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5位華裔科學家修煉法輪大法說起
 
陳思敏
 
2023年5月21日發表
 



在韓國從事研究工作的化學系博士姜建偉。(本人提供)

【人民報消息】今年5月13日全世界同慶法輪大法傳世31週年。在過去31年中,不斷有全球不同族裔各行各業各階層的民衆走入法輪大法修煉,包括一批又一批曾視「無神論」、「進化論」爲真理的各國各領域的科學家們成爲大法修煉人。

僅從有限的公開報導可知,在全球範圍內修煉法輪大法的科學家不在少數,他們開始修煉大法的時間未必一樣,卻都有着相似的實修經歷,修煉後身體淨化,心性提升,隨着修煉開啓的智慧的指引下,研究工作精益求精更上一層樓。比如這5位華裔科學家。

姜建偉,韓國中央大學化學系博士,2016年得法。姜建偉目前在韓國從事科研工作,涉及半導體前驅體──在晶片生產中起到重要作用,是晶片生產中核心製造材料之一。業界皆知,邏輯晶片領域的前驅體成爲美國卡脖子的關鍵材料之一,存儲晶片領域的其技術主要來源於日韓。修煉前,姜建偉的實驗成果頗豐,修煉後,姜建偉效率提高,在科研任務上出奇制勝。如2020年全球缺芯潮時,市場上有一種商業化的半導體前驅體已經申請了美國專利,爲避侵權,需新設計替代品,此次新產品的開發任務幾乎由姜建偉獨挑大樑,姜建偉也不負衆望,另闢蹊徑實驗方法獲得超預期結果。

姜建偉修煉後不吝分享超常觀點。如疫情期間,姜建偉身旁幾位同學或同事感染了中共病毒(COVID-19),在姜建偉告訴他們誠念九字真言後皆獲痊癒。姜建偉受訪時曾表示,「因爲修煉人知道,由於人心變壞、無道德底線,人們面臨瘟疫和各種天災人禍,但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是避免危難的鑰匙。」

陳力,英國萊斯特大學生物化學博士,2014年得法。修煉不久,陳力的科研進展就突飛猛進。如2015年,陳力受邀到享譽全球的科研重鎮、誕生過8位諾貝爾獎得主的美國紐約冷泉港實驗室發表科研成果,這成績在同儕中也是難以望其項背。陳力目前任職於全美三大頂級醫院之一的洛杉磯西達賽奈醫療中心,洛杉磯西奈還是多項創新美國癌症治療藥物的發源地,陳力專攻食管腺癌基因病變研究。食管癌(食管腺癌和食管鱗癌兩種)相較其他惡性腫瘤,有罹病年輕化且快速奪命的趨勢,即便是歐美國家一直以來都沒有新藥上市。而陳力的科研也將嘉惠中國患者。因爲食管癌是中國高發、特發瘤種之一,發病率遠超過歐美國家,每年全球超過一半的新發病例和死亡病例都在中國,治療用藥依靠美國進口。

修煉前的陳力常常感慨:人類爲什麼會有如此多種疾病?各國政府花費鉅資,醫院裏的病人卻越來越多,而且,每一項研究都好像做不到頭,探索不到現代科學無法解釋的疑難雜症的真正起因。修煉後陳力有了答案:「(比如)基因突變是隨機的嘛,但是那爲什麼那幾個位點突變了,然後就會得那幾個癌症了?這是比較奇怪的一件事情,但是沒有人去想。得了大法以後我就知道,其實是那個地方趴着一個靈體,它在那邊作怪。」以及「爲什麼古代的人,還沒有這些技術,也活得很好?爲什麼有人得了腫瘤?爲什麼會基因突變?爲什麼會得這幾種癌症?學法、得法後,我了解了這些疾病的根源,各種怪病都是人生生世世做了不好的事。」

吳格雷,牛津大學基因學博士,2004年得法。吳格雷目前任職於英國的常春藤聯盟羅素大學集團在威爾士地區唯一的盟校卡迪夫大學。修煉前,吳格雷因「適者生存」的思維方式,人際關係是競爭;成爲修煉人後,吳格雷凡事先他後我,不再爲「第一」而活。

而在今年,吳格雷修煉大法第20年,他的科研事業再創高峯,獲得了總額近2百萬英鎊的著名研究獎學金,用於研究神經疾病的基因組穩定性。吳格雷此番獲高額獎學金的一個大背景,去年《科學》(Science)刊登一項2021年成果,「人類基因體序列」完成最後一塊拼圖。雖然基因療法被賦予遺傳性疾病的解消與創新藥物,但有許多病因科學家也發現並不是由這些遺傳疾病基因造成的,以及基因治療可能會導致難以預料的新疾病。吳格雷說:對於一個遺傳學家來說,生命的基本單位是我們DNA中的基因,但是有意思的是,師父揭示了有一些更基本、更微觀的東西,影響着生命,比如德和業力,德和業是以物質形式存在於人在另外空間的身體,德和業力轉化的關係。

