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康復者親述從疫情中死裡逃生的神奇(圖)
 
旖林
 
2020-4-21
 



讓我們一起用純淨的心向神祈禱吧!



讓生命深處的正信種子發了芽,才會開花、結果。

【人民報消息】任何大災難、大疫情時期都有死裡逃生的故事。下面我們講的是發生在中共病毒(武漢肺炎)肆虐時期的美國故事。

2月28日,美國第一例中共病毒死亡案例出現在華盛頓州大西雅圖地區的一個老年護理中心——柯克蘭生命關愛中心(Life Care Center of Kirkland)。

美國感染病例和死亡病例隨著這個護理中心案例的增長而攀升,這個名不見經傳的護理中心,一夜之間便在美國家喻戶曉了。根據美國疾控中心的數據,剛開始,美國80%的死亡案例都是65歲以上的老人。中共病毒對於自身免疫力較差的老年人,特別是有其他病症的老年人來說,基本就是致命的。

瘟神看中老年人?下面的幾個故事告訴我們,這個結論是假象。

◎「神一直在我身邊」

就在這個護理中心有超過三分之二的人都不幸被感染的情況下,中心的一位90歲高齡的哲妮娃·伍德(Geneva Wood)卻僅用了19天的時間神奇般康復了。前段時間,各大媒體都在爭相報導伍德的康復,有的說是源於她最愛的土豆湯,有的說是因為對家人的愛,有的說她熱愛抗爭……,這就是當今媒體所能發出的各種聲音。

老人的女兒卡米·尼迪格(Cami Neidigh)對採訪者說:「我的母親非常堅定對神的信仰,這幫助她戰勝了病毒。」

伍德在2019年12月突發腦血栓,出院後就來到柯克蘭生命關愛中心接受護理康復訓練,很快她就恢復了說話和行走能力。就在她準備回家前幾天,突然摔了一跤,胯骨骨折。那個時候,中共病毒已經開始在美國蔓延。伍德被測試為陽性,必須住院。這下家人的心可算是跌落至了冰凍的谷底。3月中旬,90歲高齡的伍德身體每況愈下,已經有一週多時間沒吃過東西,醫生讓家人與伍德做最後的告別。

伍德在採訪時說,在她被隔離期間,只有上帝陪在她的身邊。而就在那個醫生讓全家與她道別的夜晚,家人離開後,伍德不知自己是否還能活到第二天,但她知道自己即將離世,她也知道自己內心非常平靜,於是她就開始了祈禱。就在那時,她突然感受到神就在她身邊,「雖然我看不到祂的面龐,但是我能感受到祂的存在,祂把手放在我身上」。就這樣伍德安心的睡著了。醒來,依然感覺到神溫暖的手在她身上,就又踏實的睡熟,那個時候她就知道,自己不會死了。

「如果沒有神(的幫助),我無法走過來。神一直在我身邊,我並不孤單。」在伍德記憶中,每天都會有一位特別的醫生,來到她的病床前,為她讀《聖經》。(這豈不是神跡?!)

伍德說:「我戰勝了病毒……是上帝給我的力量。不要放棄希望,神一直都在你身邊,相信神、依靠神,把自己的生命交給祂,就能走過來。」

伍德因為篤信神而重生的奇蹟正在喚醒人們心靈深處埋藏已久的希望種子。

◎ 每日感恩神 107歲老人康復

荷蘭,就如其它歐洲國家一樣,在這場瘟疫中也被重擊。病毒造成荷蘭超過2.8萬人感染,3,000多人死亡。可就在復活節前兩天,《紐約郵報》報導了荷蘭一位107歲高齡的考妮莉亞·拉斯(Cornelia Ras)康復的故事。拉斯成了迄今為止,戰勝中共病毒的康復者中最為年長的一位。

拉斯本人也是一位虔誠的神的信徒,感染前,她定期到教堂禮拜。在剛過完107歲生日,她便與另外40位療養院住民陸續確診感染,之後有12人離世。拉斯的侄女麥艾齊·得·古如特(Maaike de Groot)告訴媒體:「我們沒想到她會活下來……她沒吃藥,但仍然可以走動,每晚還要跪下來向神祈禱、懺悔,並感謝主」。康復後,侄女古如特表示長壽姑姑拉斯的大腦百分之百恢復,記憶力很好,她記得所有人的名字。

