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河水1小时变血 公安大楼3秒钟坍塌(多图/视频)
 
欣欣
 
2014-7-26
 



浙江苍南县龙港镇新美洲村河水一小时之间变成了血红色。



新美洲村的红色河水让人心惊。

【人民报消息】7月22日和25日,一南一北各出一件恐怖怪事,这都不是偶然的。

浙江河水一小时变血

据浙江在线7月24日报道,24日一早,苍南县龙港镇新美洲村发生了一件怪事儿,新美洲内河的河水竟然在一小时之间变成了血红色。

浙江在线记者赶到现场,据当地一位姓钞的村民介绍,早上4、5点钟的时候,河水看起来还挺正常,到了6点左右,河水越来越红,就像血一样,之前并没有类似的情况出现过。

记者仔细观察了一下,被污染河段大概有两三百米长,河道两岸的生活垃圾比较多。周边除了一些居民区以及一家农贸市场外,并没有发现化工企业驻扎。当地环保部门也已经赶到了现场,说是进行调查。

调查是调查了,但没有结果。这样莫明其妙河水变红的新闻过去也发生过几次,每次都是不了了之就过去了。

古书中记载,这种异象是在预示着会发生事情。什么时间会发生什么事情?不知道。

齐齐哈尔市公安局办公大楼3秒钟坍塌




齐齐哈尔市公安局7月22日下午3点3分28秒时还好好的。



两秒钟后坍塌成70度角!



20秒后大楼已成了一个废墟,没人能逃的出去。

齐齐哈尔市公安局办公大楼,看视频,是一座很大的大楼,2014年7月22日下午3点3分28秒时还好好的,29秒时开始倾斜,30秒时歪斜到70度角,33秒时就完全倾倒了,没有声音,只有冲天的灰尘,灰尘落地后,48秒时大楼的原地上成了一个废墟。时间太短,反应不过来,没人能逃的出去。

视频还录下不远处的几个现场目击者看到公安大楼瞬间坍塌的对话:

一位女士叫道:哎哟,天哪!

一位男士说:怎么整的?!

那位女士说:倒了,是爆炸。

那位男士说:没爆,没爆。不是爆炸。

另一位男士说:里头可有人儿啊!

那位男士说:里头肯定得有人儿啊!没有迹象啊。

那位女士说:吓死人了!那个地方都过不了车了。……是倒了吗?不是爆炸吗?

那位男士说:是事故,百分之百是事故。

另一位男士说:事先没有动静……

那位女士说:噢,是啊,没有警戒,没有说要爆炸了、要爆破了,……

那位男士说:啥(事先警示的)迹象都没有。

那位女士说:哎哟我的妈呀,吓死了!

那位男士说:眼瞅着……

那位女士说:眼瞅着……

那位男士说:这家伙跟911似的。

那位女士说:哎哟妈呀,太吓人了!

刚开始一位认为是爆破,但另一人说不是,因为第一没有爆破的声音,第二周围没有圈拦,第三在灰尘扬起时没有洒水。

这种镜头只有在电影里才能看到,但2014年7月22日却在齐齐哈尔市看到了,并且是公安局办公大楼。

根据过去的新闻报导,齐齐哈尔市公安局追随江泽民,血债累累。一位网名是「老天开眼了」的网友写道:肯定砸死不少恶狗。

另一网友说的好:共匪的垮台就像这栋楼一样,毫无徵兆瞬间垮掉!!!




共匪的垮台就像这栋楼一样,毫无徵兆瞬间垮掉!!!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这句古语,几乎每个人都知道,不少人就以为「是祸躲不掉」,所以「尽情享受今天」,而不知道「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是自己行为的结果,人是可以把握自己的今天明天和未来的。

如何能够把握?做个好人。做好人尽吃亏,能得什么好处?能够保命。保住命就什么都有了,没有命,即使拥有全世界的权力、财富和俊男美女,都等于零。

好人保住命的一个最佳范例




嗜血的罗马竞技场。



当时的罗马人以看人兽撕杀为乐!

古罗马帝国在历史上曾经不可一世,但被四次瘟疫灭亡了。据历史记载,戴克里安皇帝统治时期,贵族们生活极其腐败糜烂,和现代中国的道德败坏不相上下。贵族们拿战俘与奴隶都不当人,甚至把奴隶杀了喂鳝鱼,贵族们认为这样喂养大的鳝鱼肉才鲜美、肥嫩。而奉行「仁爱」的基督信徒,无论富族还是平民,都拒绝进入竞技场观看战俘与奴隶或战俘与饿兽肉搏至死,富有的信徒还将自己的奴隶无条件释放。

基督信徒纯洁的个人生活与普遍堕落、奢靡的社会氛围形成一种强烈的对照,使很多堕落者尤其是当权者感到一种很大的威胁。于是,当权者便下令摧毁教会,基督信徒被迫在背弃信仰与死亡之间作出选择。

大量的虔诚基督信徒被活活烧死、绞死,扔进斗兽场被狮子咬死。之后,古罗马帝国连续发生了四次可怕的瘟疫,直至灭亡。

教会历史学家伊瓦格瑞尔斯亲身经历了这四次瘟疫。他这样记载瘟疫的可怕爆发:「在有些人身上,它是从头部开始的,眼睛充血、面部肿胀,继而是咽喉不适,再然后,这些人就永远的从人群当中消失了。有些人的内脏流了出来。有些人身患腹股沟腺炎,脓水四溢,并且由此引发了高烧。这些人会在两三天内死去。」

瘟疫是如此可怕,但没有前因是不会有此后果的。但是,祸事发生后,人们往往只看后一半结果,而忽略前一半的致祸因,总称「老天瞎了眼」。

在第一次瘟疫中,古罗马帝国的人口减少了三分之一,在首都君士坦丁堡有一半以上的居民死亡。而第四次大瘟疫后,古罗马帝国不可挽回的走向了灭亡。

伊瓦格瑞尔斯描述的大瘟疫令人毛骨悚然,但他所描述的古罗马帝国的这场毁灭中的神奇却往往被后人忽略,而这个神奇的答案却是现代人应该寻找的活命钥匙。

他写道:「每个人感染疾病的途径各不相同,根本不可能一一加以描述……,也有一些人甚至就居住在被感染者中间,并且还不仅仅与被感染者,而且还与死者有所接触,但他们完全不被感染。还有人因为失去了所有的孩子和亲人而主动拥抱死亡,并且为了达到速死的目的而和病人紧紧靠在一起,但是,彷佛疾病不愿意让他们心想事成似的,尽管如此折腾,他们依然活着」。

为甚么死去的那些人想活,瘟疫不肯成全,而想随死去家人一起去的,瘟疫也依然不肯成全?看来,瘟疫行恶是有规矩、有分寸的,也不敢乱来的。

那么,瘟疫敢冲谁耍威风呢?瘟疫最喜欢黑色物质,凡是想坏事、干坏事的人就是给自己身上增加黑色物质,给瘟疫发诱惑信号。

所以,在平常的日子里,好人和坏人都一样吃饭、喝水、睡觉……,但到了灾难来临之时,那可是「旦夕祸福」之分。△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