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东坡入梦赠诗 取字缅先贤(图)
 
宋宝蓝
 
2019-12-7
 



苏轼(苏东坡)。

【人民报消息】郑侠,字介夫,福州福清人。宋神宗熙宁年间,因为直言进谏被贬到英州。宋哲宗元佑初年,经苏轼(苏东坡)奏请,郑侠官复原职。

宋哲宗绍圣初年(公元1094年),郑侠又遭贬官,再次来到英州。当时,苏东坡则被贬到惠州。英州与惠州都在今日的广东。

苏东坡托梦赠诗 赞「人间真实人」

二十多年后,宋徽宗政和八年(公元1118年),住在老家福清的郑侠晚上做了一个梦,梦到家中来了一位客人,自称「铁冠道士」,还为他留下一首诗。

郑侠一看,来人竟是苏东坡。这时,他想起苏东坡在海上时曾自称「铁冠道人」,然而,此时苏东坡已经去世十七年。

梦中,苏东坡为郑侠留下的诗:

「人间真实人,取次不离真。官为忧君失,家因好礼贫。

门阑多杞菊,亭槛尽松筠。我友迂疏者,相从恨不频。」

苏东坡这首诗称赞郑侠是「人间真实人」,为人处世事事不离真。苏东坡感叹道,郑侠的官职因担忧君王失德,进谏言而失去,家境因为崇尚礼义而显得贫穷。家门前栽种许多清逸的杞菊,亭槛生长着茂盛坚贞的松筠。我的这位老朋友啊,因为疏懒,不善于攀人结交,我很遗憾,没能经常与你在一起。

梦中,苏东坡还说:「介夫,不久之后,你也要来了!」

郑侠醒来后,感叹「不久我就要去世了」,时年他已经七十八岁。

次年秋天,郑侠得病。他对孙儿郑嘉正说:「人这一身由四大合成(四大就是地水火风),四大如果散了,这个身体也就没了。」说罢,郑侠吟诵一首诗:

「似此平生只藉天,还如过鸟在云边。如今身畔浑无物,赢得虚堂一枕眠。」

几天之后,郑侠就去世了。

入梦授字 缅怀先贤

湘山逸人毛文仲是苏东坡的旧友,他有一个儿子,对苏东坡很仰慕,成年后,毛文仲为儿子改名为「在庭」,但还要为他取字。

古时,男子二十岁成年后,在社会上与别人交往时,需要使用字,以示相互尊重。因为名字只供长辈、恩师或自称。名与字,或为互补,或是相似,毛在庭应该取什么字呢?

这天晚上,毛在庭梦到苏东坡授他二字「季子」,作为他的字。毛在庭醒来后格外兴奋,高兴得废寝忘食,还把这两字拿去请教僧人惠洪。而毛在庭成年之时,苏东坡已经去世十多年了。

有宾客不理解,于是问僧人德洪:「为在庭取字『季子』,是什么意思呢?」

德洪回答:「世人不知那是怎么回事,只有我一个人知道。」他说,苏东坡非常喜爱西汉,尤其推崇贾谊、苏武二人。不仅喜爱他们的文风,也爱他们身为人臣的气节。

贾谊是汉朝时梁怀王刘揖的太傅。刘揖是汉文帝最小的皇子,很受文帝宠爱。汉文帝十一年(公元前169 年),贾谊随梁怀王入朝朝见,怀王不幸坠马身亡。贾谊认为自己身为太傅,却没有尽好责任,为此深深自责,终日哭泣,于来年忧郁而终。

而苏武于天汉元年(公元前100年),奉汉武帝之命出使匈奴,却被匈奴扣留。匈奴贵族多次劝降,都没有成功,就将他放逐到北海(今贝加尔湖)牧羊。苏武留居匈奴十九年,历尽艰辛,仍持节不屈,不辱使命。直到始元六年(公元前81年),才被匈奴释放,返回大汉。

苏东坡认为,虽然这些贤士的气节各有不同,但都是向吴国季子(季札)所学。春秋时期,季子出使鲁国,途径徐国。徐公宴请季子,席间看中他身上的佩剑。季子心想完成出使任务后,要把这柄剑送给徐公,但返程途中即得知徐公去世的消息。于是季子来到徐公的坟墓前,将佩剑挂在墓旁的树上才离去。季子不因徐公已死,就违背赠剑的初心。

从春秋至汉朝,时间跨越数百年,但季子「不欺心」的风采未尝不「在」汉「庭」?德洪解释,或许因此,苏东坡为毛在庭取字「季子」。

(参考数据:《石门文字禅》、《夷坚丙志》)△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