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条小黑狗 两个悲欢离合的故事(图)
 
霍湘
 
2022年7月23日发表
 



乌鲁木齐一小狗被弃半个月,原地流泪痴等主人回心转意。

【人民报消息】狗对主人的忠诚往往让人感动的流泪,这种忠诚并不是谁教给牠的,而是天生就具有的。据法轮大法经文所示,让狗来到世上不是让牠们当宠物的,而是为了给人看家护院。

现在的狗与地球上最初造出的狗有所不同。有什么不同呢?不同点就是现在有些狗是轮回转生而成为狗的,牠们的前世说不定就是个人,也许原来就是这个家庭的一员呢,所以现在有不少狗狗成了宠物。

正见网上有一个太行山脚下,人转生为狗的真实故事,故事发生在一马平川的冀中大平原无极县城西北角30多华里的一个村子(因这里涉及当事人,故不便写出村名与人名)。

村中有个十几岁的年轻人,由于抢劫了不多的钱,在严打中被枪毙了。父母思念儿子,但又觉得不光彩,在人前抬不起头来,处于极度悲痛之中……

几年前的一个夜晚,这个小伙子给他母亲托了个梦,梦中跟他母亲说:我很想您,您来看看我吧,我在正定大佛寺里,人们叫我「黑子」。说完,他母亲从梦中惊醒,再也睡不着。早上,天一亮,她收拾收拾,直奔正定大佛寺而去。

正定大佛寺是三国名将常山赵子龙的故里。文革期间寺院遭到浩劫,文物毁坏一空,文革后才又有僧人入驻,烧香求佛的人渐增。

这个小伙子的母亲在寺院中转遍了,也没人知道这里有个叫「黑子」的人。她不禁觉得自己想儿子想疯了,不过是个梦吧,自己还当了真。就在她准备掉头回家时,有一个小和尚急匆匆跑过来说:我刚想起来,后院有一条小黑狗叫「黑子」,要不您看看去,看是不是牠。

小伙子的母亲顾不得多想,赶快来到后院,见到了「黑子」,黑子像见到久别重逢的亲人一样,扑上前去,又是闻,又是摇尾巴,好不亲热。她把黑子抱在怀里,那小黑狗两只眼直勾勾的望着她,泪水扑簌簌的流了下来。她也不禁失声痛哭起来。

以后,黑子他妈经常去寺里看儿子,被村里人知道了,感到很好奇,也有看热闹的,就偷偷的去寺院看黑子,看牠和其它狗有啥不一样。可也真怪了,这黑子每次一见到熟人就低着头,躲到一边,不敢见乡亲们,像做了错事似的羞愧难当。这时村里人才相信小伙子他妈不是想儿子想出病来了,而是那个小伙子真的转生成了一条狗。

《乌鲁木齐晚报》2011年7月8日报导了一个狗的新闻,也是一条小黑狗,还有那狗流着眼泪的图片。

记者得到爆料来到乌鲁木齐平川路口的恒昌恒业花园门口,远远就看见一条黑色小狗趴在路边,仰着脑袋望着旁边的一辆微型货车。牠蹲的地方,就是牠主人丢弃牠的地方。微型货车的司机就是小黑的主人。半个月前,小黑的主人把牠提着丢在这儿。半个月来,牠两眼含泪,苦苦守在被主人遗弃的地方,等待着主人回心转意。

住在小区的王燕说,「小狗毛是黑的,大家就叫牠小黑。」其实,小黑的主人每天去对面的新北园春瓜果批发市场进货,每次都把车停在这边,这对遭遗弃的小黑是件很残忍的事情。见到主人,知道好歹的小黑也不敢靠近去撒娇,只在几米外眼巴巴的流着泪看着,并一直守在主人的车边。小区保安马彦强说,曾听到小黑的主人说过:「怎么还没人把牠抱走?」很显然,小黑的主人是铁了心的要遗弃牠。

看见这条狗在路边守着,下雨时也不跑开,苦苦盯着路口,很多人都动了恻隐之心,有的业主想把牠抱回家,牠就是不肯走。当小黑再看到要抱牠的人,就躲开。

在路边摆摊的张文英说,「这条狗很忠实,主人都不要牠了,牠却不肯离开去找吃的。」她实在看不下去,拿了吃的去喂牠,谁知道小黑根本不吃。饿了几天后,直到牠肚子上的皮干瘪得都快贴到前胸了,才开始吃别人喂的东西。后来,小区居民王燕每天会拿狗粮来喂牠。「牠从不当着我的面吃东西,只有我走到很远的地方之后,牠才过去,把狗粮吃了。」王燕说,小黑天天在这守着,谁看了都难受。

这是一个让人牵肠挂肚的新闻,后来小黑怎么样了,上网查询没有下文。正定大佛寺「黑子」托梦认母的故事不禁让人发生联想,不知乌鲁木齐恒昌恒业花园门口痴等主人回心转意的小黑与牠的狠心主人之间到底是什么样的因缘关系。

每天、每个地方都上演着悲欢离合的故事,又有几人能够真正了解这些故事背后的故事;又有几人在听到这些故事背后的故事之后,能够认真思考将如何撰写和改写自己人生的故事呢?(文/霍湘)△

(人民报首发)

 
分享:
 
人气:157,014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