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動真格的!談江現行罪 活摘器官在繼續(多圖)
 
瞿咫
 
2015-6-4
 



中共用坦克軍團鎮壓學生的六四暴行照片被曝光!



2015年活摘器官依然沒有停止。SOS!

【人民報消息】一年一度的六四又到了,從1989年到2015年,今年的六四是第26個年頭了。從1999年7月20日開始的鎮壓法輪功、活摘器官,到2015年還沒有結束。

1989年5月,江澤民是以中共總書記的身份正式主持籌備當年的天安門屠殺的,6月4日親自在廣場旁邊的樓上直接觀看學生們被屠殺。

十年之後,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依然以中共總書記的身份,開動了國家機器發動了鎮壓佛法修煉者的全國運動,此次屠殺範圍不侷限在天安門,而是遍及中華大地。2001年中國新年除夕,羅幹導演的自焚偽案在天安門上演,此時薄熙來活摘法輪功修煉者器官和其老婆谷開來販賣屍體獲取暴利已經進行了不止一年。江澤民的這個罪行至今已有16個年頭,並且還沒有結束,現在每天還有信奉「真、善、忍」的好公民們被抓和失去生命,器官因需而被活活移植。

如果,我們只呼籲江澤民為六四平反、為死去26年的學生平反,而對江的現行屠殺罪行視而不見,對依然處在活摘器官危險中的佛法修煉者的生命漠然置之,那麼六四怎麼會平反呢?這種看似正義的呼籲說到底並不是真正的無私,所以成不了事。

習近平以黨總書記的職位收拾邪黨和江澤民

在中共體制內,誰在真正的收拾江澤民及其統領的國家恐怖主義超級犯罪集團呢?順天而行的習近平和他的志同道合的同事們。

習近平不是中共組織。中共組織是與江澤民不同生但一定同死的。中共體制內,習近平是習中央,是以黨的總書記的身份做著順天而行的事。而邪黨中央的決策機構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及其常委會,這個決策機構的決議是邪黨的決議,不是習中央的決定。如果這個問題上搞不清,就會對時局看不清楚,腦子裡一鍋粥。

但是,政治局及其常委會裡面的個體生命不是中共邪黨,哪怕江系成員本身也不是中共邪黨,也給他們選擇自己未來的機會。如果某些人堅持要做江的馬弁,那是他們自己的選擇。

2014年12月13日上午,在南京隆重舉行首個「中國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國家公祭日」儀式上,習近平在發言中首次使用「反人類罪」這個詞。對於江澤民來說,這個詞不但不新鮮,而且十幾年來都與其名字緊密相連。

習近平說,「……駭人聽聞的反人類罪行,是人類歷史上十分黑暗的一頁。」「忘記歷史就意味著背叛,否認罪責就意味著重犯。」「歷史不會因時代變遷而改變,事實也不會因巧舌抵賴而消失。」

國際刑事法庭針對「反人類罪」的法律條文

反人類罪是指因政府政策或者推行政策而針對任何平民人口進行的攻擊行為,反人類罪在法律上的初次適用是在二戰後對戰犯的審判,在遠東國際法庭東條英機等7名戰犯因反人類罪與戰爭罪被判死刑。

「反人類罪」的國際條例在2002年7月1日生效,當年11月十六大江澤民交出國家主席職位。

《國際刑事法院規約》(《羅馬規約》)將該罪名的中文翻譯為「危害人類罪」(crimes against humanity)。重點「針對任何平民人口進行的攻擊」,著眼於國家或組織攻擊平民人口的政策,或為了推行這種政策,針對任何平民人口多次實施的攻擊行為。如針對民眾實施的謀殺,種族滅絕,政治性的、種族性的或宗教性的迫害等行為。

1945年的《紐倫堡憲章》和1946年的《東京憲章》首次以國際法律文件的形式規定「危害人類罪」是應當懲罰的犯罪。從1946年5月到1948年11月,遠東國際軍事法庭判決包括東條英機等7名戰犯因「戰爭罪」和「危害人類罪」死刑。

