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產癌!李咏留下兩個最深的遺憾(多圖)
 
梁新
 
2018-10-30
 



左是央視原主持人李咏的招牌長髮,右為在美國治療喉癌把頭髮剪短。



央視原主持人李咏的妻子哈文和女兒法圖麥·李在美國陪伴他治療喉癌。

【人民報消息】百度上給出的「中年」,是指45至59歲的年齡。50歲,不過是正值中年……

2018年10月29日上午,央視原主持人李咏的妻子哈文在微博發出了一條令粉絲們震驚的消息:在美國,經過17個月的抗癌治療,2018年10月25日凌晨5點20分,永失我愛……

李咏因病去世,患癌治療17個月, 妻子哈文透露李咏生病細節稱,李咏在2017年5月體檢發現患癌,發現的第一時間去了美國,治療17個月還是離開了,終年50歲。

據中國播音網爆料,李咏得的是喉癌,去的梅奧診所是全球頂尖的癌症腫瘤治療中心 。

梅奧診所是全球癌症腫瘤最佳治療中心,不少名人都在這家診所進行過診治,甚至不少美國總統級別的人物都接受過這家診所的救治,名氣非常大。有媒體報導說,李咏的喉癌屬於那種最難治癒的類別,而且臨終時會非常痛苦。

回過頭來,有網友才發現,哈文在微博上發出了551個「早安」,最近一條是10月17日,李咏去世的前一週。

葬禮是28日上午10點在美國當地時間舉行的,也就是北京時間28日的晚上10點開始的。事後,有媒體去了這家殯儀館,據工作人員透露:葬禮時間一小時左右,只有八位至親參加,告別儀式規模不大但流程完備。

央視主持人李咏妻子、央視導演哈文轉述李咏臨終遺言,只有簡短的八個字「沒有遺憾,只有不捨」。

很多網民對李咏的熟悉不是因為他上過什麼節目,而是他與朱軍在主持2007年央視春晚時,因為節目上搶詞而在後臺衝突起來,破口大罵對方是「CCTV」而聞名。

李咏和朱軍因對罵「CCTV」而動手

據新浪娛樂2007年報導,央視春晚有一個報料新聞,朱軍和李咏兩個央視節目主持人因為在春晚節目上搶詞的事,下臺後發生爭論,互挑對方的不對。開始時工作人員還以為是鬧著玩,也沒在意,誰知道後來越演越烈,甚至破口大罵,並發生肢體衝突,幸虧工作人員及時拉開,一場血戰才平息。

下面讓我們還原一下當時的場景:


李咏被搶詞急了!
據後臺工作人員回憶,當時情況大致是這樣的:

李咏:你怎麼搶詞兒?

朱軍:你當時說話太緊張太拖時間了!沒時間了!

李咏:那你至少給我縫一腿啊!太駁我面兒了!

朱軍:當時前面對聯錯了大家都很緊張,一緊張就沒想那麼多。

李咏:那你也不能硬搶啊!搞的我都不好下臺了!

朱軍:行了行了,我道歉行吧?這樣,你罵我兩句我不還口行了吧?!

李咏:你太CCTV了!

朱軍:你說什麼?

李咏:我說你CCTV!

朱軍:有種你再說一遍!

李咏:你CCTV!CCTV!CCTV!

朱軍(欲打,被攔住):你說誰?!

李咏(也要打,被攔住):我就說你了怎麼著!

朱軍:你罵我什麼都可以!就是不能罵CCTV!太侮辱人了知道嗎!!

李咏:我就說你CCTV了怎麼著!

周濤(過來勸):別吵了!李咏你過了啊!有這麼惡毒的嗎?罵人兩句得了,你怎麼能說人家CCTV呢!太過了啊!都是朋友的。

別人也來勸:別嚷嚷了,再驚動金越總導演!那孫子老CCTV了!

朱李:……

李咏:我說你CCTV,對不起,我錯了!

