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和隋炀帝七大相似之处
 
秦聿
 
2023年7月4日发表
 

习近平和隋炀帝多处雷同。(资料图(左)/Getty images(右)合成)


【人民报消息】一直有人把习近平比作明朝亡国之君崇祯皇帝。这可能有诸多理由,比如崇祯帝败亡之际喊“诸臣误朕”,而习近平如今“定于一尊”,下边官员干脆通通躺平,最后也有此结局。但另一个亡国之君现在也经常被用来比作习,就是隋炀帝杨广,或许更合适。

好话说尽

习近平和隋炀帝多处雷同,其中之一是话语。

习历年发表的公开讲话,许多都是冠冕堂皇的,比如说“共产党为人民谋幸福”之类,实际上中共做的是另一套,迫害人权下狠手,国际知名。

习还教干部防腐拒变,教人“守住内心”,却提出是要守政治关,而不是回归到人的道德;他要干部敬畏历史、敬畏文化,却不提敬畏神灵或上苍。事实上,在被共产党抽掉神传文化之后,现在中国流行的“传统文化”只是被中共用马克思主义强行嫁接的怪胎。

中共官方出版了《习近平谈治国理政》,最近又发行《习近平著作选读》。

在“知乎”上有网友讨论说:“习近平将好话说尽。他的套话是下属撰写的,还不如隋炀帝有才华。”

公元604年,杨广亲自起草的诏书中说明了帝国的政体、施政纲领等重大问题,也留下了诸多名言警句。

如:不是天下侍奉皇帝一人,而是皇帝要为人民做主和办事(每以子民为念,非天下以奉一人,乃一人以主天下);如果天下治理不好,首先是皇帝的责任(万方有罪,责在朕躬)。

难怪后来唐太宗看了《隋炀帝集》后说:“从文章推断,他应该是尧舜这样的圣明之君,而不是夏桀、商纣这样的昏君。但是他做的事怎么都是反着来啊!”

魏征的回答是:“嘴里说着尧舜的话,做的却是桀纣的事,始终没有自知之明,所以就败亡了。”

“大业”和“中国梦”

杨广在取得大隋皇位前曾作风简朴、不好声色、礼贤下士、谦恭谨慎。他登上大位时马上展现远大抱负——改年号为“大业”,可见一斑。

习近平未登大位时也是一副老实人样子。他上台后即抛出“中国梦”“民族伟大复兴”,甚至是“人类共同体”等浩大目标。

习近平上台后强力反腐,也曾透过一些华而不实的改革收拢民心,后来一手好牌被自己的向左转毁了。目前他仍在红色帝国梦里一路狂奔。

万邦来朝

“万国来朝”一说,可能最早就发端于隋炀帝。

根据《隋书.音乐志》记载,“每岁正月,万国来朝,留至十五日,于端门外,建国门内,绵亘八里,列为戏场。”

今年5月习近平在西安举办中亚峰会,也有意造出“万邦来朝”气象。

习在西安市大唐芙蓉园举行“唐朝式”的迎宾仪式,接待中亚五国元首。现场画面显示豪奢之极:

现场悬挂的大唐式旗帜和宫灯,前有“古代宫女”为元首们引路,后有高举“唐”字红幡的“宫廷侍卫”为元首们护航。

园内雕梁画栋,琼楼玉宇,……园内大红毯上有复古文艺表演,各国元首夫妇围着习夫妇站在紫云楼台阶前观看。

只是,当年大唐万邦来朝,长安城倾城欢腾。而中共搞峰会,西安城内搞得如临大敌。

大撒币

隋炀帝有些做法和习当下的大撒币也高度相似。

当时各国请求来中国做生意,隋炀帝很高兴。为夸耀国家富起来了、强起来了,每年正月当少数民族和外国首领、商人聚集洛阳时,炀帝命人在洛阳端门外大街上盛陈百戏散乐,戏场绵亘八里,动用歌伎近三万人,乐声传数十里外。

西域商人到市上交易,炀帝就下令盛饰市容,装潢店肆,房檐一律,珍货充积,连卖菜的都要垫以龙须席,市上树木缠以丝绸做装饰。酒店饭馆老板被要求对过往的外国客商热情款待,外国客商用餐不用给钱。

《资治通鉴》记载了这段荒唐的历史。原话是:“胡客或过酒食店,悉令邀延就坐,醉饱而散,不取其直,绐之曰:中国丰饶,酒食例不取直。”

意思是说,中国的商家对外国商人说:“中国地大物博,喝酒吃饭从来不要钱”。但外国商人看到隋朝首都为了迎接他们在树上缠了丝绸,指着缠树的丝绸问:“中国亦有贫者,衣不盖形,何如以此物与之,缠树何为?”就是连外宾都看不过眼,你们贫民衣不盖体,为什么拿丝绸来缠树呢?

