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海滅頂求神助 埃航全毀奇逃生(多圖)
 
齊禪
 
2019-5-11
 



2019年3月10日,星期日,埃塞俄比亞航空公司一架波音737MAX型航班,在埃塞俄比亞首都亞的斯亞貝巴南部,比斯霍夫圖附近墜毀,157人全部死亡,現場飛機殘骸成堆。



4月18日臨近畢業,佛羅里達兩名基督教會學院的17歲學生運動員史密斯(右)和布朗一起下海游泳,險些喪命。

【人民報消息】幾乎在每一次滅頂之災時,都有人逃生。遠的,例如聖經裡記述的諾亞方舟,還有從被毀滅的罪惡之城「所多瑪」最終逃生的亞伯拉罕的侄子羅得及其兩個女兒。稍近年代的歷史傳奇有「紅眼石獅」。現代的在新聞中也有不少,下面舉兩個最近的例子,一個發生在今年3月份,一個發生在今年4月份。

埃塞俄比亞航空公司波音737班機全員遇難,唯他逃生

3月10日(週日)上午,埃塞俄比亞航空公司(Ethiopian Airlines) 的一架波音737MAX型班機,升空6分鐘後,在埃塞俄比亞首都亞的斯亞貝巴南部,比斯霍夫圖(Bishoftu)附近墜毀,機上共157人,全部罹難,現場飛機殘骸成堆,被稱作死亡航班。

據CBC等媒體報導,墜毀的ET302班機原定當天上午8時38分由亞的斯亞貝巴(Addis Ababa)飛往肯尼亞首都內羅畢(Nairobi)。在剛剛起飛,機長就驚慌失措的報告塔臺,飛機操作失控,要求立即返回。塔臺批准。但返回已經來不及了。埃塞俄比亞航空表示,失事的這架737 MAX8型客機從南非約翰內斯堡飛來時,並無機械問題。到底是什麼原因造成這場大悲劇,只有天知道。

這是一個非常大的空難,關鍵是剛升空就掉下來了。157名罹難者來自35個國家,其中包括8名中國人,18名聯合國工作人員。

目擊者德查沙(Tegegn Dechasa)第二天告訴法新社,埃塞俄比亞航空的這架失事客機是起火墜毀的。

德查沙在失事現場說:「這架飛機在墜落地面之前就已經起火了,墜機造成巨大爆炸聲響。」現場被飛機撞出一個大坑洞,乘客的個人物品、屍體遺骸和飛機零件散落一地。

他說:「在墜機前不久,飛機尾端就已經起火,還出現不正常的轉彎情況。」

當地的農民傑姆丘(Sisay Gemechu)說:「這架飛機似乎計劃要降落在附近一處空曠的平地,但還來不及到那裏就墜機了。」

Flight Global’s Cirium數據庫顯示,此空難班機是去年11月15日才交付的新飛機;埃塞俄比亞航空表示,失事班機飛行時間僅1200小時,機師飛行時數超過8000小時。

這個突如其來的空難被討論了許久,乘客的家人都悲痛萬分。沒有人會想到竟然有一人以特有的方式存活下來,他就是非盈利組織國際固體廢物協會(ISWA)主席安東尼斯·馬沃羅波洛斯(Antonis Mavropoulos)。




馬沃羅波洛斯先生因為遲到2分鐘,沒有登上死亡客機。右圖為他的登機牌。

空難的當天,3月10日,馬沃羅波洛斯在臉書上以「我的幸運日」為題透露,自己購買了這班客機的機票,但他在登機口關閉僅僅兩分鐘後才氣喘噓噓的趕到,登不了機,急得他跳腳,但機場工作人員不但不通融,機場警察還把他帶走問話。

「他們說,要先核實我的身份、我沒有登機的原因等。」這更讓他火兒大!難道我有時間逗他們玩兒嗎?

