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岡山抗暴之火即將燎原
 
楊寧
 
2012-6-17
 
【人民報消息】近日,位於江西井岡山下的吉安市吉水縣水田鄉西流村,數百村民為了維權發動了起義。起因是因建設江西峽江水電站,西流村村民被強迫搬遷,但在補償等諸多問題上,村書記未能與廣大村民達成一致。村民們認為村書記乃是私自出賣集體利益,在多次協商抗議無果後,6月11日,憤怒的村民群毆村書記,並將移民工作點的辦公設施及村書記的家砸壞。一些村民自稱是“井岡山起義”。

當日,當地政府將事件定性為村民“暴亂”,並下令“從快從重處理”,吉水縣公安局局長黃潤生、政法委書記楊志華遂趕赴水田鄉部署鎮壓抓捕村民。當晚,政府派出大量警察包圍西流村進行大搜查,有40多位村民遭到抓捕,扣押村民小車3輛。12日,當局迫於民憤釋放了30多人,但仍有7、8人被關押。此外,警察還將西流村各路口進行封鎖,不許外來人入村,村民也不得隨便出村,以避免事態擴大。

井岡山人民起義,這可是個轟動全國的新聞。井岡山,一直被中共視為“革命的搖籃”並頂禮膜拜,中共幾任黨魁和不少領導人也都專程前往朝拜。當年毛澤東在這裏靠著背信棄義、過河拆橋等卑劣手段攫取了領導權後,為了收買當地老百姓的民心,採取了殘忍的打土豪、分田地的土地革命。“無產階級只有分了田,才有飯吃有衣穿”、“一切土地歸農民”等宣傳標語至今還保留在一些民居的白牆上,依然清晰可見。

在運動中,不少有幾十畝田、穿長袍子的沒有任何罪過的地主都被定為“土豪、劣紳”,先被戴高帽子遊鄉,然後割腳筋,割耳朵,活活打死;每次開勝利大會必定要殺人示眾,搞紅色恐怖。比如在慶祝毗鄰井岡山的遂川縣紅色政權建立時,毛親自給大會會場寫了對聯,上聯:想當年剝削工農,好就好,利中生利!下聯:看今日斬殺土劣,怕不怕,刀上加刀!在大會現場,“劣紳”郭渭堅被眾人“刀上加刀”處死。正是憑藉著從“土豪、劣紳”手中奪取的財產以及暴力恐嚇,毛收買了貧苦農民的心和支持,並在井岡山站穩了腳跟。

從表面上看,從毛的“誰解決了土地革命,誰就贏得了農民,誰贏得了農民,誰就贏得了中國”的邏輯看,今日井岡山的官員是對其徹頭徹尾的背叛。因為當年毛畢竟還知道收買農民的重要性,可今天的井岡山各級官吏,不僅不在乎農民面臨失地的危險,不在乎農民生活即將陷入困境的危險,反而以暴力應對人民的反抗。

其實,井岡山當地官員如此選擇才是真正深諳毛的心理。當年,毛為生存乃至奪取政權,幾次三番利用土地革命誘惑農民,博取農民的支持。在農民被利用完後,在中共成功攫取政權後,農民被毛打入了二等公民的行列,不僅經濟上受剝削,而且戶口難以轉入城市,在養老、醫保、教育、孩子上學等方面都與城市人口有著巨大的差異。在中共黨人的眼中,無知的農民成了可以任意捏的軟柿子。上個世紀六十年代逾四千萬人餓死的慘劇就絕大多數發生在農村。

正因為如此,如今井岡山的官員下至村長,上至公安局局長、政法委書記,乃至市長,才從不曾將農民的訴求放在心上。一旦激起民變,惟有選擇暴力鎮壓和威脅,並切斷其與外界的聯繫。從這方面而言,毛的“刀上加刀”的教誨才是讓井岡山的官員們牢牢記在心間的,也是面臨同樣問題的各地官員銘記在心的。

只是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當人民無法忍受之時,再多的威脅和鎮壓只會引起更多的反抗。而且井岡山和各地的官員們不要忘記的是,毛當年在回應林彪對井岡山根據地能持續多久的質疑時曾說過:“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在全國此起彼伏的群體維權民潮下,在素有紅色搖籃之稱的井岡山地區爆發了村民的“起義”,或許預示著一把把反抗之火即將在未來在全中國點燃。這是否又是上天再一次的警示呢?!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