种对比的心理,可能会从而不信任政府对他们洗脑的那套东西,所以它就是不让公职人员出境,收人家护照这样子。

与父母保持沟通 渐渐改变他们的看法

付紫荆:我当时出国的时候,(2022年)9月15号的时候出境去新加坡。其实那个时候我的工作都还没有辞掉,我根本就没有跟学校说辞职这件事情。当时就是提前了几天,跟校长说,我说校长我有点事,我想请个假,请到星期五。

我就是星期五那天坐飞机出境的,害怕家里人知道,害怕学校知道,如果他们知道的话我肯定就不能出国了。我是到了新加坡之后,才跟我妈说,我已经出国了。在这之前的时候,我是跟他们说过很多次的,我说我以后一定要出国,不想在中国待着。跟他们说了很多,但是他们可能觉得我就是在开玩笑,我就是在说气话。

等到我真到新加坡跟他们说我出国的时候,他们才相信我之前说的都是真的。他们肯定是接受不了的。就是(认为)你年纪轻轻的,又有稳定的工作,还是铁饭碗,你为什么要出国去?你为什么要去做一些所谓的没有出息的活,你是去给人家当店员也好,给人家当收银员也好,那哪有你那个铁饭碗工作轻松的,是不是?他们就非常不理解。

我就三天两头打电话跟他们说,我说这个决定我已经做了很久了,而且我是很认真在做这个决定,我并不是一时冲动出来的。他们老是觉得我是不是因为家人对我关心不够啊,哪点做得不够好,还是在学校受气了,不然的话我怎么可能一个没出过远门的人就突然决定要出国呢?他们非常不理解。

直到后来,我通过走线这个方式进入美国,一路上我也没太敢跟他们说。但是我妈那个时候,她已经猜出来了。那段时间抖音上面不是有很多那种走线的人拍的那种视频吗?我就跟她说我在哪哪哪,她就大概猜出来了。一路上她也没办法,因为事情已经是这个样子了,我又不会回国,所以一路上她就跟我说要注意安全,怎么怎么样这些。

以前,我们家是从我小的时候,从我记事的时候开始,我们家一直在做生意的,生意而且都做得挺好的那种。到了后来网购的一些平台崛起,大家都去网购,实体店的生意可能会受到影响,所以慢慢也就不做生意了。后来我们家就从县城里搬到了那个市区里面住,就彻底不做生意了。

然后疫情三年也是,大家都封控在家。我爸我妈妈以前做生意又不是有什么编制内、体制内那些,就没有工资、没有生活来源。疫情三年对他们来说,我觉得他们就是觉得这个封控是正确的,因为政府的一些决定,他们觉得,政府的任何决定都一定是为了老百姓好。

(他们被灌输)疫情这么可怕的一件事情,美国死了多少人,是不是?国外哪哪都死了多少人,尸体堆积如山那种,政府也不管。但是你看我们的政府多好,就是为了防止我们感染,就让我们在家待着,还定期定时地送菜,送这送那的这些,你看我们的政府对我们多好。他们就觉得,疫情封控这件事情就是完全正确的,如果不封控的话,中国的人口这么多,那一下得死多少啊,他们就是这么认为的。

但是后来,我到了新加坡之后,我妈就老是跟我说,你不要老是在网上听那些什么人说政府哪哪不对,政府都是为了我们好;而且我们只需要过好自己的生活就可以了,不需要去管那些政治什么之类的东西,那些与我们无关,只要过好自己的生活就可以。

然后我就反问她,我说如果真的政治这件事情跟你无关的话,那为什么会有三年的疫情封控?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因为你的封控去失业、破产、跳楼、挨饿,对不对?政治这件事情是跟我们息息相关,怎么能说没有关系呢?我就这样一直一直跟她说。

我现在也到了美国了,他们可能也听我确实说了美国这边的一些生活状况,心里可能暗暗也在跟他们现在在国内的那种生活进行对比。我觉得他们现在可能稍微有一点理解我当初为什么要离开中国的那个决定,但是还没有完全理解,我觉得他们以后慢慢地可能会理解。

扶摇:确实,一直接受中共一言堂宣传的人,在心理上很难马上接受真实信息,因为这对他们多年形成的世界观,冲击实在太大了。不过,只要这个虚构的世界被撬开一道裂缝,假以时日,他们总会认识到真相。而对于已经看穿中共谎言的人,积极传递真相,让更多人早日摆脱被洗脑,也是件值得去做的大好事。

话说回来,刚才付紫荆提到,她开始走线后,就不太敢和家人提了,因为怕他们担心。那么她在这过程中经历了什么呢?

