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的末劫時刻 創世主已來(圖)
 
于星成
 
2020-2-19
 



前中共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是江澤民罪惡集團活摘器官的主力。



中共統治下的各個醫院在江澤民的指揮下活摘佛法修煉者器官已經20年出頭了。不可能永遠這樣下去,今年瘟疫出現了!

【人民報消息】武漢肺炎正在整個世界上悄悄蔓延的時候,有人告訴世人:快找真相!

九評編輯部在《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9):信仰篇》的「引言」中寫道:

世界上幾乎所有民族都有其遠古的神話、傳說,告訴世人當初該民族的神是如何按照自己的形象造就了該民族的人,並為人奠基道德和文化,也給信神的人留下一條回歸天國的路。在東方及西方,有女媧造人、耶和華造人等記載和傳說。神也清楚地告誡人們,人必須遵守神的誡命,否則神會懲罰人。當人類出現大面積的道德敗壞時,神也會出手毀掉人,以保持宇宙的純潔。全世界諸多民族都有關於大洪水毀滅文明的傳說,有的十分詳實。

為了維系人的道德,有時會有覺者或先知下世,重新歸正人心,以避免人走入毀滅,同時帶領人的文明走向成熟。如西方的摩西、耶穌,東方的老子、印度的釋迦牟尼,古希臘的蘇格拉底都是如此。人類的歷史與文化讓人們了解什麼是佛、道、神;什麼是信仰、修煉及其不同法門;什麼是正、什麼是邪;怎樣辨真偽、識善惡,最終等待末劫時創世主重來世間時能得救,重返天國。

人一旦割斷了和造這個民族的神的聯繫,道德就會迅速敗壞。一些民族就這樣消失了,比如傳說中的亞特蘭蒂斯文明就在一夜之間葬身海底。

在東方,特別是在中國,信仰藉助傳統文化而根植在人們心中。因此純用謊言難以欺騙中國人接受其無神論,共產邪靈為了拔掉這五千年的信仰和文化之根,大規模地使用暴力殺戮承載傳統文化的社會精英,再用謊言欺騙一代代的年輕人。在西方和世界其它地區,宗教信仰是維系神人聯繫的主要方式,也是保持道德水平的重要基石。共產邪靈雖沒能在這些國度裡建立共產暴政,但靠欺騙、變異、滲透的伎倆仍然達到了它們毀滅正教、敗壞世人的目的。(摘錄完)

現在,真是這樣,太多的人接受、相信無神論,不相信善惡有報,就什麼惡事壞事都敢幹。

最近武漢肺炎(新冠肺炎)肆虐,2月10日上午,華中科技大學附屬同濟醫院器官移植科教授林正斌因感染新冠肺炎去世。媒體介紹說,林正斌生前曾進行了上千起腎移植手術。

湖北省鄂州市中醫院披露,該院前院長、返聘專家許德甫,因感染新冠病毒肺炎(俗稱武漢肺炎)2月13日去世。由於疫情爆發後,許德甫未被安排在隔離病房上班,無法確定是否在臨床工作中感染病毒。

醫院宣傳科工作人員證實,許德甫的妻子也被感染,而且病情很重。

2月17日晚,武昌醫院院長劉智明因感染新冠肺炎於2月17日去世,終年51歲。

公開數據顯示,劉智明是湖北十堰人,1991年畢業於武漢大學醫學院,擅長顱腦外傷,顱內腫瘤,腦血管病的診斷和治療,最擅長神經外科疾病手術治療。

一位和劉智明熟識的醫生稱,劉智明此前在武漢市第三醫院當副院長,前幾年調到武昌醫院當院長。武昌醫院是這次新冠肺炎武漢市首批定點醫院之一,劉智明是主任醫師,博士,神經外科專家。這位醫生透露說,劉院長平時身體很好,沒想到感染新冠肺炎去世。

2月12日《人民報》的文章《天哪!原來瘟疫的眼睛從來不昏花》裡面寫道:《聖經》文化中定義的「義人」是講道義的好人,好到能夠在人類大劫過後存活下來。這樣的人,頭上有神的授記,瘟疫等毀滅之神不會攻擊他們。

最典型的一個例子就是古羅馬帝國第四次瘟疫的教會歷史學家伊瓦格瑞爾斯所記載下來的史實。他這樣寫道:「每個人感染疾病的途徑各不相同,根本不可能一一加以描述……也有一些人甚至就居住在被感染者中間,並且還不僅僅與被感染者,而且還與死者有所接觸,但他們完全不被感染。還有人因為失去了所有的孩子和親人而主動擁抱死亡,並且為了達到速死的目地而和病人緊緊靠在一起,但是,彷彿疾病不願意讓他們心想事成似的,儘管如此折騰,他們依然活著。」

歷史告訴我們,被瘟疫奪走生命都是有其原因的,人用肉眼不一定可以看的見。那麼怎麼辦呢?就是用中華民族五千年傳統文化的正統標準來做人,就能保住命。

《人民報》刊登的系列文章《江澤民為何是武漢肺炎的總源頭》,披露了中共掌實權的江澤民由於妒忌修煉法輪功的人太多,已經達到一億人,於是在1999年開動國家機器鎮壓信奉「真、善、忍」的佛法修煉群體法輪功。