朱軍:……算了,我也有錯的地方……


罵我「CCTV」?朱軍要打!
怎麼著說好了罵兩句不還口的,一句CCTV卻差點動起手來?而且還被人說太過了,最後搞得被搶了詞的反而要道歉?!

「CCTV」到底是啥意思?就是中央電視臺的縮寫啊!是中央電視臺裡知內情的人最先發明的一句最惡毒的罵人話。他們說:這個電視臺只有你想不到的惡,沒有它做不到的惡!真是無惡不作!

大家都知道,殃視的《實話實說》就是瞎話連篇,連有些良知的主持人都「說」不下去了。殃視的採訪都是紅包揣在口袋裡,順嘴胡說。這些還是小菜兒一碟,最CCTV的還是來自上面的指示。

比如,氣管兒切開的孩子能唱歌,全身燒爛的病人用紗布包裹成棕子……。還有,把寫好的詞交給受訪者,讓他們背下來,再錄製下來,播放給全國人看。整個一個大騙子。

此前已辭職的央視戲曲節目主持人白燕升,在接受媒體專訪時表示,以前感覺是演戲,回家躺在床上,真的魂不附體,這是多麼恐怖的人生啊,有時候捫心自問,「我這一年到頭說過幾句人話?」

這還是主持戲曲節目的,做新聞聯播、《焦點訪談》和《實話實說》等節目主持人的更是不可能讓說人話。所以,知情者說:世上什麼東西最可惡?CCTV!

目前已知的CCTV中年死亡的主持人




左起:已經去世的央視前主持人王歡、方靜和肖曉琳。

百度上給出的「中年」,是指45至59歲的年齡。50歲,不過是正值中年,但是,央視已有多名知名主持人、編導因患癌症在中年病亡。看來,進央視得有豁出命去的思想準備。

王歡(1971年2月14日-2013年7月3日),因患癌症去世,終年43歲。

王歡,原名王薇,河北承德人。曾就職於河北承德電視臺,任主持人。1994年調入中央電視臺擔任《東西南北中》、《中國音樂電視》主持人。1995年至2013年任CCTV-6《節目預告》編導、主持人,《下週電影》主持人。2013年7月3日病逝。

方靜(1971年6月—2016年11月18日),因患胃癌死於臺灣,終年44歲。

據其治喪小組訃告,「方靜於2016年11月18日上午10時26分因癌症醫治無效去世。」

央視軍事節目主持人方靜,研究生學歷,博士在讀,一級播音員,中央電視臺《焦點訪談》欄目主持人。23歲成為《中國新聞》欄目主播,先後擔任《東方時空》、《焦點訪談》、《國際觀察》等欄目主持人。2005年1月23日央視的《焦點訪談》節目中,重覆播報所謂的「天安門自焚」謊言,並稱去河南做了所謂的「追蹤採訪」。2015年5月9日,擔任俄羅斯莫斯科紅場勝利日大閱兵實況播音員。

肖曉琳(1962年8月—2017年7月12日),因直腸癌轉移,在美國兒子家中去世,終年55歲。

肖曉琳出生於湖南長沙,畢業於北京廣播學院。畢業後回到長沙電臺工作,1988年調入中央電視臺,主持《思考與觀察》,也曾主持過《新聞聯播》,《焦點訪談》、《半邊天》、《社會經緯》。她還和其他人一起籌辦了新的法制欄目《今日說法》,長期擔任央視《今日說法》欄目的製片人、主持人,該欄目的節目從前期策劃到後期製作都由她把關。該欄目曾多次配合江澤民推出污蔑佛法修煉群體法輪功的節目。

