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哑巴"表哥的奇缘让我泪流满面(图)
 
2022年8月15日发表
 



大傻子傻了这么多年后,竟然能用他哑了60年的喉咙喊了妈妈,能说话了。

【人民报消息】我住在黑龙江佳木斯,我有个表哥,住在佳木斯旁的农村,今年60岁了,他从小听不见声音,所以从来也不会开口说话。我问过大姨,表哥有没有喊过她一声妈?大姨告诉我,表哥是喊过妈妈的。

她这个儿子一岁大的时候得了脑膜炎,因为家里没钱上医院,只好带着表哥四处找人看病。那时他们找到的是个老太太,她有些偏方,能给小孩治病的。那老太太拿了一种紫色的药水,滴答,滴答,往表哥两边的耳朵滴。又拿出莫名的药膏,往表哥小小的脚上糊。

看完了病,大姨满怀希望的回到家。从那天起,表哥却彻底耳聋了。同时,他也成了个哑巴。表哥不但又聋又哑,还傻得出奇。

每天,他吃完饭,就出门溜跶。只要看见谁家在干活,他就卷起袖子帮着干,如果别人不需要他帮忙,要撵他走,他不但不走,还会跟人家生气呢。村里谁也拿表哥没办法,既然撵不走他,也就由他去了。最妙的是,表哥不但在自己村里到处帮忙干活,他还到隔壁村里这样做,隔壁村里表哥也没有半个认识的人家,他还是跟着干活。这么几十年来,他村里村外,到处白干活。自己过得苦哈哈的,也不拿半点回报。

因为他老做这么奇怪的事,临近的村民和亲戚都管表哥叫「大傻子」。所有人之中,只有我大姨叫他「哑巴」。因为大家都叫表哥「大傻子」,久而久之,我也有样学样,不管他叫大哥,也叫他「大傻子」了。我还小的时候,大傻子表哥经常从农村走了几十里路来我家。因为他傻,我们也不留他过夜,吃完饭,就对着他,用手势比划比划,让他回家了。大傻子回家前,还会带走一些我家的东西。我们都觉得大傻子真的傻,因为他可能根本不明白什么叫偷东西。

我妈每次去大姨家,大傻子趁我妈不在屋里,就把我妈兜里的钱往自己兜里揣。你说他是在偷钱也不对,因为大傻子既不会花钱,也不会藏钱。只要大姨管他要,他毫不抗拒,立马就把钱拿出来,还给我妈了。我们谁也搞不懂,他为什么老这样做。

大傻子现在都60岁了,却一点也没有变,还是这个老样子。大姨丈去世之后,大姨就和大傻子表哥相依为命。因为大傻子是一级残疾,加上大姨的份儿,他们俩每个月有四百多块的低保生活费。

后来,大姨年纪大了,不能再干农活了。她就把地租出去,让别人去种地。一年到头,他们母子俩就靠这七八千的田租和低保费过活,日子过得挺拮据的。

2021年3月初,大姨说,她要带大傻子去看病,请我帮忙看家。让我帮忙照料她家里养的鸡鸭。她说,大傻子这几天老是呲牙咧嘴的,也不知道哪儿疼了。我平时也挺忙的,但实在不放心这对可怜的母子,也就一口答应了。

我一到大姨家,就看到大姨为了招待我,正在包饺子呢。我还没坐下,大姨就让我看她的左手,说她手指抽筋了,我赶紧帮她揉开。接着,大姨还没包几个饺子,手指又抽筋了。我赶紧再帮她揉开。到了晚饭的时间,大傻子回来了,他全身脏兮兮的。一坐下,他就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表情看起来很痛苦。

吃完饭,大姨的手指又抽搐起来了。我一摸,发现她双手发冷,尤其是左手,整个手腕都是冰凉的。

我看她状况不好,赶紧对大姨说,您跟我学炼法轮功吧。我就这样,手把手带着大姨学炼了大法的第五套功法。大姨一开始学炼功,她的手指就不再抽搐了。过了一会儿,大姨说,她感觉到左手冒出了一阵凉风。又过了一会儿,她说,这次换成左边腋下冒风了。我对大姨说,您这只胳膊有毛病,这是大法师父在给您往出排病呢。

第五套功法是静功,要盘腿坐着炼。炼完功,双手还要结印的。我带着大姨结了印。一抬头,看见大傻子正全神贯注的看着我们呢。我原本以为炼功对大傻子而言太困难了。但他一直盯着我们看,好像也想学似的。我就帮他把手摆成结印的手势试试。没想到,他双手一结印,就这样稳稳的坐着。一动也不动了。坐了一会儿,我再摸摸他的手,大傻子原本冰凉的手,竟然暖呼呼的,变热了。我大吃一惊,决定马上教大傻子炼功。

第五套功法中,有个比较复杂的动作,需要双手打一套手印。没想到,大傻子也学会了。学得还挺好,一点也没比别人笨。一开始,他只能散盘双腿,两个膝盖翘得老高,几乎要立起来了。炼着炼着,他的膝盖渐渐往下落,双腿就快要打平了。

接下来,我又继续教大傻子炼其它四套功法。整整一个多小时下来,大傻子竟然一口气跟着炼完。而且动作基本都做对了。我实在太惊讶了。就忍不住问了身边的大姨:您看他那炼功动作,大傻子不笨哪。大姨指着院子,说那里的玉米篓子和手推车,都是大傻子自己动手做的。我朝着大姨手指的方向看过去,院子里那台手推车,有一辆小马车那么大,不仔细看,还看不出是人手工做的呢。

看着眼前安静的大傻子,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我到底看到了什么,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炼完了功,大姨让我接着给大傻子听师父的讲法。于是,我把MP3上的耳机放进大傻子从小就听不见的两只耳朵里。接着,我把音量调到最大。那一瞬间,大傻子的脸一下子严肃了起来,露出非常庄严的表情。

大傻子一边听一边站了起来。还用手指着天,比了好几下。我楞了一下,才告诉他:对,这是天法。他又坐下,把两只胳膊支在桌上。还重复了两次这个动作。我突然明白了,我说:是,大法师父讲法时,就是这个姿势。大傻子再站了起来。用手比划着,那意思是说话的这个人,个子比他高,而且是个大官。接着,他又比划着飞翔的动作。这意思我就搞不明白了。他就这样,边听边反复比划着这几个动作。

我跟大姨陪着大傻子,听了好一阵子大法师父讲法。后来,我看夜深了,就帮大傻子拿下耳机,让他上炕休息了。大傻子一躺下,还不停的上下嘎巴嘴。他很费劲的想发出声音来,用手一直捏着他的喉咙。他的嘴一张一合,动了四、五下,好像要说什么。就这样,大傻子折腾了半个多小时。突然,一个声音划破了这个一向安静的房间,他喊出了一声:「妈、妈、妈妈、妈……」。

大姨激动的爬了起来。这是六十年前,还不到一岁的大傻子曾经喊过的这一声妈啊。大姨像是第一次听到了一样。她不停的对着眼前的儿子喊:「我是你妈妈,小春,小春,我是你妈妈……!」

60年了,大姨第一次喊了大傻子的小名,她的小春第一次开口说话了。

我双手合十,被眼前的场景震撼的泪流满面。大傻子看着我笑了。他学着我的样子,也双手合十。这是我认识表哥以来第一次看见他露出正常人的笑容。

大傻子傻了这么多年后,竟然能用他哑了60年的喉咙喊了妈妈,能说话了。

其实,这样的神奇事迹,只是大法修炼里亿万个神奇案例中的一例而已。△

(资料来源:明慧网)

 
分享:
 
人气:103,069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