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報特稿:小天使們為世界送去生命的希望(多圖/視頻)
 
——真正大善的義舉
 
李子木/項薇萊
 
2015-7-9
 



「騎向自由」小隊長陳奕珊在洛杉磯中領館宣讀信函內容。 隊員們到洛杉磯中領館遞交信件,呼籲中共當局停止迫害法輪功修煉者,尤其是停止迫害他們的孩子。



6月12日,小天使們前往猶他州政府大樓的路上。

【人民報消息】這是一個為營救流離失所的中國法輪功學員的遺孤所發起的名為「騎向自由」(Ride to Freedom)的活動。來自全球五大洲近30位青少年通過騎自行車橫跨美國,呼籲全世界關注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關注被折磨致死的法輪功學員所留下的遺孤,並將其中的5名孤兒營救到美國。

表面看起來是呼籲將5名中國法輪功學員的遺孤營救到美國來,但實際的意義卻遠不止這些。這些青少年通過騎自行車橫跨美國的真正目地,是為了尋找墮落世界中那些還有善心的人們,為他們送去未來的希望。

「騎向自由」協調人之一的基斯-維爾(Keith Ware)介紹說,參加騎行的這些孩子是來自中國、美國、德國、法國、澳大利亞、印度、南美、俄羅斯、阿根廷、伊朗、阿聯酋、匈牙利、新加坡等國家的小法輪功學員。

來自迪拜(又譯杜拜)的21歲騎手Ghazal Tavanaei說,營救活動不僅對法輪功學員,對所有人都有重要意義,「畢竟,我們都是兄弟姐妹,應該在彼此有難的時候伸出援手。」

根據騎行計劃,在終點華盛頓DC,這群少年騎手希望能見到奧巴馬總統,敦促他在與中共領導人會面時,幫助解救中國法輪功學員的遺孤,並將他們營救來美國。隨後,他們將去紐約,希望與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見面、取得其支持,並在聯合國大會上發表講話。

既然少年騎手們希望得到美國總統奧巴馬和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的支持,那直接去見奧巴馬和潘基文就應該能解決,何必要從洛杉磯騎到華盛頓特區,大約3,000英里的辛苦行程?

古今中外的歷史上有很多例如紅眼石獅的真實故事,說看起來是需求幫助,實際上是在幫助人、在啟發人的善念,為的是讓更多的人在隨後會發生的大災難中活下來。這些青少年騎手就是一個個充滿善心的小天使,在所到之處留下善的種子。


6月1日晨,孩子們在中國駐洛杉磯總領館前,
連署給習近平的公開信。
5月31日,部份騎手匯聚在洛杉磯旅遊勝地聖莫尼卡碼頭,在6月1日出發前,車隊成員來到洛杉磯中領館,在一份發給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公開信上連署。當他們把信交給洛杉磯中領館時,領館人員拒絕收信,信送不出去,有的孩子都急哭了,最後他們只好將信投遞到對街的郵筒裏。看起來是小天使們碰到了難題,其實是洛杉磯中領館的人在選擇自己的未來。

6月1日從美國洛杉磯出發,一路向東行,預計7月16日抵達終點站華盛頓特區,完成45天跨越美國19座大城市的壯舉,全程3,000英里。雖然孩子一路面臨重重挑戰,身體會疲累酸痛,但內心卻更加堅定。希望世人關注這個仍在發生的群體滅絕罪行,以及那些仍在躲避中共迫害的無辜的孩子們。

選擇美好未來的美國地方政府官員和議員




美國伊州眾議員Mary Flowers和La Shawn Ford出席州府大樓前
的新聞發布會,稱「騎向自由」單車之旅是「義舉」。



7月6日「騎向自由」車隊在印第安納州韋恩堡市舉行新聞發布會。



這些是來自於印第安納州社會的支持以及韋恩堡市市長宣布7月6日為「騎向自由日」
和哥倫比亞市市長的歡迎信。

6月12日,部份青少年騎手們在猶他州政府大樓前舉辦新聞發布會。猶他州政府代表BradDaw、美國賽區的聯合國小姐Nora Abu-Dan和人生故事庫總裁Paulette Steves在新聞會上發表演講,支持「騎向自由」的行動。

