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猛捫蝨 史傳佳話(圖)
 
2023年2月12日發表
 



王猛「捫蝨而談」,神態自若,不亢不卑。

【人民報消息】後趙的石勒,消滅了前趙的劉曜,派兩位大將——羌族人姚弋仲和氐族人蒲洪鎮守關中。這兩人你不服我,我不服你,一番爭鬥,蒲洪佔了上風,乾脆自稱「秦王」,改姓爲「苻」,後來他的孫子苻堅做了皇帝,史稱「前秦」,建都長安。

紀元354年春天,東晉主將桓溫,帶領四萬大軍前來討伐前秦,到達長安城外卻止步不前。

附近的百姓從來沒有忘記自己是晉室的臣民,牽着牛羊,挑着酒桶,夾道歡迎。許多老人拉着士兵的手,淚水直流:「今生總算還看到官軍(指東晉桓溫的軍士)了!」可始終沒有什麼上層人物和著名人士來見,桓溫很納悶。

有一天,來了個年輕人王猛。他是北海郡(今山東濰坊一帶)人,家境貧困,一直在洛陽賣竹器爲生。後來有高人指點,便深入嵩山之中潛心學習兵書,年近三十才到華陰來隱居。現在聽說桓溫到了,外衣也來不及穿,披着砍柴時的粗麻布片,趕來灞上軍營求見桓溫。

桓溫非常高興,請他帳中上坐。王猛笑說衣服穿少了想曬曬太陽,順手把茶食點心搬到帳外和桓溫對坐而談。

這王猛平日裏很少換洗衣服,自然生了不少蝨子,一坐下來便渾身發癢。雖然桓溫是位主帥,在王猛的眼中,視他如平常,徑自把破衣裳脫下,捉起蝨子來。

王猛神態自若,不亢不卑,表現出清貧寒士的樸淳正義,老實本色,不事矯飾的風格,在後來歷史上留下一段「捫蝨而談」的佳話。

桓溫也不愧名士風度,不僅不在乎王猛的不雅動作,反而心生敬意。桓溫問王猛:「爲什麼至今沒有一個英雄豪傑前來拜訪我?」

王猛沈吟半晌說:「這也難怪,將軍不遠千里深入敵境,長安近在眼前卻不願進城,在灞上觀望。豪傑們難以揣摩將軍的意思,哪能輕易表態呢?」

桓溫的心思被他道破,笑笑說:「佩服,佩服,我們江東無人能與先生相比呀!」

王猛很清楚,桓溫如果打不贏,桓溫自可逃回江東,而拜訪過他的人只能坐着等死。桓溫之所以不進長安,也正是沒有決勝的把握。桓溫已不是當年孤軍深入西蜀,大破成漢時的人物了。

果然不久,當時前秦的丞相苻雄發起反攻,殺死桓溫帶領的晉兵一萬多人。桓溫進關時,曾指着青青的麥田,喜滋滋地說:「這將是我們的糧食呀!」誰料他一拖再拖,苻雄的軍隊把麥子收割完畢,堅壁清野,桓溫軍隊哪裏還有糧食?桓溫打了敗仗後,便逃之夭夭了。

王猛自然沒有跟隨桓溫,而是回到華陰去了。

不久之後,苻堅請到了王猛。兩人一見如故,苻堅曾說:「我比不上劉玄德,可王先生確是諸葛亮啊!」苻堅對王猛委以重任。

苻堅給王猛先後加了八個官職,都是重要的位置。王猛堅決推辭,苻堅硬要給,結果一年內連升五次。有人背後詆譭,苻堅不問情由,馬上逮捕治罪,於是再也沒人敢嘀咕了。

王猛當時才三十六歲。他辦事公平,敢作敢爲,不怕權貴的威勢。光祿大夫強德是苻堅的舅父,好酗酒,恃強行兇,攔路搶劫財物,掠奪百姓的妻女,是長安一霸。王猛當京兆尹後,頭一天坐衙理事,老百姓就來喊冤,指名控告強德。王猛抓到他,寫好罪狀,報告苻堅,還沒等批示下來,屍體便擺在大街上示衆了。苻堅看了報告,派快馬來救人,但是遲了一會兒,只得遺憾地作罷。

王猛跟御史中丞鄧羌合作二十多天,殺死權貴二十多人,朝野上下大爲震動。從此以後,爲非作歹的人和事便銷聲匿跡,社會秩序空前安穩。△

 
分享:
 
人氣:28,490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