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非蝗災為何如聖經描述的末日景象(多圖)
 
華世谷
 
2020-5-31
 



2020年5月21日,肯亞桑布魯郡,一名男子勤奮的驅趕棲息在樹上的蝗蟲,但徒勞無功。



這些可不是美麗綻放的櫻花,而是東非遭遇數十年來最嚴重的蝗災!



東非遭遇數十年來最嚴重的蝗災!



肯尼亞當地人說,數以億計的飛蟲阻擋了視線。一名騎摩托車的男子看不清前面的路。



這些蝗蟲一天內吃掉足夠3萬5千人食用的食物。

【人民報消息】非洲各國的政要都是中共建政以來重點拉攏的對象,因為他們在聯合國有投票權。為了得到經濟利益,這些非洲小國的領導人幫著中共幹了很多壞事,人禍引來的天災幾乎沒有間斷過。到了天滅中共的歷史時期,這些國家可就更慘了。尤其是到了歷史最關鍵的2020年。

據中央社引述美聯社消息,在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疫情傳播至世界多數地區的數周前,部份非洲國家早已面臨70年來最大的蝗災,堪稱是另一災情威脅。


幾個億的蝗蟲一起來,我們欲哭無淚!
如今,非洲地區正面臨第二波蝗災,規模約比前一波大上20倍。數十億只年幼蝗蟲正從繁殖溫床的索馬裡湧出,尋找雨季中滋長的新鮮植被,結果就是讓非洲原本就已貧弱的數百萬人民再陷危難,因為當他們聚集試圖對抗蝗災時,又擔心群聚有散播中共病毒的風險。

據烏干達農民阿波凱特(Yoweri Aboket)說:「大家都在談論蝗災,一旦牠們落在園子裡,牠們會摧毀一切!」

據中央社引述華盛頓郵報的報導,這批蝗蟲遠看像是滾滾濃煙,接近後這數十億蝗蟲大軍又像難以數計的雨點,這種在聖經裡描述的惡名昭彰的生物彌漫天空,猶如惡運蔽日。

聯合國糧農組織(FAO)的無神論科學家們振振有詞的斷言,說這波蝗災發生的一部份原因是由氣候變遷所引起的,對食物安全及生計帶來「前所未見的威脅」 。聯合國糧農組織發表聲明說:「東非當前情勢依然極度令人擔憂,新的蝗蟲群落正在肯尼亞、埃塞俄比亞南部及索馬裡等地形成,數量日漸增多。」

報導說,位於東非的埃塞俄比亞南部、肯尼亞部份地區正遭受蝗災入侵,蝗蟲數量龐大數十年僅見,眼見數十億蝗蟲大軍進逼當地糧倉,卻只有零星8架飛機可噴藥,讓專家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

在飽經戰亂的也門(也門)與索馬裡,政府控制區外的地帶成了蝗蟲大軍的溫床,與氣候變遷導致的印度洋聖嬰現象帶來季節異常的降雨,讓這個區域更利蝗蟲滋長。蝗蟲吞噬農田、市場無物可賣、牲口無物可吃,非洲東部已有約1,900萬人面臨高度食物短缺危機。

在埃塞俄比亞首都亞的斯亞貝巴的聯合國糧農組織(FAO)害蟲防控專家巴耶(Bayeh Mulatu)說:「我們唯一的選項就是把牠們全殺光!」

這不是對症下藥,這是腳痛醫腳。這些國家應該找一找牠們為什麼禍害你們國家。下面我們舉幾個中國古代的小故事,大家就會一目了然了。

◎ 根治蝗災的根本辦法

今年3月10日,人民報網站上刊登了宋寶藍寫的一篇文章,題目是《蝗蟲集體進攻 為何繞開他們》,對非洲消除蝗災有非常大的幫助。文章說到東漢時期的3個歷史故事。

文章說:東漢時期,有位官員叫徐栩,字敬卿,吳郡由拳縣(今浙江嘉興縣南)人,年輕時曾作過獄吏。徐栩執法公允,處理案件認真,後來升任小黃縣(今河南開封縣東北)縣令。

不久,河南發生蝗災,大面積的莊稼和青草都被蝗蟲吃光了。但奇異的是,蝗蟲雖然鋪天蓋地席卷而來,飛經小黃縣時,卻是一刻也沒有停留,莊稼絲毫未損。自然,人們也用不著撲滅蝗蟲。