江秘密下達了「政治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滅絕政策。

江澤民不但下令把500名法輪功修煉者投入上千度沸騰的鋼水中化為烏有,而且活摘法輪功修煉者的器官謀取巨額暴利,至今沒有停止。

醫生們對要移植器官的病人家屬保證,法輪功修煉者的器官是「最健康」「最好的」。說明他們知道修煉法輪功是強身健體的,所以才敢對病人做出這樣的保證。

對於那些沒有被移植器官的法輪功修煉者,無論男女,進行了慘無人道的性迫害。

清朝禮部尚書、協辦大學士紀曉嵐(紀昀)記載下一個發人深省的真實故事,說「老虎吃人也有所選擇」。

虎神告訴一位村民說:「老虎其實不吃人,只吃禽獸。那些被虎吃掉的人,都是人中的禽獸。大抵人天良未泯者,其頂上必有靈光,虎見了就避開了;那些喪盡天良的人,靈光盡息,和禽獸沒什麼差別,虎乃得而食之。」

● 大科學家史威登堡破解一個迷

功成名就的大科學家史威登堡在58歲時被神賦予大功能可以往返天堂地獄,因為他是一個對名利很淡薄很淡薄的人,那些把持不住自己的人,給他這麼大本事,若是一驕傲,把本事當成自己的,那功能就會被收回去,歷史的使命就無法完成。

史威登堡非常清楚明白的告訴我們:在世之時,惡人已屬於地獄。「人在塵世其靈魂(主元神、主意識)聯於哪個群體,死後便去到那個群體。事實上,就靈魂(主元神、主意識)而言,每個人都聯於天國或地獄的某個群體,其中惡人與地獄的群體相聯,善人與天國的群體相聯」。

史威登堡說,脫掉肉身後,靈魂逐漸被帶到生前與之聯著的那個(或善或惡)群體,直到最後進入其中。當惡靈進入完全不能掩蓋自己真實面目的狀態以後,他們逐漸轉向自己的群體,「自動投入屬於自己的地獄,且看似向後倒著跳入的。這是因為他們處於(黑白善惡)顛倒的次序當中。他們熱愛地獄的事物,摒棄天國的事物。另外,在該狀態下,有的惡人會出入不同的地獄。但是,他們不像完全做好準備的惡人那樣倒著跳入的。」

史威登堡還透露了一個非常重要的信息,在世之時,惡人的靈魂聯於哪個群體,就已經顯示給他們。這些惡人由此知道,即使在有肉身時,也就是還沒離世時,他們已屬於地獄。但是,他們與身在地獄的人還是不同的,身在地獄的人完全無法偽裝,而惡人在世之時,他們是可以偽裝的,例如用口是心非、口善心惡來迷惑世人。

史威登堡說,凡是內心抗拒神、不承認神,不按照神制定的規範去生活的,死後都會如此。他寫道:每個人都可以給自己下一個判斷:他的秉性若是如此,那麼當他不再受外在的約束,不再懼怕法律,也不再顧忌自己的名利地位時,結果將會如何。

惡人會瘋狂,並且想無節制的隨心所欲。

史威登堡寫道:但是,主會節制他們的瘋狂,免得它逾越「用」的界限,因為他們各能起到一定的作用。

史威登堡接下去告訴我們會發生什麼事情,也告訴我們為什麼上天會允許惡人瘋狂。

他寫道:透過他們(惡人),善靈能認清惡的表現和本質,也看明若不為主所引導,其結果將會如何。

史威登堡還告訴人類,那些掌握權力的大惡人還能起一個作用,就是能把同類的惡人聚集在自己的旗下,讓他們金錢美女盡情享受,越幹壞事越升官。目地是什麼呢?是「將他們與善人分開,除去他們虛有其表的良善與真知,將他們引入罪惡和錯謬之中,使他們為下地獄做好準備。」「在塵世時,他們私下裡正是這樣做的。因為意願是人的根本,而思想只有在出於意願的情況下才是。」

為了讓惡的主元神的真實秉性在各處善的群體面前顯露出來,通常會讓惡的主元神們繞一大圈,直到善的群體一看到他們,便轉身離去,不再受到欺騙。而那些惡的生命在此時並不會像在塵世間的人那樣感到尷尬、沒面子,他們也轉身離去,並且「情不自禁地往各種罪惡裡直奔」,進入地獄中屬於自己的罪惡群體。這些惡的主元神時常受到嚴厲的懲罰。

史威登堡說:懲罰的方式多種多樣。不論你曾貴為君王,或賤如奴隸,均一視同仁。每種惡皆有相應的罰相隨,如影隨形。所以,凡作惡者,必受相應之罰。

過去我們一直有一個錯誤認識,以為是不讓惡人壞人進天堂(神的國),看了史威登堡的著作才知道,不是不讓惡人進入神的國,而是他們自己不能進入,當他們將要進入時,就呈現出死去活來的痛苦狀態,他們只能趕快逃入地獄,對於他們來說,地獄才是「天堂」。

