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洛伐克與烏克蘭大選對當今世界的啟示(多圖)
 
李子木
 
2019-4-30
 



45歲的斯洛伐克反腐女律師卡普托娃當選總統。



41歲的喜劇演員澤連斯基當選烏克蘭總統.

【人民報消息】前不久有兩場總統大選,一個是3月30日的斯洛伐克大選,另一個是4月21日的烏克蘭大選的第二輪投票。引人注意的原因是勝出者都不是昔日的政客。

45歲的斯洛伐克反腐女律師蘇珊娜·卡普托娃(Zuzana Caputova),打敗了職業外交官謝夫喬維奇,成為斯洛伐克史上第一位女總統。烏克蘭勝出的總統是從演總統到當總統的41歲喜劇演員弗拉基米爾·澤連斯基,2019年4月22日,澤倫斯基(Vladimir Zelensky)以73.7%的壓倒性得票率將現任總統波羅申科及前總理季莫申科遠遠甩在後面,正式當選為烏克蘭總統。

他們都是政治素人,也都是在競選總統前不久宣布成立一個新的政黨,以這個政黨推舉的總統候選人參選,並贏得勝利。

2017年12月,卡普托娃參與創建了「進步斯洛伐克黨」。2018年1月,她宣布參選斯洛伐克總統。2019年3月30日勝選。

烏克蘭的「人民公僕黨」2018年3月31日經司法部註冊登記而成立,2018年10月左右,澤連斯基當選黨主席,12月31日,澤倫斯基宣布將參加於2019年3月31日舉行的總統大選,4月22日,澤倫斯基高票勝選。

澤連斯基:我本人可以下跪,只要烏克蘭不下跪

從演總統到當總統,著名喜劇演員澤連斯基翻轉烏克蘭政壇,成為下一屆總統。

勝選後,美國第一時間發出賀電,美國務院烏克蘭問題特別代表沃爾克發推稱:「川普(特朗普)總統致電澤連斯基,祝賀他在選舉中獲勝,以及祝賀烏克蘭人民舉行和平民主的選舉。我們將繼續支持烏克蘭恢復其領土完整和反抗俄羅斯侵略的努力。」

川普本人更是直接致電澤連斯基,祝賀他取得「輝煌勝利」。隨後,英國、法國、歐盟、北約的祝賀接踵而至。

謝謝川普支持烏克蘭人民──恢復祖國領土完整,反抗俄羅斯侵略!

現任總統、億萬富豪波羅申科曾在公開辯論中嘲笑澤連斯基對俄羅斯的表態過於軟弱,甚至會對俄羅斯總統普京下跪,而澤連斯基則回擊說:「我本人可以下跪,只要烏克蘭不下跪!」

我本人可以下跪,只要烏克蘭不下跪!

總統參選者的對手不是其他參選者而是人民




《人民公僕》劇照。

大選前,有記者問澤倫斯基,是否把現任總統當成此次大選的主要競爭對手。澤倫斯基否認了這一點,他意味深長的說,此次大選有44名註冊的總統候選人,自己只有43名競爭對手,而現任總統波羅申科的競爭對手則是烏克蘭整個國家的人民。

說的多好!現任總統競選連任的對手不是其他參選者,而是全國人民。因為選票在人民手裡!

1978年1月25日出生於一個普通知識份子家庭的澤連斯基,在中學時參加表演就展現了他的演藝天才,他的大學專業是法律,畢業後他幹了不到兩年專業,就退出了律師圈子,自立門戶,當編劇、當演員,他的妻子是中學同學,他們相戀7年後結婚,後來也是位編劇。

2015年,他們自編自導自演的24集電視連續劇《人民公僕》一播出就受到關注。澤連斯基在劇中扮演一名剛正不阿的歷史老師,這位老師對當政者的腐敗和權貴們的干政極度不滿,他的言論被學生錄下,廣傳之後,竟然被拱去選總統,政治理念一公布,人民大叫好,就當上了總統。

這部電視連續劇《人民公僕》就是澤連斯基的心聲,就是他的當政理念,因為這位烏克蘭著名演員、電視主持人不但扮演那位深受民眾愛戴的總統,而且劇本就是以他的理念寫出來的。所以,當諷刺喜劇《人民公僕》裡面的總統深入民心的時候,澤連斯基就真的當上了總統。人民需要這樣的總統!