这真有点像外国客人在问:你中国李中堂不是说还有6亿人月收入才千元吗?为什么要对外大撒币呢?

现在中国人都知道了,一个在非洲可能连肯德基都视为奢侈品的学生,如果有幸争取到中国留学的资格,其人生一定会鲤鱼跃龙门,过上拿高额奖学金,享受超国民待遇的高光生活。

给留学生超国民待遇,只是习近平对外大撒币的小小一部分。习自上台,每次出访到处提供对外援助。比如,2018年7月,习近平出访非洲,一路大撒币,送给斯里兰卡20亿元人民币,承诺向南非投资147亿美元。习2018年9月再大手笔宣布向非洲国家提供600亿美元的援助,并免除多个非洲国家债务,在中国引起舆论大哗。

今年5月的中亚峰会,中共也宣布向中亚国家提供总额260亿元的融资支持和无偿援助。

大运河

隋炀帝开大运河也是任内大事,其后世功过争议先不论。至少当时官方一定会找个好理由大力宣传,而不仅是为皇帝畅游江都所用。而修河劳民伤财,滋生暴政是一定的。

类似地,中共建政以来“战天斗地”改造山河毁风水还不够,习近平当局以气候变化导致干旱与洪涝灾害持续不断为由,正在规划一系列雄心勃勃的超大型水利工程。

去年8月份,位于广西的平陆运河正式开工,官方说平陆运河是中共建政后的第一条运河,建成后将成为西南地区与东盟贸易运距最短、最经济、最便捷的出海通道。

修建运河是一个吞金费时耗工的巨大工程,功过争议也暂且不说,但这是习近平可以类比隋炀帝的又一大计。当然,习亲自推动的雄安新区也是所谓的“千年大计”。

“武统”

隋炀帝为了比老爹隋文帝统一了南方更了不起,打算统一辽东地区,武统高句丽,就是隋炀帝继承老爹未竟之业,建功立业的机会。他改的年号“大业”,可能实际上是统一大业。

但隋炀帝武统高句丽三战均以失败告终。

这有点像习近平据说要武统台湾。

中共连年对台文攻武吓,习近平在顺利连任后,可能企图于适当时机完成“收复台湾”的所谓“祖国统一大业”。

如果习像极了隋炀帝的命运,要武统,结果可能也是失败。

亡国之音

高举中国梦(大业)大旗,办西安中亚峰会(万国来朝),大撒币(胡客吃饭不要钱),大搞水利破坏山河环境(开大运河),武统台湾企图(征高句丽),习近平和隋炀帝多有惊人相似之处。

还有可能发生军变内乱,中共麻烦最终在内部。

最近俄罗斯瓦格纳集团兵变,也令人联想到习近平会不会遇上这样的事。有意思的是,公元618年隋炀帝杨广在江都是被叛军杀死,在位约14年。

杨广当时连预示亡国的音乐都准备好了。

《隋书万宝常传》载:隋朝末年,隋炀帝巡幸江都前夕,一名年轻乐师自宫中归来,在户外用琵琶弹奏宫中新翻的曲子〈安公子〉。其父王令言闻之色变,惊曰:“祸事了!皇帝此行定是有去无回了啊!”

王令言曾经也是宫廷里的乐师。他急忙告诫儿子:“你不要随驾去江都了!这首曲子的宫音有始无终,宫音代表君主,所以皇帝此去肯定回不来了!”后来果真如王令言说的那样,隋炀帝在江都被杀身亡。

5月中在西安举办的中亚峰会上,也出现了一个不祥之兆,那就是中共用佾(yì)舞迎宾。

据中共官媒报导,中共最高层5月18日晚在大唐芙蓉园紫云前举行了迎宾表演,欢迎中亚五国总统,表演包括八佾舞。官方报导说是佾舞中国五大古礼之首,佾舞有“二佾”“四佾”“六佾”“八佾”之分。“八佾”为规格最高,即每行八人,共八行六十四人。

八佾舞是规格最高的礼仪舞蹈并没有错,但佾舞其实是传统的祭祀舞蹈,如用于宗庙祭礼和释奠礼中。

毁坏了中华传统文化的中共,用祭祀先人的舞蹈迎宾,无意间为自己的覆亡提前发出了又一个不祥之兆。△

人民报首发

 
分享:
 
人气:34,957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