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在收!薄禿頭上的虱子被中紀委捏下(多圖)
 
屈豆豆
 
2012-2-5
 

惡人王立軍到被收拾的時候了!
【人民報消息】中國有句老話「自做孽,不可活」,從歷史走到今天,凡是自做孽的,結局都是一樣。

幾個月前,如果有人說,酷吏王立軍和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也逃脫不了這個命運,可能有些人不相信,他們只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其實當我們聽到消息之前,薄熙來和王立軍已經在法網裏了,不管他們在網裏怎麼折騰,最後的結局是不變的。

歷史記載,酷吏從來都沒有好下場。武則天手下長相俊美的酷吏來俊臣(651~697)斬首那天,洛陽城的老百姓傾城而出,都來看熱鬧。45歲的來俊臣人頭剛一落地,百姓蜂擁而上,把來俊臣的屍體挖眼剝皮,連五臟六腑都掏了出來。

政治局常委為何首次增加到九人

從1998年到2007年10月,羅幹擔任兩屆中共中央政法委書記,十五屆是政治局委員,十六屆是政治局常委。

2002年,為了常委會裡的江系人馬占多數,江澤民把十六屆政治局常委會由七人增加到九人,這是中共建黨以來從來沒有過的。江系並不包括羅幹,江澤民也不喜歡羅幹,但江命令十六大政治局常委會名單中必須有羅幹。

在羅幹之前,中共中央政法委書記的級別是政治局委員。1998年上任的羅幹只是政治局委員,也就是說政治局常委會中還有人分工管著他,還可以對他下達指示和命令,當然也包括撤銷羅幹的職務,這在江澤民看來,非常危險。江要讓羅幹在公檢法和武警範疇內擁有絕對的權利。

不是江系,卻要給他那麼大的權利,為什麼?

這在香港《前哨月刊》2011年2月刊的文章 《江澤民終生後悔的兩大事件》中得到確切答案。文中所提到的江終生最後悔的那件大事就是鎮壓法輪功。不是江後悔鎮壓,而是後悔自己得到的後果──被在國際上起訴,並平添數千萬的「敵人」。江在1999年曾說要在三個月內把法輪功(法輪大法)鎮壓下去,羅幹是具體執行者,當時沾血最多的就是他,所以不管羅幹是不是江系,他的命運已經與江緊緊的綁在一起了。

儘管,羅幹只擔任了一屆政治局常委,還可以再連任一屆,但年齡迫使他十七大必須退下。 接任羅幹任政法委書記的是前四川省委書記、流氓強姦犯、殺妻罪犯周永康。

流氓強姦犯周永康

周永康,現任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中央綜合治理委主任。

周永康任四川省委書記時,常常吹噓自己「是江主席的人」。動不動就往北京跑。江澤民正愁找不到合適人選接下政法委書記一職,周永康自動上賊船,讓江稍稍安下心來。後來周永康聽說王冶坪的侄女正在尋找另一半,不禁大喜過望,往北京跑的更勤了。這頭兒鑿實後,周永康回四川命屬下把分居的元配用「車禍」形式撞倒輾死,成了江的侄女婿。

江澤民原想扶持長子江綿恒接班,無奈江綿恒的癌症反覆發作,保命都難,江只好放棄了這種想法。讓江喜出望外的是,四川省委書記周永康打破頭也要成為江家人,江決定不顧一切,也要把自家人弄進政治局常委會。

2002年12月10日,江氏嫡親網出了一篇文章《特稿:中共高層政法系統完成部署》,文章說:「在中共十六大上新當選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原四川省委書記周永康,將兼任公安部長,統率全國一百六十萬公安民警,而原任公安部長賈春旺調到最高人民檢察院,……周永康將成為謝富治、華國鋒之後,二十五年來首位兼任公安部長的政治局委員,顯示當局對治安和政法工作的高度重視。」「根據慣例,周永康還將兼任中國人民武裝警察部隊第一政委。」

文章還說:「雖然當局暫未宣布周永康的具體職務,相信官方稍後將正式公布他出任公安部黨組書記、部長及中央政法委副書記。」2002年,十六大剛開完,江澤民已經在鋪墊周永康十七大接替羅幹的路了。

和羅幹一樣,年歲斷了周永康十八大的連任夢,江家幫沒有一個可以接任周永康當政法委書記的,而江澤民留著那一口氣,什麼忙也幫不上,周永康非常焦慮,為了把胡錦濤與自己徹底綁在一起,周永康開始自己親自上陣殺人,把小事製造成國際事件,烏坎沒有完全得逞,又在四川藏族地區和西藏大開殺戒,藏區色達藏人遭槍殺的照片已經傳了出來──中共軍警全副武裝,善良藏民手無寸鐵……。

最荒唐的是,周永康把一百多萬張印著中共血旗和毛鄧江胡頭像的彩照送進藏族地區和寺院,寺院不肯懸掛就殺人。江衰到如此地步,這樣荒謬的事情竟可以發生,不知胡錦濤那被共產黨冤死的父親可否閉眼?!

