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千山萬水,我一次又一次為你而來(多圖)
 
——專題:我因為愛你而來
 
安柳平
 
2016-9-1
 



1999年7月20日之後在北京天安門廣場出現的暴行,法輪功修煉者
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圍觀的是麻木不仁的民眾。



獨立新聞調查記者伊森·葛特曼拿著他的著作《大屠殺》。

【人民報消息】(人民報記者安柳平綜合報導)這是前美國智庫研究員、《失去新中國》的作者、獨立新聞調查記者伊森·葛特曼所經歷的故事。這位美國人並不是法輪大法修煉者,但他經過多年調查之後,用一首題為《為你而來》的歌曲點明瞭法輪大法修煉者存在於世間的真正意義。他說:從法輪功修煉者的抗爭中,我看到了未來。圍繞在法輪功問題上的(正邪)較量對中國的未來非常重要,這可能決定中國將如何崛起。

《為你而來》

「這是一年的早春,很冷。那天突然有絲絲暖風吹來。由於一些原因,(長春黑嘴子女子監獄的)看守打開了所有囚室的門。陽臺上有柵欄,女囚犯們都站到了陽臺上。遠處的山頂上覆蓋著白雪,有早春的花兒初綻。

一位姓孫的法輪功修煉者開始自發地輕輕哼唱,唱的是「為你而來」,其他法輪功修煉者一起跟唱……知道主要歌詞後,其他的囚犯(非法輪功修煉者)也跟著唱了起來:「跨越千山萬水,我一次又一次為你而來,我為你而來……我因為愛你而來……」

她們開始哭泣,然後每一個人都哭了。7個囚室的所有犯人都哭了。

看守開始說:「好了,好了,回到裏面去。」每個人都回去了,看守鎖上了鐵門,再也沒有打開。

華盛頓DC,美國國會聽證會的大樓外,初秋的傍晚,陽光依然明媚。倚著高出地面的一塊草坪的側墻,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點燃一根煙,他有時低頭,有時眼神投向遠方,眼中依稀有淚光閃爍。

他說:「我深深地感動,這是個非常感人的故事……歌聲中,你嗅到喜馬拉雅山的氣息、海洋、空氣、整個世界……」

葛特曼回憶,這是2008年7月一天的凌晨兩點,逃難到泰國的長春法輪功修煉者在曼谷給他講述的一段親身經歷。

故事後面的人打動了我

在習近平2015年訪問美國前夕,葛特曼應邀就法輪功和中國人權問題出席美國國會聽證。聽證會結束後,他與記者分享了他是如何走近和調查法輪功受迫害以及被強摘器官黑幕的故事。

「這些故事都是非凡的。在今天的國會聽證上,每一個人(數人)都在談論法輪功,你知道這些是事實。但是,真實情況是,在這些事實的後面是人,是那些偉大的故事, 展現的非凡勇氣的故事。」

「我被這些故事所展現的勇氣所感動,特別是長春插播者(2002年3月5日,中國長春法輪功修煉者冒著生命危險在長春有線電視插播了近一個小時的法輪功真相節目,有力拆穿了中共散布的所謂『法輪功天安門自焚案』的謊言。有多位參與插播的法輪功修煉者接連被殘酷迫害致死)。我非常感動。這就是我開始做的,記錄這些故事。」

《失去新中國》一個章節的緣起

1999年中共開始鎮壓法輪功的時候,葛特曼在北京工作。

「7月22日,CCTV節目播出的時候,我在北京一家為北京電視臺服務的公司工作,同事告訴我:『Ethan, Ethan,他們在電視上談論法輪功。』所以我看了節目,但我並不相信節目所說的。我是一個非常固執的人,我不喜歡被告知去做什麼。所以當中共政府說,你不能研究這個,不能看這個…… 那麼我會說:『我能做這個,我將要這麼做。』」