猶他州代表BradDaw談到人們應該具備信仰自由的權利,沒有任何一個政府應該可以把這種權利從人民手中奪走。他說:「我很榮幸和你們站在一起,你們在做正確的事情,你們在做出改變,你們在推廣人類最基本的權利。」

「騎向自由」6月30日抵達密蘇里州聖路易市。隊員們分別在密蘇里州哥倫比亞市和聖路易市舉行記者新聞發布會,獲得各級政府官員致信,頒發褒獎、決議案,及到場致詞,奧法隆市市長並宣布6月30日為「騎向自由日」。

密蘇里州聯邦眾議員Vicky Hartzler的代表及哥倫比亞市市議員Michael Trapp先生都出席了哥倫比亞市新聞發布會並發言,稱信仰自由是美國立國之本,中共對法輪功的鎮壓是侵犯人權。

7月6日在韋恩堡市市中心召開新聞發布會,市長致信宣布7月6日為韋恩堡市「騎向自由日」,同一時間,也收到哥倫比亞市市長的歡迎信。

此前,「騎向自由」之行,7月1日一行人來到林肯總統的故鄉──伊利諾州首府春田市,隊員們受邀進入議會大廳,全體議員起立鼓掌,對他們表示歡迎。他們向議員們呼籲關注中共政府對法輪功的迫害。

伊州議會眾議員Mary Flowers和La Shawn Ford出席了「騎向自由」之旅在伊利諾州府大樓前的新聞發布會,並稱讚他們的行為是「義舉」。

小天使們自己的故事


6月11日,騎手們穿越沙漠。
基斯-維爾表示,雖然一路很辛苦,大部份時間都是在外宿營,連帳篷都沒有,就是頂著天,睡著地。一個月過去了,經過上山的艱難和沙漠中的枯燥之後,騎手們依然保持最初的熱情和勇氣,幾乎每個孩子都有他們自己的故事和感受。

來自中國的幾個少年騎手講述了他們在中國,由於父母修煉法輪功被迫害而擔驚受怕的經歷。

Flora Yan(15歲,來自中國)的奶奶由於修煉法輪功,在中國受到迫害,被迫離開家流離在外長達3年,期間也在勞教所遭受各種酷刑折磨。來自中國15歲的Jimmy Ma,他的媽媽也因為修煉法輪功在中國被捕入獄。以致每天起床後都要找媽媽,但每天都找不到她。在中國有成千上萬的孩子,他們的童年一直就是這樣,在擔驚受怕當中度過。

來自西雅圖的Flora Yan是2013年才從中國來到美國的。她表示,自己之所以參與「騎向自由」活動,是因為之前在中國的家人受過迫害,經歷了3年的流離失所。她說,「我知道在中國的那些孤兒的處境。現在我來到了美國這個自由國家,我覺得需要盡我所能為那些孩子做點什麼,也許微不足道,但我要盡力。」

Flora說,騎車最辛苦的就是開始的幾天,騎完車渾身上下都很酸痛,還有很多傷口。行程中還遇到一個很大的困難,就是上廁所非常不容易,尤其在沙漠裏。「不過現在已經適應了」。Flora說:「那兩天真的感覺非常辛苦,也想到要放棄。但是想到中國的那些孤兒,他們只是因為信仰真善忍被迫害,甚至迫害致死,但是我們現在在美國,這點苦真的不算什麼。」讓Flora最感動的是,本來互不相識的隊友們之間的團隊合作精神,大家彼此之間都很友善。

居住在新澤西州的15歲女孩馮宇真是「騎向自由」社交媒體主管,她說:「睡覺時很辛苦,騎車出很多汗,風吹的頭疼。但是這個時候,我會想到中國的孤兒。想到我們在做什麼,就不會覺得辛苦。我們都想救出那5個孤兒,我們都很用心。」

