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不許騰訊說:什麼支撐了「民歌天后」(多圖)
 
華鎮江
 
2012-6-8
 

騰訊該文章被刪除!



《騰訊「什麼支撐了民歌天后」這麼快就刪除了──百度知道》,
但沒有人回答,因為回答了也得刪除!



江澤民用咱民脂民膏討姘頭高興!

【人民報消息】騰訊6月8日《今日話題》裡刊登了文章《什麼支撐了「民歌天后」》,評論的不少,想上該網址去看看原文,出現一行字:「頁面沒有找到,5秒鐘之後將帶您進入首頁」,連騰訊微博都被刪除的干干净净。

用「騰訊、什麼支撐了「民歌天后」」Google了一下,看到一個題目《騰訊「什麼支撐了民歌天后」 這麼快就刪除了──百度知道》,點開看一看百度的膽子有多大,已有14人流覽,回答部份是零!

儘管百度說「不登錄也可以回答」,儘管每個人的答案保證都百分之百正確,但是沒人回答。

不禁想起李連傑的那段名言:有權有勢的中國人移民,無權無勢的中國人偷渡,這是一個國家還是監獄?──國家有這樣的嗎?當然是監獄,要不然,為什麼人們不管有錢無錢,總想逃離這個國家──你聽說過美國人偷渡的嗎?!

是啊,連不點名批評羅浩他老婆宋祖英幾句都不行,就因為她從1991年至今都是三呆婊江澤民的姘頭。

幸虧阿波羅網站有轉載全文,現從阿波羅網站複製下來,請各位網友看一看。今天是2012年6月8日,大家敢相信中共將會改革嗎?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連一篇暗諷跟江澤民上床歌星的話題都不能容忍,中共能容忍對這個體制的批評嗎?所以,體制改革有兩種,一種是體制內改革,一種是改革體制。體制內改革是做遊戲,只有改革體制,改朝換代,中國才有希望。△(人民報首發)

下面轉載被刪除的騰訊該文章的全文:

什麼支撐了「民歌天后」

繼去年12月後,被譽為「中國時尚民歌天后」的湯燦再次陷入接受中紀委調查的流言中:認證微博主宗麟昨天爆料稱,湯燦因涉嫌貪污被判15年。對於這條流言,湯燦助理接受電話連線時已經一再強調:假的!

對於這些流言,我們不可輕信,更不應該在沒有確鑿根據的情況下去隨意詆毀一位女歌手的名聲。

不過拋開這些桃色新聞,嚴肅的探討一下民歌手與公權力的關係,還是很有意義的。

民歌本來可以指代民族歌曲和民間歌曲。民族歌曲指那些有本民族特色的歌曲;民間歌曲指底層社會傳唱的歌曲。

但是現在無論是民族歌曲還是民間歌曲,都有了一個新名稱——原生態歌曲。所以「民歌」二字現在基本上就是指代民族唱法歌曲。

美聲唱法,意大利文為BelCanto,意思是美好的歌唱。主要是指17世紀產生於意大利的一種演唱風格及歌唱方法。美聲唱法要求歌唱的發聲自然,聲音宏亮,音色美妙清純,有適當的共鳴和圓潤的連貫音,特重的起音法,巧妙的滑音,穩定的持續音,有規律的漸強、漸弱以及裝飾音等,其目的是要使旋律演唱得更華麗、更靈活、更圓潤、更富有光彩,音高更為準確,聲音更具有穿透力。

而我國傳統的民間歌曲基本上是運用純真聲(民間稱大嗓)演唱,這種聲音由於唿吸較淺,共鳴較少,因而顯得不夠柔美圓潤。

現在的民族唱法顯然更接近美聲唱法而非大嗓唱法。舉個例子,曾經流行於晉西北和陜北地區的一首情歌叫做《芝麻油》:「芝麻油,白菜心,要吃豆角抽筋筋,三天不見想死個人,唿兒嗨喲,只有我的三哥哥親」。這就是用大嗓唱的歌。而這首情歌後來演變改編成了《東方紅》,一般是一個女高音領著合唱團演唱。