在北京富豪大廈(音譯)的停車場上,我聽到音響喇叭說,不要煉法輪功,法輪功是非法的。氣氛壓抑,有人開始哭……

就在兩天前,我曾去了中南海的府右街,我看到一些老年婦女(法輪功修煉者)被扔進巴士中。這是7月20日的下午,我去了那裏,一輛接一輛的巴士,警察們將那些老年婦女扔進巴士中,然後開車走了。氣氛很怪異,我不理解我所看到的。但是我知道,在中國這是個重要的事情。

多年來,(在中國)所有的宣傳都關乎反法輪功,很多人失蹤了。




1999年10月28日,北京法輪功修煉者首次舉行北京法輪大法新聞發布會。



髮型設計師丁延在新聞發布會展示她受到的酷刑折磨。

1999年10月28日,北京法輪功修煉者首次舉行北京法輪大法新聞發布會。葛特曼有兩個新聞界的朋友到了現場。其中一位記者是Calum MacLeod,他為南華早報寫了一篇稿子。後來,因為這篇報導,南華早報網絡版被當局禁了好幾個月。

「舉辦這個新聞會的人必須逃過警方的追查,搭乘和換很多不同出租車,最終做成這件事情。新聞會在一個秘密的地方舉行,一位年輕女士(丁延)展示了她受到的酷刑折磨,她是一位髮型設計師。三年後,她死於水牢。我看了有關她的影片。她來自河北省,當時26歲,很聰明、很活躍。她後來死了,這是個令人唏噓的故事。」

2004年,回到美國的葛特曼在紐約出版了一本書《失去新中國》,書中有一整章節寫的是法輪功,有關他在中國的這段經歷。

一個看似簡單的畫面觸動了他的心弦

因為《失去新中國》這本書的發表,一位法輪功修煉者詢問葛特曼是否可以寫一本關於法輪功的書。

葛特曼感到很奇怪,他以為在中共的瘋狂打壓下,法輪功在中國早已不復存在了,他問:「中國還有法輪功嗎?」他獲得的答案是:「是。」於是,他答應和法輪功修煉者談談這件事情。

「後來,我在美國北卡見到一位來自中國大陸的女法輪功修煉者。她非常真誠,告訴了我很多有趣的故事。」

一個看似簡單的事情觸動了葛特曼的心弦。

「她告訴了我在半夜裏他們是怎麼去發放這些材料的。一個主要的問題是狗吠,(因為)半夜的時候狗可能會叫。對我來說,這是一幅如此有力量的畫面──他們如此的付出,他們願意付出他們的生命來將這些材料放在人們的家門口。這些人在冒著巨大的危險散發(法輪功無辜受迫害的真相)資料。」

「這是一個令人驚嘆的故事,這也是我開始對長春插播事件感興趣的部分原因。另一個原因是我是計算機監控專家,我知道代理服務器所有這些技術上的事情。這讓我思考,開始調查法輪功受迫害的故事。」

此後,大約從2005年、2006年的時候,葛特曼開始著手法輪功受迫害的調查。

加拿大蒙特利爾驚魂

葛特曼新書《大屠殺》書中的第一個採訪,是大約十年前,在加拿大蒙特利爾。

「我們那天(和助手在一起)訪問了兩個人,採訪時間不是很長,我們車子停在一個大停車場上。我們的車被搶劫了,所有的東西被偷走了,只剩下隨身帶的護照、電腦以及身上穿的衣服。留在車中的衣服、洗漱用具都沒有了。」這件事情讓葛特曼知道,中共在蒙特利爾安插了很多特務。

但葛特曼的採訪對象根本沒有意識到他關注的是活摘器官,就繼續講述她在獄中的經歷,以至於葛特曼不得不將她的話題重新拉回來。

事實上,這位老婦人對這些體檢的目的一無所知。看到葛特曼對一個看來無足輕重的體檢如此有興趣,她甚至感到有些惱火。

「所以,她不知道我的訪問和強摘器官之間的聯繫。」正是受訪者的這種自然流露,讓葛特曼感到這背後隱藏著一個可怕的黑幕,因為他感到這不是一個醫生進行的正常的體檢,醫生看起來是在處理一具新鮮的屍體。