車隊的「隊長」陳奕珊說,我們內心都心存善良,我們在盡最大的努力給中國帶來信仰自由。修煉法輪功後,學會無論在何種情況下,都用積極向上的理念規範自己,以他人為先,把最好的東西給予他人。她說:「歷經15年的等待,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仍未結束。我要通過騎行幫助中國變得更加美好,使那裏像我這個年齡的女孩也能夠擁有基本的人權──信仰自由。」陳奕珊表示這些天經歷了很多,有磨難,也有收獲。她說:「遇到麻煩的時候,不是放棄,而是要堅持下去,從心裏找到希望。」

最好的生日禮物




來自五大洲的青少年組成「騎向自由」單車隊,為讓人們知道中國法輪功學員遺孤
依然遭到迫害而橫穿美國,沿途告之真相。

來自美國華盛頓DC的15歲騎手蔡博容父母是移民美國的新加坡華裔,他代表新加坡參加騎行。蔡博容喜歡音樂,騎行的休息片刻,他依然練習彈古箏。自幼跟著父母修煉法輪功的蔡博容很小就知道,許多善良的中國人因為修煉法輪功而受到殘酷無理的迫害,很多小孩因此成為孤兒。他說:「我住在美國,我有很多機會做任何我喜歡做的事情,但是在中國的孩子他們沒有機會去做任何他們喜歡做的事情,他們可能比我做的要好,但是沒有機會。這就是我為什麼要參加這次的騎行活動的原因。」

6月23日剛好是Jessica的17歲生日,為了營救法輪功孤兒,她突破了從小就不願打電話的障礙,聯繫到了堪薩斯州的一位眾議員。Jessica說:「如果我沒有加入(騎向自由)我可能不會有勇氣去打電話,講法輪功受迫害的真相。我非常高興,真是一個好極了的生日禮物。」

人們等待傾聽真相


小天使們一路獲得民眾的支持,和他們
一起拍照並上傳社交媒體。
來自德國的Laili Will,說:「我很驚奇只要我們開口講,人們就會聽」。希望在接下來的旅程中,「有機會可以和更多的人更多的媒體交流,我們需要讓更多的人知道真相,這樣我們做的才會更有意義。」

曾經的電腦遊戲迷Michael Chen說,一路騎過來,沒有覺得很辛苦,每天很早起床做該做的,想一直堅持下去。他說,他現在可以告訴別人法輪功受迫害的真相了。過去他告訴別人法輪功受迫害,有時人們會覺得他很奇怪,現在人們更容易接受。「我只是想告訴更多人在中國有這個迫害。我們在拉斯維加斯的時候,碰到一些中國人不能接受真相,我感到很傷心。我希望能把真相告訴更多人。」

來自阿根廷的Sara Charras只有16歲,她覺得能夠和這麼多青少年一起做一件有意義的事情,真是難得的體驗。Charras說,自從一年半前修煉法輪功,她學會控制自己的情緒。秘魯籍的Jasmina Davis今年18歲,修煉法輪功已有7年。她表示,單車之旅讓她接觸了來自不同文化的青少年,他們都各有不同的生活方式,「學會和不同人共處,對我也是自我提升」。

來自伊朗21歲Ghazal Tavanaei說法輪功是她18歲生日時獲得的最特別禮物,修煉法輪功後讓她變得更加平和冷靜。來自印度的Aishwarya Sai表示無法理解中共為何要迫害法輪功學員。打坐和煉功有錯嗎?為人真誠和善良有錯嗎?人們只是想要去做好人,為何他們因做好人而被折磨?為何他們因為信奉「真、善、忍」而被殺害?為何他們被活摘器官?

