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疯卖傻!曾庆红摔酒杯骂习近平(多图)
 
姜平
 
2013-5-10
 
【人民报消息】最近可以从两个娱乐界名人身上看到江系的颓势,一个是张艺谋,一个是赵本山。江泽民用3000万美金就买了张艺谋的灵魂,而曾庆红面授计议让赵本山利用民众喜闻乐见的小品形式达到诬蔑法轮功创始人的目地,结果张艺谋道德堕落,搞了「三妻N妾」,7个孩子;赵本山「铁三角」死了一个、伤了一个,赵本山病病歪歪,脑袋里还有个已经爆炸过一次的脑瘤。

江泽民的俩儿子闷声大发财,连宋祖英的妹妹都成了什么航空公司的「董事」。曾庆红的儿子曾伟更是在父亲当十六届政治局常委,任「国家副主席」时不可一世,结果贿赂银行高管有视频为罪证,并在香港开庭后,潜逃回大陆,成为被香港法庭通缉的逃犯。开始,曾庆红说要脱离父子关系,后来干了两件事,一个是否认被通缉的曾伟是自己的儿子,说是同名同姓,另有其人;二是开始往香港政界搀沙子,要把香港司法界换人,以抹去对儿子的审判和通缉。

曾庆红一直是江泽民背后的狗头军师,给江出了很多坏点子。1989年,上海市委书记江泽民因镇压上海「世界经济导报」有功,支持天安门镇压学生,于是被李先念提名代替赵紫阳任党总书记。

2004年9月16日召开十六大四中全会,从前夜激战到凌晨,在会前几小时,才定下来江交出军委主席一职,成为普通党员。受打击最厉害的不光是江,曾庆红也顿时血压升高。尽管前一年曾庆红已经做了两手准备,拍板让儿子一家四口移民海外,把不义之财转移出去,但江真的下台,曾庆红才切实感到前途渺茫。

接下去,必须得曾庆红自己照顾自己了,别看他二十多年来一直在幕后给江出黑点子,但处理起自己的事情,他可是脑残。


曾庆红在十七大主席台上甚尴尬!
首先,曾庆红做的第一个大动作就是要在十七大把胡锦涛踢下去,由自己当国家主席。在任何人看来,这种想法简直就是大脑发育不全。曾庆红踢到了铁板,只好退而求其次,琢磨上温家宝和吴邦国的总理和人大委员长职位,并高调在香港的媒体上发消息测反映。

从上海就在一起共事的老朋友吴邦国看自己都被曾庆红惦记着,非常寒心,在政治局会议和生活会上,别人怎么斥责曾庆红,吴邦国都一言不发,不再帮助孤家寡人的曾庆红抹稀泥。

2007年10月15日十七大召开,在别人眼里,得罪了所有人的曾庆红是顺理成章的下了台,但他自己可不这么认为,他认为这是搞突然袭击。在十七大开幕式上,曾庆红还没缓过劲儿来,他的狼狈不堪被摄入历史镜头。

曾庆红儿子是在逃犯

2008年初,曾氏父子急切要把黑钱转移国外,曾伟夫妇用高出房价一倍的价钱3,240万澳币(合人民币2.5亿)在澳洲悉尼购下豪宅,成为置业移民。2009年澳洲媒体曝光了这个秘密,随即成为轰动中共高层的特大新闻。曾庆红外出「视察」时,对各地政府官员推卸责任说:「儿子大了管不了!」

儿子大了自己管不了,有人管。

2010年10月7日,香港廉政公署发布声明称,今年47岁的曾伟,为裕汇集团主要股东、董事局主席,其向两名中国工商银行(亚洲)有限公司业务主管行贿580万港元。三人遭香港廉政公署逮捕并被控贪污、行贿及处理犯罪得益共九项罪名。

曾庆红的儿子在行贿时居然被全程录了像,这叫做「铁证如山」,请律师都是瞎耽误功夫。曾庆红曾是指挥国安下黑手的头子,他专门惦记别人,人家自然也惦记着他。

中国工商银行(亚洲)有限公司涉嫌受贿的银行高管为50岁的陈宝奎,现任工银亚洲公司业务部主管,香港廉政公署指控其因协助曾伟延迟在「工银亚洲」贷款的还款日期,收受曾伟贿款330万元;而另一名受贿的银行人士为43岁的陈翊耀,曾任工银亚洲房地产及融资部主管,现任职香港永隆银行助理总经理,香港廉政公署指控其收受曾伟250 万港元贿款,协助曾伟从工银亚洲获得贷款。曾庆红的儿子曾伟在香港有受贿官司在身不得离港。


在逃犯曾伟是曾庆红脖子
上的一根绞索。
曾庆红在耳闻儿子曾伟在香港行贿可能败露时,就知道整了别人一辈子,现在轮到自己了,于是赶忙向中央要求,申请去澳洲探望儿子并拜访当地爱国华侨。中组部回应说:国家副主席这个级别不适宜出国探亲,也不适宜退休后以个人名义出国拜访当地爱国侨领。曾庆红顿有不祥之兆,也没精力搀和十八大的人事安排了。

2010年11月30日的庭审,曾伟案第二次提堂,他向法官提出,要求暂返内地的请求。答应他就是放虎归山,法官岂能不明白这个道理。法官当庭慷慨批准了曾伟请求,批准其于12月19日至23日期间,返回内地4天,但要向ICAC提交航班号、内地住宿地址以及行程安排,以及将担保金提高至580万港元。

曾伟弃保逃跑,这是事先预料到的,曾庆红的儿子成了在逃犯!

别说曾伟无法再到香港喝油,他的问题对被禁止出国的曾庆红是双重压力。中国话管这叫什么?「关门打狗」。无论打老子打儿子都是抽曾庆红的筋。

为了给其儿子开脱,曾庆红曾在中央级老干部组织生活会上称:「宪法、法律、党纪、政纪没有一条规定干部子女、亲属不能经商、不能出国、不能有千万财富、不能任高级职位。」

为了获得元老们的支持,曾庆红还在江西省党校毫不掩盖地表示,「一直在寻找马克思主义中有否当官的亲属、子女不能经商、不能在大机构担任高管的理论,没有找到。」

曾庆红摔酒杯骂习近平


坏事干绝的曾庆红!
2011年中国新年前夕,曾庆红在老同志生活会上,两次发言谈体会,和去年的语调、心情大不一样。前一年张狂的说「儿子大了管不了」,这一年当着所有退居二线的元老军头们,压低语调,故作低沉的自责:「放松子女管教,放松对自己在政治局上、作风上的标准、约束,导致自己有负于父母的教诲,党的培养」。而且两次说着说着声音哽咽、热泪盈眶。这坏种不是真的痛悔,而是真的怕了,怕自己成为党彰显「伟光正」的祭品。

最近,曾庆红在江西省政府宾馆喝一整瓶『古井』白酒后,装疯卖傻,摔酒杯说自己「来世不入党、不革命、不当官、不结婚、不要钱。」并骂习近平说「那就太平了,没人会骂,没人会眼红,没人会掘祖坟」。

「来世」不这个不那个?也就是发誓说这一世要这个要那个。如果曾庆红相信有来生,绝不会背负着那么多条人命,不光是无辜百姓的命,还有中共高官,例如朱德的命。曾庆红甚至多次暗杀胡锦涛,但均未遂。

一位中南海某办的秘书认真的说:「如果曾庆红没干坏事恶事,怎么会担心有人掘他的祖坟呢?!」△

(人民报首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