一番盤問之後,機場警察確信他真的是誤了班機,而不是故意遲到、造成客機失事的罪犯,這才告訴他,他不應該抱怨,而是應該向上帝謝恩,因為他是唯一的一位沒有登上死亡航班的乘客。

當馬沃羅波洛斯聽到這個消息時,被驚到無法動彈。

遲到兩分鐘,卻幸運逃過死劫。上天為什麼對他如此厚愛?媒體應該繼續追蹤。

深海中命懸一線,向神祈禱 奇蹟發生




他們遇上能把人捲入深海的強勁洋流。

下面還有一個佛羅里達州傑克遜維爾市的神奇故事,發生在今年4月18日。

4月18日(週四),臨近畢業,兩名基督教會學院的17歲學生運動員泰勒·史密斯(Tyler Smith)和海瑟·布朗(Heather Brown)一起下海游泳慶祝「集體逃課日」,這是全美流行的每年一度的畢業班學生活動。

他們表示,他們常從聖奧古斯丁附近的維拉諾海灘(Vilano Beach)下海,從未遇上能把人捲入深海的強勁洋流。

「我們還是少年,我們不太考慮洋流這樣的事。」史密斯做客晨間節目《福克斯與朋友們》(Fox and Friends)時說,「我們想,『哦,我們不會有問題』,然後就下水了。」

結果,真的有了問題。

兩人隨著洋流飄到了離海岸3公里以外的地方,滯留了2小時。方位標誌和安全指針的紅色浮標越來越遙不可及,洋流卻越來越強勁,把他們帶到離海岸更遠的地方,茫茫大海讓他們分辨不出方向,靠自己的力量遊回家,顯然完全沒有可能。

就在這最糟糕的時刻,史密斯的雙腿也開始抽筋了。凡是在游泳池裡游泳過,腿又抽過筋的人都知道,當你雙腿都抽筋的時候,你就得趕快站起來。如果在大海裡,就意味著你沒希望了。


這艘船就像是憑空冒出來的,出現在我們面前!
於是,他和布朗開始向天禱告。「我開始向上帝呼救,我說,請您派些什麼,或是某個人,或是顯示奇蹟來救我們吧,因為我還想再見到我的家人。」史密斯在受訪時回憶那驚恐無助的一幕。

就在他們祈禱完,說「阿門」的時候,一艘「阿門」號(The Amen)的白色遊艇奇蹟般地出現在他們眼前,就在距離他們不到200米的地方!

噢,天哪!

布朗說,看到這艘船,她當時就驚喜的哭了出來:「我感覺這艘船就像是憑空冒出來的。我們看到過幾艘船從很遠的地方駛過,但當我向天祈禱時,我看到了這艘大船。這是一艘非常好的船。我看到它的時候,它就已經比其它船近很多,我當時就有一種感覺,我知道我們要脫險了。」

布朗揮了揮在海面上撿到的一根棒子,這時「阿門號」的船長埃克·瓦格納(Eric Wagner)和船員們看到了遠處的「兩個小點」。在打電話給海岸警衛隊之後,船員們把這對年輕人拉上了船。

做客電視臺晨間新聞節目時,兩人回憶驚魂一幕,不約而同的說:「God saves」(是神搭救的)。

「在所有的風聲、海浪聲和發動機聲之上,我們覺得我們聽到了絕望的喊叫聲。」船長瓦格納在完成救援後告訴FOX 30電視臺,「男孩告訴我,在他筋疲力盡、就要支撐不住時,他向神求救。之後,我們就出現了!」

這位來自新澤西州的船長也告訴CBS,當天本無計劃駛過那一海域,但因為糟糕的天氣臨時改變了計劃。「我們沒有理由出現在那裏,那里根本沒有其它船。我確信這不是巧合,是上帝之手把我們放在了那裏。」

獲救時,兩名高中生的體溫已低到有生命危險。上船後船員們趕快給他們蓋上毯子取暖。「沒過幾分鐘,他們就面色紅潤了。」船長瓦格納欣慰的說。

在做客電視節目時,回憶當時的一幕,史密斯仍然情緒激動:「是神搭救的!」他不容置疑的說,「我們被救的神奇過程證明神是真實存在的。」(文/齊禪)△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