●《九評共產黨》揭露江澤民與中共相互利用

在巨著《九評共產黨》的第五評《評江澤民與中共相互利用迫害法輪功》一文中,詳細分析了為何「中國共產黨亡」。

文章「前言」中舉了三個江澤民迫害佛法修煉群體法輪功修煉者的例子:

張付珍,女,約38歲,原山東省平度市現河公園職工。她於2000年11月份上北京為法輪功伸冤,後被綁架。知情人說,公安強行把張付珍扒光衣服、剃光頭髮、折磨、侮辱她;把她成「大」字形綁在床上,大小便都在床上。而後,公安強行給她打了一種不知名的毒針。打完後,張付珍痛苦得就像瘋了一樣,直到她在床上痛苦地掙扎著死去。整個過程「610」的大小官員都在場觀看。(明慧網2004年5月31日報導)

楊麗榮,女,34歲,河北省保定地區定州市北門街人,因修煉法輪功,家人經常被警察騷擾恐嚇。2002年2月8日晚,在警察離去後,作為計量局司機的丈夫怕丟掉工作,承受不住壓力,次日凌晨趁家中老人不在,掐住妻子的喉部,楊麗榮就這樣淒慘的丟下十歲的兒子走了。隨後她丈夫立即報案,警察趕來現場,將體溫尚存的楊麗榮剖屍驗體,弄走了很多器官,掏出內臟時還冒著熱氣,鮮血嘩嘩的流。一位定州市公安局的人說:「這哪是在解剖死人,原來是在解剖活人啊!」(明慧網2004年9月22日報導)

黑龍江省萬家勞教所,一個懷孕約六到七個月的孕婦,雙手被強行綁在橫梁上,然後,墊腳的凳子被蹬開,整個身體被懸空。橫梁離地有三米高,粗繩子一頭在房梁的滑輪上,一頭在獄警手裡,手一拉,吊著的人就懸空,一松手人就急速下墜。這位孕婦就這樣在無法言表的痛苦下被折磨到流產。更殘忍的是,警察讓探望她的丈夫在旁邊看著他妻子受刑。(明慧網2004年11月15日對在萬家勞教所遭受一百多天酷刑的王玉芝的採訪報導,王玉芝後來被迫害致死)

文章寫道:江澤民無德無能,如果沒有中共這樣一架運轉精準、專以殺人和謊言為事的暴力機器相助,他絕沒有能力發動一場波及全中國甚至海外的群體滅絕式迫害;同樣,中共在當前的開放政策與世界接軌的國際大氣候下,如果沒有江澤民這樣一個剛愎自用、一意孤行的邪惡的獨裁者,中共也難以逆歷史的潮流而動。正是江澤民與共產邪靈互相呼應、共鳴,恰如攀登雪山者的聲音與積雪共振可以發生雪崩式的災難性後果一樣,江澤民和中共相互利用,將鎮壓之邪惡放大到史無前例的地步。

無神論宣傳的一個重要目的就是讓人相信沒有天國地獄、沒有善惡報應,從而放棄良心的束縛,轉而看重現實的榮華與享樂。此時對人性中的弱點才可利用,威逼、利誘才會充分發揮效力。而信仰者能夠看穿生死,看破紅塵,此時世俗的誘惑與生命的威脅變得輕如鴻毛,使共產黨失去控制人的著力點。

● 創世主降世 人類才能得救

史威登堡說:在教會末期,天國地獄開始失衡,當進入天國的人少,進入地獄的人多,「惡」就強過「善」,因為惡隨著地獄的增長而增長。人之惡無不出於地獄,人之善無不出於天國。在教會末期,惡強過善,主就施行審判,使善惡分離,使次序井然,並建立新的天國,也在地上建立新的信仰。如此,平衡就得到了恢復。這就是「最後的審判」。

史威登堡說:當主降世時,教會走到了盡頭。主降世的目的,為要重建天上的次序,天上的次序恢復了,地上的一切也能各歸其位。

創世主降世,以人的肉身出現。若非如此,沒有人能得救。

● 留下來的人將居住在嶄新的地球

史威登堡在《最後的審判》一書中說,最後的審判並不意味著世界的毀滅,人類在地上的繁衍將生生不息。

他寫道:世界將沒有毀滅,地球將沒有毀滅,毀滅的是那些在最後的審判中被判處死刑的人。應受審判的是人的靈魂(主元神、主意識),而非肉體。肉體無法被定罪,因為它不是憑自己而活,僅僅是靈魂活動的工具。肉體並未作成什麼,因為肉體本身沒有生命,活動的是肉體當中的靈魂。肉體所表現的生命,無不出於靈魂。故此,當受審判的是靈魂。再者,「按行為受審判」是指按靈性受審判。

史威登堡寫道:留下來的人將居住在嶄新的地球,進入一個嶄新的未來,一個史無前例的美好未來。因此,目前人類所要做的事是尋找到創世主的聖言,誰認同誰得救,誰照著創世主的聖言去做,就可以回歸天國。

「目前人類所要做的事是尋找到創世主的聖言,誰認同誰得救。」希望讀者朋友們記住這句救命的話。(文/于星成)△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