羅建陽,英國倫敦帝國理工學院航空系博士,1999年8月得法。羅建陽目前在一家日本軟件開發公司擔任首席技術官和首席科學家,這家公司是亞太地區最大的相關領域者,這家公司專門在英國成立了一家新的公司,就是爲了聘請計算流體力學(CFD)的頂尖高手羅建陽。羅建陽是人們眼中的「天才少年」,15歲考入北京大學,19歲畢業後以全系第一的考研成績被公派留學,24歲取得博士學位。羅建陽計算流體力學方面的專家,跨學科領域的流體力學對於理工科系學生而言,似乎都是艱深的一門課,羅建陽在做博士後研究期間,發明了世界上第一個滑移網格的計算方法。此外,CFD在內的高端工業軟件這一領域,如果美國歐盟真的認真執行相關政策,中國的汽車、船破飛機設計就都要回到石器時代。

羅建陽的老闆曾這樣告訴公司全體員工說,「如果羅不能解決的問題,那這個世界上就沒人能解決了。」羅建陽說,是修煉大法後,讓他能夠在高壓的科技研發工作中,以平和的心態並攻克了衆多技術難題。更讓外界聚焦的,是羅建陽2002年起持續參與在英國中使館前24小時不間斷的靜坐,以此呼籲停止迫害。羅建陽表示:「我堅持的唯一目的,就是希望中國的同修們跟我一樣有信仰的自由。」

李淵,畢業北京清華大學,普林斯頓大學機電工程系博士。李淵是通過李政道教授的物理學專案,來到美國普林斯頓大學讀博士學位,博士導師是一位諾貝爾獎得主。李淵曾擔任貝爾實驗室(獲頒最多諾貝爾獎的機構,誕生許多劃時代發明如半導體)研究員,李淵研究工作做得特別出色,有許多專利發明,是美國有影響力的科學家。

李淵1997年得法,1999年7月中共公開鎮壓法輪功,2001年起李淵擔任《大紀元時報》技術總監,建構破網軟體,與衆多技術專才的海外法輪功學員合力突破中共網絡封鎖。2006年李淵在美國亞特蘭大的家中,遭到中共幕後指使歹徒的暴打襲擊。而遭遇生死瞬間的李淵爲自己說過的這句話做了最佳詮釋:「學了法輪大法,明白了如何去做對人類更有好處的研究。」李淵博士不僅在科技領域作出貢獻,而且也爲中國的言論自由、信息自由、互聯網自由作出貢獻。

如果要用一句話來代表所有科學家修煉人的一個共同心聲,就會想到李淵博士說過的:「法輪大法才是真正的科學、更高的科學」。

然而,在修煉大法之前,李淵是一個頑固的無神論者。吳格雷對無神論與進化論深信不疑,羅建陽也表示在1998年以前對修煉完全沒概念。特別是姜建偉、陳力二人在國內接受中共無神論、進化論教育,及至讀大學的時候,國內正值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高峯,深受中共造謠宣傳毒害。這樣背景的科學家後來會走向修煉大法,似乎是一件很難想像的事情。

但事實上,姜建偉在七、八歲時會仰望星空問到人從哪裏來。吳格雷童年思索過生命起源以及生老病死的過程,並在目睹人們去寺廟祭拜的行爲使他相信有某種更高的力量。陳力童年對於自己特殊能力「天目」感到困惑不解。而相比三位青年科學家更早登頂世俗功名的,羅建陽在科研工作上未曾碰到無解的問題,但卻有對於「生命意義」的滿腹疑問,換作李淵的話說,對這個大千世界有一種迷惑不安之感,對命運的無奈、對前途的迷茫、對名利情的牽掛、對死亡的恐懼等等人生終極問題。

不只是科學家們,每個人都曾經有過這樣的自我叩問其實是在尋覓「返本歸真」的修煉方法。而5位科學家與全球法輪功學員一樣同修一部法《轉法輪》。

陳力說,《轉法輪》裏講的,都是真的!人生中的很多探索有了真正的答案。吳格雷說,《轉法輪》解答了人生中的一切疑問,使他的世界觀完全改變。姜建偉說,《轉法輪》有如醍醐灌頂,爲什麼這麼晚才接觸到大法。羅建陽說,《轉法輪》解答了對人生所有的疑問,是師父的洪大慈悲把自己從常人的迷茫中喚醒。李淵說,法輪大法開啓了我的智慧,讓我有了更廣闊的胸懷、更平靜的心和更理智的頭腦。人在一生中,成就也好,苦難也好,都是過眼煙雲。隨着修煉的提高,許多人生終極問題得到了圓滿的解答。

《轉法輪》是法輪大法創始人李洪志大師指導全球弟子修煉的主要著作,已被翻譯成50多種外語。全球法輪大法修煉者切身體驗能夠見證,《轉法輪》的精深內涵和修煉後的巨大受益。△

 
分享:
 
人氣:54,701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