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温正在分别朝两条路上发力
 
姜青
 
2012-6-28
 
【人民报消息】六四最坚定的维权者李旺阳坐监22年出狱后,竟然在住院治疗期间被自杀,命令是由完全不计后果的周永康亲自下的,这让港民前所未有的愤怒,除了游行抗议外,还宣布在7月1日再次进行大游行。

李长春让新华网公布7月1日胡锦涛去香港,看起来是履行公事,但实际上是往起挑香港民众的火,目地是给胡锦涛上眼药。李长春不过是配合周永康造势而已,真正动武的是周永康。

在薄熙来夫妇被关押后,胡锦涛迟迟没有后续动作,他的心思都用在安排自己人占地盘和十八大顺利留任军委主席上。他想把薄熙来处理了,让周永康在十八大正常卸任退休就算了。这给了以周永康为首的血债派喘息和反扑的机会。

「效忠」不是长在嘴上的

胡锦涛想留任军委主席,就必须得到军头们的支持,这几个月,所听所见的都是军队在表态效忠胡中央。邓小平时代,没发生过这种事情,邓在家打着桥牌就把想办的事都办了。可见「效忠」不是长在嘴上的。

其实,经过毛泽东、邓小平和江泽民时代的胡锦涛应该想透,这前三任干坏事不得好报,还殃及后人。

毛泽东是党的红太阳,生前「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死后象砧板上被膛的猪一样,内脏全部都掏空,除了那张脸外,尸体被医务人员摆弄来摆弄去。这在古人来说,是最忌讳的事,古代死了人,都是入土为安,谁家祖坟被挖开了,被认为是家族最大的灾祸和耻辱,认为会祸及后代。毛家的后代被祸及的还不够么。

再看六四下令镇压的邓小平,说死20万人,保20年稳定,结果杀完人,邓留下遗嘱把骨灰撒在江河湖海。邓怕有一天会被鞭尸,都不敢让自己的尸骨稳定的躺在一个坟包里,更遑论「保20年稳定」。邓除了自己死后不稳定外,全家都不「稳定」,江泽民以经济问题抓了他的二儿子邓质方,老婆邓琳求告无果,被逼差点自杀;邓活着时,大女儿邓林的画在香港卖出天价,邓死后,邓林北京画展地点很寒酸,而且无人捧场。江泽民是最惨的一个,要一踹腿咽了气倒也痛快,最怕的就是死去活来,为了证明自己还有口气儿,在全球媒体长枪短炮前面,跌跌撞撞、踉踉跄跄,直到成植物人儿才老实了;儿子江绵恒因为建立网上长城,屏蔽「江大蛤蟆」,癌症手术一次不成再来一次,也跟着半死不拉活。胡锦涛也是有儿有女的人,而且深爱自己的老婆,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应该为老婆儿女着想吧。为什么不趁自己还有权力时,做些利民爱民护民的善事,为家人和子孙后代积些德、行点善呢?!

江泽民干的事烫了胡锦涛的手

据纽约民主人士唐柏桥2012年4月透露,面对江泽民镇压法轮功上,胡锦涛骑虎难下。虎又不是你骑上去的,你难下什么呢?

1999年7月20日,时任中共国家主席江泽民嫉妒已有一亿人在学法轮功,于是不顾其他所有政治局常委的反对,动用了全部的国家机器,掀起了对法轮功的血腥镇压,直到今日,都没有停止。央视两位受欢迎的节目主持人白岩松和崔永元曾因为必须面对观众,编造谎言,良心承受不住而精神忧郁,导致严重的自杀倾向。

随着镇压的持续和深入,制造「天安门自杀伪案」,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到欧洲和美国等国家寻找急需移植器官的病人,以无辜者的生命为自己谋求暴利,已经让一部份人成为利益集团的帮凶和受益者。

江系血债帮头领人物包括帮主江泽民、师爷曾庆红、罗干、刘京、周永康、薄熙来等,他们先后在全球数个或数十个国家遭到起诉。

以为三个月就可以把法轮功镇压下去的江泽民,没有想到世界上越来越多的人修炼法轮功,并迅速发展到114个国家,越来越多国家的法轮功学员对以江为首的迫害主犯进行法律诉讼。于是江非常惊慌,一边严控外交部,让外交部的驻外使领馆人员干着特务的勾当,用大量金钱去贿赂那里的官员、议员等人;一边派人找法轮功谈平反条件。

江的平反条件是:「法轮功收回对其在世界几十个国家的起诉,死一个法轮功学员用一个具体执行命令的基层警察抵命。」

法轮功方面认为,没有江的命令,不会出现这样全国范围的惨无人伦的事情,江泽民等主犯必须受到法律制裁。 因此谈判没有结果。

2009年胡锦涛曾派出特使力邀唐柏桥为胡锦涛智囊团顾问,并保证唐柏桥的任何想法,会直接出现在胡锦涛的办公桌上。

胡锦涛特使对唐柏桥说,如何解决法轮功问题,已成了中共内部的「烫手山芋」,因为「无解」。为什么会是烫手山芋,会是无解?

