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中共首任總理周恩來是這個(多圖)
 
單京京
 
2020-9-4
 



官媒對中共非法政權首任總理周恩來的美化造假流毒甚廣。

【人民報消息】文革後一些僥幸活下來的高層幹部及其子女都非常感激周恩來,視他為救命大恩人。但文革逮捕令上,簽字害他們的恰恰是周恩來。

人們知道劉少奇死的極慘,但都不知道劉少奇專案組的組長是周恩來。周曾在把劉少奇定性為「叛徒、內奸、工賊」的專案審查報告上批示:「此人該殺!」

周恩來與賀龍交往長達42年,文革中賀龍夫婦躲到周家避難,不去還好,去了等於是送死。被披露出來的歷史事實顯示,周恩來不僅是賀龍專案組的負責人,親自落實對賀龍的隔離審查,還簽署了對賀龍的逮捕令;賀龍之死與周恩來有直接關係。

我的一位校友小小年紀就失去了父親,後來才知道是飛機失事遇難。這次遇難是個大事件,就是1955年春天的克什米爾公主號空難事件。這次事件本來可以不死人,但周恩來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而把所有跟隨他去參加萬隆亞非會議的代表團成員都犧牲了,其中就包括我的那位校友的父親。

克什米爾公主號空難




為了確保自己不被暗殺,周恩來讓中共代表團其他成員按照原計劃原飛機飛行,結果該飛機爆炸無一生還,而周用別人的生命掩護自己逃過死劫。

1955年春天的克什米爾公主號空難事件就是個非常典型而慘烈的例子。周恩來原計劃4月11日率中共代表團到印尼參加萬隆亞非會議,乘坐印度航空公司包機克什米爾公主號,從香港起飛經印尼首都雅加達前往萬隆。後來周得知國民政府保密局香港情報站策動對他的暗殺,於是不動聲色的要中共代表團其他成員按照原計劃原飛機飛行,結果飛機爆炸無一生還。而周自己坐另一架飛機從昆明取道緬甸仰光安全到達雅加達。

香港警方隨即展開艱苦的調查,一無所獲,後來還是根據中共提供的情報才破了案。中共明確告知香港警方:事件是國民黨保密局香港情報站策動,主謀趙斌成,指揮者金建夫,執行者是香港機場地勤人員周駒,使用的定時炸彈是從臺灣基隆秘密運到香港。

港警調查人員非常困惑不解的是,既然周恩來對這事了如指掌,為什麼還要代表團其他成員按照原計劃飛行,去送死呢?原來是為了迷惑臺灣香港情報站不再改變計劃,確保自己的安全,周恩來把包括自己司機、香港新華社社長黃作梅(男)和三名外籍記者在內的11名中外菁英白白犧牲掉,保全了自己的生命。據周後來說,這叫做「聲東擊西」、「丟車保帥」。

周恩來用別人的性命為自己當了掩體,這是那些深信中共媒體宣傳而痛悼他的人所不知道的,甚至知道也不相信。

周恩來殺了救命恩人

周恩來的心狠手辣讓人印象最深刻的還有「顧順章滅門血案」。

1931年,在中華民國政府當政時期,中共是個企圖搞垮國民政府的地下黨,時任中共政治局候補委員顧順章在武漢被捕後,供出中共地下黨的組織成員。消息立即通過隱藏在國民黨裡的中共特務通知出去。周恩來聞訊當夜帶了特科的十幾個殺手們去上海顧順章家滅口。為了不驚動鄰居,他們使用的是最原始的滅口方法勒死。那天剛巧去串門打牌的斯勵是周恩來的救命恩人。手下人問周怎麼辦,周沒有心軟。


被周恩來活活勒死的救命恩人斯勵。
斯勵是周恩來在黃埔軍校的學生,他的哥哥是國民黨將領,1927年4月北伐途中,蘇聯顧問及中共在中國境內發動倒蔣,蔣介石(蔣中正)決定取締蘇聯顧問並逮捕、處決中共黨員。在4月12日「四一二」清黨中,斯勵借著哥哥的特殊地位,曾將周從國民黨手裡救出。名符其實的是周恩來的救命恩人。