國際刑事法院反人類罪行使「自動管轄權」,只要加入《羅馬規約》就自動接受管轄,目的是不讓犯罪者逍遙法外。

1993年5月,聯合國安理會通過第827號決議,決定成立一個特設國際法庭──前南國際刑事法庭來審理前南斯拉夫境內所發生的有關罪行,此後又相繼成立盧旺達國際刑事法庭、東帝汶國際刑事法庭、塞拉利昂特別刑事法庭等。

2002年,根據《羅馬規約》的要求正式成立了常設的國際刑事法院,對世紀範圍內發生的滅絕種族罪、危害人類罪、戰爭罪、侵略罪等四種罪行行使「自動管轄權」,只要國家加入《羅馬規約》,如果發生反人類罪行就自動的接受該法院的管轄。而作為審判核心的18名法官均由締約國2/3多數由各國最高法院任職法官中選出,法院工作接受締約國監督。

「反人類罪」非干涉內政,國際法庭只在該國國內法院不能或不願行使管轄權時替代;國際刑事法庭只審判個人而非國家。這段解說很明白,特別適合中國的國情,尤其適用在江澤民等人身上。

《羅馬規約》明確規定了國際刑事法庭管轄權和國內管轄權呈互補關係,國際刑事法庭無意取代國內法院的權力,只有在國內法院本身不能夠或不願意真正行使管轄權時國際刑事法庭才能行使管轄權。在《羅馬規約》第25條明確規定,國際刑事法庭只審判個人,而不是國家。

中共江澤民集團對全人類犯罪

《追查國際》發表聲明說:從1999年7月以來,以原中共黨魁江澤民為首的犯罪集團利用整個中國的國家機器,包括軍隊、武警和公、檢、法、司、國安、政法委等各級黨政機構,對法輪功修煉群體實施了一場群體滅絕性迫害。上億法輪功學員的信仰自由被非法剝奪,數量巨大的善良無辜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抓捕、關押、酷刑虐待、非法庭審、無罪判刑,許多人被迫害致傷、致殘、致瘋、致死、失蹤、妻離子散、家破人亡。特別是全國範圍採用活摘器官做移植手術牟取暴利的方式進行的群體滅絕性大屠殺!可能導致了幾百萬法輪功學員被虐殺。中共江澤民集團犯下了群體滅絕罪、反人類罪!

這場迫害不僅波及十幾億中國人,中共也將迫害延伸至海外,通過在海外對法輪功的造謠和詆毀,欺騙了全球幾十億人。中共迫害法輪功是對人類正義和良知的摧毀,所以實際上這是一場對全人類的犯罪!

這場迫害不僅波及十幾億中國人,還欺騙了全球幾十億人,人禍造成天災,世界上出現百年不遇、幾十年不遇的各種各樣的大災難。人出了家門,也許就永遠回不來了。世界沒有末日,但不做好人的人、跟著中共仇恨佛法修煉者的人、迫害法輪功修煉者的人就危險了。

與江通姦的陳至立是教育界屠夫

據《江澤民其人》所述,陳至立文革結束後在中科院上海矽酸鹽研究所工作,與江澤民大兒子江綿恒在同一所。江澤民任中共上海市委書記後,在江綿恒的引見下,陳至立與江澤民一拍即合,相見恨晚。1988年,陳被江委以上海市委宣傳部長的「重任」,從此默默無聞的陳至立在上海市委中叫響。市委的人都知道,她的職位是用什麼換來的。

《世界經濟導報》事件是上海1989年學生民主運動的焦點。後來中共八老中主張鎮壓的那幾個能夠看中江澤民,都是因為他在整肅導報事件中的「表現」。在整個導報事件中,陳至立的所作所為加劇了事件的嚴重性。

八九年五月江澤民進京匯報工作,總書記趙紫陽嚴厲批評江澤民處理導報事件不當,江澤民感到大禍臨頭。陳至立即向江表示:中央怪罪下來,我一個人把責任全攬下來就是了。從上海導報事件陳要替江頂罪來看,陳至立對江澤民是死心塌地的。六四鎮壓後,陳至立下令遣散導報員工,並特別下令禁止導報人再做記者。在導報總編輯欽本立臨死之際,陳至立親自到欽病床前宣布將其開除出黨,要這位中共老幹部臨死都不得安寧。

