裝瘋賣傻!曾慶紅摔酒杯罵習近平(多圖)
 
姜平
 
2013-5-10
 
【人民報消息】最近可以從兩個娛樂界名人身上看到江系的頹勢,一個是張藝謀,一個是趙本山。江澤民用3000萬美金就買了張藝謀的靈魂,而曾慶紅面授計議讓趙本山利用民眾喜聞樂見的小品形式達到誣蔑法輪功創始人的目地,結果張藝謀道德墮落,搞了「三妻N妾」,7個孩子;趙本山「鐵三角」死了一個、傷了一個,趙本山病病歪歪,腦袋裏還有個已經爆炸過一次的腦瘤。

江澤民的倆兒子悶聲大發財,連宋祖英的妹妹都成了什麼航空公司的「董事」。曾慶紅的兒子曾偉更是在父親當十六屆政治局常委,任「國家副主席」時不可一世,結果賄賂銀行高管有視頻為罪證,並在香港開庭後,潛逃回大陸,成為被香港法庭通緝的逃犯。開始,曾慶紅說要脫離父子關係,後來幹了兩件事,一個是否認被通緝的曾偉是自己的兒子,說是同名同姓,另有其人;二是開始往香港政界攙沙子,要把香港司法界換人,以抹去對兒子的審判和通緝。

曾慶紅一直是江澤民背後的狗頭軍師,給江出了很多壞點子。1989年,上海市委書記江澤民因鎮壓上海「世界經濟導報」有功,支持天安門鎮壓學生,於是被李先念提名代替趙紫陽任黨總書記。

2004年9月16日召開十六大四中全會,從前夜激戰到凌晨,在會前幾小時,才定下來江交出軍委主席一職,成為普通黨員。受打擊最厲害的不光是江,曾慶紅也頓時血壓升高。儘管前一年曾慶紅已經做了兩手準備,拍板讓兒子一家四口移民海外,把不義之財轉移出去,但江真的下臺,曾慶紅才切實感到前途渺茫。

接下去,必須得曾慶紅自己照顧自己了,別看他二十多年來一直在幕後給江出黑點子,但處理起自己的事情,他可是腦殘。


曾慶紅在十七大主席臺上甚尷尬!
首先,曾慶紅做的第一個大動作就是要在十七大把胡錦濤踢下去,由自己當國家主席。在任何人看來,這種想法簡直就是大腦發育不全。曾慶紅踢到了鐵板,只好退而求其次,琢磨上溫家寶和吳邦國的總理和人大委員長職位,並高調在香港的媒體上發消息測反映。

從上海就在一起共事的老朋友吳邦國看自己都被曾慶紅惦記著,非常寒心,在政治局會議和生活會上,別人怎麼斥責曾慶紅,吳邦國都一言不發,不再幫助孤家寡人的曾慶紅抹稀泥。

2007年10月15日十七大召開,在別人眼裏,得罪了所有人的曾慶紅是順理成章的下了臺,但他自己可不這麼認為,他認為這是搞突然襲擊。在十七大開幕式上,曾慶紅還沒緩過勁兒來,他的狼狽不堪被攝入歷史鏡頭。

曾慶紅兒子是在逃犯

2008年初,曾氏父子急切要把黑錢轉移國外,曾偉夫婦用高出房價一倍的價錢3,240萬澳幣(合人民幣2.5億)在澳洲悉尼購下豪宅,成為置業移民。2009年澳洲媒體曝光了這個秘密,隨即成為轟動中共高層的特大新聞。曾慶紅外出「視察」時,對各地政府官員推卸責任說:「兒子大了管不了!」

兒子大了自己管不了,有人管。

2010年10月7日,香港廉政公署發布聲明稱,今年47歲的曾偉,為裕匯集團主要股東、董事局主席,其向兩名中國工商銀行(亞洲)有限公司業務主管行賄580萬港元。三人遭香港廉政公署逮捕並被控貪污、行賄及處理犯罪得益共九項罪名。

