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债务令专家摇头 化解危机习近平敢放手一搏吗?(图)
 
张幸子
 
2023年7月31日发表
 

上海经济萧条,连南京路上的名店“美特斯邦威”也关门歇业。(网页截图/锵锵一言堂)

【人民报消息】宏观杠杆率是一个国家总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是衡量国家的债务水平的重要指标,宏观杠杆率越高,意味着国家的总体债务水平越高。根据最新数据显示,中国的个人、企业和政府资产负债仍持续上扬。中国二季度宏观杠杆率上升2.1个百分点,全年上升幅度更超过11个百分点。显示出中国陷入债务危机和资产紧缩的恶性循环。而专家认为习近平要解决债务危机就必须阻止经济下滑。

中国总体债务几近GDP三倍

据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日前发布的《2023年二季度中国杠杆率报告》指出,中国二季度末实体经济债务存量达到351.5万亿元,同比增长9.3%,而一季度债务的同比增速是10.1%。

二季度宏观杠杆率也同样呈现上升的趋势,数据显示,二季度从一季度末的281.8%上升至283.9%,上升了2.1个百分点。而居民部门杠杆率从一季度的63.3%升至63.5%,上升0.2%;非金融企业部门杠杆率从一季度末的167%上升至167.8%,增加0.8个百分点;政府部门杠杆率上升1.1个百分点,从一季度末的51.5%增长至52.6%。

据美国《纽约时报》7月10日报道,据摩根大通的研究人员计算,中国境内的总体债务已达到其年度经济产出(GDP)的282%,总体债务几近GDP三倍,明显高于全球发达经济体的平均比例256%和美国的257%。


2022年,中国家庭债务已飙升至收入的 1.5 倍,远远高于包括美国在内的大多数发达国家的水平。(推特截图/@CausMoney)

专家:经济下滑难解债务危机

据自由亚洲报道,纽约城市大学政治系教授夏明表示,中国现今出现债务和资产紧缩的恶性循环,尤其是中国的民营企业包括房地产,以及许多中国龙头企业面临破产危机,私人中小企业凋零,许多小店萧条或破产。民众会 “尝试减少债务”,中国民间的借贷和支出胃口双双缩小。

他指出,当一个国家、企业和家庭帐本“资不抵债”,就得甩脱资产还债。

而中国金融学者贺江兵认为,关键在于经济下行,资产缩水都欠债,失业率增加,大家不买房子,导致房地产行业整体衰弱。“债务危机一般都在经济发展中才能解决,现在大家都缺钱时很难化解” 。

贺江兵说,最根源的问题是经济下滑增速明显, 越来越加速下坠,真把这个问题阻止,才能解决债务问题。

这话的确说到了重点,相信中共的各级政府,从乡镇、城市到省政府的头头们都想振兴经济,但他们的目的不是想让老百姓过好日子,而是只有经济提升上来,各级官员才有油水可捞。

为了挽救深陷泥潭的经济,包括中共中央、国务院、发改委在内的各部门以惊人的密度连续发放各种文件、通知和指导。

但是美国南卡莱罗纳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谢田认为,“在一个正常国家,经济不好了政府给老百姓发钱。而中共只会发文件。文件是没用的。”

用“杀富”代替创收 “共产”本性不改

现在中共各级地方政府为了生存,掀起一股“罚款经济”,地方政府靠对民众或商家胡乱罚款来创造税收。民众或店家屡因一些小事被政府以各种借口重罚。例如,广西南宁市一市民在路边坐板凳乘凉也会被罚款;河南洛阳市一名卖菜大爷,卖菜获利仅21.05元,当局以销售不合格蔬菜为由,对他开出11万元的天价罚单。这些就是最具有代表性的案例。

地方政府以各种莫须有的借口对民众和商家开罚,这种“罚款经济”点燃了广大民众的愤怒,但是地方政府并没有因此而收敛。说白了,中共各级政府确实已经没辙了。

虽然习近平推出“共同富裕”口号,但是当局执行的却是以“反资本”、“反垄断”的名义整治许多私企和民营企业,引起民间担心“重新分配财产”的恐慌。不少人担心当局以共富名义“宰肥羊”,以共同富裕为幌子来抢夺民间财富,即是“杀富济贫” 。但是,这个“贫”不是指贫民百姓,而是指各级政府空空如也、负债累累的金库。

其实,绑架富农、地主做人质,勒索钱财,这种靠“杀富”致富就是中共从建党之初,红军在所有苏区普遍使用的敛财手段。

一百年过去了,无论是“罚款经济”还是“共同富裕”,都显示出中共的“共产”本性不改。韭菜的长势稍微有点起色,镰刀立马就挥斩过来,只不过以文件、法规的形式,使“杀富济贫”披上合法的外衣。

对此,谢田总结说:“民间没有信心,对中共没有信心。外资也没有信心。其实中共自己也没有信心。”

学者:推崇市场经济

北京大学经济学教授张维迎在2022年9月的中国经济50人论坛上发表相关文章指出,富人和企业家的创业积极性下降,会影响到工作机会、消费者和慈善事业,并导致国家重新走向贫穷。

而政府“只是把财富从一部分人手里转移到另一部分人手里,不可能无中生有。”

张维迎写道:“如果我们坚定了对市场经济的信心,不断推进市场化改革,中国就会走向共同富裕,如果我们失去了对市场的信念,引入越来越多的政府干预,中国只能走向共同贫穷。”

他强调,市场经济给普通人提供了走出贫困和发家致富的机会。市场经济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平等的一种制度”。

但是,实行市场经济有一个关键条件,那就是:自由。人要自由、市场要自由、企业要自由,中共政府就必须停止各种干预。

习近平面临三大头疼问题

纽约城市大学政治系教授夏明表示,习近平有三个问题无法解决。 “第一,他无法给中国人信心。第二,无法给中国人自由,由他们自己去找活路。第三,无法在全球市场的网络效应方面,与西方国家跟全球的经济产业链条,达成和谐的共振”。

其实不是没有办法解决以上三个问题,方法是有的,那就是:习近平必须放弃或结束独裁专政体制,才能给中国人民自由,人民才有信心,西方民主国家和全球的经济产业链条才愿意与自由的中国合作,达成和谐的共振。

这等于是要中共下台,结束中国共产党统治,了结中共的命!

要振兴经济,习近平愿意放手一搏吗? △

(人民报首发)

 
分享:
 
人气:24,162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