不要兒子不要老子的薄熙來

江並不喜歡薄熙來,江家幫也認為他是一個野心極大的傢伙。但江系卻為薄熙來十八大上位搖旗吶喊。說來說去,理由還是和江當年把羅幹塞進十六大一樣,薄熙來在鎮壓法輪功這一點上與江系完全一致。江系認為,鎮壓法輪功的官員裏邊,薄熙來是當前唯一可以在十八大爭位的人選,若薄熙來十八大當政法委書記,不需要囑咐他什麼,薄也會持續鎮壓法輪功。

據薄熙來家人透露,當年他去大連市金縣的初衷,不是為了「下去鍛煉」以便升官,而是為了躲避前妻討要法院判決下來的兒子撫養費。那些為了一點經濟利益吹捧薄熙來的人,應該想一想,當副總理的父親薄一波文革被揪鬥時,他能在大會上跳出來扇70多歲老父親耳光,踩斷三根肋骨,而當父親官復原職時,他比任何一個子女都殷勤。這個不要兒子不要老子的薄熙來能要你們嗎?!

薄熙來愛王立軍的這一點

原遼寧省長、商務部長,現任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是2007年12月23日左右去重慶市上任的,很快他發現自己玩兒不轉重慶的地方幹部,於是在2008年6月把遼寧省錦州市副市長、市公安局局長王立軍調到重慶,讓他三級跳,以期達到直轄市公安局長的級別。

2008年6月到2009年2月,王立軍任重慶市公安局黨委副書記、常務副局長(正廳局級);2009年2月至3月,任重慶市公安局黨委書記、常務副局長;剛升完一個月,2009年3月王立軍第三次升級,任重慶市公安局局長、黨委書記;2011年5月27日以54票贊成滿票當選重慶市副市長。

8個月後,2012年2月2日官網宣布,撤下公安局長職位,只給酷吏王立軍保留副市長職務,以便接受中紀委調查。

薄熙來到底愛王立軍的哪一點?


王立軍親自參與對法輪功修煉者活摘器官。

2009 年12月12日,「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簡稱「追查國際」)公布了一位現場目擊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證人的證詞,他當時就在王立軍手下擔任警察,王立軍給他們下的死命令是,對法輪功「必須斬盡殺絕」。薄熙來重用王立軍的就是這一點,而江系要把薄熙來推入十八大的也是這一點。

王立軍當遼寧省錦州市副市長、市公安局局長時,錦州是全國嚴重鎮壓法輪功學員的地區之一,至少有500多位法輪功學員先後被抓捕關押,其中至少71人被折磨致死,此外還有30多人被折磨致殘,理由是因為他們信奉「真、善、忍」。

據「追查國際」報導,2002年4月9日,在瀋陽軍區總醫院十五樓的一間手術室內,這位警察持槍執行任務,親眼看到兩個軍醫給一個活著的30多歲的修煉法輪功的中學女教師做手術,活生生摘取了她的心臟、腎臟等器官,將她活活害死。

除了這位警察作證時的錄音和文字記錄,另外還有證據顯示王立軍直接參與了活摘器官行動。在學術文章《注射藥物後器官受體移植試驗研究》中,從沒做過移植研究的王立軍也是作者之一,原因是若沒有他提供人體鮮活器官,移植試驗根本無從談起。

據「追查國際」於2009年12月12日的報告:近日,追查國際一名特別調查員與一位匿名人士(下稱「證人」)進行了一段持續近三十分鐘的對話;該證人披露了幾年前自己目擊的一起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事件的經過。在對方的同意下,對話全程錄音。