去年,澤連斯基成立了「人民公僕黨」,後來被推舉為黨主席,去年12月31日跨年夜,他所在的電視臺第一時間沒有播現任總統的新年賀詞,而是播出澤連斯基宣布競選總統的消息。引起了極大的轟動和期待。

澤倫斯基發表聲明的第二天,再次發表聲明,在一個短視頻中,他邀請志願者加入自己的競選團隊,團隊成員不論種族、信仰或母語是什麼,但前提必須是政治新手。

為什麼?他不要走尚黑們(黨)的老路!沿著那條路走下去,只不過又多了一個尚黑罷了。這不是人民要的。

今年1月,烏克蘭人民公僕黨正式提名澤連斯基參選總統。起初,還被框在尚黑競選模式當中的媒體並不看好這位毫無政治經歷的演員,批評他的競選活動很不專業,但他的支持率卻始終亮眼。

見不得光的醜陋

澤連斯基的競選團隊今年2月28日在臉書上發佈消息稱,如果澤連斯基贏得烏克蘭總統選舉,他承諾將把一名總統候選人送進監獄。烏克蘭媒體一致認為,澤連斯基這裏指的是現任總統波羅申科。

選戰開始以來,現任總統波羅申科被爆出包括賄選、軍工系統貪腐在內的多樁醜聞。迫於輿論壓力,波羅申科3月4日解除了烏國家安全與國防委員會副秘書戈拉德科夫斯基的職務。戈拉德科夫斯基是波羅申科的多年好友和得力幹將,其子伊戈爾涉嫌通過代理商,以高出市場價數倍的價錢從俄羅斯進口武器裝備零部件。

澤連斯基的競選團隊發消息稱:「烏克蘭當局準備在離開時帶走從人民那裏、從正在戰鬥的軍隊那裏偷來的東西。昨天我們得知了烏克蘭國防工業集團的盜竊行為,今天我們知道,憲法法院法官免除了這些盜竊者的責任,我們將和專家們一起將這些罪犯繩之以法。總統候選人有很多,但其中一人無疑會落入法網」。

據俄語大世界3月5日報導,隨著烏克蘭大選選戰進入最後白熱化階段,各種醜聞也不斷爆出。總統候選人澤連斯基辦公室附近出現竊聽器。烏克蘭內務部部長阿爾森·阿瓦科夫宣布,在澤連斯基位於基輔的辦公室附近發現有竊聽裝置。隨後,烏安全局證實,他們的確曾安裝竊聽器,但狡辯說,這是為了調查案件的需要,與競選活動無關。

澤連斯基近日在接受烏「1+1」電視臺採訪時透露,烏國家安全局在其辦公室附近安裝竊聽裝置,以刺探有關競選情報。這讓人想起了導致尼克松下臺的水門事件。

澤連斯基在評論政府這一醜聞時,還輕鬆地幽了一默,稱安全局之所以竊聽他,大概是因為喜歡自己的風趣幽默。隨後,他嚴肅的說,「說實話,我已經不覺得可笑。」他指出,國家執法人員不去維護普通民眾的安全,而是不務正業幹起了竊聽的勾當。他對此感到悲哀。

到3月底的第一輪投票前,澤連斯基的支持率已經穩居首位,但沒有達到投票率的50%,於是進行第二輪投票,澤倫斯基得票率73%,執政已5年的現任總統波羅申科得票率25%,澤連斯基勝出!

競選期間,澤連斯基表示將就烏東問題與普京進行直接談判。將要求普京為烏克蘭「失去的領土」支付賠償金。

澤倫斯基在烏克蘭「1+1」電視臺的一檔節目中表示,每個烏克蘭人都希望拯救人們的生命,俄烏雙方停火則是拯救的第一步,目前只有通過談判才能做到這點。

澤倫斯基在節目中稱,在烏克蘭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問題上不會做出讓步。他強調「不會用人民和國家領土來做交易」。

宣布勝選後,他表示將繼續推動落實明斯克協議,努力使被俘的24名烏克蘭軍人回到親人身邊。

此外,他還表示,即使自己本身是喜劇演員出身,團隊中部份成員此前也沒有過從政經歷,但大家打算在烏克蘭建立一個「夢想之國」。這是政治權貴們從來不希望實現的夢想,因為這是人民的夢想。

我們發現,近來,很多國家選上的總統都是政治素人。為什麼?那個以往的政治「太葷了」!人民不要當上總統就為自己大撈特撈、視人民為無物的政治葷人!

