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屁官员献忠心 中共内部的权力危机(视频)
 
2023年7月22日发表
 
【人民报消息】马屁官员献忠心,中共内部秀场的权力危机。中共官员花样百出向习表忠心,从颂歌、赞扬到比肩毛泽东,只为求生?如戏剧般狂欢的中共内部秀场,藏着什么秘密?新一轮文化革命序曲?是否代表习面临威胁?

文革荒唐事
忠字猪忠字舞



最近这几年,中共最高层习近平和党媒不断喊“忠诚”,要求中共党员不要忘记入党时做的“对党忠诚、永不叛党”的誓言,要“做到始终忠于党、忠于党的事业,做到铁心跟党走、九死而不悔”。这就如同中共高层频繁喊“政治安全”,其实就是“习近平的安全”没有保障,中共各派势力仍在威胁习近平的安全一样,习和中共反复强调“忠诚”,说明党内不“忠于中共”、不“忠于习近平”的高官并非少数,说明习深知党内分裂,所以一再发出警告。至于警告的效果,就不那么乐观了。

围绕在习身边的各级、各类马屁官员,为了表忠心真是花样百出,有献颂歌的,有在讲话中表示要将习思想“入心入脑”的,有将习画像和毛比肩的,有高赞习是“伟大领袖”的……,大有文革和个人崇拜卷土重来之势。

众所周知,党国对毛的崇拜曾是相当狂热的,而这起源于延安时期。毛通过延安整风运动,树立了自己的权威,也因此,在延安喊毛万岁、将各种封号贴在毛头上、唱新改编的《东方红》等,变成了一种没有明文规定但却必须遵守和履行的仪式,最后达到了癫狂的程度。

据北京市首任书记李雪峰回忆,彭真是第一个在延安喊毛“万岁”的人。从彭真当时的地位和后来职务的升迁看,这是完全可能的。当时,彭真主持的中央党校,集中了延安六分之一的干部,包括大批高干和文化人,只要彭真振臂一呼,各机关学校必然群起仿效。而少数不赞成喊毛“万岁”的如彭德怀、张闻天等,自然招来了毛的记恨。

有一个例子可以说明不喊“万岁”,甚至少喊都是罪过。“文革”初期,农垦部的王震和陈漫远打大字报战,王震揭批陈漫远的罪过之一就是开会很少甚至不喊“毛万岁”,而他则是经常喊。

与喊“万岁”同时兴起的,是对毛的各种封号。如“伟大的革命舵手”、“不但是中国有史以来最伟大的革命家和政治家,而且是中国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理论家和科学家”、“中国人民有了自己自古以来未曾有过的最伟大的领袖”,以及“毛泽东三个字不仅成为中国人民的旗帜,而且成为东方各民族争取解放的旗帜”,等等,毛皆坦然接受。与林彪文革中提出的“四个伟大”相比,此时中共高官们对毛的肉麻恭维丝毫不逊色。

这种对毛的崇拜一直延续到了中共1949年建政后。不过,由于苏联于1956年谴责了斯大林及其个人崇拜,中共对毛的个人崇拜也暂时放慢了步子,甚至对此进行了批判。

可是,毛却不以为然。他在1958年的讲话中说,要区分正确的和不正确的个人崇拜。如果一个人掌握了真理,就应该崇拜他。很显然,毛认为自己就是掌握了真理的那个人。因此,他不顾反对之声,发动了一个又一个运动,以确立自己的权威。
毛的这种心理深为林彪所知。60年代初,刚刚接替彭德怀任国防部长的林彪率先在军队开展了神化毛的运动,并推广到全国。1964年5月,军队率先出版了《毛主席语录》。在这本很快便以“小红书”著称并被人们顶礼膜拜的书的前言中,林彪宣称“毛泽东同志天才的把马克思列宁主义提高到一个崭新的阶段”,并告诫人们要“读毛××的书,听毛××的话,照毛××的指示办事,做毛××的好战士”。随之,全军掀起了学习毛著作的热潮。在其后的3年时间里,军队出版了数十亿册的《毛××语录》和大约1.5亿册的《毛泽东选集》。

