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负7条人命 女魔头逃亡20年落网(图)
 
2019-12-4
 



1999年绑匪法子英(左)落网被枪毙,用色诱伙同他绑票杀人的女魔头劳荣枝(右)逃亡20年,2019年11月28日在厦门落网。

【人民报消息】据《南方都市报》11月30日报导,1999年7月23日,合肥发生一起震惊全国的持枪绑架人质案。绑匪被包围后,持枪负隅顽抗,警匪双方拔枪互射,最终绑匪被击中右腿而被擒获。绑匪倒地时,手中还紧握着手枪。

这名绑匪名叫法子英。1996年起,法子英伙同女友劳荣枝在温州、合肥、南昌等地实施犯罪。其间,基本上是由劳荣枝用色相勾引看上去家境殷实的男子,将其骗至出租屋后,两人采用绑架勒索、抢劫等手段劫财,并前后残忍杀害7人。

1999年12月28日,35岁的法子英被执行枪决,而他的25岁恶魔女友劳荣枝此后一直不知所踪。直到今年11月28日,潜逃20年的女逃犯劳荣枝在厦门落网。

法子英,男,1964年生,江西九江人,无业,小学三年级文化。

劳荣枝,女,1974年生,江西九江人,原系九江石油化工公司的小学教师。

1981年,法子英因抢劫罪被判刑8年,出来后在九江黑道上名声大噪,人送外号「法老七」。在朋友的婚礼上,已经离婚的法子英认识了才19岁的劳荣枝。不久,两人就浪迹天涯,开始他们的罪恶之旅。

1996年南昌 杀人质又杀其妻女

1996年7月29日,在南昌某歌舞厅坐台的劳荣枝将一个有钱的男人勾到临时租住的出租屋。

法子英拿出刀来,逼迫这个叫熊启义的男人给家里打电话。但熊启义在抓起电话的一瞬间企图报警,被法子英一刀杀死。两人搜出死者身上的钥匙,再把他肢解开来,一半留在出租屋,一半装进一个黑色的大旅行袋。

法子英拎着这个旅行袋来到死者家楼下,神色自如地向人打听熊启义住在几楼。法子英站在601室门外,掏出钥匙,从容打开房门。

这是晚上8时多,熊启义的妻子和他们两三岁的女儿都在家。法子英进去后,将旅行袋倒提起来,把碎尸块抖在熊妻的面前,让她拿钱。熊妻当时吓傻了,将家里的20多万元现金全都拿出来。

孩子吓得直哭,法子英先杀死母亲,再杀死小孩,然后将劳力士表、手机等洗劫一空。

案发后,南昌警方仅获得劳荣枝使用「陈佳」的假名坐台这一讯息。

1997年温州 杀害两名女子

1997年10月初的一天,法子英、劳荣枝又窜至浙江省温州市,法子英在与被害人梁晓春(女,22岁)商谈转租住房事宜过程中发现梁晓春有钱,遂与劳荣枝预谋抢劫。

10月10日,法子英携带一把尖刀与劳荣枝来到梁晓春的住处,法子英手持尖刀逼住梁晓春,用绳子、电线将梁晓春的手脚捆绑后逼其交出钱财。

从梁晓春住处搜得现金、存折等财物后,法子英又逼迫梁晓春骗一有钱人来梁晓春住处供其抢劫,梁晓春被迫打电话将刘素清(女,29岁)骗来。

法子英在逼迫刘素清交出现金千余元、2.5万元存折后,也用电线将刘素清的手脚捆绑。法子英让劳荣枝携带抢得的手机及2.5万元存折到银行提取现金。

在接到劳荣枝得手的电话通知后,法子英用皮带、电线将梁晓春、刘素清勒死,并从两人身上抢走欧米茄手表、雷达牌手表、手机、传呼机等。

1999年合肥 她坐台 物色绑架对象

1999年6月底,法子英与女友劳荣枝窜至合肥市,法子英化名叶伟强,劳荣枝化名沈凌秋,租住在合肥市虹桥小学恢复楼209室,当晚,劳荣枝去合肥某大厦坐台。

7月21日,劳荣枝去坐台时物色到绑架对象殷建华。35岁的殷建华经商小有成就,他进歌舞厅消费时,常常出手大方,软中华香烟四处散,这个细节吸引了劳荣枝的注意,她认定殷建华有钱。

7月22日上午,法子英以「关狗」为名,花150元订制一个特别的钢筋笼。当天下午,劳荣枝打传呼诱骗殷建华至其租房处。一进门,法子英从另一间屋闪出,手持尖刀逼住殷建华,将其捆住手脚锁进铁笼。

7月22日下午,劳荣枝出门花150元从旧货市场买回一台旧冰柜,放在铁笼边,殷建华不解地望着旧冰柜发愣。法子英向殷建华出示自制手枪,告知是绑匪,但殷建华半信半疑。

为恐吓人质 杀无辜者

为了使殷建华相信他们是绑匪并尽快交出钱财,法子英在合肥市六安路木工市场将小木匠陆中明骗至其租房内捆绑后,用尖刀将其杀害,之后法子英将尸体解肢后投入冰柜。看到此景的殷建华答应给20万元,法子英没吱声,殷建华提高到30万元。

在法子英的恐吓下,殷建华按法子英的意思写了两张字条给其妻刘某,要刘某交钱赎人。

7月23日上午10时左右,法子英用铁丝将殷建华勒死。之后,法子英携带自制手枪及字条来到殷家,向殷妻刘某索要钱财。刘某以筹钱为由让其在家中等待,随后向警方报案。

当天在与警方对抗中,法子英被警方开枪击中右腿擒获,当场缴获左轮手枪1支、子弹4发。

直到7月27日晚,邻居向警方报案,警方才找到失踪5天的殷建华尸体,而劳荣枝早已逃之夭夭。

从小就坏 家人管不了

在法子英被抓获后,有媒体记者曾在合肥市看守所独家到采访「杀人恶魔」法子英。

法子英承认自己小时候是坏孩子,从小不喜欢读书,喜欢踢足球,曾当过少年足球队队长,更喜欢打架,争强好胜。双手沾满无辜者鲜血的他,自称不欺负弱者,专跟强人斗,常因为一些小事,就和人打架,家人都拿他没办法。

法子英讲自己的事时都要抽烟。记者问,为什么1989年刑满释放后仍又走上黑道?他说是为了生存,要保证自己每个月的花费有一两万元。对于自己今天这个下场,他只承认输了,并说他最好的结局是从作案现场到刑场。

记者问,在庭审时,看到作案现场的照片,是不是觉得自己太残酷。法子英回答,很正常,是预料之中的事,而且自己的下场也是一样。

材料上说,法子英有一个9岁的女儿。记者问他想不想女儿?他说有时也想,但那也只是一瞬间,很快就在脑海中消失。

他说从1994年离家后,再也没见过女儿,认为自己是一个不成功的父亲,希望自己尽快在女儿脑海中消失,因为父亲对于她来说是一种耻辱。他对女儿没有一点感情。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做了这样多的恶事总要还的,对于那7位被害者及其家属来说,劳荣枝的落网才是完整的告慰。

该还的跑不掉,奉劝那些还在随着共产党做坏事的人,赶快醒悟,回头是岸。△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