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独创医学成果为何被世界拒之门外(图)
 
梁新
 
2014-10-26
 



中国独创医学成果为何被世界拒之门外?!

【人民报消息】新华网10月25日有一篇文章《我国医学投入巨大却鲜有世界性成果需深思》,报道说近年来,我国在医学界投入巨大,但很少有世界性影响的医学研究成果。

报道还说,23日,在中日友好医院建院30周年《而立论坛》上,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医学科学院院长曹雪涛的一个发问值得深思。曹雪涛说:「在当前的医学前沿领域,我国有几个人占有一席之地?有几项研究成果是世界性的?」

曹雪涛介绍,当前我国医学面临的主要问题包括:绝大部分临床诊疗技术是从国外引进的,能够造福患者的独创技术很少;大型医疗器械和药品绝大部分也是从国外进口或仿造的,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不多。

但是曹雪涛忽视了一个重要事实,虽然大型医疗器械和药品绝大部分是从国外进口或仿造的,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不多,但是中共国有造福患者的独创技术,绝大部分外国患者都是冲着这个独创技术来的。

什么独创技术?「药物注射后器官受体移植研究」,说白了就是拿活人做实验的研究成果。这项研究成果是江泽民当政时期中共国特有的,在西方民主国家里连想都不敢想,更何况有机会去做,做了还得到「创新特别贡献奖」。

锦州、重庆活摘器官的「现场心理研究中心」

王立军任锦州、重庆两市副市长兼公安局局长期间,先后创办了中国公安系统仅有的两个「现场心理研究中心」锦州市公安局现场心理研究中心、西南大学重庆市公安局现场心理学研究中心,并亲任中心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

2006年9月17日,王立军代表锦州市公安局「现场心理研究中心」在北京领取了其「药物注射后器官受体移植研究」等两个研究项目的资助者中国光华科技基金会的颁奖。

王立军在颁奖会上毫不掩饰的自述其对佛法修炼者(王立军称之为「死刑犯」)进行的活体器官摘取、处理、移植研究的体会,并表达了对资助方「中国光华科技基金会」所颁发的「光华创新特别贡献奖」的感谢。

王立军说:「大家知道,我们所从事的现场,我们的科技成果是几千个现场集约的结晶,是我们多少人的努力。这些姑且不说,就是这次基金会的考察,他们的这种精神是令我感动的,因为对于从警多年的民警,当一个人走向刑场,在瞬间几分钟转换的时候,将一个人的生命在其他几个人身上延伸的时候,都会为之震撼,这是一项伟大的事业,这里面有更多人艰苦的劳动,光华科技基金会晋阳秘书长,他们亲临一线,就在我们的现场,技术解剖的现场,器官受体移植的现场。」

「锦州现场心理研究中心」的合作方包括瑞士伯尔尼大学等七所国外大学,和中国内地的北京大学法学院 、北京理工大学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中国刑事警察学院 、中国医科大学等等。

新华网2010年12月18日报导说,华裔神探李昌钰协助美国纽黑文大学设立的「李昌钰法庭科学(法医)研究所」目前已发展为一级警政机构,可承办世界各国重案。该研究所是全美唯一获得美国刑事鉴定学会认证、具有国际水准的州级刑事鉴定机构。

报导说,国际著名刑事鉴识专家李昌钰博士18日在渝聘请重庆市公安局长王立军为「美国李昌钰法庭科学(法医)研究所」特聘专家、教授。

李昌钰称,他对在刑事科学领域造诣深厚的王立军非常钦佩与赞赏。他愿与王立军携手合作,共同致力于刑事鉴识科学高端领域的发展。

王立军的该项研究成果是不是世界仅有的? 当然是。不但是,而且很多中国的外科医生还经常写出「器官移植」的论文去国外参加研讨会。但是,却受到抵制。一些中国医生还被列入「魔鬼」的名单,国际研讨会不允许他们来分享器官移植的经验,说他们的成果是无辜者的生命换来的。

国际医生组织为何抵制中国器官移植大会


中共国掠夺器官!
2014年10月29日到31日,中国器官移植大会将于杭州举行。

「医生反对强制摘取器官」组织(简称DAFOH)10月22日发表声明说,中国将其强行摘取死刑犯、良心犯和法轮功修炼者的器官做为移植的经常性来源,此一行为违反伦理准则。除非中共立即终止这种行为,否则,国际社会应倡导不参与、不支持中国器官移植大会,或其它相关专业活动。

「医生反对强制摘取器官」组织是由来自世界各地的专业医生组成,总部位于美国华盛顿特区,该组织的宗旨是尊重人的尊严、促进医学界最高的道德标准,其目的是为医学界提供违反道德和非法强摘器官的调查结果。

DAFOH声明的中文译本如下:

中国器官移植大会将在2014年10月29-31日于杭州举行。对照移植医学的专业与使命,这个移植医学会议存在根本上的反差。中国将其强行摘取死刑犯、良心犯和法轮功修炼者的器官做为移植的经常性来源,此一违反伦理准则的行为已持续达15年之久。

根据我们的调查,迄今一直被中共政府镇压的法轮功学员是被强制摘取器官的主体,中共政府系统地组织地方和军队的医院,从劳教所和监狱中把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绑架到医院,甚至在他们活着的时候强行摘取他们的器官用于移植牟利。

去年的中国器官移植大会做出的「杭州决议」,计划以可验证的程序,来实现终止中国使用死刑犯器官。然而,尽管不同的医学界团体付出许多努力,中国仍未能向国际社会提供证据,来表明其真正有停止非法强摘器官的意愿,使国际医界失望。不仅身为反对强摘器官医师的我们感到沮丧;对于因器官需求增加而被不道德的移植手术窃取器官的无数生命而言,更是一大悲剧。

我们在这个无实效的杭州决议届满周年之际,重申该决议的原则,依然是吾等医学组织和协会与中国移植专业人士交流的基础。除非中国立即终止非法强摘器官,国际社会应倡导不参与、不支持中国器官移植大会,或其他相关专业活动。在这方面,每一个医学团体与协会,都有重要的责任来积极拥护此一倡议。

改变中国器官移植作法的努力,仍是当务之急。我们身为医疗专业人员,有道德上的责任:让这种普世谴责的非法强摘器官行为立即停止,并且在中国终止非法强摘器官之前,不再对中国移植医界活动给予支持。

鉴于世界医学会(World Medical Association),移植医学会(The Transplantation Society),世界卫生组织(WHO)与伊斯坦堡宣言等所阐述的伦理准则,我们认为在中国器官移植持续失控与滥用情况下,任何中国之外的移植专家若参与杭州的中国器官移植大会,都是不道德的,除非与会者是为了明确表达反对强摘器官的目的而参加。我们建议所有的医学组织分别给其成员发布以上建议。(转载完)

原来如此,不是我国医学投入巨大却鲜有世界性成果,而是如此渠道得来的世界性成果遭到国际社会的反对。外国著名维权律师说,中共和江泽民血债集团是「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这才是极需深思、极需解决的。△

(人民报首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