葛特曼回憶道,他記得當時那一刻,感到一股不同尋常的冷意席卷了全身。

首次感到強摘器官的嚴重程度

葛特曼介紹,在蒙特利爾,那時有三位女士剛剛從中國大陸抵達加拿大。她們中沒有人會說英語,她們都有因修煉法輪功被關押勞教所的經歷。

但是,這次訪問令葛特曼首次感到中共強摘器官「嚴肅和嚴重」。

「其中一人從農村來,口音很重。他們給她做體檢。她說的體檢,我覺得是毫無道理的,因為都是檢查腎臟和肝臟的功能、眼睛、血型、組織匹配等。 檢查眼睛不是視力測試,而是檢查眼角膜。」

「她根本沒有意識到這次體檢和強摘器官有關。她很奇怪我非常關注這個體檢;她一再向我強調她所遭受的酷刑。」

在葛特曼後來的調查中,很多受訪者的經歷一次又一次地證實了他的內心的恐懼──強摘器官真實存在,並且廣泛進行。很多法輪功修煉者甚至是在家中被強制採集血樣,被提取組織樣本匹配。

「我很小心地不讓受訪者知道我在做什麼,不是只問體檢的事情。有時候我和對方談論8小時,來獲得整個故事,包括在勞教所發生的一切。這樣我能夠判斷對方的話是否可信。」

「我希望讀者閱讀這些故事後,作出自己的結論。這是我的想法。」

中共很多高層、公安人員修煉法輪功

葛特曼不希望他的這個調查故事起始於1999年4月份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之初。他想從更早的時候,從法輪功在中國傳出的時候開始。

旅居加拿大多倫多的丁靜(Dingjing, 音譯)滿足了他的願望。 「一開始,她沒有同意談, 說她的故事沒有什麼有意思的。」

丁靜當時給葛特曼留下很深的印象,她是一個「很有趣」的人,因為「在見面的時候,她看起來很興奮,她給我們兩個人都準備了茶和咖啡。我想她不知道我們兩人的習慣是喝茶還是喝咖啡,所以兩種都準備了。」

在談話中丁靜介紹,自己是北京三個法輪功煉功點的義務協調人,一個是在中央電視臺(CCTV),一個是公安局(PSB),另一個是在玉淵潭公園,那裏很多中共高層官員煉法輪功。

這些信息對葛特曼來說,「是不可思議的。我在書中用了很多筆墨。」

「她退休了,是一個幹部,組織能力很強,她很小心,不告訴我們一些人的名字。我相信,李鵬妻子是法輪功修煉者,她說,不少高層官員修煉法輪功,包括秘密警察。 」

「1997、1998的時候,便衣警察開始在丁靜所在的煉功點出現了,他們假裝對煉功感興趣,因為這些人偷偷在背地裏吸煙(法輪功修煉者不吸煙)。他們總是來,一直問問題,問法輪功修煉者的姓名、地址等個人信息。後來1998年,北京電視臺播出了一個反法輪功節目。其實,種種跡象讓丁靜在1999年初就預料到迫害會發生。」

葛特曼表示,這段故事成為了整本書中不可缺少的一部份。 「這些中共內部人士修煉法輪功(法輪功修『真、善、忍』),意味著他們做出了道德上的承諾,這令共產黨感到害怕。」

在調查中,葛特曼還得知中共主管財政的某位官員透露,一份在1996年下發的紅頭文件說:我們將取締法輪功群體。這是紅頭文件,這意味著這是一份非常機密的文件,僅下發給共產黨的高層。這種文件,是你看過之後就要扔掉的。這位官員現在在上海,已經不再擔任原來的職務。

