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看見瘟神……》有感(圖)
 
許靈
 
2020-5-6
 



行瘟布疫的瘟神拿著棒子,杵一戶人家的大門。瘟神杵幾下,這家就將會死幾個人。《被瘟疫侵襲的羅馬城》,法國德洛內1869年作,巴黎奧塞美術館藏。

【人民報消息】剛才有朋友介紹看一篇文章,文章裡提到明慧網3月27日的文章《看見瘟神……》。上網搜索,找到該文章,說瘟神現在這波中共病毒是布場,因此死亡人數少,是給活著的人尋找生的時間的。瘟神說,「我還會再來的」。

想起公元541年到公元591年的50年間, 強大、無人能戰勝的古羅馬帝國被四次可怕的黑死病(鼠疫)滅亡了。我相信,在魔鬼已經統治著我們世界的當口,不會需要50年了,5年也不可能。此文章中更講明瞭原因,時疫使君(瘟神)說:「二十多年來,大法修煉者給世人講真相,有多少人不聽真相,你送到各家的真相福音,又有多少人珍惜?時間真的很長啊。世人好壞不分,人心畜化,追隨紅魔,業力滔滔,招致時疫。」

一位朋友說,感覺清理地球的工作在今年年底可能就會結束了。

那麼,文章《看見瘟神……》的主要內容是什麼呢?整理整理,刊登如下:

瘟神,在天界稱為時疫使君,行天界之命,行瘟布疫。有行人疫的、行畜疫的、行禽疫的、行谷疫的,等等,不一而足。行人疫的又有劃分,比如有行痘使君、腮疫使君、腦疫使君等等。人類的每一次瘟疫,在另外空間都有瘟神出現。

我看見過一幅油畫,畫的是羅馬發生瘟疫時,行瘟疫的天神拿著棒子,杵一戶人家的大門。天神杵幾下,這家就會死幾個人。看畫時,我想:「原來西方的天神行瘟布疫時,使用的器具和表現的形式是這樣的啊。」

那麼,時疫使君在東方行瘟布疫又是一種怎樣的形式呢?

我在二零二零年的一月、二月、三月分別看見了一些與瘟疫相關的景象,我把它寫出來。

一、一月份,看見可怕的版圖

二零二零年的一月中旬,我通過天目看見,中國的版圖出現了,一個黑乎乎的人形臥在整個版圖上,由裡向外浮現出來。在這個人體的任何一個部位上,都有可怕的黑手,握著可怕的刑具,這個身體還在向外擴展,那些黑手還要越過高山和海洋,要把更多的生命抓在手中。

二、二月份,看見瘟神

在二月下旬的一天晚上,我正在忙家務,一抬頭,看見一個時疫使君(瘟神)站在空中。他一身黑色的裝束,手中拿著一個紫色皮囊,臉上罩著一個黑色的面具,面具上鼻孔噴焰,眼睛湛紅,正在回首望向西南方向,並且還在心中嘖嘖稱奇。

我順著他注目的方向望去,看到他關注的正是我哥哥居住的地方。時疫使君知道我看見了他,回過頭來,摘下臉上的面具,露出天神的原貌,他對我說:「你哥哥是個非常聰明的人,將來也是一個位列仙班之人。」我點頭認可。

與此同時,我看見另外空間出現了兩個冊子,一本是金色的,裡面記載的人都是三退的人,這樣的人都有好去向。還有一本黑色的冊子,上面記載的人都是額前帶有邪黨標誌的人(入過黨、團、隊的人),這樣的人就危險了。

因為我居住的小區出現中共病毒病例,小區被封鎖二十天了。我在意念中說:「因為行瘟布疫,邪黨封鎖小區,使大法弟子不能救人,心裡著急呀。」

時疫使君說:「二十多年來,大法修煉者給世人講真相,有多少人不聽真相,你送到各家的真相福音,又有多少人珍惜?時間真的很長啊。世人好壞不分,人心畜化,追隨紅魔,業力滔滔,招致時疫。」

說話間,從時疫使君攜帶的信息來看,我知道他還不是行瘟布疫中的頂級使者,但是級別也很高,如果非要排名的話,就把他列為第二位吧。

這時,從空中又聚集來四位時疫使君。他們都戴著面具,分別穿著紫色衣服、藍色衣服、赭色衣服、綠色衣服,腰間都掛著一個皮囊。他們行色匆匆,招呼時疫使君快走,要到另一個地方行瘟布疫。要走時,黑色裝束的時疫使君對我說:「我還會再來的。」說罷,戴上面具,又和其它使君說起他看到的那個聰明人做的事情,五個神駕雲而去。

時疫使君所說的聰明人——我的哥哥,我給大家介紹一下。在我家親戚的眼中,我哥哥是個實在人。有的親戚認為他傻,不知道攢錢,不知道娶媳婦,花錢大手大腳,家族中誰有困難他都去幫助;接受幫助的人,背後又笑話他傻。

