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來將被重判(圖)
 
胡平
 
2012-9-26
 

一對魔鬼夫妻薄熙來、薄谷開來!

【人民報消息】日前,法廣發表麥燕庭文章稱:“王立軍判監15年預示薄熙來輕判”。文章說:“王立軍判刑超輕,估計有包庇之嫌的薄熙來亦會獲得輕判,且有甚大機會保住黨籍,以維持政治平衡。”

依我看,情況正相反。王立軍輕判,說明薄熙來必判,說明薄熙來將會重判。

如果王立軍判得重,薄熙來倒有可能保住黨籍免於刑責,因為那就意味著王立軍的四項罪名都沒有得到寬大處理。如今,王立軍判得輕,說明他被寬大,而被寬大的理由就是因為他的叛逃是被逼的,是無奈,是情有可原,這就說明薄熙來犯有嚴重的濫用職權打擊報復罪。另外,王立軍被輕判也是由於他檢舉有功,被檢舉者自然包括薄熙來。薄熙來的問題越大,王立軍檢舉的功越大,受寬大而減刑就越多。所以,綜合這兩點,王立軍越是判得輕,薄熙來就越是逃不掉刑責,就越是會重判。

除非又發生重大事件,否則從一個多月前判四警官罪就可看出薄的下場。

下面是我先前(2012年8月13日)寫的一篇短文:

從合肥兩場庭審看薄熙來的命運

舉世矚目的谷開來殺人案於8月9日在安徽合肥開庭審理,被告谷開來和張曉軍當庭認罪。8月10日又開庭審理了重慶市四位警官涉嫌在辦理尼爾•海伍德死亡案件中徇私枉法、包庇谷開來的案子,四名被告也當庭認罪。

人們發現,在中共官方發表的有關這兩場庭審的報導中,一次也沒有提到薄熙來的名字。

於是,有人說,看樣子,當局是要把薄熙來和殺人案做切割。既然薄熙來和殺人案無關,那麼薄熙來的問題頂多是知情不報而已。倘若有人搬出親親相隱的原則,親屬之間有罪不檢舉可以不論罪,那麼薄熙來就更不可能受到什麼嚴厲的責罰了。

我認為這種推測是站不住腳的。不要忘了,整個薄熙來事件是由王立軍夜投美領館引爆的;而王立軍之所以要投奔美領館是因為他感到了來自薄熙來的人身威脅;而薄熙來之所以要收拾王立軍,就是因為王立軍向他報告了谷開來的殺人案。

記得今年3月份,網上流傳一段據說是“中共中央辦公廳王立軍事件通報”的錄音,後來又出現文字稿。其中一段內容如下:

“今年1月28日,王立軍找薄熙來同志通報有關重要案件與薄的家人有關,由於辦案人員為此感到了壓力,已經接到辭職信,希望薄熙來同志予以重視,妥善處理。薄熙來同志對此十分不滿,隨後找市政府、市紀委、市委組織部主要負責同志商量,以多崗位全面鍛練為由,提出調整王立軍工作。2月1日下午,重慶市委召開常委會,決定免去王立軍的市公安局黨委書記、局長職務。事先未按規定徵求公安部的意見。王在市政府不再分管公安司法工作,調整為分管教育、科技等工作。為此,王立軍想不通。2月2日,市委有關負責同志到市公安局宣布王立軍不再擔任黨委書記和局長職務後,在薄熙來同志家人和身邊工作人員的壓力下,有關方面以各種名義違規審查王立軍身邊工作人員及有關重要案件的辦案人員。王立軍認為自己人身安全受到威脅,遂決定出走,並於6日下午在事先未按程序報批的情況下,獨自進入美國駐成都總領事館。”

這就是說,就算薄熙來本人沒有參與谷開來殺人案,但是,單單是他一再運用職權阻撓辦案並打擊迫害辦案人員。其罪過就至少不比徇私枉法的四警官輕。既然四警官要依法懲辦,薄熙來憑什麼豁免?

可以想見,接下來,中共當局將宣布開除薄熙來黨籍,移交司法部門。對薄熙來的審判估計要在十八大之後了。

對當局而言,如何處理薄熙來案件面臨兩個問題:

一是如何判決?輕重不好拿捏,因此最好是把這個問題朝後推,以減少衝擊力。

另一個問題是如何給薄熙來問題定性?這個問題卻不能再拖延。因為十八大召開在即,如果薄熙來的問題遲遲不能定性,黨內免不了眾說紛紜,萬一在十八大上有人質疑有人發難,引發爭議怎麼辦?畢竟,薄熙來在上層人脈很廣,尤其是所謂太子黨,雖然不少太子黨不喜歡薄熙來,但是看到薄熙來垮臺,多少總會有兔死狐悲,物傷其類之感。所以,當局必須趕在十八大之前給薄熙來問題定下性來,讓黨內那些可能替薄熙來說話的人無話可說。

依我之見,這次審理谷開來審理四警官,與其說是做給民眾看的,做給國際社會看的,不如說是做給黨內上層看的。只要他們接受了谷開來的殺人罪,接受了四警官的徇私枉法罪,那麼,他們就沒法不接受薄熙來的濫用職權阻撓辦案打擊報復等罪名。他們不能不意識到,以後頂多在量刑寬嚴上還有討論空間,薄熙來的政治生命已經無可挽回的終結了。這樣一來,上層就不會有什麼人再替薄熙來說話了。

另外,當局現在這種做法,不追究薄熙來密謀奪位之事,因而那些與薄熙來關係密切的高官們只要和薄熙來劃清界限就可以保住權位;不追究薄熙來貪污腐敗之事,這就讓無官不貪的上層皆大歡喜;不追究薄熙來搞刑訊逼供之事,其他的酷吏們也都吃了定心丸,如此等等。當局一再說薄熙來事件是孤立的事件,意思就是只拿掉薄熙來一個人,其餘一切照舊。

應該承認,當局的算盤打得很精。但唯其如此,它也就把自己的面子丟得一乾二凈。谷開來庭審公布後,不論是中國民間還是國際社會,一邊倒的反應是批判是嘲諷。

我猜想,這種輿論很可能給當局不小的衝擊——因為他們原先的共識就很脆弱。眼下,他們很可能正在緊張地爭論:這齣戲是硬著頭皮照原來的劇本演下去呢,還是再做點改動?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