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联厂每日洗白数千斤病死猪流入市场(图)
 
2019-12-8
 



广东佛山一家正规肉联厂,居然将病死猪屠宰后,盖上检疫合格章,流入广州、佛山等地的市场,每天流入的病死猪达数千斤。

【人民报消息】今年10月底,中共农业部之前的数据显示,9月20~26日,猪肉平均批发价格为36.44元一公斤,也就是每斤18.22元。仅一个月时间,猪肉价格已经涨翻番。

10月28日的微博上,网民纷纷留言诉苦:「我们河北33元一斤,『十一』才23元,涨得也太快了吧。」

「深圳猪肉都36元一斤,吃不起肉肉了。」

「我们(安徽淮南)39元一斤,包子都吃不起了。」

「江苏镇江猪肉40元一斤,连带着其它肉类(的价格)也疯涨,还要不要过日子啊?」

可是《新京报》11月22日有一篇《非洲猪瘟仍未结束「二师兄」身价为何下降了》里面有一段说,近日,云南腾冲再次出现非洲猪瘟疫情,农业农村部通报显示,目前当地已经启动应急机制,并采取相应的封锁、扑杀、无害化处理、消毒等措施。

不过,新疫情并没有加剧猪肉价格的上升,反而自11月以来猪肉价格持续回落,数据显示,11月上半个月,猪肉批发价降低近20%。

不到一个月的时间,猪肉批发价降低近20%。这是很诡异的一件事,明明非洲猪瘟仍未结束,为什么猪肉会降价?我们都知道只有货物供给增加才可能造成价钱下跌,那现在是有其他的猪肉来源吗?

看了下方暗访记者的报导,会让人联想到这会不会是猪肉供给增加造成的价格下跌?

佛山市里水镇合谊肉联厂被曝出有「洗白」死猪的现象。暗访记者看到本该在正规屠宰场无害化车间被无害化处理的这些病死猪,居然从屠宰场里悄悄流出,这一些病死猪盖上检疫合格的标签流入广州、佛山等地的市场猪肉档,每天流向市场的病死猪肉竟达数千斤之多。

凌晨4时多的佛山里水合谊肉联厂内,一辆拉猪车停在活猪交易区的一家文件口前,有人将车上的猪一头头往下赶,猪被赶完后仅留下两头一两百斤的死猪,一动不动躺在那里。眼见有人盯着死猪,一名红衣女子悄悄靠向暗访记者,低声推销起死猪来。

只要给钱 死猪可以变成白条猪

正在暗访的记者与女子议价时,身旁一个男子用铁笼车将一头足有三四百斤重的死猪,从活猪交易区直接推向肉联厂的宰杀区。

一开始,屠宰场内的工作人员直接拒绝分割这条死猪。可不想,男子随后找了另外几名身穿肉联厂制服的人聊了一会后,死猪又被工作人员拉上屠宰区。

工作人员将死猪挂起来后,立即用刀给死猪放血,但此时的猪血已是暗红色。随后经过烫洗、脱毛、除内脏等程序后,死猪立马变身为白条猪。

当天早上8时30分左右,原本一直被检验员拒绝出场的死猪肉,被盖上检验章,并送出肉联场。

当天上午9时多,活猪交易区内一头约两三百斤的死猪被人从拉猪车上拉下来后,随即被喷上标志着不能宰杀的红漆,但随后依然被人推去屠宰场宰杀。

一周后的凌晨4时多,暗访记者再次来到合谊肉联厂。在现场没到半小时,便见到有人从活猪交易区,将一头身体已部分发紫的死猪往屠宰区拉。

屠宰区工作人员看了一眼死猪后,便要求买猪人将猪拉走,可买主迟迟不愿动身,双方僵持在那。

此时,一名肉联厂的保安便张嘴,对买猪人「吐真言」,他称这头死猪不被接受是因为没有打招呼,也就是行贿。

在现场,暗访记者看到一男子推着死猪来到屠宰区,并将至少100元的现金给了那个工作人员。

拿了钱的工作人员立马态度大变,殷勤地帮着买猪人将两头死猪一一放上屠宰流水线。约10分钟,经过屠宰、分割后,死猪肉便来到检验区。检验完、盖了章,两名男子直接把四扇死猪肉抬上小货车,拿着从缴费处拿来的放行条,买猪人便毫无阻拦地开出肉联厂。

而在最后一个关卡的保安简直形同虚设,对进出拉猪肉的货车不做任何检查。

暗访记者跟着小货车从佛山里水到白云区金沙洲,随后经内环上广园路,狂奔60多公里后,小货车最终停在黄埔区顶岗平价农贸市场门前。随后男子从车上下来,用拖车将其中一头死猪肉直接搬进入口的一家档口上分割。就这样,死猪肉成了正常的猪肉,在市场上摆卖销售,售价几十元一斤。

每天拉走上千斤病死猪肉

暗访中,记者还发现更让人不敢相信的是,这家正规肉联厂,不仅代客加工病死猪,而且,肉联厂无害化处理间外还有神秘货车出现,每天都会将上千斤本该被无害化处理的病死猪肉拉走。

而在无害化处理间,记者看到,门外堆满死猪,而屋内堆满死猪肉,全被按猪腿、猪内脏、猪排等分割堆在地上。

当天中午11时30分左右,两辆货车直接来到无害化处理间,停了约一小时后便神秘消失。而与之一起消失的还有无害化处理间里本该被无害化处理的数千斤死猪肉。

暗访中记者注意到,每天的凌晨4时到上午9时多,死猪交易、宰杀死猪的事一直在合谊肉联厂内不断上演着。而肉联厂保安室的监控,虽已实现对整个区域的全覆盖,但对于死猪交易、屠宰的整个过程却选择主动「失明」。

有网友说,全国肉联厂都差不多,这钱多好赚啊!利益趋使什么丧心病狂的事都干得出来。

食安问题在国内已经讲了很久了,但时不时就有这等事件发生?除了黑心钱好赚之外,还有管理不到位,惩罚不严苛,当局有纵容之嫌。而且一个问题爆发出来,当局不去严惩那些做恶者,反而去处罚那些曝光问题的记者或是民众,请看:三鹿奶粉事件责任人孙咸泽升任国家食药监总局药品安全总监,总管疫苗,然而,三聚氰胺案爆料人蒋卫锁遇袭身亡。

还有:爆料「地沟油」的洛阳电视台记者李翔身中十余刀被惨杀;中国药品打假第一人高敬德在北京被派出所接走,3天后离奇死亡;爆料毕节5名流浪儿童被冻死的记者李元龙也不知去向;爆料「三聚氰胺」事件,中国乳业打假第一人蒋卫锁遇害;6年前记者王克勤发现疫苗问题,并发表长篇调查报告,然后他被下岗;而报导疫苗问题的总编辑包月阳,后来被免职了……一个个血腥的事件令人心痛,难怪坏人有恃无恐。

目前当地公安部门已带走肉联厂相关人员进行调查,但是网友却为这位勇敢的记者担心,怕这位挡了人财路的记者会不会被消失了。△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