2017年2月,肖曉琳曾參加「社會與法」頻道的年會,並宣布退休。同年7月,因直腸癌轉移,在美國兒子家中去世,終年55歲。

央視社會專題部副主任陳虻




《焦點訪談》製作人陳虻胃癌死亡。年僅47歲。

陳虻(1961年8月30日-2008年12月24日),患胃癌死亡,死時47歲。

央視社會專題部副主任、前新聞評論部副主任陳虻,20世紀90年代初曾在央視《人物述林》、《觀察與思考》等欄目組做記者。1993年7月加盟《東方時空》,出任《生活空間》製片人。2001年1月,江澤民掌握黨政軍大權之時,陳虻擔任央視新聞評論部副主任,主管沒有一句實話的《實話實說》、謊話連篇的《新聞調查》和《焦點訪談》。《焦點訪談》欄目曾製作了大量構陷和污蔑佛法修煉群體法輪功的專題節目,其中包括「天安門自焚偽案」,該片栽贓陷害佛法修煉群體法輪功,欺騙和誤導了大批海內外民眾。

2001年10月,央視新聞評論部副主任陳虻主管《東方時空》,並兼任該欄目總製片人。2008年1月,陳虻被提升為央視新聞中心社會專題部副主任,同年3月被查出患胃癌,在胃癌治療中,癌細胞繼續轉移到肝部,肝癌更是疼得他死去活來,發現胃癌僅僅9個月,在被痛苦折磨了300多天后,同年12月24日聖誕夜,就痛苦的死在北京腫瘤醫院,死前已經沒有了人樣。死時47歲,兒子才11歲。

羅京喉癌痊愈後為何死亡



央視新聞主持人羅京為中共賣命死時48歲。不到8年,老婆攜子再婚組成新的家庭。

2009年6月5日,播報《新聞聯播》長達26年的中共「國臉」殃視新聞主持人羅京死了。6月11日上午9點在北京八寶山殯儀館裡,將與丈夫遺體見最後一面的妻子劉繼紅哭到昏天黑地,需要兩邊有人攙扶。儘管官方報導說有4300人去307醫院悼念,可是那管屁用,人家鞠完躬回家了,羅京幸福的小家庭可確確實實破碎了,獨子羅疏桐才14歲,妻子劉繼紅才43歲。在羅京去世7年後,50歲的妻子劉繼紅才慢慢走出傷痛,在兒子和親朋好友的鼓勵下再婚,給了兒子一個完整的家庭。

就像那些因為替中共賣命遭報而死的人一樣,羅京的追悼會搞的超級轟轟烈烈。但這更讓人們一再拿他當作反面教材,提醒那些還在為中共賣命的人。

2008年8月底,一位網友在北京腫瘤醫院化療病房見到中央電視臺新聞聯播主持人、47歲的羅京。羅京住在8樓的高級單間病房,每天600元房費,屋子裡冰箱、彩電、沙發齊備。8樓共有八個單間,所住的都是癌症病人。羅京穿著大背心,下穿沒膝褲衩,出去檢查化驗時總低著頭,不面對人,而面對牆,怕被別人看到,但誰不認識這張到點兒就出來的「國臉」呢。他的太太經常陪著他。8樓小護士們有時還嘰嘰喳喳討論羅京的病情,過往的家屬和住其它單間的病人都能聽到他的名字。

民眾從2008年就知道羅京得癌症了。官媒後來才不得不報導說,2009年2月7日癌症開始擴散,羅京不得不轉入307醫院,並用他哥哥提供的骨髓做了移植手術。

據羅京的主治醫師、307醫院腫瘤科的陳虎說,「手術是很成功的,到3月中旬,所有的淋巴腫瘤都消失了。那會兒他幾乎就是個健康人了。」

據陳虎透露,看到自己一步步恢復健康,羅京高興的像個孩子,「他直接給臺領導打電話匯報病情,讓他們給自己排班,說他估計6月份就能回去上班了。」

郎永淳回憶說,「我們去看望他時,他說得最多的話是:『我會早一天、早一點兒回到我的工作崗位上。』」

給羅京生的機會不是讓他再幫助中共放毒、欺騙百姓的。於是,這一通死亡電話,和他回到主播臺的急切願望,徹底要了他的命。這不是上天不慈悲,這是他自己的選擇。

4月下旬,情況忽然變得危急,陳虎感嘆道,「幾乎是在一夜之間,全身的淋巴又開始第二次病變,大小腫瘤就像冒泡泡一樣,從身體的各個地方長出來,而且發展得非常快」。

取命的來了!