曾慶紅的兒子在行賄時居然被全程錄了像,這叫做「鐵證如山」,請律師都是瞎耽誤功夫。曾慶紅曾是指揮國安下黑手的頭子,他專門惦記別人,人家自然也惦記著他。

中國工商銀行(亞洲)有限公司涉嫌受賄的銀行高管為50歲的陳寶奎,現任工銀亞洲公司業務部主管,香港廉政公署指控其因協助曾偉延遲在「工銀亞洲」貸款的還款日期,收受曾偉賄款330萬元;而另一名受賄的銀行人士為43歲的陳翊耀,曾任工銀亞洲房地產及融資部主管,現任職香港永隆銀行助理總經理,香港廉政公署指控其收受曾偉250 萬港元賄款,協助曾偉從工銀亞洲獲得貸款。曾慶紅的兒子曾偉在香港有受賄官司在身不得離港。


在逃犯曾偉是曾慶紅脖子
上的一根絞索。
曾慶紅在耳聞兒子曾偉在香港行賄可能敗露時,就知道整了別人一輩子,現在輪到自己了,於是趕忙向中央要求,申請去澳洲探望兒子並拜訪當地愛國華僑。中組部回應說:國家副主席這個級別不適宜出國探親,也不適宜退休後以個人名義出國拜訪當地愛國僑領。曾慶紅頓有不祥之兆,也沒精力攙和十八大的人事安排了。

2010年11月30日的庭審,曾偉案第二次提堂,他向法官提出,要求暫返內地的請求。答應他就是放虎歸山,法官豈能不明白這個道理。法官當庭慷慨批准了曾偉請求,批准其於12月19日至23日期間,返回內地4天,但要向ICAC提交航班號、內地住宿地址以及行程安排,以及將擔保金提高至580萬港元。

曾偉棄保逃跑,這是事先預料到的,曾慶紅的兒子成了在逃犯!

別說曾偉無法再到香港喝油,他的問題對被禁止出國的曾慶紅是雙重壓力。中國話管這叫什麼?「關門打狗」。無論打老子打兒子都是抽曾慶紅的筋。

為了給其兒子開脫,曾慶紅曾在中央級老幹部組織生活會上稱:「憲法、法律、黨紀、政紀沒有一條規定幹部子女、親屬不能經商、不能出國、不能有千萬財富、不能任高級職位。」

為了獲得元老們的支持,曾慶紅還在江西省黨校毫不掩蓋地表示,「一直在尋找馬克思主義中有否當官的親屬、子女不能經商、不能在大機構擔任高管的理論,沒有找到。」

曾慶紅摔酒杯罵習近平


壞事幹絕的曾慶紅!
2011年中國新年前夕,曾慶紅在老同志生活會上,兩次發言談體會,和去年的語調、心情大不一樣。前一年張狂的說「兒子大了管不了」,這一年當著所有退居二線的元老軍頭們,壓低語調,故作低沉的自責:「放鬆子女管教,放鬆對自己在政治局上、作風上的標準、約束,導致自己有負於父母的教誨,黨的培養」。而且兩次說著說著聲音哽咽、熱淚盈眶。這壞種不是真的痛悔,而是真的怕了,怕自己成為黨彰顯「偉光正」的祭品。

最近,曾慶紅在江西省政府賓館喝一整瓶『古井』白酒後,裝瘋賣傻,摔酒杯說自己「來世不入黨、不革命、不當官、不結婚、不要錢。」並罵習近平說「那就太平了,沒人會罵,沒人會眼紅,沒人會掘祖墳」。

「來世」不這個不那個?也就是發誓說這一世要這個要那個。如果曾慶紅相信有來生,絕不會背負著那麼多條人命,不光是無辜百姓的命,還有中共高官,例如朱德的命。曾慶紅甚至多次暗殺胡錦濤,但均未遂。

一位中南海某辦的秘書認真的說:「如果曾慶紅沒幹壞事惡事,怎麼會擔心有人掘他的祖墳呢?!」△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