當晚在顧家的親屬,除了顧順章8歲的女兒顧利群和12歲的小舅子張長庚被放生外,其餘13個人都被勒死,其中包括顧妻張杏華、5歲的兒子、岳父張阿桃、岳母張陸氏、小姨子張家寶、小舅子、小姑子和保姆、司機、串門的朋友在內。顧順章的小姨子張家寶是鄉下來上海探親的農村婦女,根本與顧的叛變毫無關係,但也被活活勒死。死者中還包括顧家客人、周恩來的救命恩人斯勵(1900-1931)。

那天,周恩來帶著中央特科的殺手們闖進叛徒顧順章家,顧順章的十幾個家人和親友正在打麻將,不巧顧家朋友斯勵也在場。正因為他認識周恩來,所以周命令連同恩人一起勒死。

吳法憲驚見專列上服務員半夜給周恩來「剪指甲」

中共原空軍司令員吳法憲被定為是林彪線上的人,進了秦城監獄。出獄後他撰寫的《吳法憲回憶錄》,也觸及到了與周恩來淫亂相關的生活細節,而這是中國大陸的居民完全不知道的。

一位移民美國的朋友告訴我說,她在書店中看到一本自傳《叫父親太沉重》,是周恩來的私生女艾蓓寫的,裡面有很多張照片。這位朋友非常憤怒,說那個私生女是假的,說周恩來不可能是這樣生活不檢點的人。好多年之後,她不斷看到很多在中國大陸不可能看到和知道的歷史真相,才改變了自己被洗腦的觀念,開始接受真實的歷史。

吳法憲雖然位居中共的空軍司令,他也是被中共的宣傳所迷惑,對總理周恩來十分愛戴。據其回憶,在林彪出逃前,即1971年2月的某一天,周恩來秉承毛的指令,帶吳法憲等人到北戴河向正在那裏休養的林彪匯報。吳法憲等與周恩來約好晚上十點在北京火車站見面。他在回憶錄中這樣寫道:「上站臺看見一列專列駛過來,周恩來分給我們每個人一節車廂。車廂很寬敞,非常漂亮,裡面有沙發床和辦公桌。」據說這是周恩來的專利。吳法憲是頭一次坐,所以印象非常深刻。

雖然中共官媒把周恩來打造的簡樸到嚇人的程度,但真實的周恩來與宣傳中的那個他天壤之別。周恩來除了有專列外,在空軍和民航各有一架專機。

所謂專列,就是專為中共中央主要領導視察工作的專用列車。中共建政初的高官,主要是乘專列出巡。毛澤東的專列是三級,即為了安全起見,每次出巡,三趟專列同時開出。不過,按照中共公開的說法,因為周恩來為人「低調、樸素」,所以每次專列實際只有一節車廂,辦完公務,隨便接在哪趟旅客列車後尾,就能悄無聲息地拉走。然而,從吳法憲的描述中,我們顯然得出了相反的結論。

吳法憲還寫道,當晚上火車後,夜已經深了,他因為睡不著,所以決定去找周恩來。他來到周所在的車廂時,卻發現一個漂亮的女服務員正在給周恩來剪指甲。這樣的場景在周以往的宣傳中從未見到。周恩來還需要女服務員給剪指甲嗎?而且還是在半夜?這一幕讓吳法憲深感意外,所以他記憶猶新。

周恩來擅長使用公款大吃大喝

真實的歷史總不會永遠被遮掩的嚴嚴實實。據中國大陸《炎黃春秋》雜誌2014年第11期刊登的《劉英談外交部的人和事》一文披露,在外交宴請方面,張聞天反對大吃大喝,而周恩來講氣派,要吃得好,要吃魚翅海參,每次宴會都要上茅臺。劉英是曾任中共外交部第一副部長等職務的張聞天的遺孀。

劉英是張聞天的妻子,她的消息應該是第一手資料。還有資料披露,紅軍長征時期,周恩來曾用超過1兩的杯子喝下25杯茅臺酒。1949年,在審定「開國第一宴」主酒時,周恩來建議使用茅臺酒。而周宴請1970年流亡北京的柬埔寨西哈努克大概更可以佐證劉英的說法。