用嘴造孽的羅京在患病期間,口腔潰瘍都比別人重,舌頭潰爛,疼痛難忍,不能說話,吃飯喝水說話都疼得很厲害。

醫院移植科護士邢桂芝還清晰地記得羅京強忍疼痛堅持服藥的情景:「喝一口水,疼的表情都是把眉毛糾結在一起,我們就給他配了麻藥,漱完口之後再吃藥、吃飯。每頓藥他都沒有落下,其他的病人都沒辦法這樣堅持。」

為什麼中共的新聞聯播首席男播音員羅京的「口腔潰瘍都比別人重」,「吃飯喝水說話都一直疼得很厲害」?為什麼「每頓藥他都沒有落下,其他的病人都沒辦法這樣堅持」,而他還是沒有逃過死神的魔掌?這個中共的新聞聯播到底能不能聽,聽了能起到什麼作用,羅京的病症已經告訴了大家。

是什麼力量支撐羅京做到這一點?是生的欲望。可是羅京活下去是為了助共為虐,那怎麼能再延長他的生命呢?

據邢質斌等人的回憶,2009年5月29日是羅京的最後一個生日,那天他說了很多很多話,頭腦清晰,神經沒有問題,6月4日下午1點半的時候,最後的時刻到了,病房打來電話,說羅京不行了,大家才知道他生日那天是迴光返照。

6月5日凌晨,羅京咽下最後一口氣,1989年這一天羅京接班成為央視男主播,這天咽氣決不是偶然的。六四那天央視播報晚間新聞,男女主播薛飛和杜憲身穿黑衣,用念悼詞的語氣和速度播報了軍隊血洗天安門廣場的新聞,隨後,兩人還在《新聞聯播》表達對遭屠殺學生的同情和哀悼,激怒了中央,兩人被封殺。第二天6月5日晚間新聞的男主播就換成了羅京。羅京是這樣成為「國臉」的。

羅京咽氣的時候,被他稱為二姐的新聞第一女主播邢質斌在場。在羅京追悼會開過幾天之後,邢質斌遞交了退休申請。

報導說,按央視退休政策規定:作為專家型的主持人,到了60歲就該辦退休手續。但邢質斌2009年已近62歲了,還沒有要退休的動靜。在送走羅京小弟幾天後,邢質斌於6月底正式遞交了退休申請,並被批准。到了7月初,央視人事部門為邢質斌辦理了正式退休手續。

當時有人說2007年邢質斌就夠退休年齡了,但是她沒有退,2008年還是沒有退,直到2009年6月5日看到羅京臨死前的求生欲望和痛苦掙扎,她大概略有所悟,才下定決心低調遞交了退休申請。

李咏低調走完人生

李咏(1968年5月3日-2018年10月25日),患喉癌在美國醫治無效去世,終年50歲。

李咏,祖籍陜西鹹陽三原縣,生於新疆烏魯木齊,畢業於中國傳媒大學,1998年開始出任央視綜藝節目主持人,同年開始主持益智遊戲節目《幸運52》。 2002年,主持CCTV春節聯歡晚會。 2003年開始主持《非常6+1》、《夢想中國》。