特别的人生体验:走线去美国

付紫荆:我们其实以前的计划并不是说出国就直接走线,我们是想通过一些合理的方式,比如说旅游签、工签这种到别的国家去。我是先去新加坡的,在新加坡那个地方待了大概两个月这个样子,然后我男朋友才从国内出来的。

我们之前是想着在新加坡工作一段时间,看试着能不能去申请美国的旅游签,或者实在不行去申请澳洲的签证也可以,我们去澳洲也可以。

那段时间好像中国走线的人特别多,我们也在抖音上面看到,包括Twitter上面很多人发走线的一些视频,一些内容。然后我又在新加坡已经生活了两个月了,我能感受到,虽然说新加坡是有钱,到处干净,但是我觉得它也不是一个真正民主的国家。而且人口非常多,资源很紧缺,压力也挺大的。

我跟我男朋友说,我说你来了新加坡之后,我们直接就走吧,就走线吧。这么多人,大家都在走嘛。就是辛苦几个月,幸福后半生。我就这么跟他说,他一开始不太敢。然后国内的几个朋友听我做出了这样一个要求,大家也说,那我们就这么一起走吧。

因为封控了好几次,实在受不了了,也觉得签证非常难办。很多人都通过这种方式走,那我们也可以通过这种方式走。然后我们就一行七个人,我跟我男朋友,另外一个朋友,还有一个是一家四口,他们是夫妻俩,然后带两个孩子,我们就这样走出来。

我觉得,通过走线这种方式来美国的原因有两种。一部分人可能确实是因为国内现在的经济非常差,可能有的破产、欠债这些。一部分人他是因为经济的原因,才通过这种方式走线来美国。还有一部分人可能就是因为认识到了这个政府的真实的面目是什么,就是觉醒过来。就是为了自由、为了人权,所以才通过这种方式,背井离乡,经历很多的危险,这样走到美国。

其实走线的路上,我觉得我们没有经历过什么非常惊险的事情,基本上就是辛苦嘛。最辛苦的我觉得可能就是过那个雨林那块了,因为你前两天的话要翻好几座山。

我记得是第二天下午的时候,我们爬了那个山之后要下那个坡,它那个坡很陡,而且路非常难走,全部都是烂泥,你每走一步都是烂泥。从那个山上面下来,完全就是依靠前人走过弄的那些绳子、一些树这些,我就是一脚脚从泥里面一路就这样滑下来了。

当时那段路每个人走的速度不一样,我男朋友在前面,他还看着一家四口那两个孩子,那一家四口他扶着他太太,每个人走的速度不一样。那一段路就我一个人,我当时真的就是一边哭着一边走下来,当时心里特别难受。体力都快不支了那种,非常地……心里就是非常难受,也很委屈。

但是我就想着,我不能放弃,因为没有回头路了,你既然已经选择了这条路了,你就得一直这么走下去,所以我就自己给自己心里打气,就这么一点一点走过去。

惊险的话,可能我们在雨林的最后一天的上午。早上起来的时候,过那个河,早上的时候那个河水,前一天它是下雨了好像,河流特别地急,特别地急。那个河水大概已经到我脖子、到下巴这一块,整个人都快飘起来了那种。我那个朋友,他就是为了拉我们,那个水流一急,就差点把他给冲走,离我们当时差不多得有一米远的距离,所有人都在尖叫。特别可怕当时,差一点点就抓不到他了,非常地可怕。

还有就是坐船的那一段。我觉得坐船的那一段经历,是让我觉得最像偷渡的,最有偷渡的感觉的一个。那天晚上,风大浪也特别大,不停地拍打岸边的石头,声音特别的响。那就是一个非常小的一个船,晚上乌漆抹黑的,啥都看不见,也没有灯。

大家都快点快点,赶快往船上去,那个船赶快要开走才可以。就是风也大、浪也大,把船抬得很高,往下突然一砸的那种感觉,就是腰这块,杠得特别疼。我坐在那个船的边边,海浪就不停地往脸上拍,整个嘴里面都是那种咸咸的味道。那天晚上还挺惊险、挺刺激的那种。

但是我觉得,对我来说,我倒觉得没有特别害怕,可能是我这个人胆子比较大。当时就觉得挺刺激的,就觉得人生能有这样的体验,也其实也挺好的,就这种。

我们到达美国之后,就是过了那个边境之后,就觉得心里那根弦终于能放松下来了,心终于能松下来了。在路上辛苦奔波了几个月,终于到达了目的地,然后我跟我男朋友就是抱头痛哭,终于到达美国了,心里很激动,然后一路上又很委屈,因为经历了很多的事情。

到了之后,第一印象就是给我感觉挺好的,人家边境的那些工作人员,没因为我们是这种偷渡、走线这种方式进入美国、非法进入美国,人家就会对你有什么歧视这些,没有。人家就是很友好,该办的事情人家就办,对我就是,我觉得他们对妇女、儿童特别地关心,非常地好。

因为很多人来的时候是带着孩子一起来的嘛,边境的那些工作人员把我们带入到那个临时安置点的时候,他们有很多的医生,就会来看我们身上有没有受伤,看看小朋友身上有没有不舒服这些。他们还给那些非常小的孩子准备奶粉、尿片,我觉得就很贴心,很人性化。

