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猝死地鐵出口 倒下50分鐘無人扶(多圖)
 
2014-3-8
 



梁婭年僅35歲,生前供職IBM深圳公司。



悲傷的雙親拿著梁婭的照片述說著往事。

【人民報消息】(人民報記者王甲已綜合報導)近日有一則新聞引起很多人的關注。2月17日上午10時29分,IBM深圳公司年僅35歲的女項目經理梁婭突然倒在深圳地鐵蛇口線水灣站C出口的臺階上,一直無人去扶,在事發近50分鐘後的11時18分,急救人員到達現場,但發現梁婭已經死亡。

家屬們2月26日前往當地公安部門觀看警方監控視頻所拍攝到的出事過程。視頻顯示,梁婭倒下後抬頭掙扎了兩次,雙手晃動,雙腿向下挪動了兩級臺階。直到10時32分,一名外籍男子和其女性友人來到梁婭身邊,該男子返回地鐵站通知地鐵工作人員。

地鐵工作人員於10時35分趕到,隨即撥打深圳市急救中心的電話,急救人員11時18分到達,但在等待的50分鐘裡,地鐵工作人員沒有採取任何急救措施,而蛇口人民醫院距離出事地點僅5分鐘車程。

看完監控錄像後,梁婭的老父親梁慶余號啕大哭,捶著桌子說:「你們為什麼不救我小孩,梁婭死得好慘啊!」家屬根據視頻內容認為,梁婭倒下後並未暈死,還是有知覺的。

「妹妹倒地的時候是臉朝下,出事後額頭鼓出一個包,右邊磕掉一顆牙,怎麼就沒有人幫我妹妹翻身?哪怕只是解開衣領,餵點水?」接受記者採訪時,梁婭的姐姐梁女士掩飾不住悲傷。

疑低血糖暈倒 具體死因尚不明

梁婭出事後,她的姐姐梁女士帶著80歲的父親和70歲的母親在地鐵站和派出所兩邊跑,想弄清楚梁婭到底是如何死的。

「我們也想弄明白,地鐵站在處置過程中有沒有問題,是不是打個120就行了?」梁女士說,這麼多天來,地鐵方面沒人來看過,連個電話都沒有,他們覺得很心寒。

2月26日梁女士和他的父親在家裡接受媒體採訪。她告訴記者,她的父親梁慶余今年80歲,軍人出身,42歲轉業,就生了梁婭和她兩個女兒。

撫摸著小女兒梁婭的照片,梁慶余老人說:「我現在一閉上眼睛,眼前就是她這個模樣,這樣笑笑的,很安靜的樣子。每次她推門回來,我問:『小婭,下班啦?』她就說:『嗯,回家了。』我們本來計劃5月全家一起去西安玩,去九華山玩,全家人一起。她還說要帶我們兩個老人到處走走看看,好好享福的,現在全破滅了,再也沒有機會實現了,再也聽不到她叫我爸爸了……」說到這裏,老人已是涕淚縱橫,聲音哽咽。

梁女士說,梁婭2004年7月去英國格拉斯哥大學讀研究生,畢業後在英國當地的惠普公司工作了一年。梁婭很想念逐漸老去的父母,不時都會打個越洋電話跟父母聊聊天。2008年2月,梁婭從英國回到深圳,在深圳IBM公司工作,是IB M專門負責日本項目組的經理,手下帶著18個人,工作賣力,與其它員工也相處得很好。因為還是單身,雖然妹妹在深圳也有房子,不過還是經常回我家吃飯,陪我兒子玩,有空的時候一家人去周邊旅遊轉轉,每週回來三、四次,關係非常親密。

出事前一天也就是2月16日,梁婭上午還去學了鋼琴,中午到梁女士家裡陪了父母一個下午。因為第二天要上班,梁婭晚上六時就回家了。

傳來惡耗 家人無法接受

梁女士說,2月17日中午12時34分,她突然接到妹妹的手機打來的電話,說話的卻是一個男人,當時就感到詫異。打電話來的是IBM深圳公司人事部白經理。確認梁女士身分後,白經理告訴她,梁婭出事了,人已經沒了,出事地點在蛇口線水灣站C出口。

「一聽到這句話,我的心頓時沉下去。」當天,梁女士正好請假在家休息,放下電話就跟母親打車趕到出事地點。抵達現場時,地鐵口已經拉起警戒線,周圍站滿圍觀的群眾,梁婭的遺體躺在一層藍白條花紋布下面。

梁女士和母親掀開布把她抱在懷裡,梁女士還試圖給梁婭做人工呼吸。在梁女士的強烈要求下,現場救護人員又給梁婭做了一次心電圖。當看到儀器顯示屏上出現一條直線時,她這才接受妹妹已經離去的現實。

梁婭出事時,提的手提袋中有一隻裝著牛奶的保溫杯、六塊小蛋糕、一根香蕉和一袋聖女果。梁女士表示,家屬們懷疑梁婭沒吃早餐,因低血糖而頭暈摔倒。但按照常理,這種情況應該不那麼嚴重。

梁女士表示,後來家屬們發現,梁婭出事後額頭鼓出一個包,右邊磕掉一隻牙。監控錄像也顯示,梁婭摔倒後還有反應。家屬們認為,如果處置合理,完全有可能搶救回來。

梁女士說,現在她只想問問:為什麼讓妹妹在冰冷的地上躺那麼久?50分鐘裡沒有人去扶她,也沒有人給她蓋件衣服。

梁女士告訴記者,妹妹未婚,今年才35歲,工作上表現優異,為人善良,家裡人都引以為榮,突然間人就沒了,心理上很難接受。因為至今仍是單身,父母不同意做解剖,所以梁婭的死因是什麼目前仍然不是很清楚。