24小時內發生的奇蹟

基斯-維爾表示,一路上遇到不少困難,但是也發生了很多奇蹟。他講述了一個24小時內發生的奇蹟。

他說,那是一個夜黑風高的晚上,大概10點多左右,他們抵達沙漠中間的一個營地。因為他們並沒有事先預約,營地的工作人員都已經下班了。他們打算自己在那裏安頓下來的時候,一個住在營地的的工作人員開著一輛皮卡車回來了,他說因為你們是個大隊伍,是需要預約才能住進為集體準備的營地,但是現在營地已經關門了。這個工作人員在聽了騎手們騎行的目的和法輪功的真相之後,為他們打開了團體宿營營地的大門,說就把這當成是他的贊助。

基斯-維爾說:「這個宿營地非常好,裏面都是紅石頭鋪成的地,所有的東西都很好。這個工作人員開車又走了,等他回來的時候,他帶回來滿車的煙花,說這也是他們的贊助。」

第二天早晨,他們在最近的卡車休息地區找到電源,這樣才可以為手機充電。當他們準備好出發去鹽湖城的時候,來了一個警察,一個騎手和他講述了他們騎行的目地。警察告訴維爾說,到鹽湖城最快的方式就是通過I15高速公路。可是該高速很繁忙,對騎手們的安全會有一定的影響。警察告訴他們:沒關係,我來守護你們。但是,他只能護衛他們到某個出口。警察隨後打電話給高速公路巡警,而高速巡警答應一直護衛著騎手們直到出口。中途,巡警還把騎手們帶到了自己的家裏,給大家喝水,他們全家人都走出來,和騎手們一起唱歌。

離開巡警的家後,騎手們找到小鎮裡的沃爾瑪,準備購買一些必需品。這個時候,在停車場,恰巧碰到了一個很大的卡車,他們是一個自行車廠商在做一些自行車的演示。他們聽說了騎手的故事後,離開的時候,把自行車鏈,一些自行車的替換品和水,所有都是騎手們正好需要的物品都留給了車隊。

維爾表示,在旅途中,有時他們會碰到一些不如意的事情,或者犯了一些不該犯的錯誤。但是,幾乎每次這些不如意或者這些錯誤會帶來另一個機會或者轉機。

小天使們的心願:我們的聲音一定要讓人聽到

最小的騎手11歲的Aila Verheijke說:「修煉法輪功沒有罪,中共不應該抓捕和酷刑折磨我們,我希望那些遺孤也能像我一樣過上幸福生活。」

孩子們對遊人和媒體唱起了他們自己創作的歌《騎向自由》:「我們戴上頭盔,我們騎呀騎,為了信仰的自由,在中國的法輪功孤兒們寒冷而孤獨,他們的父母被鐵石心腸的警察殺害,群體滅絕已經太久太多,大家都來唱這首歌。騎呀騎呀,騎向自由,幫助在中國的孤兒,我們一定要營救他們,堅持行動,堅持講,把真相傳播,我們的聲音一定要讓人聽到。」

車隊的「隊長」陳奕珊表示,「一路上很多人支持。在去加油站、上廁所、買東西時碰到人,都會給他們講法輪功真相。也碰到華人遊客,他們中有的還不明白真相,有的也願意和我們拍照支持我們,在猶他州還幫助兩個中國人退黨。」

組織者呼籲更多人來參與,一起在美東最後的10英里騎自行車,或在7月17日參加燭光守夜。

7月12日中午12點半至下午2點半,少年騎手們將在費城的自由鐘廣場與民眾見面,並召開新聞發布會。少年們歡迎民眾加入到他們在費城的騎行。民眾也可通過社交媒體關注他們每天的行程,如Facebook、Instagram,、Twitter和Youtube。

來自西雅圖的Flora Yan說:「這裏有很多種不同的表示支持的方式,其中之一是您可以在臉書或其它社交媒體,加上『#Ride2Freedom』或『#R2F』的標簽。」

蔡博容在個人社交網頁上的一首小詩《蠟炬之淚化金輝》,真切的道出了這群少年騎手們的心願:「付出生命的燭光,為那些沉浸在黑夜的人們,帶來堅強的希望。」

小天使們展開「騎向自由」之旅,呼籲全世界關注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營救流離失所的中國法輪功學員遺孤,讓更多人了解真相,其真正的目地,是為了讓沿途的傾聽者擁有美好的未來。△( 人民報記者李子木、項薇萊報導)



這裏面是小天使們沿途講清法輪功真相的一個個令人難忘的鏡頭。


(部份資料來源:大紀元、新唐人)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