◎ 被西方小粉紅媒體洗腦的意大利百歲老人

南歐國家意大利在這次疫情中一直處於「重災區」,意大利在前一段時間一直位居中共病毒死亡人數之首。意大利和鄰邦法國一直被譽為是擁有「超級老人」最多的國家——有超過一百位。米蘭當地報紙整版以《在百歲時康復》為題,刊登了一位103歲的中共病毒感染者——阿達·讚努奏(Ada Zanusso)康復的故事。

這位老人現在居住在意大利皮埃蒙特(Piedmont)北部地區的小鎮拉索納(Lessona),小鎮的位置基本與都靈(皮埃蒙特地區首府)和米蘭呈三角。皮埃蒙特是在意大利西北地區,與法國和瑞士接壤。是意大利著名的葡萄產地。她表示,每天看電視、讀報紙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份。

現在西方大國的很多電視臺和報社被中共收買成為小粉紅。103歲的讚努奏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卻感染了中共病毒,應該是西方小粉紅媒體的親共報導惹的禍。

老人的家庭醫生表示,當時讚努奏的狀況非常不好,我們盡量給她補水,因為她一直不吃東西,一直昏睡,沒有任何反應。所有的人都覺得她已經沒有希望再復原了。

她的醫生說,讚努奏在床上躺了整整一個星期。突然「有一天,她再次睜開眼睛,恢復了以前的生活習慣。」好像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這讓周圍的人目瞪口呆又困惑不解。

每個人都想知道,是誰之手將這位103歲的西方感染者從瘟神的死亡名單上除名?

讚努奏老人說,她是憑借著「勇氣、力量和對神的信仰」闖過難關的。她建議所有的中共病毒患者「給自己勇氣、要相信神」。

這位意大利百歲老人的康復秘訣是「相信神、依靠神」。

良方既簡單又明瞭,照著做就是了。這個活生生的例子給在死亡籠罩下的意大利帶來了生的希望。

◎「我知道您說的每句話都是真的」

路易斯安那州的瑪吉斯·豪(Marquis Hall)在接受媒體視頻採訪中說的第一句話,而且一字一頓地通過媒體告訴大眾的是:「我—感—謝—神!」

豪描述當時的境況非常艱難,因為被隔離,不允許家人探視,他感覺自己孤身一人,「我只有向神求救,向神祈禱。我跟上帝說:我知道您說的每句話都是真的,您不會離開我。」他後來也得知他的家人、朋友,很多人都在為他祈禱。他把自己的康復歸功於神,「我的信仰救了我」。

◎康復的兼職牧師:「我像是為榮耀神而戰」

俄克拉荷馬已經有超過2,200人感染了中共病毒,超過120人死於中共病毒。而63歲的牧師——瑞蒙·伊斯特班(Raymond Esteban)卻僅用了6天就奇蹟般康復了。他有全職工作,在教會當牧師只是兼職。

在媒體對伊斯特班的採訪中,他說他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康復出院的本身,就是真實的神跡,是神的所為。他說:「我知道一切都在神的掌控之中。」

「我知道上帝賜福一個愛我的家庭。我們有三個孩子,兩個男孩和一個女孩,還有五個孫子。他們給我打電話,讓我知道他們想我、愛我。我也知道很多人在我患病的整個過程中一直都在為我祈禱。所以我不害怕。我相信上帝會醫治我;但我也知道,即使我沒有康復,我也有自己的去處。(主元神,俗稱靈魂)離開肉體就將與主同在。」伊斯特班說他全身心信仰並信賴神。

伊斯特班這段把自己生命去留交給神的談話讓我感觸良多。幾十年前,我剛到美國的時候,被鄰居熱心介紹去了一個華人教會,那位全職牧師是從中國大陸來的老人。有一次他生病了,有教友談到回歸天國的事情,讓這位牧師勃然大怒而且耿耿於懷,他激憤的言語表明,在他的心裡,回歸天國等同死亡。這給我這個剛剛接觸教會的人留下了很深的困惑:這位牧師經常向基督徒們談到回歸天國如何如何榮耀,他自己怎麼會怕回歸天國呢?!

