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非蝗灾为何如圣经描述的末日景象(多图)
 
华世谷
 
2020-5-31
 



2020年5月21日,肯亚桑布鲁郡,一名男子勤奋的驱赶栖息在树上的蝗虫,但徒劳无功。



这些可不是美丽绽放的樱花,而是东非遭遇数十年来最严重的蝗灾!



东非遭遇数十年来最严重的蝗灾!



肯尼亚当地人说,数以亿计的飞虫阻挡了视线。一名骑摩托车的男子看不清前面的路。



这些蝗虫一天内吃掉足够3万5千人食用的食物。

【人民报消息】非洲各国的政要都是中共建政以来重点拉拢的对像,因为他们在联合国有投票权。为了得到经济利益,这些非洲小国的领导人帮着中共干了很多坏事,人祸引来的天灾几乎没有间断过。到了天灭中共的历史时期,这些国家可就更惨了。尤其是到了历史最关键的2020年。

据中央社引述美联社消息,在2019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疫情传播至世界多数地区的数周前,部份非洲国家早已面临70年来最大的蝗灾,堪称是另一灾情威胁。


几个亿的蝗虫一起来,我们欲哭无泪!
如今,非洲地区正面临第二波蝗灾,规模约比前一波大上20倍。数十亿只年幼蝗虫正从繁殖温床的索马里涌出,寻找雨季中滋长的新鲜植被,结果就是让非洲原本就已贫弱的数百万人民再陷危难,因为当他们聚集试图对抗蝗灾时,又担心群聚有散播中共病毒的风险。

据乌干达农民阿波凯特(Yoweri Aboket)说:「大家都在谈论蝗灾,一旦牠们落在园子里,牠们会摧毁一切!」

据中央社引述华盛顿邮报的报导,这批蝗虫远看像是滚滚浓烟,接近后这数十亿蝗虫大军又像难以数计的雨点,这种在圣经里描述的恶名昭彰的生物弥漫天空,犹如恶运蔽日。

联合国粮农组织(FAO)的无神论科学家们振振有词的断言,说这波蝗灾发生的一部份原因是由气候变迁所引起的,对食物安全及生计带来「前所未见的威胁」 。联合国粮农组织发表声明说:「东非当前情势依然极度令人担忧,新的蝗虫群落正在肯尼亚、埃塞俄比亚南部及索马里等地形成,数量日渐增多。」

报导说,位于东非的埃塞俄比亚南部、肯尼亚部份地区正遭受蝗灾入侵,蝗虫数量庞大数十年仅见,眼见数十亿蝗虫大军进逼当地粮仓,却只有零星8架飞机可喷药,让专家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在饱经战乱的也门(也门)与索马里,政府控制区外的地带成了蝗虫大军的温床,与气候变迁导致的印度洋圣婴现象带来季节异常的降雨,让这个区域更利蝗虫滋长。蝗虫吞噬农田、市场无物可卖、牲口无物可吃,非洲东部已有约1,900万人面临高度食物短缺危机。

在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的联合国粮农组织(FAO)害虫防控专家巴耶(Bayeh Mulatu)说:「我们唯一的选项就是把牠们全杀光!」

这不是对症下药,这是脚痛医脚。这些国家应该找一找牠们为什么祸害你们国家。下面我们举几个中国古代的小故事,大家就会一目了然了。

◎ 根治蝗灾的根本办法

今年3月10日,人民报网站上刊登了宋宝蓝写的一篇文章,题目是《蝗虫集体进攻 为何绕开他们》,对非洲消除蝗灾有非常大的帮助。文章说到东汉时期的3个历史故事。

文章说:东汉时期,有位官员叫徐栩,字敬卿,吴郡由拳县(今浙江嘉兴县南)人,年轻时曾作过狱吏。徐栩执法公允,处理案件认真,后来升任小黄县(今河南开封县东北)县令。

不久,河南发生蝗灾,大面积的庄稼和青草都被蝗虫吃光了。但奇异的是,蝗虫虽然铺天盖地席卷而来,飞经小黄县时,却是一刻也没有停留,庄稼丝毫未损。自然,人们也用不着扑灭蝗虫。

