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加拿大 不爱中共国 道理在此
 
颜纯钩
 
2023年7月5日发表
 
【人民报消息】今年是朝鲜战争结束七十周年,加拿大政府与民间举办各种活动隆重纪念。这件事表面看起来只是小事,但在当前的国际大环境下,却有不同凡响的意义。

1950年6月25日,朝鲜军队入侵韩国,引致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队介入,将朝鲜军队赶回中朝边境。当朝鲜岌岌可危时,中共出动志愿军入朝作战,与联合国军队正面交锋,直至板门店和谈后,以三八线为界,确认朝鲜与韩国的分治。

加拿大军队于1950年7月参战,超过26000名加拿大人在远离家乡的朝鲜战场上服役,其中516人丧生。

加拿大与朝鲜远隔千山万水,在国家利益上毫无瓜葛,但加拿大政府与人民,仍本着世界大家庭的共同利益,与联合国军队合作,出兵作战,为异国异族的人民作出牺牲。

其实,加拿大不是第一次为别国作战,早在抗日战争初期,1941年香港英军抗击日本军队入侵时,加拿大军队就曾远赴亚洲,参与香港保卫战。在十八天的战斗中,有290名加拿大官兵阵亡,在接下来几年中,又有264人死于战俘营。

加拿大国土辽阔,人口稀少,现在虽为七大工业国成员,但当年的国力与武装力量都是微不足道的,他们参与的战事,取得的战果本身也很有限,但加拿大人一向都站在道义的那一边,履行自己的义务,不计报酬,不论损失,只是要主持公道。

在英联邦架构内,加拿大追随英国,在联合国架构内,加拿大追随美国,加拿大总是站在民主阵营的一边,不论得失利害,维护世界的公义与和平。能力有限不是问题,问题是立场和态度,是永远不置身事外,不明哲保身,不投机取巧,这是加拿大人可爱的地方。

一个地球村,村中有主持正义的大户,也有横行乡里的恶霸,恶霸为非作歹,普通村民很难不受欺凌,村民的安全感,只能仰仗村中的公义,以及当有恶劣事件发生时,大多数村民敢于挺身而出,维护公义。

抵抗中朝的是联合国军,当时联合国还说话算数,中共加入联合国后上下其手,收买恫吓中小国家,使联合国失去应有的职能,当俄国入侵乌克兰,联合国已经无法履行护弱制暴的责任。幸好美国带头,北约配合,给予乌克兰全力支持,使乌克兰避免了亡国之痛。

加拿大在这场俄乌战争中,也坚定站在乌克兰一边,加拿大提供的帮助很有限,但作为七大工业国之一,加拿大主持公道,嫉恶如仇,仍发挥了不可忽视的作用。

国家有大小,国力有强弱,各国之间有纷争,有利害冲突,要维护地球村的安定,不能没有规矩,不能容忍巧取豪夺,以强凌弱,这是地球村村民和平相处的基石。加拿大没有能力左右世界大局,但加拿大永远站在道义的一边,需要出声就出声,需要出力就出力。

加拿大与美国比邻,本身非常安全,谁再坏,也坏不到加拿大头上,加拿大如果自私一点,根本不必管世界上发生什么事,它躲在美国羽翼之下,可以高枕无忧。但加拿大没有采取明哲保身的苛且立场,它坚持仗义执言,挺身而出。

有的国家很小,但很有正义感与胆气,如立陶宛,几百万人的国家,可以平视中共的邪恶,与台湾交好;有的国家很大,但面对邪恶势力时,却浮滑取巧,首鼠两端,如法国。当全世界与中共脱钩时,法国不惜出卖民主国家的利益,去与中共勾兑。

拜登指称习近平为独裁者,全世界都支持,唯有新西兰总理说习近平不是独裁者,“中国政府形式是中国人自己的事”,(当时)这个草包总理正在访华,他因利忘义,令人不齿。

法国与新西兰厚颜与中共勾兑,他们的无耻建立在大多数民主国家敢于维护道义的前提之下,他们利用别国的正义感,去谋取一国之私,寡廉鲜耻,有失国格。加拿大虽然有时也软弱,但永远不会出卖民主阵营,她仅守道德底线。

加拿大计算两次战争牺牲的官兵,可以精确到个位数,每年举办活动纪念,证明国家对每个平民的珍视。比起中共,驱使志愿军入朝,连冬衣都没有;志愿军战俘回国后,都被当作叛徒,长年受政府迫害;而志愿军伤亡人数,更永远是个谜。

一个国家值不值得爱,一是看国家有没有道义责任,二是看国家如何对待国民。我爱加拿大,我不爱中共国,道理在此。△
 
分享:
 
人气:16,346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