《芝麻油》這類民間歌曲或民族歌曲,無論是曲調還是歌詞,都與官方需要的莊重、華麗、頌揚不相容。所以經過改造,一種集合民間歌曲或民族歌曲的風格、西洋美聲的發聲方法、歌頌式的辭藻為一體的民族唱法歌曲誕生了,並越來越成體系。這種歌曲主要服務於官方宣傳和演出,也被叫做愛國歌曲。

樂壇關注度最高的歌曲排行榜統計結果顯示,2011年20期前十名、共兩百首歌曲中,愛情歌曲占93%,公益歌曲、勵志歌曲占7%,弘揚愛國主義精神的歌曲一首都沒有。

著名民歌演唱家譚晶曾在今年兩會期間對此現象表示痛心疾首。

翻開湯燦的音樂專輯,發現歌名多為《家鄉美》、《祝福祖國》、《紅紅的日子》、《幸福萬年長》之類,這些歌名本身就區分度不高,再聽旋律,感覺也很熟悉,歌詞就更是千篇一律。A著名民歌手和B著名民歌手的音樂專輯聽下來似乎沒覺得有區別。

民歌的創新嚴重不足,「千歌一面」、「千人一嗓」是人們對民歌界的共同認識。

首先是歌詞創新不足。基本是祖國繁榮領袖英明民族團結社會和諧軍民相親。也許歌頌式的辭藻只有這麼些,前人用完了,後人也找不到別的了。

其次是旋律單一。為什麼這些歌聽著調調都一樣?是否對於創作者來說,求穩勝於求新?「學院派」民歌演唱家方瓊說:現在很多所謂創作歌曲,沒有按照心靈的需要來創作,而是按照所謂的主題來寫,有些人批量生產了不少應景曲目,到了什麼節日就拿出來,結果是晚會越做越豪華,膾炙人口的歌曲越來越少。 現在很多歌手無思考、無個性,只一味模仿成功者,模仿她們的聲線、服裝、颱風等,於是出現了一批小宋祖英、小張也,民歌演唱變成了「拷貝不走樣」。一些導演挑選演唱者時要顧及平衡,導致出現「八個人唱一首歌」的奇特景象。

在許多中國人眼中,近140年歷史的維也納金色大廳有著金色的光環,不少宣傳更是稱其為音樂界的「權威象徵」,認為只有世界一流的歌唱家、一流的樂團、一流的指揮家才會出現在那裏,而且覺得那裏的觀眾最挑剔,把一些中國藝術家在那裏的表演說成是去挑戰、去征服。因此,中國的民歌手頻頻出現在金色大廳,頗給人「國外掀起中國民歌熱」的感覺。

然而真相是,金色大廳場地可以租,給錢就能演;中國的許多演出只為鍍金或是由官方安排的文化交流,過多依賴贈票。

在百度「民歌吧」裡,一位吧友發帖感嘆「歌廳搖滾最吃香,搞笑歌手、通俗歌手比較普遍」,問「民歌手出路在哪」,跟帖有人回應:「國家不會讓京劇太沒落,更不會讓民歌太沒落!」。

民歌要依靠「國家」才能維系,這的確是現實。各種官方演出依舊給民歌提供了不小的空間。以最受國人矚目的央視春晚為例,每年都要安排不少民歌曲目,尤其要給一位女民歌手的領軍人物和一位男民歌手的領軍人物各安排一次獨唱。

著名民歌手即便早就沒有生存發展問題,也要保留或謀求一個體制內編製、特別是部隊編製

好的民歌手,幾乎全有體制內身份;而頂尖的民歌手,幾乎清一色的屬於部隊編製。以湯燦為例,她本就是東方歌舞團(國家歌舞團)的演員,在「成名成家」 後,於2010年加入戰友文工團取得了大校軍銜。本來已經在市場上很吃得開,卻要給自己加上一套軍職的束縛,原因何在?

雖然普通的民歌手在問「出路何在」,但是民歌「大碗」卻在官方和商業兩種演出中都很受歡迎。著名的民歌手出場費並不比一線流行歌手更低。為什麼「千人一嗓」、根本打不進排行榜的歌曲,也會被商業演出親睞呢?其實也很好理解——關鍵不在歌,在人。請一個將軍或大校演員、請一個主要給國家領導人演出的演員來給自己表演,多有面子。

如果說「流行天后」是以民眾為土壤滋養而成,那麼「民歌天后」就是以公權為雨露澆灌而成。(全文完)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