劉成軍與長春真相插播

除了訪問加拿大和美國很多地方,葛特曼( Ethan Gutmann)還去了香港、臺灣、澳洲、泰國等地。

「2008年,我去泰國曼谷,那裏有超過一百名的法輪功修煉者。在曼谷的日子是巨大的突破,我深受感動。這些人在和我談之前,沒有和任何人談過。」

「法輪功修煉者在那裏生活很困難,她們不會說泰國語言,她們在那裏等待其它國家接受難民申請。有人去了芬蘭,有人去了加拿大、紐約,他們去很多不同的地方……這是一段很棒的經歷,因為他們每個人都互相幫助,他們和其他的難民是如此的不同。」

「這些(法輪功)難民居住在一個非常擁擠的公寓中,天氣很熱,沒有空調,我們在一起吃東西,他們告訴我他們在監獄中的故事,經歷酷刑,很可怕的那些經歷。」


長春插播的主要成員劉成軍
在監獄中被迫害致死。
「很多人來自長春,他們知道長春插播者的故事,我花了好幾天的時間來了解他們是誰,他們身上發生了什麼事情。他們切開電纜,插播了大約一小時的(法輪功)真相,有關長春插播的《偽火》(分析中共當局栽贓法輪功修煉者在天安門自焚的影片)……我覺得這些故事非常令人信服,非常有力量。」

「她們告訴我大卡車(因為劉成軍平日裏老是開著一輛卡車在農安和長春之間運送真相資料,人送外號「大卡車」。他是長春真相插播的主要成員,後被迫害致死)到底是什麼樣的人……這些都是震撼人心的故事。 」在這裏,他也得知了其他插播者的故事,侯明凱……

爭取把真相講出來──香港見聞

葛特曼去香港呆了兩個星期。在那裏,印入葛特曼眼簾的是--很多法輪功修煉者臨時住在一個令人難以置信的狹小的地方,條件看起來很糟糕。她們都坐在那裏,向中國撥打法輪功真相電話。

這個簡單的畫面再次觸動了葛特曼的心弦。他解釋說,自己感到了法輪功修煉者付出的可貴。

「中國那個環境不能講真相……她們所抗爭的不是個人的修善、修忍,她們努力爭取的是去把真相講述出來,這太難了。」

我因為愛你而來

讓葛特曼感動的是,劉成軍那幾個法輪功修煉者付出生命的代價在長春電視臺插播了近一個小時的法輪功真相,無數的修煉者冒著生命危險也要出去告訴民眾真相。有的因此被抓被關監獄,甚至失去生命。那麼他們的目的是什麼呢?

剛才上網搜尋到《為你而來》這首歌曲的歌詞,歌詞裏有答案:

跨越千山萬水
我一次又一次為你而來
我因為愛你而來
可貴的中國人啊
請靜心傾聽我的心聲
法輪大法好啊
法輪大法好
切莫相信那欺世的謊言

面對暴力危險
我一次又一次為你而來
我因為愛你而來
可貴的中國人啊,
你可知道全世界都說
法輪大法好啊
法輪大法好
切莫錯過這萬古機緣

法輪功代表了一個道德的中國

葛特曼說:「法輪功代表了一種我在中國生活時並不常見的東西,代表了一個道德的中國,一個道德至上的中國,這是最重要的。

「從法輪功修煉者的抗爭中,我看到了未來。圍繞在法輪功問題上的(正邪)較量對中國的未來非常重要,這可能決定中國將如何崛起。

「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糾正歷史,揭示事情的真相。」「真相,這是至關重要的。所有的一切都有關真相。」

「把真相揭示出來,這是法輪功所做的,這就是法輪功改變中國的方式,而不是通過交易。」

他說:「問題在這裏,這個問題關乎中國的未來,有關中國將變成什麼樣子。」

中國的未來就是中華民族的未來,也是炎黃子孫的未來;具體的說,是每個人的未來;再說明白點,關乎著每個生命有沒有未來。

明白了,法輪功修煉者們是豁出自己的命也要讓可貴的中國人能有未來,難怪歌詞中說「我一次又一次為你而來,我因為愛你而來」。(安柳平) △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