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義無反顧 江澤民死到臨頭(多圖)
 
——專題︰習江對決到了關鍵時刻
 
2016-7-31
 



希望善良的民眾能聽到呼救的聲音,並抵制這種罪惡。



反對活摘器官的聲援者常在街頭上演行動劇,引起外界關注。

【人民報消息】(人民報記者安柳平報導)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開動國家機器全面鎮壓佛法修煉者,從此之後這一天就成為一個敏感日。今年7月20日掌管文宣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劉雲山在新華網赤裸裸刊登活摘器官的信息,7月25日習近平發出一審判處原軍委副主席郭伯雄無期徒刑,郭伯雄的內部罪行是在軍隊裡建立巨大的活人供體倉庫,裡面的供體都是隨時被帶出去活摘器官的佛法修煉者。

7月26日新華社報導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會議。報導說,中共中央政治局7月26日召開會議,決定今年10月在北京召開中國共產黨第十八屆中央委員會第六次全體會議。

江系從政治局常委到執刀活摘器官的醫生都瘋狂了,這說明他們的主子江澤民死到臨頭。

影視明星傅彪大家都知道,下面我們舉這個例子來說明問題。

◎傅彪兩次換肝

傅彪第一次換肝是2004年8月25日。據三零九醫院肝膽外科蕭主任透露︰傅在晚飯後突然感覺右上腹疼痛,次日到他們醫院看病。8月27日經CT掃瞄確診為肝右葉巨大肝癌。隨後轉到武警總醫院,9月2日接受了肝移植手術。

從上面的病歷看,傅彪被確診為肝癌到換肝手術沒超出一週。而決定換肝,做肝臟配型準備的時間距手術時間就更短了。

2005年8月,北京一位對傅彪病情比較了解的醫生接受了晨報記者的採訪。他告訴記者,其實傅彪第一次進行肝臟移植手術的時候已經到了晚期︰「當時他的診斷是肝門靜脈右支有癌栓,癌症已侵入到肝臟血管,做肝移植已經比較晚了。」

傅彪在北京武警總醫院開完刀後恢復得比較好,直到術後半年覆查時才發現AFP(甲胎蛋白)升高了,這說明體內腫瘤有復發或者是轉移的跡象。之後不久,發現腫瘤在肝內復發,於是傅彪在2005年年初在天津東方器官移植中心做了第二次肝移植。其實,第二次肝移植的做法並不恰當,但傅彪的求生欲非常強烈,他堅持要求做。

第二次手術之後,醫院很快就發現癌細胞再次轉移,這次主要轉移到了肺部,這也是最後導致傅彪死亡的主要原因———癌細胞使肺功能衰竭最終導致死亡。這位醫生告訴記者,對於肺部衰竭的症狀,醫院曾建議傅彪進行氣管插管來幫助呼吸並減輕痛苦,但他一直不同意,直到幾天前陷入昏迷之後,家屬才替他做了插管的決定,但最終傅彪還是走了。

這位專家同時指出,傅彪罹患的這種肝癌病症「肺轉移」是一種比較常見狀況,「以他第一次進行肝臟移植之前的病情,一般病人的存活時間只有3個月,而他在兩次肝移植之後比他們多活了15個月,已經是比較長的時間了。」

大家想一想,如果傅彪這樣的病人不進行肝移植只能存活3個月,兩次肝移植一年裡,傅彪飽受了肝癌的折磨和手術、化療、放療的痛苦,並被掏空了上百萬的家底後,最後還是撒手人寰。

屠殺兩位身體健康的佛法修煉者只為傅彪贏得15個月的生存機會,這對於他這個生命是不負責任的。人不只一生,人是有輪回轉世的,傅彪欠了兩條修佛者的命,他的下一生將如何度過?!

2005年4月,傅彪被查出肝癌復發,4月28日在天津東方器官移植中心再次做了肝移植手術,從病發到做移植手術,時間也非常短。

這2次移植手術等待供體的時間,正如官方網站宣傳的那樣︰一般一週之內就能找到活的供體。實際上更快,「隨要隨到」。傅彪的2次換肝情況,正是中國怪異的「器官等人」的反配形狀態。

兩次換肝手術,第一次在武警總醫院,第二次在天津第一中心醫院東方器官移植中心。而這兩家是提供活體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大戶,僅次於北京解放軍307醫院,名列全國前3名。

被稱為「魔鬼醫院」的東方器官移植中心,是目前亞洲最大規模的器官移植中心。2005年12月30日,主任沈中陽接受《鳳凰周刊》專訪時稱︰「今年所做的肝移植手術已達650例。」傅彪的2次肝移植就在其中。

一位曾經給傅彪看過病的紀小龍醫生說︰他找到我的時候,已經沒辦法控制了。他的肝臟切下來我也看到了,太晚了,不可能再活下去。那時別人還罵我說︰人家手術以後不是好好的嘛!你怎麼說人家活不長?我可以肯定他活不長。他的癌細胞像散芝麻一樣,在肝臟裡鋪天蓋地到處都是,怎麼能活得長?有人說換肝就可以了。