到了1965年,毛和毛思想已经完全被神化,并且在文革期间达到了顶峰。街道上、房间中,到处挂着毛的塑像和照片,毛的“红宝书”遍地都是,而且到处盛行着“早请示”、“晚汇报”,大会小会敬祝“红太阳万寿无疆”,男女齐唱“语录歌”,老少共扭“忠字舞”等。显然,毛本人是非常赞同这种个人崇拜的。他在1965年与美国记者斯诺的谈话中提到,个人崇拜是一笔政治财产,而且他认为赫鲁晓夫的下台就是因为他没有个人崇拜。

在这样的氛围下,文革中出现了不少围绕“忠”字的荒唐事。彼时,农民交粮叫“忠字粮”,积肥叫“忠字肥”,各种各样的工艺品叫“忠字品”,汽车、火车、轮船、机器上也挂上了大大的“忠”字,有些地方还养“忠字猪”,当然影响范围最广的是“忠字舞”。跳“忠字舞”最狂热时,不分男女老少都要跳。

别出心裁养“忠字猪”

2016年10月大陆杂志《老照片》刊登了这样一则荒唐的旧闻:1966年,沈阳郊区,公社要求社员家家必须养“忠字猪”。具体做法就是在每头猪的脑门上用红笔写个“忠”字,再框上一个心字形,然后用剪刀搞出层次,美化一番,以表达对毛的忠诚。

当时有个比较倔的农民刘全有说:“忠于毛主席,不能人畜不分。”他马上被打成了“反革命”,天天挨批斗。

《文化大革命十年史》中也提到,贵州省都匀专区特产“忠字猪”。至于“忠字猪”的结局,就没有人知晓了。

狂热跳“忠字舞”

网上曾流传着这样一张照片:火车旁边一大群人正在跳“忠字舞”,神情各异。图片旁边的说明是:1967年,乘客在营口火车站停车时必须全体下车跳“忠字舞”,向毛表忠心,之后才能上车。这样的情景在呼和浩特、沈阳等多地出现过,其荒诞非今人所能理解。

所谓“忠字舞”,顾名思义就是向毛表忠心的舞蹈,因为动作简单易学,所以中国男女老少都会跳。其舞蹈动作粗放、夸张,大多采取像形表意、图解化的表现手法,近似于广播体操,但又非常粗糙、僵硬、稚拙、单调、机械,缺乏美感。

跳“忠字舞”最常用的歌曲是《敬祝毛××万寿无疆》,因为这首歌的唱词与动作容易协调。当唱到“我们有多少知心的话儿要对您讲”时,跳舞的人要双手按着自己的胸部;当唱到“我们有多少热情的歌儿要对您唱”时,要把两手放到腮帮,仰头望,手指呈放射状的一闪一闪;当唱到“千万颗红心”时,两手的拇指和食指合并,合成一个心的形状比在胸前;当唱到“要献给您”时,跳舞的人单腿的脚尖跳跃着,另一条腿不断后踢,双手把那一个心形向右上方一下、一下地送上去……歌曲结尾时,跳舞的人要右手高举红宝书,自上而下,一顿一顿,作叩首状,口中反复高唱“万寿无疆”。

其景之荒诞,其动作之可笑,尤其是万人齐跳时,犹如群魔乱舞。有网友撰文称,当时的“忠字舞”,几乎是人人必跳。在所谓“跳好跳坏是水平问题,跳不跳是对伟大领袖的感情问题”的思想指导下,每天早晨,很多城市中随处可见跳“忠字舞”的人群。在一些地方,还出现了红卫兵在各个路口设岗,拦截过往行人,让他们跳一段忠字舞,方可通行的怪诞之事。

报刊的“忠”字宣传

文革时的报刊自然也极力宣传“忠”字活动。《文化大革命十年史》中曾提到几个例子,一个讲的是某生产队69岁的“贫农老大娘”刘奶奶,一个大字不识,但一年多来终于背熟了《老三篇》和一百多条毛语录,报导中写道:刘奶奶日间读,夜里睡不着觉也读,忘了就喊人教。孙女玉珍跟她睡,每夜要喊起问十来遍,闹的孙女睡不好觉。刘奶奶亲切的对孙女说:“玉珍,你教奶奶多读一个字,就是向毛××多献一份忠心,就是向刘少奇多射一颗子弹。”