2013年3月離開央視時,45歲的李咏已經在央視工作了整整22年。

在中共央視做主持人,絕不是一項輕鬆的工作。

在這22年裡,因為工作壓力,李咏曾是去臺裡醫務室買安眠藥最多的人。最嚴重的時候,他每天能吞下一板。

這些天,網上鋪天蓋地的都是李咏在美國去世的消息,原因是太突然。不像央視《新聞聯播》前主持人羅京住在北京腫瘤醫院,消息一下就傳出去了,大家思想上已經有了準備。

李咏生前很喜歡搞笑,連給女兒起的名字法圖麥·李都極不尋常。法圖麥的意思是「真主的女兒」,因為妻子哈文是回族。

2009年的時候,央視節目主持人李咏曾透露要給自己錄一段遺言,在告別儀式上播放,內容是:「今兒來送我,就別送花了,給我送話筒吧,我希望身邊擺滿了話筒。我李咏這輩子就好說個話……」。看來李咏並不相信神佛,不明白造口業真會使人遭災。

2007年他與朱軍為了句「CCTV」已經動手開打了,證明他知道「CCTV」是什麼東西。在大褲衩裡繼續表演只能造業。另外,上面此文章裡提到的央視那些中年過世的同事的命運,應該在無聲的提醒他:不是不可以說話,但不要說那些不利人不利己的話,即使是娛樂性的節目,讓人哈哈一笑的,也有好壞之分。你說的演的,在CCP統治的世界裡,可以橫沖直撞、暢通無阻的時候,就代表你的孽可做大了,你的小命就懸了。

有網友貼帖子說:

*《幸運52》、《非常6+1》、《央視春晚》,他的機智幽默,他的妙語連珠,曾經給我們帶來過多少歡笑。然而,這個逗樂我們的人卻沒能活到自己的「幸運52」。

*2015年李咏在微博喊話銀婚,沒想到連珍珠婚都沒等上......

*才50歲的人,怎麼突然說沒就沒了?

*年紀越大,越覺得功名利祿都是假的。如果每天醒來,身體某一處有病痛,不能愉快地吃喝拉撒,真是怎麼樣都不會快樂。

*健康是1,其它都是後面的零。

*贏得了全世界,失去了健康,又有什麼意義?

有什麼你得先有命




央視原主持人李咏2015年身體突發不適。

2015年7月,在錄製節目《絕密往事》時,李咏身體突發不適,嘔吐不止,致使當天的工作一度暫停。

在接受採訪時,談到離開央視後的生活。李咏說,現在心態好了,終於不用再吃安眠藥了。還透露自己開始健身,雷打不動地每天去健身房待上一個小時。

2016年,妻子哈文還發了李咏的健身照,八塊腹肌的好身材讓很多人以為他生活得更加健康、也更加快樂。

但2017年3月,李咏的一組照片卻令外界大呼意外。照片中的他,骨瘦如柴、面容憔悴。哈文關掉了公司,一家三口低調去美國找最好的醫生為李咏治療。

李咏與妻子哈文是大學同班同學,他們是初戀,李咏曾向哈文發誓:「我無法承諾過好日子,但一定陪你一輩子,決不出軌。」還有「我多想牽著你的手,一起走到白髮蒼蒼。」

李咏曾自曝太愛女兒,搞笑說「未來的女婿」是他的情敵,並期盼在婚禮上親手把女兒交給未來的女婿,並且希望抱一抱小外孫,享受當外祖父的歡樂。

李咏生前所發最後一條微博,是2017年11月23日感恩節所發,他發給的兩個人,一個是愛妻哈文,一個是寶貝女兒法圖麥·李。

李咏離不開話筒,他太熱愛自己的工作了,他甚至希望遺體告別時身邊擺滿的不是鮮花而是話筒。

我們得知,當人脫掉肉身的時候,自己這一生做的好事壞事會象過電影一樣歷歷在目,就什麼都明白了。我想,李咏現在已經明白自己為什麼會得一種無法治癒的喉癌,為什麼會在臨終時非常痛苦。當然,此生是無法彌補了,只能等到來生。

而我們依然活著的人,就應該知道,人活著是有規範的,那是上天為人制定的,只有遵照這個規範去行事,才能活到未來。(文/梁新) △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