澤連斯基還表示,他當選後將就烏克蘭加入北約問題舉行全民公投,將這一重要問題的決定權交給民眾。

「我在政治圈內看不到任何一個值得信賴的人」

澤連斯基主演的電視連續劇,描寫的是一個對現行制度不滿的中學歷史老師獲勝成為總統。主題是總統應該是人民的公僕,而不是老爺。

斯洛伐克的政治素人、反腐律師蘇珊娜·查普托娃(Zuzana Caputova)一舉當選為該國首位女總統,也是因為她高調反腐,也是因為國家的第一把手及其組成的政府已經成為騎在人民頭上的老爺。

她與烏克蘭的喜劇演員澤連斯基非常相似,並不是希望得到現有的黨派的認同和支持,而是創建一個新的政黨,並成功。

2017年12月,親歐的卡普托娃參與創建了「進步斯洛伐克黨」。數天之後,2018年1月,她宣布參選斯洛伐克總統。2019年3月30日勝選。乾淨利索、麻利快。

這說明什麼?民心思變。人民對現有的政黨已經完全失去了信任和信心。

查普托娃大學畢業後長期擔任律師,曾因一樁垃圾填埋場案件仗義執言而獲得2016年戈德曼環境獎。2017年12月,她參與創建了進步斯洛伐克黨。2018年1月,查普托娃宣布參選斯洛伐克總統。

2018年2月,在斯洛伐克記者揚·庫恰克(Jan Kuciak)謀殺案發生後,查普托娃呼籲民眾上街遊行,她的聲望也隨之得到提升。庫恰剋死前曾致力於欺詐案調查,該案牽扯了斯洛伐克高層人物和意大利黑手黨。也就是說,斯洛伐克高層人物和意大利黑手黨是穿一條褲子的,一樣的惡。

3月30日(週六),斯洛伐克舉行大選。查普托娃以58.4%的得票率擊敗對手、歐盟執委會副主席馬羅什·謝夫喬維奇。謝夫喬維奇的得票率為41.6%。

同樣親歐的資深外交官謝夫喬維奇在執政黨「方向黨」(又稱社會民主黨)的支持下參與總統大選,不能不敗給進入政界僅一年的反腐女律師。斯洛伐克執政黨「方向黨」自2006年控制斯洛伐克政壇至今,它不僅是斯洛伐克國會最大政治團體,還是最大的貪腐團體。斯洛伐克選民對貪腐非常厭倦,強烈盼望有道德有人性的人能出來擔任國家最高領導人。

查普托娃勝選的口號:反對邪惡

查普托娃以「反對邪惡」為競選口號,並承諾打擊「腐敗、濫用權力和極端主義等」。

勝選後,查普托娃表達了對選民的謝意。她說:「這次競選表明,人道、團結和真理等價值觀對很多斯洛伐克人來說是重要的。正是因為這個,我今天能夠站在這裏。」

55歲IT技術人員史垂塞克(Oliver Strycek)認為,查普托娃缺乏政治背景的特質讓人耳目一新,「我在政治圈內看不到任何一個值得信賴的人,連反對派陣營也找不到」。

在政治圈內看不到任何一個值得信賴的人,連反對派陣營也找不到!既然是這樣,那個圈子要它何用?!

布拉迪斯拉發政策研究所(Bratislava Policy Institute)的項目主任米哈爾·瓦斯卡(Michal Vasecka)說,查普托娃的勝利對中歐來說是一個重要信號,那就是,這些中歐國家並沒有失去西方價值觀。一些國家仍在為維護這些價值觀而戰。

「這個國家正在急切可望改變,我認為去年春天的悲慘事件使我們跌入谷底。人們希望向前邁進,」來自進步斯洛伐克黨的馬丁·杜貝奇(Martin Dubeci)說。「正義對斯洛伐克人民來說是一個如此重要的議題。查普托娃女士能夠建立一個圍繞她的價值觀的聯盟,這與我們之前在斯洛伐克看到的不同。」

只要民心思變,什麼事都會發生

烏克蘭的喜劇演員澤連斯基根據自己創編的電視連續劇的名字,組建了一個黨「人民公僕黨」。

中共黨報《環球時報》報導說:製作這部《人民公僕》電視劇的工作室「Kvartal 95」,也乾脆直接「搖身一變」組成了一個「人民公僕」黨,公司成員也自動成了黨員,以支持澤倫斯基參選總統。而隨著澤倫斯基如今贏得了大選,這個電視劇工作室也就更進一步,成為了國家的執政黨。

這段嘲諷的話恰恰印證了,在這個特殊的歷史階段,只要民心思變,什麼事都會發生。關鍵的要素是,民心必須思變。

所以,澤連斯基組建一個黨,因為他需要以黨的領袖的名義出來參選總統。斯洛伐克的女律師也是這樣。想像一下,如果他們加入一個數十年、上百年老字號的黨,這個黨的權貴們能讓他們代表黨出來競選嗎?絕無可能。(文/李子木) △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