當時,有位刺史到地方考察各縣吏政,發現小黃縣竟然沒有一個人參加撲滅蝗蟲的活動,於是責備縣令徐栩,並上奏免了他的官職。

不料,徐栩棄官離開的當天,蝗蟲即刻返飛到小黃縣。刺史豁然意識到,自己幹了一件錯事,滿懷慚愧向徐栩道歉,請他返回縣衙復職。徐栩官復原職後,奇特的是,蝗蟲又立刻飛走,不敢停留在他的轄地,就像不約而同地逃走一樣。

另一個歷史故事:東漢大臣魯恭,字仲康。漢肅宗劉炟時,擔任中牟縣令。他以善德教化地方,受到百姓和官吏的信服。

建初七年(公元82年),郡國發生蝗災傷害莊稼,然而蝗蟲惟獨沒有入侵中牟地界。河南長官袁安聽說此事,認為消息不實。哪有蝗蟲不吃莊稼不侵田地。於是派官員肥親去調查。

肥親來到中牟地界,魯恭陪同他到田間視察。兩人坐在桑樹下休息時,有一隻野雞經過身旁,卻不怕人。肥親看到旁邊站著一個小孩兒,就問他:「你怎麼不抓野雞呢?」

小孩兒說:「野雞即將孵育小雞啊。」

肥親聽罷,肅然起身,恭敬地向魯恭作揖告別,說:「我被派來視察您的政績。如今蝗蟲不入中牟縣境,這是第一奇事;善政化及鳥獸,這是第二奇事;連小孩兒都有仁愛之心,這是第三奇事。」為不打擾賢者,肥親不再久留,立即起身回去稟報。

袁安將魯恭的賢能上奏朝廷,待其任滿後,朝廷調升魯恭為司徒。

第三個故事說:古時出現災害時,清正的官員也會以身祝禱,以求上蒼免除災害。

東漢時期,有一年弘農縣出現螟蟲為害莊稼,百姓恐懼,擔心莊稼沒有收成。縣令公沙穆了解百姓的擔憂,於是他設下祭壇,向神明祝禱,並謝罪說:「百姓有了過錯,起因是我公沙穆。請允許我以自身祝禱。」結果天降一場暴雨,待大雨停止後,螟蟲自行消亡。百姓稱頌公沙穆為神明。

這三個歷史故事看起來是講治理為害莊稼的害蟲,其實講的是提高道德的問題,道德問題解決了,其它問題就迎刃而解。不信,再看看近期的新聞。

◎ 蟲治人 累死人


正在起勁飛的不是鳥兒,是蝗蟲!
有報導說,儘管科技已有進步,但控制蝗害仍不樂觀,因為大量的蝗蟲在也門與索馬裡沿岸平原的沙地孵化,埃塞俄比亞卻只有3架可用的飛機可以噴藥,肯尼亞也只有5架。蝗蟲大軍正逐日進逼位於東非大裂谷(Great Rift Valley)的埃塞俄比亞糧倉。

最有趣的是老天戲弄人,報導說,空中噴藥的最佳時機是清晨,由於蝗蟲是冷血生物,在白天變暖前幾無活動力,清晨時蝗蟲大軍還停在地面,因此這個時間段是最佳噴藥時機。可不幸的是,頻繁的晨雨多次阻礙空中噴藥,等雨停了,太陽出來了,飛機能升空時,蝗蟲大軍早已在空中。真能氣死人。

埃塞俄比亞政府雇請的私人公司噴藥飛行員說:「蝗蟲靠上升氣流飛達3,000英尺高,數量多到能阻塞飛機進氣口,其實這種情況下工作很危險。」

近期某日,當這名飛行員結束噴藥任務後,全機身已滿是蟲擊的黏液,多到連擋風玻璃都已看不清楚,證明這個辦法是用錯了。

與中共摟著抱著的聯合國表示,應立即投入7,600萬美元增強當地空中噴藥能力。

巴耶說:「蝗蟲大軍猶如遇到天時、地利、人和,2020可謂蝗害之年;我們不能坐以待斃,若然整個區域都會被蝗災吞沒,就會變成一個很大、很大的危機。」

那麼,不坐以待斃的有效辦法是什麼呢?用錢與蝗蟲對抗嗎?噴藥飛行員已經告訴我們這是行不通的,弄不好還會機毀人亡。

前面提到的東漢時期的幾個小例子明明白白的告訴後人,要想減少災害,必須增加道德水平,這是唯一的解決辦法。道德昇華多少,災禍減少多少,這是亙古不變的真理。(文/華世谷)△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