还有一个例子说的是某山村,学习毛思想后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如青年社员李发中,一次打石头,被飞起的石头将脑袋砸出了一个大口子,后来受到了感染,头部肿的很大。在医生来给他看病时,他从口袋中拿出毛语录,用尽全力高呼“万岁”。
再如社员王增福家半夜失火,他什么东西也没拿,只拿了毛语录出来。当人们问他保护毛语录的事时,他表示“房子可以烧,毛××的宝书万万不能丢”。

为表忠心,全村改姓“毛”和“江”

十几年前网上一篇文章讲了一件滑稽事。1979年冬,作者被借调到山西太原市一研究所工作,并参与了该研究所的“平反冤假错案工作”。他发现所里的一位干部档案很混乱,其家庭成员本应姓耿,中间改姓毛,后来忽然又姓耿,其奥妙没人能解释。

后来作者去他家乡“走了一趟”后,才明白了其中的奥秘。原来1969年12月毛生日那天,该公社以召开学“毛著”积极份子代表大会的形式表示庆祝,会上各来自大队的积极份子纷纷上台代表本大队向毛表“忠”心。有的说,本大队将在一个月内人人背得出“老三篇”;有的说,本大队半个月内家家门口竖起毛(泥)像,最后那位姓耿干部所在大队的积极份子代表、大队民兵连长跳上主席台,挥拳高叫:“忠不忠,看行动!俺全大队贫下中农保证在三天内全都改姓为毛!”。此语一出,其他大队的代表统统败下阵来。

这个大队是一个较大的自然村,靠近汾河湾,自然条件不算差,但却以穷闻名。“耿”是那里的大姓,但村民们的名字尽是“二拐”,“狗娃”,“山蛋儿”之类的,文革中头脑灵活一点的便把他们的名字改为最时髦的“卫东”、“卫彪”、“卫江(青)”、“东彪”之类的红色名字,但这只能算是零打碎敲,革命还不彻底。这次参加“学毛著积代会”的民兵连长在会上提出全大队改姓为毛,就是想“彻底革命”。

这个民兵连长回到村里后,连夜发动大队党支部讨论成立“改姓毛”领导小组,规定贫下中农成份的一律改姓毛。考虑到改姓后由于同姓不结婚的村习,会给村本大队姓毛的男孩带来找对象的困难,还建议了一条优惠政策:“外来女孩凡愿嫁入本大队姓毛男孩的,可赐姓为江”,以示伟大领袖毛与革命旗手江青“革命联姻”代代相传。

这个荒唐的建议马上在大队党支部获得通过,他们决定在大队贫下中农协会下面附设临时机构“改姓毛办公室”,挂出牌子,并委托那位民兵连长主持执行。不到三天,该村两个小队队员都改姓了“毛”,“毛一”、“毛二”、“毛三”……,同家用电气产品一样,全部实现数字化了。而认为他们胡闹的派出所所长则被贬。

“改毛”后麻烦事不少:外面汇钱来,因名字对不上,邮局不给领,急得团团转;去畜牧场买猪饲料,因饲养户名字同原先留底的不一致,不给货,使栏中的猪饿的哇哇叫;送去当兵的因户口本上姓名同档案中姓名不符,被怀疑企图潜入部队;连死了人火葬场也不敢收,因为病历卡上死者姓名同户口本上写的不一致,怕烧错了人负不起责任。

作者提到的研究所里的那个耿姓干部档案中的父亲、弟妹的名字前后矛盾而影响了其入团入党等。直到7年后,这场闹剧才结束。

结语

推动毛崇拜走向高潮的林彪死的不明不白,享受千万人崇拜的毛也去见了马克思,那个年代的“忠字舞”、“忠字猪”改姓“毛”等荒诞事也成为了后人的笑柄,但是可叹的是,对毛的崇拜迄今在中国大陆还有市场,而究其原因,就是中国人还未对毛的罪恶进行清算。希望这一天并不遥远。

人民报首发△
 
分享:
 
人气:34,857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