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各一封!來自英雄王立軍和伯樂薄熙來(圖)
 
瞿咫
 
2012-2-9
 
【人民報消息】薄熙來是「打黑英雄」王立軍的「伯樂」,這個頭銜恐怕沒有一個人反對。

薄熙來2007年12月底去重慶赴任,2008年6月把王立軍調去重慶為他開出一條血道,據官方報導,僅2008年夏天的80天內,重慶警方共「破刑事案件32771起,逮捕9527人」。薄熙來、王立軍成立了270個專案組,專門抓捕億萬富翁,製造了數百起冤案,為的是侵吞他們的上千億資產。這些錢一部份被薄熙來轉移到海外老婆兒子的賬號上,另一部份用於打點各個媒體老總和塗脂抹粉工程,其中包括「唱紅」。而王立軍把重慶警察局改為警察署,自制警服,自繪警車,薄熙來似乎成了山寨國中之國的霸主。

往往,真正有看頭的故事是從這個時候才開始。

2012年2月2日,重慶市政府新聞辦2月2號發布微博說,王立軍不再兼任市公安局長、黨委書記,而以副市長身份分管聯繫經濟領域工作,但報導說,「不足之處是,工作有時要求急一些,批評人不太注意方式方法。」

2月2日3日兩天,薄熙來召開重慶宣傳部門會議,稱「我們出點事,敵對勢力就可勁兒忽悠造謠」。2月5日,「副市長王立軍到市教委、重慶師範大學調研,了解我市教育工作情況」。以上都是重慶官方的公開報導。

接下去的報導是非重慶官方的公開報導,2月5日晚,王立軍到美國駐成都總領事館,在裏邊說了很多薄熙來的罪行,以及他從薄熙來那裏知道的中共高層內幕。領事館被團團圍住。

美國之音報導,美國國務院發言人維多利亞-紐蘭2月8日在華盛頓舉行的例行記者上回答記者提問時證實號稱「打黑英雄」的王立軍本星期早些時候和成都領館人員見了面。

她說:「王立軍確實以副市長的身份要求在美國駐成都總領事館會面。會面時間訂好。我們的人跟他見了面。他確實訪問了領館,後來自願離開領館。」至於王立軍當時是否要求避難,紐蘭說:「顯然,我們不談論和難民身份或者避難等有關的事宜。」

王立軍從使館出來後,重慶市長黃奇帆帶領的重慶警方與胡中央派來的國安爭奪王立軍,王立軍說:「我是薄熙來的犧牲品,薄熙來是野心家,我要與他魚死網破,材料已經轉移海外準備好了!」最終王立軍被國安帶走,直接去機場,飛抵北京。

2月8日,自稱是「王立軍的海外朋友」公開了王立軍在2012年2月3日(宣布免去他公安局長的第二天)寫的「給全世界的公開信」。這是第一封公開信,相信以後還會陸續發出。

全文如下:

我給全世界的公開信:

當大家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我或許已不在人世或許已失去了自由。我想向全世界解釋一下我做這一切的原因。歸根結底是一條: 我不希望看到黨內最大的偽君子薄熙來能再繼續表演下去,如果這樣的奸臣當道,這將是中國未來最大的不幸和民族的災難。

薄熙來「唱紅打黑」的鬧劇完全是為了他企圖進入常委的做秀。這是薄熙來的「文化大革命」!他專制武斷,心狠手辣,順我者昌,逆我者亡。他一直強迫包括我在內的下級用各種手段,為他幹各種不可想像的事。稍有不從,馬上下狠手處置。他把所有人當成是口香糖,嚼完了隨便一丟, 不管沾在誰的腳底。他才是最大的黑社會老大。 他已把整個重慶從黨和人民的天下變成了他一人的家天下。按他的性格,當不上中國的老大是不會罷休的, 為達到這個目的他會不擇手段。薄熙來號稱清廉,但實際既貪又色,縱容家人大肆斂財,數額驚人。有關情況,我掌握了大量材料, 已向有關方面檢舉,也委託了我國外朋友在適當時候在公布這封信後逐步公布於世!我也希望能夠用這些材料有朝一日出書。

薄熙來無情無義到了極致,從他文革中鬥父親,對待兄弟姐妹和對待前妻就可以看出。我為他兩肋插刀,但他對我連條狗都不如,當我不願再為他做髒事趟混水時,竟然把我身邊司機等抓走來威脅我。士可殺不可辱!我本不是什麼英雄,我願意為人民流血流汗,但不願意再為嘆息在這麼一個壞人手下工作而悄悄流淚!人終有一死,我願意用生命來揭露薄熙來,為中國的體制中少掉這麼一個會禍害中華民族的野心家獻出一切!

王立軍
二零一二年二月三日

王立軍的擔心不是沒有根據的,在2月2日宣布對他的免職之後,2月4日薄熙來已經準備好了一封公開信,內容是宣布王立軍的死因,為滅口做準備。請看全文:

病情(診斷)證明書

姓名:王立軍,性別:男,年齡:52歲,住院(門診)號:空白

我院保健小組於2008年7月接市委辦公廳通知,患者納入我院重點保健對象。近年來,患者經常與大坪醫院保健小組醫生在一起交談時,曾不斷談到工作壓力太大,長期睡眠嚴重不足,睡眠時間通常只有2-3小時,精神處於高度緊張狀態,夜間甚至不敢關燈睡覺。2011年10月,患者因嚴重睡眠障礙,曾來我院要求進行住院治療,後因工作繁忙,未能按原計劃實施治療。2011年年底以來,患者幾乎每天到大坪醫院探望病人時,找到醫院保健小組醫生交流,保健小組醫生發現患者思維遲緩,思考問題及語言表達時缺乏邏輯性,經常出現情緒暴躁、喜怒無常等歇斯底裏般的症狀,經常出現情緒波動,曾有輕生念頭。保健小組會同有關專家小範圍進行討論,認為應該及時用藥治療,但患者拒絕。

2012年2月3日,患者曾2次打電話給大坪醫院周林院長,要求次日上午來院詳細檢查身體和治療。周林院長通知保健醫生做好相關體檢準備工作。周林院長與全體保健醫生次日上午一直在VIP病房等待,但患者始終未來醫院就診。

有關專家根據患者上述臨床表現,初步診斷患者日前存在嚴重的抑鬱轉臺和抑鬱中毒發作。建議組織干預,對患者實施治療。


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三軍醫大學第三附屬醫院
2012年2月4日

「曾有輕生念頭」「建議組織干預」,「對患者實施治療」?!

被處決的原重慶司法局局長文強一年多前已經預言了王立軍的命運,只是他沒有想到的是,一場全世界圍觀的中共解體內戰是從薄伯樂和王英雄的身上發起的。其實,老祖宗早就說了「天下未亂蜀先亂」,薄三兒去重慶豈能是偶然的!

五千年歷史長河中,這樣的故事重覆又重覆,儘管中共毀掉中華文化,不讓人知道善惡有報的道理,但故事該上演還是得上演,因為歷史就是這樣走過來的,還要這樣走過去。△

(人民報首發)


《南方都市報》微博為診斷書真實性背書。



薄熙來委託軍醫開診斷書,為滅口王立軍做準備!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