紀小龍說︰癌細胞很聰明,肝癌細胞最適合生長的環境是肝臟,肝臟裡面長滿了,它就跑別的地方去了,等你換了一個好肝,四面八方的肝癌細胞都回來了!沒有用的!中晚期的時候,你去治療癌細胞,想把癌細胞殺死,這個思路是錯的。癌細胞是殺不死的!你不要指望通過醫學的辦法,來解決你的癌症問題。那麼要用什麼辦法呢?我打個比方︰任何癌症,就像一個種子,你的身體就是一片土壤。這個種子冒芽不冒芽,長大不長大,完全取決於土壤,而不是取決於種子。種子再好,土壤不適合,它決不會長出來。怎麼改善這個土壤?這是現在研究的課題。

北京武警總醫院的「武警部隊肝移植研究所」,是沈中陽在武警總醫院成立的,並自任所長。與武警部隊的密切聯繫,是沈中陽所負責的幾個移植單位獲利於新的器官來源的重要因素。

據「追查國際」通告,沈中陽所在醫院的醫生在電話問詢中都承認,為病人移植的器官來源於活著的法輪功修煉者。

據悉,傅彪第一次移植失敗後,家屬因為聽說給傅彪移植的器官來自於法輪功修煉者,就追問主刀醫生沈中陽關於器官的來源問題。沈像被捅了馬蜂窩似地炸了,生硬答道:第一、一切都符合法律手續。第二、這不是你們應該過問的。

沈中陽的回答從側面證實了傅彪移植的是佛法修煉者的器官。

沈中陽除了有「天津東方器官移植中心主任、武警總醫院肝移植研究所所長」等頭銜外,在肝臟移植方面,個人業績在同行業裡「拔頭份」。2001年完成肝臟移植109例,腎臟移植80例,連年創手術總例全國第一。至2005年3月,沈中陽完成第1,600例肝臟移植手術,居世界前列。

◎器官移植以1999年是分界嶺

1999年江澤民鎮壓法輪功之後,數千萬的法輪功修煉者因為去北京和平上訪或者講真相被非法抓捕,數百萬人至今失蹤。與此同步出現的是,中國器官移植數量爆炸性增長,大量器官移植中心和配型中心迅速建立,同時伴隨大量醫學界的反常現象出現。

據2010年3月中共官方媒體《南方週末》發表的《器官捐獻迷宮:但見器官,不見人》報導:「2000年是中國器官移植的分水嶺」。「2000年全國的肝移植比1999年翻了10倍,2005年又翻了3倍。」6年時間翻了30倍!

國內「供體等受體」的反常現象,都是在99年鎮壓佛法修煉者之後才出現的,之前還不是。八十年代2個等待換腎的「尿毒症」病人,一個等了十年沒結果就去世了。另一個等了幾年,在99年之後換上腎臟的。

沈中陽主持的多家醫院的移植專科生意興隆,其關鍵在於各家保障有供體的來源。沈一人做了1,600例肝臟移植,那多家醫院,眾多醫生所做的移植手術的供體會是多少?都從哪裏來的?這在各醫院內部並不是秘密。一個肝臟至少可以賣70萬,巨額的經濟利益讓越來越多的醫院走上了犯罪的道路。

肝移植在1999年以前,20多年的肝移植累積總數僅100多例,1999年以後呈指數增長,僅2006年的年移植量就達5,680例。

2007年,天津的東方器官移植中心派人來德國購買手術室設備,他們不惜重金購買了多套外科手術室設備,來人說,肝移植中心要從原來的7個手術室擴建到20個。這表明,像東方器官移植中心這樣有武警提供器官來源的移植大戶,不但沒「歇業」,反而在大幹快上。現在肝移植的數量,遠不止是2005年公布出的數字了。

◎四線城市一日完成十例腎移植手術

近日,湖北十堰廣播電視臺、《十堰晚報》相繼報導十堰市轄區內的東風公司總醫院器官移植中心,曾於2000年一日完成10例腎移植手術。由於十堰市是大陸四線城市,其屬下醫院一天內可完成如此數量的移植手術,引發外界質疑。

2016年7月14日,湖北《十堰晚報》以一篇名為「器官移植、十堰名片」的文章,文章大篇幅報導東風公司總醫院器官移植中心的發展軌跡,同時強調東風總醫院曾於2000年一天內完成10例腎移植、3例角膜移植、1例甲狀旁腺移植的事實。

湖北十堰廣播電視臺也跟進宣稱,這顯示出東風總醫院的「整體實力」,標誌著器官移植成為東風總醫院的一種「常規手術」。

◎器官移植中心爆增供體來源充足

根據中國公開報導及中華醫學會的器官移植數據顯示,1999年的前6年,器官移植數量為18,500例;1999年以後的6年,器官移植數量暴增至60,000例;而2005年則高達2萬例。