我们那天是从德州进入美国的,就很巧,那天是情人节,就很巧,情人节那天翻了墙进入了美国。我们以前受到的教育,美国就是霸权主义,有什么种族歧视,对除了美国之外的人,有什么歧视黄种人、有什么歧视黑人,但是我没有遇到。

还有反正中国(中共)给我们从小灌输的美国不是一个什么好的国家,就是对人有敌意。但是我到了之后我才发现,人家其实并没有说……就是我没有遇到,人家也并没有说歧视我们或者对我们怎么样,人家反而就是非常人道的那种。

一切都值得 不后悔当初决定

扶摇:一转眼,付紫荆到美国已经5个月了。她如何对比美国和中国的环境呢?她有没有后悔出来?下一步又有什么打算?

付紫荆:其实环境上面大家都知道,国内的空气质量也差,水也有问题,各种食品问题。反正到这边每天空气都是新鲜的,环境也很好,其实你就是在小区里面散步啊,遇到陌生人,大家也都很友好的,给你稍微打个招呼什么的。

在中国给我一种很压抑的感觉。我在快要出国的那段时间,我每天心里都非常的难受,就是很憋屈,有一口气在那,每天心情都不好。学校也乱七八糟的一些事,搞得我整个人,我觉得我已经是处于抑郁症的那种状态。

说到乱七八糟的事,一部分是来自于学校的,经常有一些什么政治性的任务,跟学习无关的事。比如什么疫情防控,要给学生做核酸了。还有什么扫黄打非这种宣传,都要老师来做,在学校里面搞什么黑板报什么这些东西的,各种宣传,就让我觉得很恶心。

还有一个就是,中国社会越来越多地发生让人听起来很可怕的一些事情。比如说之前那个唐山烧烤店打人的;还有疫情封控之后有很多地方就发生那种当街砍人的事情。大家内心都已经开始扭曲了,但是又不能说出来,这个社会就很压抑。就是政府一些宣传,不允许你说话。

那个四通桥上面写标语的人,还有当初乌鲁木齐中路,很多人举白纸的那个活动,政府去抓人,这些事情就让人心里很难受、很不舒服。

我没有看过医生,但是我知道我那个时候我心理有问题。因为每天都不开心,非常难受,看什么都不顺眼那种。

到了美国之后心终于放下来了,不能说每天都很开心嘛,反正就是很轻松,就是不会因为一些乱七八糟的事去影响心情。

其实我在决定我要离开中国的那一刻起,我就没有后悔过。我觉得自由这个东西是需要靠自己去争取的。自由、权利这些东西都是要靠自己去争取,不是说别人谁给你的。你追求的这个过程中,肯定是要付出一定的代价的。我知道我做的这个决定,会影响我的后半生,以及包括我可能未来十年我都没有办法回到中国,可能没有办法见到我的父母。

但是,我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可能虽然我没有办法回去,但是我觉得以后我的父母可能会醒悟过来,可能会像我一样。我希望以后还是有机会可以把他们接到美国这边来。

没有后悔过做出这个决定,从来都没有后悔过,哪怕是在雨林里面,哭着去爬那个泥的时候,我都没有后悔过。

我觉得这跟现在中国的社会有关。政府的各种封控也好,各种所谓的政治活动,搞得人已经没有办法去正常地生活了。大家都是普通人,只是想去安安稳稳地生活而已,但是在中国你很难做到去安稳生活,它的任何一个决定都会影响你的生活、影响你的工作、影响你的各方面。

其实对我来说也是一样,我也不愿意冒着很多危险背井离乡,去到另外一个完全陌生的国家,去重新开始去生活,我也不想要这样。但是没有办法,中共现在已经把大家逼到让人没有办法喘息的状况了。就是很难生活,所以大家才想要这么冒死往外跑,就这个样子。

其实对我来说,我选择来美国,除了要自由、要权利、要人权,这个是一方面,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觉得可能跟我的性格有关。我很讨厌中国的那一套人情世故,还有像我在学校里面在单位上班的话,可能会有那种交际应酬,我很讨厌中国那种交际应酬。

我觉得在美国这边,你可以真正过你自己想过的生活,没有人指指点点,可以完全地做自己。所以对我来说,我的下一步就是,有了合法留在这里的身份之后,我就会想要去过我自己想过的生活,去经历很多我以前想经历,但是却没有办法经历的一些事情,就是丰富自己的人生。

最后,我就希望、呼吁中国有越来越多的年轻的一代人能够醒悟过来,也不是说非得像我一样通过走线这种方式进来(美国)怎么样也好。就是能够真正去独立地思考,人独立思考是非常重要的,就是能够醒悟过来,能够敢于去发声,不要再沉默。如果你一直沉默下去的话……我觉得你会看到社会上发生很多的事情,当你沉默不语的时候,可能那件事情有一天会发生在你的身上。就是醒悟过来,希望大家。 △
 
分享:
 
人气:75,475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