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永康被定案前夕 為何不走"占中"這顆棋子(多圖)
 
——專題:把香港訴求放入中國這盤棋中走
 
李子木
 
2014-10-17
 



什麼也擋不住審判周永康的腳步!

【人民報消息】現在,很多人在一面倒的支持「占中」普選訴求,從一個視角來看,這是對的、是正義的。但是從全方位全視角來看,如果把香港普選訴求放入整個中國這一盤棋中走,現在,就是現在,2014年10月,你決不會下「占中」這個棋子兒,因為「地利人和」但缺了「天時」。大家都知道,時辰不對,成不了事。

香港學聯秘書長周永康給政府的命令很強硬

10月份要召開十八大四中全會,給中共中央前政治局常委、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定案。誰都看見了,為了自己不被抓起來,江澤民甚至請馬來西亞總理和俄國總統普京幫忙搞血腥事件來轉移視線。

9月7日,香港專上學生聯會(學聯)秘書長周永康(巧了,和周永康同名同姓,下面我們稱他為小周)宣布將於9月22日發起一星期的罷課。

小周現為香港大學比較文學及社會學的四年級學生。「學聯」說,罷課只是啟動「抗爭」的第一步,政府若不回應,會延長罷課或將行動升級。港大學生會會長梁麗幗9月8日稱,已有約20家大專院校的組織表明會參加罷課。9月22日由香港專上學生聯會為主,於香港中文大學百萬大道發起全港學界大罷課,由學聯秘書長周永康宣讀罷課宣言,並向政府表達四點要求。

24歲的小周選的這個占中時間太敏感,無意中還真幫了那個江澤民的頭號幹將、中共中央前政法委書記周永康的大忙。

自由亞洲電臺10月11日專訪了小周。報導說,政改議題2012年出現以來,在香港大學就讀的學聯秘書長周永康一直站在最前線。既率領學校罷課,再領導占領運動。

小周永康(Alex Chow Yong-kang)說,政府必須要給予市民一個解決的方法,才能說服他們。他說:「占中不是推翻政權,只求改革政治制度,就是普選」。這個事情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困難重重。

2012年十八大會議最後一天,執政八年之久的胡錦濤坐在主席臺上用毛巾捂臉痛哭流涕。他願意在這種場合丟這個份嗎?沒有人願意。但他實在無法抑制內心的悲痛。不是因為交出了權。而是這八年來他做了很多不是自己真心願意做的事情,但是他在江澤民及其人馬的挾持下做了。交權了,就得由習近平去彌補。可他自己這八年做過的姑息養奸的事情在歷史上會怎樣被定位呢?!

全世界都知道,胡錦濤在那個位置上都當了相當長時間的小媳婦,2012年習近平從胡錦濤手中接過黨政軍三大權,但並不意味著能在這三個最高位置上說了算。因為江澤民的勢力盤根錯節,所以習近平不得不重新成立新的部門新的班子,給自己10個頭銜。

這些都是公開的信息,普通人都知道,香港學聯秘書長周永康也應該知道。

學生領袖周永康接受自由亞洲專訪




香港學聯秘書長周永康接受自由亞洲的專訪講話

看了學生「領袖」小周永康接受自由亞洲的專訪講話,感到有些困惑。

他接受自由亞洲的專訪時說:我們覺得是北京政府仍未有訊號給特區政府,現在坊間所有行動對特區政府而言,是帶來很嚴重的管治成本。特區政府常聽從所謂北京或中央管治官員講,他們仍然未能感受到切身之痛。

聽這一番話,感覺小周不知道一個事實,那就是香港特首是中共在香港的傀儡。這個全世界都知道!建議小周看看《九評共產黨》那個系列報導,如果對共產黨是什麼一無所知,那作為一個學生運動領袖是危險的,容易帶錯了路。

報導說:他估計,香港的情況是否進一步嚴峻時,也許會影響中央所謂的黑色資金流通,這遂成為中央官員最為關注。當下,他覺得政府仍未想到一個可行的解決方法,因為北京仍在掙扎或思考此問題,所以,特區政府現在處於一個被動的狀態。

不知小周說的「北京政府」、「北京」、「中央官員」具體指的是誰,是習近平還是中國共產黨?還是把習近平和中國共產黨劃了等號?這個認知很重要。

報導還說:縱使特區政府處於被動的角色,(小)周永康覺得,香港人不應該坐以待斃,需要透過行動迫政府作出決定回應香港人,否則管治危機會越滾越大,最終會波及大陸的管治。還對於人大的決議,他認為不民主,是欽點制度再加貌似投票的機制,然後打扮成「選舉」,但是,他覺得這不是香港人想要的東西。(哪個個體也不能代表別人的意願)

如果沒有理解錯的話,小周要求習近平必須答應所提的要求,否則就把勢態擴大,擴大到不可收拾(這正合了江澤民的意),甚至擴大到大陸去。從客觀上來講,這就是在幫江澤民的忙。因為習近平一步一個腳印,很穩、很有計劃的正在處理江系人馬,在復興中華民族傳統文化,你非在這個時辰要求習近平答應你的要求。當然啦,你可以只做這一件事,但習近平不行,因為他在下中國這一整盤棋。