伊斯特班說:「(中共肺炎爆發的)這段時日,上帝賜給我力量去忍受這疾病,讓我在整個事情上保持積極的心態。」他希望自己的故事能夠帶給人們希望。在提到他染疫後康復的神奇過程,他說:「我覺得我像是在為榮耀神而戰(展現出神跡,讓人相信神的存在),而現在我憑著信心回來了。」

◎「活生生的奇蹟」走出ICU

剛才我們談到的都是西方高齡老人依靠對神的信仰而見證了神跡。下面我們再談一位中年人的故事。

38歲的尼克·布朗(Nic Brown),在俄亥俄州醫院的18天中,有7天是靠呼吸機維持生命的。染病的痛苦、治療的艱難,加上因被隔離無法見到家人的孤寂,他告訴福克斯新聞「有個階段我幾近絕望,就等著醫護人員把我的呼吸機拔下來。」事後證明,此時醫院確實已經聯絡了他的太太準備後事。

布朗接著說:「在整個治療過程中,他真切感受到了神對自己的愛,以及透過醫護人員的努力展示出的大愛。」出院時,布朗給醫院的工作人員留下了一張紙條,上面寫道:「看到那麼多為了別人的生命而努力的人們,我從重症監護病房走出去,完全換了一個人。」

這是什麼意思?他懺悔了,變成了一個願意無私幫助他人的善良人。心靈的轉變使他存活下來。

在布朗康復後,醫生表示不清楚是什麼原因使瀕臨死亡的他病情發生了驚人逆轉。布朗說,是神的大愛,讓他起死回生。他說,在隨時失去生命的時候,小區、親朋好友迫切向神祈禱。他說,神垂聽了這些信靠的聲音,讓他的情況發生了根本的逆轉。

出院後,接受福克斯新聞採訪時,布朗說:「一定要信靠神、要對神有絕對的信心,特別是像中共病毒這樣的病毒,根本無法預料它會對您本人、您所愛的人或者其他陌生人施加怎樣的影響。」

布朗從瘟神手中走脫,見證了信靠神的力量。大家都把他叫做「活生生的奇蹟」(Walking Miracle)。

◎ 對神有絕對信靠才能平安

在這次席卷全球近200個國家的中共病毒(武漢肺炎)來勢兇猛,毫無疑問,來的這是瘟神。瘟神也是神,瘟神的眼睛決不會認錯人的。專門對著愛中共、對中共亦步亦趨的國家、城市、組織和個人去的。

布朗能夠活過來的秘訣就是在生死關頭面前信靠神,對神有絕對的信心。這可不是說說就能辦到的,沒有平日紮實的信念基礎,是根本無法做到的。

從新聞中我們看到兼職牧師伊斯特班一心要見證神的榮耀,他做到了,是神應允了他,認為他配。而梵蒂岡養尊處優的專業戶們在瘟疫面前卻憂心忡忡,教宗方濟各與追隨者們握手時嚇的手抖抖的,怕被瘟疫傳染。

3月27日星期五晚,在六個足球場大的廣場上,教宗方濟各孤零零主持一個只有他一個人參加的、為結束中共病毒肆虐的特別祈禱降福儀式,他在祈禱時說「我們感到恐懼和迷失」。為什麼?他不是億萬人仰慕的教宗嗎?那是人選出來的,到了末法時期,「教宗」只是社會上無數職位中的一個職位罷了。

以上的幾個小故事給我們一個明確的答案:只有真正站在神的身邊,為彰顯神的榮耀而活的生命才會被神認可,才能夠充滿信心和力量,才能與瘟神擦身而過。(文/旖林)△

(人民報首發)

部份資料引自新唐人《中共病毒(武漢肺炎)康復者故事 傳遞重要信息》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