維基百科數據顯示,中國的器官移植中心以「世界前所未見」速度增長,自1999年的150家增至2007年的逾600家。

解放軍第二醫院解放軍器官移植研究所(上海長征醫院)曾在網上稱,肝移植病人的平均等候供肝時間為1周;天津東方器官移植中心亦曾在網上稱,病人平均等待供體時間為2周。

海外獨立人權機構《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在今年1月至6月調查發現,在器官捐獻依舊困難的情況下,中國從事器官移植的多家醫院,從2015年至今,仍在進行大量的器官移植手術,且供體充足,等待時間僅需要1至2周左右。

「肝移植我們一直在做,」北京朝陽醫院肝移植主刀賀強在電話中承認,器官移植手術只需等待1至2周,「今年己做10多例,價格70萬。」

在美國,等待一個肝臟平均要2年、腎臟要3年;在亞洲臺灣,等待一顆肝臟平均要30年,其它器官至少得等上4至7年,但在中國大陸,患者等待適合的器官只需1至2周。

◎移植規模

解放軍第309醫院器官移植中心2002年4月成立,2005年10月被總後勤部衛生部命名為全軍器官移植中心,2011年被總後衛生部命名為「全軍器官移植研究所」。該醫院還是中共衛生部成立的中國腎移植科學登記系統(簡稱CSRKT)管理委員會的數據中心。

2012年,393張床位,床位使用率100%,植團隊就有多達42人,主任醫師和副主任醫師13人,手術能力:曾一夜完成了12例腎臟移植手術,每年移植量約4,924例。

鞏義市只是個縣級小城市,其轄區內以中醫中藥為主要診療手段的醫院,於2001年居然成立了腎移植中心,同時可接納12個腎移植患者,一天最多可進行8例腎移植手術。短短的幾年後,大約2006年中心泌尿外科主任李宏道已主刀了腎移植500多例。

◎《追查國際》的調查報告

中國的醫療系統是世界上最隱密的。2006年至今,中國的醫療機構,對外界關於強迫失蹤的法輪功修煉者和移植系統的任何外部調查,就關上了大門。以黃潔夫為代表的中共醫療系統官員,面對外界針對中國奇奇怪怪的器官移植現象提出的質疑,要麼避而不答,要麼斷然否認,要麼以死囚器官名義進行解釋,2010年後又不斷鼓吹捐獻器官,披著一層合法和人道的外衣。2015年10月,黃潔夫宣稱公民捐獻器官獲得了極大的成功,器官移植量創歷史新高!這些,各個醫院都可以反駁。

《追查國際》從2006年開始了面向中國大陸的系統調查。經過10年來持續系統追查,包括對5名中共政治局常委、1名軍委副主席、政治局委員、國防部長、前解放軍總後勤部衛生部長等,對中國865家器官移植醫院上萬通電話調查,對9,500多名移植執業醫生的幾十萬份公開媒體報導、醫生論文、醫院網站備份和數據庫數據的多輪搜索和分析論證,獲得了重大突破。採集到兩千多個電話錄音證據,獲取了上萬條資料證據。發表了21萬多字的綜合報告,呈現了60個電話調查錄音證據,1,628個資料證據。

得出如下結論:

1999年以來,以原中共黨魁江澤民為首的中共犯罪集團操控整個國家機器,包括黨、政、軍、武警、司法系統和醫療機構,在全國範圍內用活摘器官做移植的方式,對法輪功修煉者實施群體滅絕性大屠殺,是江澤民發起中共主導的國家犯罪。是群體滅絕罪、反人類罪!

結論一、活摘法輪功修煉者器官是江澤民下令中共主導的國家系統犯罪。

結論二、活人器官供體庫最初的主體來源涉嫌是數百萬被非法抓捕的上訪法輪功修煉者。

結論三、七大類證據揭示中國存在著龐大的活人器官供體庫。

結論四、中共活摘法輪功修煉者器官沒停反增,而且兩次出現了大量的突擊移植,2015年只用捐獻器官是騙局。

結論五、大量數據分析得出:大量法輪功修煉者因活摘器官被中共虐殺。

◎薄熙來、徐才厚和郭伯雄都有證詞

薄熙來、徐才厚和郭伯雄以貪腐名義落網後,都有證詞證明是江澤民以升官發財為誘餌,讓他們以最快的速度消滅掉信奉「真、善、忍」的法輪功修煉者。他們執行的就是江澤民的「從肉體上消滅」佛法修煉者的政策。

徐才厚臨死前決定講出實情,郭伯雄落馬後,幾經周折,在事實面前不得不承認在軍隊的巨大防空洞裡有更多的活供體和具有保障的巨大活人供體庫。他們有嚴格的管理制度,誰要是敢與法輪功修煉者說話或走漏風聲,那就是滅口。這些年來被滅口的軍人也不是一個兩個。最重要的是給戰士們洗腦,讓他們認為關押的都是應該被消滅的階級敵人。

現在習近平在按部就班的將江澤民反人類集團的要員繩之以法,江系越瘋狂加速活摘器官,越說明江澤民的末日就在眼前。(人民報記者安柳平報導)△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