據中共官媒披露,西哈努克流亡北京期間,多次接受周恩來的邀請,去中南海西花廳做客。每次去,周恩來都會讓自己會做法式菜肴的廚師奉上一桌豐盛的法國餐,端上桌的菜總是琳瑯滿目、色彩紛呈。西哈努克每次都是盡興而歸,他對周恩來說:「在你的餐桌上,我成了饕餮之徒了。」不久後,周恩來還為西哈努克在北京的寓所調來了一位來自上海的法國菜大廚,而西哈努克在上海豫園品嘗的14道菜肴中,尤以108只雞做的湯連倒兩回的雞鴨血湯而聞名。

據一位網友「靈犀青眼」披露,作為中共高官避暑兼開會的江西廬山景區,見證了高官們不同的生活習慣。被中共宣傳生活極度簡樸的周恩來每回上廬山,都要從上海錦江飯店帶來做法國菜的名廚。廬山賓館的特級廚師也只能給這個法國菜名廚做幫廚。周恩來對上菜要求最嚴格,即每道菜須在上席前三分鐘才可下鍋,精料細作,隨上隨吃。

而中共在上世紀六十年代餓死數千萬人時,周恩來曾在北京西山賓館宴請在北京開會的夏衍、謝晉、於洋等一批文藝界人士,幾桌人喝了好幾瓶茅臺酒,周恩來一杯接一杯喝下了七兩左右茅臺。

周恩來的講排場其實早年就有顯露。中共官媒《人民日報》下屬雜誌《國家人文歷史》2013年第7期,曝光了周恩來1938年在漢口豪奢宴請其同窗的往事。文章稱,1938年吳國楨任漢口市長時與南開中學時的同窗好友周恩來在漢口相遇,花了16元在家宴請周,這在當時算普通宴席。但周恩來在回請他時,卻叫了當時漢口最好的酒菜。當時同席的另一位南開畢業、就任外交部秘書的段觀海不解地問周恩來,這是漢口最好的酒席,36元一桌,加上好的花雕,今晚破費大約50元左右,那你的薪金是多少?

當周回覆說,他的薪水是5元錢時,在場人都吃驚:你怎麼能付得起如此昂貴的酒席?周笑著說,這頓飯錢由黨組織出……

當時,周恩來身上穿的是緞子面狐皮袍,面對質疑,周恩來稱,中共黨組織提供他所需要的一切。

另據中共早期黨員陳碧蘭撰寫的《瞿秋白、李立三、周恩來的奢侈腐化與毛澤民的庸俗醜陋──武漢政府清共前後的回憶》一文透露,當年她生孩子買不起東西時,瞿秋白、李立三、周恩來等卻經常在某上等酒樓聚餐。

周恩來愛吃活人腦

署名北海青年的文章《殺人魔王:中國的貝利亞──周恩來》在網上披露了周恩來愛吃活人腦和「周公湯」的來歷。在文革末期,周恩來癌症纏身大量食用「周公湯」。

周恩來作惡終於有個了結。1972年,他患上膀胱癌。據醫術上寫的,疼痛是膀胱癌的常見症狀,晚期時由於侵犯其它組織器官,還會引起相應疼痛症狀,如轉移到肝引起肝區疼痛、轉移到骨引起骨痛、轉移到肺引起胸痛等。在死前三天,患者可出現劇烈疼痛,而且普通治療難以改善,常令患者痛不欲生。

周恩來不止是死前三天痛不欲生,而是患上膀胱癌之後經常痛不欲生。他越想活下去就越大量殺害少男少女,食用他們的新鮮大腦,他越大量食用少男少女的新鮮大腦,疼痛就越加劇,……這個惡性循環直到他生命的最後一刻。

有人說,從這樣以食用少男少女的新鮮大腦作為延年益壽補品的惡行看,周恩來不正是個魔鬼化身?

十幾年前,我就知道,周恩來是魔鬼轉生的,所以他才會如此殘忍。(文/單京京)△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