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眼中的李洪志大師
 
王友羣
 
2023年5月10日發表
 



5月6日,多倫多及周邊城市的部分法輪功學員在市政廣場舉行了盛大慶祝活動,歡慶世界法輪大法日和法輪大法洪傳31週年,並祝師尊生日快樂。(艾文/大紀元)

【人民報消息】2023年1月20日,黃曆臘月二十九日,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大師授權大紀元發表《爲什麼會有人類》。

其中第一段寫道:「過年本應講幾句大家喜歡聽的年話,但我看到的危險在一步步逼近人類。爲此衆神、佛要求我向世界衆生說幾句神要說的話,句句天機,爲的是叫人知道真相,再給人得救的機會。」

李洪志大師的《爲什麼會有人類》,講出了許多「天機」,揭示了許多深奧的哲理。很多人可能都想對李洪志大師有進一步了解。

李洪志大師1992年5月13日在中國東北的長春市傳出法輪功。

法輪功,又稱法輪大法,是佛家上乘修煉大法,因爲袪病健身、淨化身心有奇效,一經傳出,立即受到民衆發自內心的喜愛,通過人傳人、心傳心,迅速從長春傳到北京,從北京傳到全中國,從中國傳到全世界。

時至今日,法輪功已洪傳到亞洲、歐洲、北美洲、南美洲、澳洲、非洲的110多個國家和地區,創造了許多拯救生命的奇蹟。

李洪志大師因對人類身心健康的卓越貢獻,受到超越國界、種族、黨派、語言、學歷、職業、年齡、文化背景、宗教信仰的各階層人士的尊崇和敬仰。

那麼,大法弟子眼中的李洪志大師是個什麼樣的人呢?這裏,就我了解到的一些情況,跟讀者做一些介紹。

一位科技工作者親歷的神蹟

大連的一位科技工作者,因頸椎管狹窄,做了一次大手術後,出現頸、肩、背嚴重受壓現象,且疼痛難忍。核磁共振檢查爲椎間盤脫出、凸起、粘連。


大連的一位科技工作者,因頸椎管狹窄,做了一次大手術後,出現頸、肩、背嚴重受壓現象,且疼痛難忍。核磁共振檢查爲椎間盤脫出、凸起、粘連。

爲此,她曾反覆住院治療,終因受風寒,徹底病倒。因無力去醫院,只好將大夫請到家裏診治。西醫、中醫、各種偏方、這個氣功、那個氣功,各種方法全用上均無效。整天躺在床上煎熬着,走投無路。

得知李洪志大師1994年3月27日在大連外國語學院舉辦講法傳功班的消息後,她的丈夫把她背進了禮堂。

李洪志大師了解她的情況後,前後用了不到兩分鐘時間,就給她淨化了身體,當場,她就能站起來了,並且能自由行走。

當天聽完課後,她自己站起來,走出禮堂,然後乘汽車回家。到了家門口,她自己走上三樓,回到家中。

她寫道:「當時我簡直不敢相信,眼前發生的這一切太神奇了,師尊神了!現代醫學束手無策,連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師尊瞬間就解決了,真是神蹟!簡直不可思議!」

「『法輪大法是佛法』這話乍聽似乎很難理解。由於長期受『無神論』毒害,又一直從事『實證科學』工作,整天和『試驗』打交道,根本不懂什麼是『佛法』、『修煉』,認爲這些都與己無關。直到參加了師尊的法輪大法傳功講法班,親身經歷了師尊爲我淨化身體的神蹟,讓我徹底放下了對『現代科學』的迷信。」

一位北京中學老師的奇緣

耿繼平是北京的一位中學政治老師,曾經是一個堅定的無神論者,從教20年,獲得過許多榮譽。

她的丈夫是做生意的。在北京,她家買了幾套房,有幾輛車,兒子也很優秀。後來,她一家三口以投資移民方式在美國辦了綠卡,獲得了在美國的永久居留權。

2015年2月,她到美國不久,卻突然遭遇一連串打擊:先是兒子得了嚴重憂鬱症,接着她自己得了憂鬱恐懼症,再後來,她發現丈夫有了外遇,再後來,發現丈夫已經有了一個私生子。

多重打擊,突如其來,一下子把她擊垮了。

萬念俱灰之際,在朋友的幫助下,她開始在宗教中尋找出路。

逐漸地,她學會了向神祈禱。在虔誠的祈禱過程中,她竟然真的得到了神的回應。這使她的無神論觀念受到巨大沖擊。

有一天,她在禱告時問神:很多信息都說,現在是末世了。基督教講,末世時神會再來。在佛教中,是否也有末世佛來救人?