我覺的時疫使君認為我哥哥聰明,是因為他認同大法。哥哥非常尊重大法師尊。他只要來我家,就買最好、最貴的供果,供奉在師尊的法像前,很虔誠的跪拜師尊,請求師尊加持自己做個好人,潔身自好。

哥哥對大法弟子也非常尊重,有時遇到大法弟子給他講真相,他就像見到了親人一樣,還告訴大法弟子:「我親人也修煉,和你們一樣。」

有一次出差,他找了一個旅店,和店主講價。進了房間後,看見牆上貼著大法圖片,他知道店主是修煉大法的,馬上為自己的講價覺的不好意思。他找店主,要多給錢,店主說啥也不要。後來只要他到這個地方,一定要住這個店。他還請同修的不修煉的家人吃飯,勸同修家人要體諒大法弟子。

哥哥還經常拿出錢,贊助大法弟子的項目。他看見我發放真相小冊子,就說:「這得花不少錢吧?」就拿出錢給我,還幫助我發放真相資料。看見我打真相語音電話,覺的這也不少花錢,就又拿錢給我;他認識外地的同修,看見他們在做臺歷,就拿出錢來幫助。

哥哥還一直在暢通無阻的花真相幣,他問開店舖的人:「用不用零錢,我這有。」很快就能把三四千元的真相幣換出去。他還經常在火車上講動態網上的事情,講貪官如何腐敗,講法輪功在香港、臺灣和世界各地的洪傳。他買了一串項珠,閑著沒事的時候,就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師父好!」他對我說:「能感覺到大法師父在引導我。」

時疫使君心中嘖嘖稱奇的是他對大法的尊重,認為他有正確的選擇,這個選擇使他有了好去向。

對於我看到的這個景象,我有如下感悟:

1)瘟疫流行,是有原因的,人心敗壞,道德淪喪,好壞不分,褻瀆神靈,招來災難。在古時,瘟疫流行,明白人都知道是天譴。

2)時疫使君對我說:「我還會再來的。」意味著他還會再來。時間緊,大法弟子還要抓緊救人。

3)世人對大法的尊重,會給世人帶來極大的福報。李洪志師尊在《轉法輪》的開篇《論語》中說:「人類對大法在世間的表現能夠體現出應有的虔誠與尊重,那會給人、給民族或國家帶來幸福或榮耀。天體、宇宙、生命、萬事萬物是宇宙大法開創的,生命背離他就是真正的敗壞;世人能夠符合他就是真正的好人,同時會帶來善報、福壽;作為修煉人,同化他你就是個得道者——神。」

三、三月份,看見金色的希望

在三月十八日,我在學法時,看見眼前出現了一片金色的光芒。在金色的光芒中,我看見了一個金色的手,散發著柔和的光芒。那光芒在跳躍,在排列,給人以溫暖和希望。我的直覺是:金色的手和大法相關,我心裡認為,那是師尊拯救世人、拯救眾生之手。

三月十九日,我在學法時,眼前又出現了一片金色的光芒。金色的光芒中,我又看見了金色的手。在金色的手心,出現了一個神韻藝術團的演出鏡頭:當大海嘯來臨,巨浪翻滾,人類面臨滅頂之災時,偉大的師尊出現了,在揮手之間,解了巨災巨難。

三月二十日,在明慧網上我看見了李洪志師尊的新經文《理性》。

三月二十一日,我和同修一起學新經文。在一位同修讀經文時,我看見她嘴裡不斷的出法輪,還有一位同修讀的時候,也是如此,那些法輪接二連三的從嘴邊飄落,五顏六色,絢麗繽紛。這兩位同修一直在配合著送真相資料,一位同修在小區被封鎖時期,每天半夜十二點以後出去,小區門都鎖著,她就從大門底下鑽進去,把資料送到各家各戶。

我和同修悟到:師尊暫時延緩了大陸的災難,再給大法弟子一個救人的時間,因為大法弟子在面對世人被淘汰的慘狀時,普遍升起了慈悲之心,都想要好好救人。

李洪志師尊暫時延緩了大陸的災難,也給世人得救留下一個最後的時間,世人面對生命的危機時,能否想起神,能否相信神的使者——大法弟子,能否相信大法弟子講的真相,從而回歸於神。

李洪志師尊說:你們「是在歷史的最危險中救人的,如講真相、三退、真心念真言,都是最好的靈丹妙藥、救人的辦法。人心的改變就會使事情向正面轉向。」

該文章作者說:由此,我更深刻的理解了我看到的金色的手和金色的希望。

朋友們,這場大淘汰的瘟疫是注定要來的,淘汰的是什麼樣的人,留下的是什麼樣的人,瘟神交代的一清二楚。(文/許靈)△

(人民報首發)

明慧網原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3/27/看見瘟神……-403003b.html
English Version: 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20/4/3/183887.html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