陳至立與江澤民的不正當男女關係,當年上海市委裡無人不知。從江在電子工業部與黃麗滿的醜聞,到往宋祖英手裡塞小紙條,還有外國攝影記者搶拍到的那些江見到漂亮女孩失控的表情可以看出,江澤民是個淫蕩無恥之徒。江與相貌平庸的陳至立幾十年關係「牢不可破」,可不是平常的卿卿我我,而是醜惡的政治組合。

江澤民入中南海後,想把陳至立立即調到北京,委以重任。但在前中央組織部長宋平等元老的反對下,一直未能如願。97年鄧小平病重,江澤民大權獨攬,陳至立終於進京,任教委主任。

1998年,江澤民任命從未從事過教育工作的陳至立為教育部長,禍亂中國文化教育事業。在其卸任教育部長後,江澤民把她升為國務委員,統管全國及全軍的教育。

教育界應該是培養國家棟梁的地方,但陳至立卻推銷在中國教育系統建立所謂的「長遠經濟眼光」,使學校成了骯髒生意的交易場,教育界亂收費愈演愈烈,偽造文憑,花錢買文憑等事情層出不窮。

教育不僅關乎國計民生,更關乎民族未來。在江澤民賣國行徑曝光後,2001年12月,陳至立治下的教育部篡改歷史,擬在新版《全日制普通高級中學歷史教學大綱》(試驗修訂版)不再稱岳飛和文天祥為民族英雄,把賣國賊李鴻章美化成憂國憂民的愛國者,顛倒是非黑白的標準,為「漂白」江澤民的賣國行徑做輿論準備,結果招致社會各界的激烈反對。

把教育當作是鞏固江澤民統治的重要手段,陳至立從小學開始對學生進行洗腦。儘管中共導演偽造的「天安門自焚案」已經在海外被揭露,真相廣為傳播,但陳至立卻意圖通過校園百萬簽名活動,讓中小學生簽字支持江澤民的迫害政策,在學生心中播種仇恨和謊言。使很多學生在天災人禍中死去。

有網友疾呼:「像陳至立這樣的女人不殺不足以平民憤。」

血寫的歷史不容戲說




中共國衛生部1997年到2007年的腎臟移植統計數字表,
和2000年到2007年的肝臟移植統計數字表,觸目驚心!

2002年,在美國政府給美國移民局下發的秘密文件中,專門談及中共活摘器官一事,而且從2000年開始給予法輪功學員「庇護」合法身份。

據統計,至2004年底,天津市第一中心醫院東方器官移植中心累計完成肝移植1500例,腎移植近800例,同時還有角膜移植,2004年一年,該中心完成近900例肝臟和腎臟移植手術。2005年12月30日,該中心主任沈中陽接受記者專訪時稱,僅2005年12月16日到30日的兩星期內就做了53例肝移植手術。

有患者家屬披露,該移植中心一天之內最多做過24例肝臟和腎臟移植。另一位移植器官的病人家屬說,親眼看到一個健康的人被推到自己親人隔壁的手術室裡,過一會兒,心臟、肝臟什麼的就拿出來分別用在自己親人和其他病人身上了。她說當時真受不了,真接受不了。這讓她一輩子內疚。

天津東方器官移植中心85%的器官移植手術患者來自海外。東方器官移植中心網站在2006年4月宣稱,該中心器官移植的平均等待時間是兩個星期。

中共衛生部提供出來的1997年到2007年的腎臟移植統計數字表,和2000年到2007年的肝臟移植統計數字表就完全一目了然。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開始鎮壓法輪功群體,器官移植的數量是在江鎮壓後開始連年遞增。

2012年6月2日至6日,在美國波士頓舉行的第七屆美國器官移植大會上,一名來自天津第一中心醫院東方器官移植中心肝移植副主任醫師,在被置疑他們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取暴利時說:「你們作為醫生,都知道中國大陸的器官移植在前幾年還是數不上的,在全世界排七、八十名以外。現在一躍成為全世界數一數二的器官移植大國。在這中間,犧牲一些人那也都是必然的、正常的,不算什麼事。」

說起來容易,幹這些惡事豈能沒有惡報?自殺的、被自殺的彼彼皆是!