這時,她突然聽到一個清晰的聲音回應說:「來了,李洪志。」

這個具體、明確、簡短的回應把她嚇了一跳。

因爲1999年7月20日中共獨裁者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以來,中共的宣傳工具講了法輪功的許多壞話,並把它們寫進中學教科書。她作爲中學政治老師,也跟着說過對李洪志大師不敬的話。

得知李洪志大師是下世救人的,她當即意識到,自己在無知中犯了大罪,祈求神的原諒。

之後,她開始在網上搜索法輪功的信息。在通讀李洪志大師的著作《轉法輪》之後,她感到非常震驚,原來中共以前對法輪功的宣傳都是謊言。

經過一番波折後,2018年5月13日,耿繼平正式開始修煉法輪功。從決定修煉的那一刻起,她就感受到了法輪的旋轉。

她說:「走入大法修煉後,尤其是隨着修煉的深入,我自己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以前的憂鬱呀、恐懼呀,這些症狀一掃而光。我感到非常的平安、喜樂、樂觀、積極,慢慢變成了一個平和寬容的人。」

一個「酒鬼」突然戒掉酒癮

河北省的一位大法弟子回憶說:「很早以前,我就有求道之心,練了許多功法,都是祛病健身那一層次的,根本不懂什麼叫修煉。人從哪裏來?人要到哪裏去?人生的意義是什麼?都不清楚,活得不明不白的。」

「1994年,我有幸參加了李洪志大師在鄭州舉辦的學習班。推翻了以往的觀念,我終於活『明白』了。」

學習班上,他親歷了許多神奇事,其中立竿見影的一件事是戒酒。他寫道:

「以前我是個酒鬼,整日裏喝的昏天黑地,三天兩頭讓人架回來,醜態百出,老人擔憂,妻子着急,看到身邊的酒友不斷有人倒下,我多少次起誓發願,就是戒不了。

「在學習班上,師父說,(大意)你要真正修煉,就要把酒戒了,你再喝就不是滋味,你要真喝下去,讓你肚子疼!

「真有這麼神?我不信!

「下課後,立刻找個酒館,要了一瓶酒,湊到鼻子上,味道怎麼怪怪的,頭又懵懵的,心想,這可能是精神作用吧。一口嚥下去,味道怎麼會這樣?又呷了一大口,這回肚子擰着勁地疼,翻江倒海,『哇』一口噴出來!不行,換啤酒還是吐個不行。腦袋疼得要命;聞了酒味就噁心,牽腸刮肚。

「我猛然想到:我是以身試法,自討苦喫!結果肚子疼了一宿,第二天到學習班才完事兒。從此後滴酒不進,這下可好了,家人皆大歡喜。」

一位佛教居士見證的奇景

曾經有一名佛教居士,從少年時起,就接觸了許多佛教信徒信衆,雖然在世俗中生活,但遵守佛教戒律,閱讀了一些佛教經書。他認爲,人生在世,精進修行,了脫生死是最重要的事,其它皆在其後。

通過長期苦修,守戒,智慧也有所增長。但是,修行中遇到的實質問題,翻看許多佛教經書,問詢許多出家人,仍沒有得到明確答案,這讓他非常苦惱,心中時常很憂鬱、迷茫。

高中畢業後,他曾與一位老僧在山洞中苦修,下山處理完俗世的一些事情,準備正式出家受戒修行。

一次偶然機會,他參加1994年8月5日李洪志大師在哈爾濱舉辦的講法班。他寫道:

「聽了第一講課,我有生以來的許多修煉疑問都豁然明了,明白師父傳的是佛家大法,不用出家,在世間修煉即可證悟如來果位。這與佛教經典記載關於彌勒佛下世度人的預言一樣。」

李洪志大師第二堂課講開天目,他的天目開了,能看到另外空間的景象。他寫道:

「我看見師父講法時,另外空間是一尊頂天立地的覺者形象:師父佛體坐在金色蓮花盤中,一邊講法,一邊打着大手印,身着金色袈裟,身體肌膚是淡金色的,頭髮翠藍,身體周圍有一個巨大金色光圈,放射出萬丈光芒,所有的大法學員都溶入在金色佛光中。」

「在我目光所及的四面八方上下『十方世界』中,有無量無數的佛、道、神凝神靜心聆聽師父講法,那一刻只有師父的法音在宇宙間迴盪,宇宙中的一切都爲此停下腳步,整個師父講法的空間場靜止得如同一潭秋水沒有任何漣漪。」

