舉世絕無僅有圖片:江澤民現況(多圖)
 
田恬
 
2014-2-19
 



江澤民的結局是註定的。

【人民報消息】中國人有這樣一句話:「釣上了一條大魚!」這裏指的不是魚,而是人,還不是普通人,是大人物。

根據最近中國大陸的政局走勢來看,確實釣上了一條大魚,那就是中國共產黨的領路人「三呆婊」江澤民。這並不需要在新華網和人民網上刊登出來,從側面就可以看出來了,例如,江陣營釋放薄熙來的各種醜聞直到薄被判無期;釋放周永康的各種醜聞,甚至連王冶坪的外甥女都拿出來說是送給周永康玩弄的,還稱江的外甥女婿周永康是「百雞王」,套用新華網最常用的一句話「這到底噁心了誰」?

江澤民當政時,為了誣陷時任中紀委書記尉建行,江派人給其銀行戶頭裏存進一千多萬元,被尉建行揭發。為什麼要誣陷尉建行呢?因為他是中共中央紀律委員會書記,他有權調查任何人,包括時任總書記、「國家主席」、軍委主席江澤民父子,所以尉建行數次遭到暗殺。

最近香港爭鳴雜誌放消息說,「2013年元旦前夕,原中共政治局常委宋平還親赴杭州勸告江澤民要『自我約束』、『保晚節』。」

「保晚節」這句中文意思是一個有好名聲的人或官要自始至終保持自己的聲譽和高尚節操,不要在晚年做出錯事,失去原有的高尚節操。爭鳴雜誌是兜著圈子在肯定漢奸出身,漢奸間諜賣國賊江澤民的「早節」「中節」了?!

爭鳴雜誌說,2002年11月江澤民被迫交出總書記和國家主席之後,霸王硬上弓「延任兩年中央軍委主席,利用時機培植軍中實力。江還霸道地在軍委『八一大樓』裏常設『江澤民辦公室』,不僅保持龐大編製,而且一天24小時全天候運作。軍委任何的決策,從軍事駐防調動到人事任免,都必須在『江辦』匯報及備案。相比之下,同一幢樓內的胡錦濤『軍委主席辦公室』則異常冷清。」這不奇怪嗎?退休待遇不變,舒舒服服的多自在,為什麼不呢?

12年前,江不但不肯交出軍權,而且曾設立八個「江辦」,一天24小時全天候運作。這唯有一個答案,那就是江澤民內心充滿了恐懼,一天24小時神經都繃的緊緊的。

江究竟害怕什麼?!薄瓜瓜為何隔洋對江澤民喊話:「要死我們一塊死!」

原來,江澤民在中華大地製造了「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邪惡」,並千方百計綁架下一屆領導人參與其中,江以為只要邪惡持續下去,自己就可以茍活。孰不知,江作不了自己的主。

習近平上任後,江系媒體一直在忽悠江澤民在支持習近平,到拿下薄熙來時,薄家才從內部得知,形勢已經明朗,反腐是個面兒,裡子是懲治活摘器官和販賣屍體的罪行,這在國際上被稱作「群體滅絕罪」和「反人類罪」。所以薄熙來的弟弟告訴眾哥們兒別費心營救了,薄瓜瓜說:「對某一氣功團體和異議人士進行器官摘取和屍體加工的指控,不能讓父母獨自承擔!」

江澤民最近咋樣啦?連美國英文網站「ICIJ」都加入其中,用《機密文件披露中國精英的海外(離岸)資產》陷害習近平和溫家寶,可見江澤民完全亂了陣腳。

2月16日,新華網上刊登了一組八張舉世絕無僅有的圖片,是立陶宛攝影師馬呂斯·查普利斯的獲獎作品「無聲的求救」。看到之後不禁叫絕:這系列圖片準確的描述了江的目前處境。




魚鷹不打無準備之仗。

據英國《每日郵報》2月12日報導,39歲的攝影師馬呂斯·查普利斯(Marius Cepulis)來自立陶宛首都維爾紐斯市。 他在伊格納利納市的Birveta魚塘等待了近三個小時,終於拍攝到一組魚鷹捕食鯉魚的精彩照片,令人嘆為觀止。

雙翼展開近兩米長的魚鷹有著風格獨特的狩獵方法,它們不盲目出擊,而是在水面上空60英尺(約18.3米)處盤旋,尋找目標,鎖定目標後,會在最佳時機發動進攻。攻擊時,魚鷹絕不再猶豫,會以最快的速度向水面垂直俯衝,在即將接近水面的最後幾秒鐘,伸出利爪,抓住鯉魚,並迅速帶離水面,以每小時80英里的速度把它帶到了附近的森林裏。措手不及的鯉魚只有一條路可走,那就是束手待斃。這個過程只有短短幾分鐘,但準備是相當充份的。

相信也有其他攝影師花費幾小時或更長時間拍攝到魚鷹捕食的鏡頭,但是查普利斯捕捉到的這組圖片不同,真的是世界上獨一無二的。

那條悠悠自得漫步池塘的鯉魚突然被鋒利的利爪刺進身體,淌出鮮血,並立刻被帶出水面,表情非常誇張,不但大張其嘴,而且驚呆定住的簡直就是人的眼神!

查普利斯將這組照片命名為「無聲的求救」,並以此贏得了立陶宛國家野生動物攝影比賽。他說:「我的夢想就是拍攝這樣自然的照片。我很幸運,可以在對的時間、對的地點,捕捉到這樣精彩的瞬間。」

這絕對不是偶然的,歷史就是要查普利斯把這系列圖片呈現給中國人看,因為它是江澤民最後結局的預言。 △




大鯉魚突然被魚鷹抓出水面,只有吃驚的份兒!




有聲無聲的求救都是一樣的!






力量對比懸殊!




啊、啊、啊……誰來救我!






已經顧不得鮮血淌下來,吃驚,還是吃驚……




魚鷹抓住鯉魚,以每小時80英里的速度把它帶到了附近的森林裏。



預言江澤民的最後結局。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