7名行人路過 沒人走近關心

一個讓家屬感到難以接受的細節是,梁婭在10時29分倒下後至10時32分行人通知地鐵站工作人員期間,有7位市民從旁邊經過,但都是看了看就走了,均未施以援手。

一直到10點32分,一名外籍男子和其女性友人來到梁婭身邊,然後該男子返回地鐵站通知了地鐵工作人員。

地鐵工作人員無適當急救處置

作為公共服務業,地鐵工作人員的急救處置方法也成為家屬和網友們質疑的焦點。從深圳市急救中心在10時46分接到地鐵公司的電話,到11時18分救護車趕到現場,中間時間經過半個多小時,距梁婭倒下已經近50分鐘,而蛇口人民醫院距離出事地點蛇口線水灣站僅有5分鐘車程。

「出地鐵站後,5分鐘的車程就到蛇口人民醫院,為什麼沒有工作人員提議把我妹妹送去醫院,如果採取了急救措施,即使死在醫院,我也無話可說。」梁女士始終對妹妹的死亡難以釋懷。

對此,深圳市急救中心工作人員則表示,因距離最近的蛇口人民醫院的救護車已經出車了,所以調了南山區人民醫院的救護車來,11時18分到達現場後,發現梁婭已經死亡。

網友說,能理解等待救援期間沒一個人敢去動,但急救車在五十多分鐘後才到實在太慢了。

視頻顯示,地鐵工作人員趕到現場後,沒有人將梁婭扶起來,也沒有採取任何急救措施,只對著對講機說話。「那天溫度挺低,地鐵口的風很大,怎麼能就讓她躺在地上,本來沒事的躺那麼久也不行啦。」住在事發地鐵站附近的一位市民說。

扶不扶?

這個事件再次引發網友們對於「扶不扶」現象的道德討論。有網友表示:「路人是想救也不知道怎麼個救法啊、很多人都缺乏急救知識,如果因救援不當而導致其病情加重,情況更加嚴重,不是好心辦壞事了嗎?之前也有看到報導說如果不知道急救方法最好就是不要動病患,應該加強平時的急救知識了。」

中國式的教育沒有教過任何有效的急救知識,所以很多好心人真的不敢動。在美國約二億人口,有7千萬人接受過正規的急救培訓,比例約為4:1,廣東省的急救人員在全國比較領先的,但也就是50:1,這就是差距。但是,即便如此,如果說現場群眾不上前救助是因不懂急救知識怕幫倒忙,難道地鐵公司沒有應急處理人員?在地鐵站這種人流密集地方的工作人員,難道不應該培訓急救知識?

地鐵集團響應,多年來一直高度重視客傷處置工作,制定了乘客意外傷害應急處理程序,在每個車站配置了常用藥品、急救箱等救助用品。但是再先進的用品或藥品,如果沒有人去使用,這些配置有什麼用呢?

民眾說不敢扶的原因

視頻中那七個路過的人,即使他們沒有急救知識,至少也可以打個急救電話或通知地鐵站工作人員。看看這50分鐘裡發生了什麼?10:29 地鐵口梁婭暈倒;10:314名男子見到靠邊走了;10:32一名西方男子向地鐵反映情況;10:35地鐵工作人員趕到現場;10:47保潔阿姨多次俯身查看;11:04多名民警來到現場,等120過來;11:08一位老人打手勢示意實施急救;11:18急救人員趕到宣告死訊。

對此,有網友說出了心裡話,那些不敢扶、不敢救的擔憂:

「如果有任何一個人施救,人死了,死者家屬來鬧、要求賠償120萬,並在你家門口燒花圈噴漆,說你害死了我女兒,然後一宗冤案就此誕生。中國碰瓷社會害死了這姑娘。」

「救人者屢屢被訛詐,被救者訛人不受制裁。要說社會風氣是怎麼壞的,執法部門出了事就知道和稀泥,讓當事人私了,懲善揚惡,就是這麼壞的。

「估計當時想見義勇為的人不少,只是擔心被倒咬一口,這是一個病態社會。中國應盡快立法鼓勵見義勇為者,對反咬一口陷害無辜者立即立案調查,嚴懲不殆!」

「現在社會需要政府給好心人做主,都知道好人做了好事被坑害了,甚至傾家蕩產,網上都發表評論叫冤了,可哪位領導給善良人說句話呢?執政的人你們也上上網,為善良的人們說幾句話,可別讓善良人的心都涼了啊!」

有評論指出,如果媒體和公眾僅限於圍觀,司法部門繼續袖手旁觀,相信類似這樣的新聞只會越來越多。小品《扶不扶》以一句「人倒了還可以扶起來,人心倒了也就扶不起來了」的經典臺詞引發社會共鳴。那些扶不起的、倒地訛詐之人是造成現在這「不敢扶」現象的黑手,以至真正需要幫助的人沒有人幫助,致使人情冷漠,世態炎涼。道德喪失逼走好人,人情自私冷漠,唯利是圖,這也是現在中國社會的縮影。

在無社會正義體制的保障之下,見義勇為的成本之高,造成民眾冷漠、見死不救。 事實上,個人的善惡觀都會受到大環境影響的,大環境惡化,人心就向惡。現在的中國人人向錢看,大家都在追逐金錢,有毒的食品很多,假的東西也不少,因為在無神論的教育下,他們不怕善惡有報的天理,所以敢於造假,生活在這樣的大環境下,做惡的人,你不告訴他,他都不知道自己在行惡。

如何讓環境變好?恢復中華五千年文化,效仿古人重德行善,大環境變好了,會進一步激發人們的善念。△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