中共與江集團企圖把血債擱在習近平頭上




中共與江集團製造綁架案和判刑案是企圖把血債擱在習近平頭上。
這是今年5月份國內法輪功學員遭綁架的地區分布圖(點擊看大圖)。

中共與江集團看到末日來臨,就瘋狂的在各省綁架法輪功修煉者,部份還被非法判刑。目地是栽贓在習近平的頭上,讓海外不了解實情、看不清國內形勢的人誤解習近平。

據明慧網消息統計,2015年5月份,遭綁架的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541人,被冤判105人,遍布28個省市、自治區、直轄市。2015年1-5月遭綁架的法輪功學員共有1991人,非法判刑351人。

這些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許多都是主流社會精英人士,其中被綁架判刑的有:北京現代職業學院教師李艷,萊蕪市民辦學校校長閻慶吉老師,中國首批造價工程師天津市周向陽、李珊珊夫婦,北京畫家秦尉,原黑龍江省阿木爾林業局教育局書記裡玉書,鞍鋼高中俄語女教師邢丹等。河北理工大學輕工學院教師孟凡全被非法庭審,吉林市北華大學師範分院教師金艷華女士被冤判二年半緩刑四年。

雲南嵩明縣水務局灌區管理局副局長王正禮、小學高級教師王菊珍、水務局灌區淡水養殖工程師畢金梅分別被冤判七年零六個月,小學高級教師李曉玲被判三年緩期四年。這四位法輪功學員,他們都曾在單位獲得了許多榮譽證書。王正禮從1993年到1999年,從嵩明縣乃至全國水利系統、水利廳發給的各類榮譽證書;畢金梅被評為養殖專家,得過農業部、水利廳、嵩明縣等發給的榮譽證書;王菊珍曾被嵩明縣教育局、昆明教育研究會、省教育局等評為先進工作者等榮譽。李曉玲被評為高級教師,也有許多的榮譽證書。

五月份綁架法輪功學員的人數排前十名的省份及直轄市:吉林省63人,山東省62人,北京市49人,四川省43人,江蘇省39人,遼寧省38人,黑龍江省28人,湖北省22人,河南省21人,河北省19人,山西省19人。

五月份綁架人數排前十名的城市:長春市32人,濰坊市22人,徐州市18人,大連市17人,昆明市16人,晉中市15人,吉林市15人,資陽市13人,武漢市10人,萍鄉市10人,唐山市10人,蘇州市9人,濟南市8人。

天災人禍的賬是中共和江欠下的




6月3日,李克強冒著大雨,再赴客船翻沉現場,統籌指揮救援工作,看望在一線爭分奪秒、在惡劣天氣中通宵作業、輪番下水的潛水員等救援人員。這是在碼頭邊的躉船上,救援人員剛剛搜救出幾具遇難乘客的遺體。李克強及隨行人員向逝者鞠躬默哀,表達對逝者的尊重。

六四之前,出現了長江船難,李克強的身體力行愛民精神讓中共恐懼,江系境外喉舌們使勁的忽悠,說什麼「中共總理一反常規,在事故現場連待多日,與高層擔心船難與六四紀念日疊加在一起誘發全國性大事件有關。」

這些喉舌們一邊忽悠說習李政令不出中南海,一邊把迫害佛法修煉者和由此造成的天災人禍擱到習近平和李克強頭上。 這種說法簡直是精神錯亂。只有精神錯亂的人才會相信!

六四屠殺和活摘器官是中共和江欠下的,由此造成的天災人禍,其中包括長江船難也是中共和江欠下的。現任總書記、國家主席和軍委主席習近平和總理李克強既不是中共,也不是江血債集團的人馬,手上既沒有六四血跡,更沒有法輪功血債,他們順天而行,不但不會害怕,還讓中共與江集團害怕。因為習近平、李克強和王岐山這鐵三角是上天安排在中共體制內讓邪惡膽顫的剋星。△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