在專訪時,小周永康用沒有商量的口氣說:「政府必須要提出一個可行的方案來解這困局。這不是香港人的責任,因為香港人不會識那麼多行政問題。但是,這確實是政治訴求,你(習近平)自己透過自己的行政渠道,把這政治訴求納入回整個政改裡。」

退一萬步講,就算答應了他們的要求,人大做出了決議,小周還是不承認,因為他說「不民主」,「不是香港人想要的東西」。

距離處理周永康沒有幾天了,而民選特首在2017年。到底哪個是當務之急?凡是清醒的、真的想讓中國好、香港好的人,都不會在周永康被定案前這個關鍵時刻非要解決三年後的事情,非要在此刻走「占中」這顆棋子。

反占中的是從大陸派去的




網民披露,口罩女是香港中聯部編製大校軍官。



王惠貞是廣西政協常委。

10月3日下午,在香港旺角聚集的所謂反占中人群,不僅有本地黑幫成員,還有來自大陸的各色人等。搶在封鎖線前、戴墨鏡及口罩的神秘講普通話的大陸人,被網友披露是現場圍攻的指揮。此女當日拿著小型電喇叭,不停辱罵集會人士,也不回避記者的鏡頭。

這是不是很不正常? 隨後有人在微博上揭其身份:口罩女叫李紅霞,生於1961年,籍貫石河子。2000年後新疆軍區轉入後勤部,2005年進入香港中聯部編製大校軍銜,老公是人大教授。

10月11日,香港冒出來了一批群眾演員,一群自稱「媽咪」的大媽們前來探望和平抗議的學生們,還舉著各種小標語。

網友揭露說:紅圈那位...王惠貞。百度百科:王惠貞,女,祖籍廣東潮陽,王新興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萬菱實業集團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現任廣西壯族自治區政協常委……這麼懂政治的人非要揣著明白裝糊塗的說不懂政治……呵呵,人家的親媽都沒叫回家,怎麼輪到你們來裝關切?

10月14日龍和道現場,有警察向示威者近距離發射胡椒噴霧。

占中第17日,警察再用胡椒噴霧 雖然當時這位示威學生已經被扯去眼罩並高舉雙手,警察仍然向他發射胡椒噴霧。當這位示威者痛苦的倒地,警察仍不停推打他。這是不是更不正常啊?他們要的就是不正常,就是要讓人使勁拍照。越高調越讓人憤怒,人越憤怒聚集的人越多,聲勢越浩大,這正是江系所希望的、所竊喜的。

有報導說,在場的法新社記者拍下警察施暴的畫面,警察不但不阻攔,在鏡頭前打的更來勁。

不法辦周永康江澤民,遑論香港普選




穿著港警服的人向學生噴胡椒噴霧,絕不手軟。



警察對著學生大聲嚎叫!

江澤民掌權時,與英國談判香港回歸問題,為了把香港先騙到手再說,中共提出了「一國兩制」,不提不行,不提這個,英國心疼香港人,決不會撒手。所以這個政策其實是中共的權宜之計、是騙局。

香港回歸後,江派去管理香港的是自己的狗頭軍師曾慶紅,這足以證明江把香港的「一國兩制」看作眼中釘。所以,香港的普選訴求並不是香港特區自己的問題,而是整個中國的問題,中國大陸解決了根本問題,香港的問題才能解決。中國大陸解決不了中共體制和黨的代表人物江澤民,那香港就是惡狼的嘴邊肉,連安全都談不上,更遑論普選。

習近平上臺以後提出恢復中華民族傳統,全方位復興民族文化。這樣做,炎黃子孫就真接上了自己祖宗的根兒。若都能開始遵照數千年的民族傳統去做,那中共在中國就沒有立錐之地了,國際罪犯江澤民就得被押上審判臺。

這就是江系人馬在十八大四中全會前夕,調動大陸和香港的人渣瘋狂作惡的真正原因。江系希望通過毆打學生、製造六四那樣的血腥鎮壓,激起香港社會和世界的憤怒,把罪責推到習近平身上,製造國際輿論逼迫習近平下臺。

香港普選訴求,地利人和還需看天時

香港普選訴求對不對,好不好?既對又好。而且讓港人團結一致,正可謂地利人和,但是還需看天時,而天時是第一位的,沒有這個什麼也談不到。

現在是什麼時候?這個月要給周永康定案的時候,接下去就該收拾江澤民了。這個節骨眼上,江系正找不著比俄國飛彈擊落馬航更大的事呢,兩年都沒有搞起來的占中被搞到世界矚目。為什麼?

表面看,是逗火兒,學生年輕氣盛,現在非要政府同意2017年普選,港府就非用胡椒噴霧、警棍來與學生對話,針尖對麥芒,事情必然一發不可收拾。

而從深層看,就完全不是這麼回事,香港局勢惡化的真正目地是干擾上天的安排,在阻止十八大四中全會對周永康的審判。

所以,下一盤棋你不會只考慮一顆棋子的擺放,而會通盤考慮,在這個時候走這一步合適不合適,會不會影響大局,如果會,你決不肯為了動此一棋子,而招致滿盤皆輸。

請香港同胞把2017年的普選訴求暫且放一放,先幫忙把視線扭回到收拾前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那裏去。等把江澤民押上審判臺,中國改變了體制,那時候就不需要一國兩制了,全體國人都享受一國一制,那豈不是做成了中國夢。△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