当时,有位刺史到地方考察各县吏政,发现小黄县竟然没有一个人参加扑灭蝗虫的活动,于是责备县令徐栩,并上奏免了他的官职。

不料,徐栩弃官离开的当天,蝗虫即刻返飞到小黄县。刺史豁然意识到,自己干了一件错事,满怀惭愧向徐栩道歉,请他返回县衙复职。徐栩官复原职后,奇特的是,蝗虫又立刻飞走,不敢停留在他的辖地,就像不约而同地逃走一样。

另一个历史故事:东汉大臣鲁恭,字仲康。汉肃宗刘炟时,担任中牟县令。他以善德教化地方,受到百姓和官吏的信服。

建初七年(公元82年),郡国发生蝗灾伤害庄稼,然而蝗虫惟独没有入侵中牟地界。河南长官袁安听说此事,认为消息不实。哪有蝗虫不吃庄稼不侵田地。于是派官员肥亲去调查。

肥亲来到中牟地界,鲁恭陪同他到田间视察。两人坐在桑树下休息时,有一只野鸡经过身旁,却不怕人。肥亲看到旁边站着一个小孩儿,就问他:「你怎么不抓野鸡呢?」

小孩儿说:「野鸡即将孵育小鸡啊。」

肥亲听罢,肃然起身,恭敬地向鲁恭作揖告别,说:「我被派来视察您的政绩。如今蝗虫不入中牟县境,这是第一奇事;善政化及鸟兽,这是第二奇事;连小孩儿都有仁爱之心,这是第三奇事。」为不打扰贤者,肥亲不再久留,立即起身回去禀报。

袁安将鲁恭的贤能上奏朝廷,待其任满后,朝廷调升鲁恭为司徒。

第三个故事说:古时出现灾害时,清正的官员也会以身祝祷,以求上苍免除灾害。

东汉时期,有一年弘农县出现螟虫为害庄稼,百姓恐惧,担心庄稼没有收成。县令公沙穆了解百姓的担忧,于是他设下祭坛,向神明祝祷,并谢罪说:「百姓有了过错,起因是我公沙穆。请允许我以自身祝祷。」结果天降一场暴雨,待大雨停止后,螟虫自行消亡。百姓称颂公沙穆为神明。

这三个历史故事看起来是讲治理为害庄稼的害虫,其实讲的是提高道德的问题,道德问题解决了,其它问题就迎刃而解。不信,再看看近期的新闻。

◎ 虫治人 累死人


正在起劲飞的不是鸟儿,是蝗虫!
有报导说,尽管科技已有进步,但控制蝗害仍不乐观,因为大量的蝗虫在也门与索马里沿岸平原的沙地孵化,埃塞俄比亚却只有3架可用的飞机可以喷药,肯尼亚也只有5架。蝗虫大军正逐日进逼位于东非大裂谷(Great Rift Valley)的埃塞俄比亚粮仓。

最有趣的是老天戏弄人,报导说,空中喷药的最佳时机是清晨,由于蝗虫是冷血生物,在白天变暖前几无活动力,清晨时蝗虫大军还停在地面,因此这个时间段是最佳喷药时机。可不幸的是,频繁的晨雨多次阻碍空中喷药,等雨停了,太阳出来了,飞机能升空时,蝗虫大军早已在空中。真能气死人。

埃塞俄比亚政府雇请的私人公司喷药飞行员说:「蝗虫靠上升气流飞达3,000英尺高,数量多到能阻塞飞机进气口,其实这种情况下工作很危险。」

近期某日,当这名飞行员结束喷药任务后,全机身已满是虫击的黏液,多到连挡风玻璃都已看不清楚,证明这个办法是用错了。

与中共搂着抱着的联合国表示,应立即投入7,600万美元增强当地空中喷药能力。

巴耶说:「蝗虫大军犹如遇到天时、地利、人和,2020可谓蝗害之年;我们不能坐以待毙,若然整个区域都会被蝗灾吞没,就会变成一个很大、很大的危机。」

那么,不坐以待毙的有效办法是什么呢?用钱与蝗虫对抗吗?喷药飞行员已经告诉我们这是行不通的,弄不好还会机毁人亡。

前面提到的东汉时期的几个小例子明明白白的告诉后人,要想减少灾害,必须增加道德水平,这是唯一的解决办法。道德升华多少,灾祸减少多少,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文/华世谷)△

(人民报首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