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河水1小時變血 公安大樓3秒鐘坍塌(多圖/視頻)
 
欣欣
 
2014-7-26
 



浙江蒼南縣龍港鎮新美洲村河水一小時之間變成了血紅色。



新美洲村的紅色河水讓人心驚。

【人民報消息】7月22日和25日,一南一北各出一件恐怖怪事,這都不是偶然的。

浙江河水一小時變血

據浙江在線7月24日報導,24日一早,蒼南縣龍港鎮新美洲村發生了一件怪事兒,新美洲內河的河水竟然在一小時之間變成了血紅色。

浙江在線記者趕到現場,據當地一位姓鈔的村民介紹,早上4、5點鐘的時候,河水看起來還挺正常,到了6點左右,河水越來越紅,就像血一樣,之前並沒有類似的情況出現過。

記者仔細觀察了一下,被污染河段大概有兩三百米長,河道兩岸的生活垃圾比較多。周邊除了一些居民區以及一家農貿市場外,並沒有發現化工企業駐紮。當地環保部門也已經趕到了現場,說是進行調查。

調查是調查了,但沒有結果。這樣莫明其妙河水變紅的新聞過去也發生過幾次,每次都是不了了之就過去了。

古書中記載,這種異象是在預示著會發生事情。什麼時間會發生什麼事情?不知道。

齊齊哈爾市公安局辦公大樓3秒鐘坍塌




齊齊哈爾市公安局7月22日下午3點3分28秒時還好好的。



兩秒鐘後坍塌成70度角!



20秒後大樓已成了一個廢墟,沒人能逃的出去。

齊齊哈爾市公安局辦公大樓,看視頻,是一座很大的大樓,2014年7月22日下午3點3分28秒時還好好的,29秒時開始傾斜,30秒時歪斜到70度角,33秒時就完全傾倒了,沒有聲音,只有沖天的灰塵,灰塵落地後,48秒時大樓的原地上成了一個廢墟。時間太短,反應不過來,沒人能逃的出去。

視頻還錄下不遠處的幾個現場目擊者看到公安大樓瞬間坍塌的對話:

一位女士叫道:哎喲,天哪!

一位男士說:怎麼整的?!

那位女士說:倒了,是爆炸。

那位男士說:沒爆,沒爆。不是爆炸。

另一位男士說:裏頭可有人兒啊!

那位男士說:裏頭肯定得有人兒啊!沒有跡象啊。

那位女士說:嚇死人了!那個地方都過不了車了。……是倒了嗎?不是爆炸嗎?

那位男士說:是事故,百分之百是事故。

另一位男士說:事先沒有動靜……

那位女士說:噢,是啊,沒有警戒,沒有說要爆炸了、要爆破了,……

那位男士說:啥(事先警示的)跡象都沒有。

那位女士說:哎喲我的媽呀,嚇死了!

那位男士說:眼瞅著……

那位女士說:眼瞅著……

那位男士說:這傢伙跟911似的。

那位女士說:哎喲媽呀,太嚇人了!

剛開始一位認為是爆破,但另一人說不是,因為第一沒有爆破的聲音,第二周圍沒有圈攔,第三在灰塵揚起時沒有灑水。

這種鏡頭只有在電影裏才能看到,但2014年7月22日卻在齊齊哈爾市看到了,並且是公安局辦公大樓。

根據過去的新聞報導,齊齊哈爾市公安局追隨江澤民,血債累累。一位網名是「老天開眼了」的網友寫道:肯定砸死不少惡狗。

另一網友說的好:共匪的垮臺就像這棟樓一樣,毫無徵兆瞬間垮掉!!!




共匪的垮臺就像這棟樓一樣,毫無徵兆瞬間垮掉!!!

「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這句古語,幾乎每個人都知道,不少人就以為「是禍躲不掉」,所以「盡情享受今天」,而不知道「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是自己行為的結果,人是可以把握自己的今天明天和未來的。

如何能夠把握?做個好人。做好人盡吃虧,能得什麼好處?能夠保命。保住命就什麼都有了,沒有命,即使擁有全世界的權力、財富和俊男美女,都等於零。

好人保住命的一個最佳範例




嗜血的羅馬競技場。



當時的羅馬人以看人獸廝殺為樂!

古羅馬帝國在歷史上曾經不可一世,但被四次瘟疫滅亡了。據歷史記載,戴克里安皇帝統治時期,貴族們生活極其腐敗糜爛,和現代中國的道德敗壞不相上下。貴族們拿戰俘與奴隸都不當人,甚至把奴隸殺了餵鱔魚,貴族們認為這樣餵養大的鱔魚肉才鮮美、肥嫩。而奉行「仁愛」的基督信徒,無論富族還是平民,都拒絕進入競技場觀看戰俘與奴隸或戰俘與餓獸肉搏至死,富有的信徒還將自己的奴隸無條件釋放。

基督信徒純潔的個人生活與普遍墮落、奢靡的社會氛圍形成一種強烈的對照,使很多墮落者尤其是當權者感到一種很大的威脅。於是,當權者便下令摧毀教會,基督信徒被迫在背棄信仰與死亡之間作出選擇。

大量的虔誠基督信徒被活活燒死、絞死,扔進鬥獸場被獅子咬死。之後,古羅馬帝國連續發生了四次可怕的瘟疫,直至滅亡。

教會歷史學家伊瓦格瑞爾斯親身經歷了這四次瘟疫。他這樣記載瘟疫的可怕爆發:「在有些人身上,它是從頭部開始的,眼睛充血、面部腫脹,繼而是咽喉不適,再然後,這些人就永遠的從人群當中消失了。有些人的內臟流了出來。有些人身患腹股溝腺炎,膿水四溢,並且由此引發了高燒。這些人會在兩三天內死去。」

瘟疫是如此可怕,但沒有前因是不會有此後果的。但是,禍事發生後,人們往往只看後一半結果,而忽略前一半的致禍因,總稱「老天瞎了眼」。

在第一次瘟疫中,古羅馬帝國的人口減少了三分之一,在首都君士坦丁堡有一半以上的居民死亡。而第四次大瘟疫後,古羅馬帝國不可挽回的走向了滅亡。

伊瓦格瑞爾斯描述的大瘟疫令人毛骨悚然,但他所描述的古羅馬帝國的這場毀滅中的神奇卻往往被後人忽略,而這個神奇的答案卻是現代人應該尋找的活命鑰匙。

他寫道:「每個人感染疾病的途徑各不相同,根本不可能一一加以描述……,也有一些人甚至就居住在被感染者中間,並且還不僅僅與被感染者,而且還與死者有所接觸,但他們完全不被感染。還有人因為失去了所有的孩子和親人而主動擁抱死亡,並且為了達到速死的目的而和病人緊緊靠在一起,但是,彷彿疾病不願意讓他們心想事成似的,儘管如此折騰,他們依然活著」。

為什麼死去的那些人想活,瘟疫不肯成全,而想隨死去家人一起去的,瘟疫也依然不肯成全?看來,瘟疫行惡是有規矩、有分寸的,也不敢亂來的。

那麼,瘟疫敢沖誰耍威風呢?瘟疫最喜歡黑色物質,凡是想壞事、幹壞事的人就是給自己身上增加黑色物質,給瘟疫發誘惑信號。

所以,在平常的日子裏,好人和壞人都一樣吃飯、喝水、睡覺……,但到了災難來臨之時,那可是「旦夕禍福」之分。△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