一位軍隊老政委的心底話

1994年7月,李洪志大師在大連舉辦第二期講法傳功班。一位負責接待的大連學員回憶說:

「開課前的一天,我接到一個電話,他說他是市裏一位軍級幹部。他接到北京軍區老領導的電話,告訴他李老師要來大連辦班,要他給家屬們買幾張票。他來到我家,我們攀談起來。他告訴我說,北京的老首長和家屬已經聽過老師講法,並說這功非常好,身體的轉變可大了,所以,想到大連再次參加班。他還說,如果可以的話,他想多買幾張票,自己也想參加。」

「一年後,師父再次來大連,我告訴他可以來見師父,他興沖沖地立馬就趕過來了。在師父面前,他坐姿端正,禮儀周全。臨走時,還給師父敬禮致意。我送他出門時問他:『您戎馬生涯一生,現在又是軍政委,您信佛法嗎?信李老師嗎?』他說:『我信。李老師威德太大,任何人在他面前都會被他蓋住的。」

一個奧地利醫生的感悟

彼得-冉斯曼是一位奧地利醫生,也是一名法輪功修煉者。作爲一個西方人,爲什麼會迷上東方的佛家修煉呢?

冉斯曼說,他從小就對哲學問題感興趣,從小就想要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但是卻遭遇種種挫折。「當我第一次遇見法輪大法時,我發現,她跟我的內心是如此契合。法輪大法教會我如何做一個好人」。

冉斯曼說,他的世界觀一向是,人們應該善良,人們應該互相尊敬。但是,他總是會跟那些在他看來自私自利的人發生衝突。「在我修煉法輪大法之後,我意識到,如果我是這樣的心態——如果別人侮辱我,如果別人跟我衝突,我就覺得不公平,就想着報復——那麼,我就失去了力量,我將不會取得任何成就」。

冉斯曼說,修煉法輪大法後,他意識到,讓這個世界變得美好的唯一方式,就是做一個好人。「因爲如果你迷失了自己——陷入怨恨、憤怒、報復——那麼,你的內心就找不到出路。因此,如果你想把美好帶給這個世界,你的內心就不能有不好的東西,這就是法輪大法的重要之處。」

冉斯曼說,一個人說什麼並不重要。別人不僅僅聽你說,還會感受到你的內心。即便一個人冠冕堂皇地說「我希望讓全世界徹底擺脫貧窮」,這並不能讓人信服;只有當你的內心純淨,其他人才會覺得你說得有道理。因此,於我而言,法輪大法是一種自我淨化、自我修煉、自我昇華。

冉斯曼說,現在他的心中充滿慈愛和善良。不論看到誰,他都會微笑,他都真心希望他好,願意給予幫助。

一位軍隊離休老幹部的叮囑

1994年4月15至22日,李洪志大師在合肥講法傳功時,從全國各地來了許多人。其中有一個從江蘇來的女學員,講了這麼一件事:

「一日午餐中,與我同桌就餐的一位老者,聽我的口音是他的老鄉,主動與我說話,並叫我去他的房間。午飯後,我去了他的房間。他對我說:

『閨女呀,我已經跟師父十一個班了。我原來是鐵桿無神論者(軍內離休者、高薪階層)。出於好奇,在北京參加了東方健康博覽會,親見師父,師父顯現了許多神蹟,然後聽了一次師父的講座,我的天目開了,看到師父原來是一尊大佛。在師父的左右兩邊,都有佛跟着師父……閨女啊,好好跟着師父修煉吧!』」

結語

上世紀90年代中國出現氣功熱,全國出現了許許多多的氣功。到今天,只有法輪功一家,仍在全世界廣傳。爲什麼?因爲法輪功不是一般的氣功而是佛法。

有一首《師恩頌》代表了全世界法輪功學員對李洪志大師的感謝、感激與感恩。

歌詞寫道:「回想起您傳法的日日夜夜,淚水啊再一次灑滿胸前,有誰能知道您的心酸,有誰能知道您的艱難。看那金色的法輪,出現在那美麗的彩雲間,慈悲的您知道衆生在期盼,期盼着大法降臨人間。」

李洪志大師講:「我看到的危險在一步步逼近人類」。

在這個特殊歷史時刻,衷心希望您能用心讀一讀李洪志大師的文章,擇善而從,有一個光明、美好的未來。△

(大紀元首發)

 
分享:
 
人氣:68,287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