是否胡中央一方的高层认为,法轮功问题之所以无解,是因为中共非法建政以来,历次运动都是党发起制造冤假错案的运动,然后由党来「平反昭雪」,党永远是伟光正(伟大、光荣、正确),是冤民的大恩人?这次,还想比照过去的方式给法轮功「平反」,也就是要求法轮功对党的「错误」既往不咎,对整个国家机器投入镇压法轮功既往不咎,对至今还继续的活摘器官既往不咎,也不披露那些镇压中所发生的骇人听闻的事情?

如果是这样,那谈判一定进行不下去,因为法轮功坚持要法办江罗刘周,而法办就得公布罪行,一公布罪行,那这个参与群体灭绝的山寨政权非但没有资格担任平反的角色,它还必须得倒台。

不是胡锦涛不愿意揭露江泽民的罪行,而是胡锦涛不希望这个非法山寨国垮台。其实做「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国的寨主是最耻辱最悲哀的事,而胡锦涛却乐在其中、迷在其中。

唐柏桥当时对胡锦涛特使建议,既然谈判无解,那释放所有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看看事情会不会出现什么变化。特使说:「如果法轮功学员全都放了,这动作太大,江泽民那边可能不太会接受,就是这个决定做不下来的,就算胡锦涛想做也做不了。」

这是不是匪夷所思,你政府镇压运动搞了十几年,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十几年,你从一开始就知道是错的,现在找上门来说要给人家「平反」,却不同意释放所有被关押的无辜者,原因竟然是始作俑者、拿刀的屠夫不接受!

党文化教育出来的党官,思维逻辑与人类文明完全不接轨。

2012年,是胡锦涛两任到期卸任的最后一年,国内形势对他非常有利,江成了植物人,能上阵的最大黑帮头儿也就是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了,而且周已经四面楚歌、八方讨伐声。三年前唐柏桥提出的释放全部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的建议,这个时候胡锦涛可以实施了。江泽民的血债包袱终于在卸任前可以丢掉了。但胡锦涛的精力却转移了,他在忙于安置自己的十八大人马。

时间是神

幕僚们感叹的说,胡锦涛与温家宝正在分别朝两条路上发力。

温家宝要乘胜追击,彻查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削去其权力由法律制裁,并水到渠成的解决法轮功被镇压、被活摘器官问题,不做千古罪人,给自己留下一个美好的未来。而胡锦涛的心思放在十八大继续掌握军权上,想效仿江泽民垂帘听政,再继续「送一程、扶一把」。人最怕好了伤疤忘了疼。而这恰恰是平民出身、父亲被迫害致死的胡锦涛的最大弱点。

幕僚们明显感觉到,温家宝已经看到时间的急迫,他开始在各种场合发表讲话,公开表明与中共体制格格不入的观点和态度,例如「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我敢于面对人民、面对历史。知我罪我,其惟春秋。」「守职而不废,处义而不回」「在最后一年,我将像一匹负轭的老马,不到最后一刻绝不松套。努力以新的成绩弥补我工作上的缺憾,以得到人民的谅解和宽恕。入则恳恳以尽忠,出则谦谦以自悔。我将坚守这个做人的原则,并把希望留给后人。」「过去讲微观,小到原子、分子,现在不够了,要研究粒子。过去讲宏观是由地壳到地球深部,现在也不够了,宏观要研究天体,大到宇宙。过去讲古生物只研究环境对生物的影响,现在还要研究生物对环境的影响。人、环境、地球、天体构成一个整体。」

在中国地质大学演讲时,温家宝还发誓「我要用我自己工作的成绩来报答母校,决不辜负母校对我的期望,让母校永远记得他是一个优秀的学生。」

时间是神,时间将见证一切,时间将记载一切,时光不会倒流,后悔药人人都买过,但从来没有人能买到手。△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