證人錄音:MP3文件(4.9MB)testimony_final.mp3
點擊下載 testimony_final.mp3

證人:手術刀在胸脯,一刀下去,血是噴濺出來的,血是噴濺出來的,而不是……
問:你看到的是男的還是女的?
證人:女的,女的。

問:年輕的嗎?
證人:三十多歲吧。
證人:當時,我們經歷了就是,得有一個星期對她的審問,嚴刑拷打,身上已經有無數次傷疤,並且電棍、電,她已經神智不清……神智不清,把她打的,已經就是,反正她又不吃東西,然後我們強行地給她灌牛奶,往她的胃裏,她不喝就強行地給她灌。你知道那個,把她的鼻子捏上,於是維持著。她七天瘦了將近十五斤,測過體重。而這個時候不知道,可能是遼寧省公安廳某辦公室,反正是一個挺保密的部門,派了兩個,一個是解放軍瀋陽陸軍總醫院的一個軍醫,還有一個是第二軍醫大學畢業的,具體反正一個是歲數大的,一個年輕的,在某、某,就是給她送精神病院的一個手術室,然後進行一套東西。不打任何麻藥,刀在胸脯上,他們這個手啊,一點抖都不抖,要是我下手我一定抖了。別看我在武警,我端過槍,我也進行過實彈演習。但是,我也見過很多死屍,但是看到他們,我真的“佩服”他們這些軍醫,手一點也不抖,直接戴著口罩拉出來。當時我們一人拿一把手槍在旁邊站崗,這個時候已經拉開了,然後她就嗷的大叫一聲,那個女人就嗷地大叫一聲,說法輪大法好。

證人:嗷地大叫一聲,說法輪大法好。說你殺了我一個人,大概意思就是你殺了我一個人,你還能殺了我們好幾億人麼,為了自己真正的信仰被你們迫害的人嗎?這個時候,那個醫生、軍醫猶豫了一下,然後看了我一眼,又看了我們的領導一眼,然後領導點了一個頭,他還繼續把血管……先摘的是心臟,還是再摘的腎。當心臟的血管剪動一下,她就進行一陣抽搐,非常可怕的,我給你學下聲音,反正我也學不好,撕裂的撕裂的那樣式的,然後就啊……啊……就一直張著大嘴,睜著兩個眼睛,張著大嘴。哎呀……我不想再講下去了。
……

證人:當時,這個人身份是一個老師啊,是一個老師,在中學教書的老師,她的兒子今年可能十二歲了吧。她的老公是個沒什麼能耐的一個,也是一個工人吧。在這之前,她受過的羞辱更大。我們的民警有不少就是變態的那種,給她進行,用鉗子、用窺視器,都是不知道哪來的儀器……反正我都親眼所見,我當時沒照照片就是遺憾,對她進行屬於是猥褻,她長的有點姿色,比較漂亮,對她進行強暴……太多了。

問:就是在你所待過的那個公安局裏面你就親眼看……
證人:當時我沒在公安局裏做,是在一個就是培訓中心,就在一個賓館的後院,包了十個房間,一個小樓上,就是小別墅那塊兒做的。

問:黑監獄。
證人:差不多。

問:就是只要法輪功學員就往那邊送嗎?
證人:嗯。

問:還沒有判刑之前就往那兒送嘛
證人:反正我們這塊臨時都改變地方。
……

問:哪個時間你還沒有告訴我?
證人:二零零二年四月九日

問:四月九日?
證人:對四月九日下午五點開始解剖,時間進行了三個小時。之前已經連續一個月了。

問:什麼叫連續一個月?
證人:連續一個月的刑訊逼供。
……

問:你只有對他們逼供一次?還是很多次?
證人:很多次。當時王立軍,現在的重慶公安局長,下死命令「必須斬盡殺絕」。

薄熙來為何搶在中紀委前面處理王立軍

據重慶市政府網,王立軍分管的工作是:公安、國安、司法、人武、信訪、政府維穩工作。分管的部門(單位):市公安局、市國安局、市司法局、市信訪辦、市監獄局、市勞教局;聯繫市高法院、市檢察院、重慶警備區、武警重慶總隊。


二魔王王立軍正準備把公安局副局長
彭長健(左)弄進去。
重慶市委除了幾個同流合污的,剩下的都唯唯諾諾,沒有人敢對王立軍說個「不」字,甚至王立軍對誰擺個臉子,這些官回家都哆嗦半天,不知薄熙來是否要對自己下手。他們背地裏管王立軍叫「活閻王」,說王立軍是薄熙來的晴雨表。

2008年6月王立軍調去重慶,據官方報導,僅2008年夏天的80天內,重慶警方共「破刑事案件32771起,逮捕9527人」。薄熙來、王立軍成立了270個專案組,專門抓捕億萬富翁,製造了數百起冤案,為的是侵吞他們的上千億資產。這些錢一部份被薄熙來轉移到海外老婆兒子的賬號上,另一部份用於打點各個媒體老總和塗脂抹粉工程,其中包括「唱紅」。

新華網報導,重慶市政府新聞辦2月2號發布微博說,王立軍不再兼任市公安局長、黨委書記,而以副市長身份分管聯繫經濟領域工作,但報導說,「不足之處是,工作有時要求急一些,批評人不太注意方式方法。」

有消息說,薄熙來知道王立軍被中紀委調查的消息後,為免於引火燒身,提前和王立軍劃清界限,並把王立軍的鐵桿親信全部拘捕。如果真是如此,那薄熙來已經慌了神兒。按照黨的紀律性,中紀委要下來調查誰,一定是保密的,是不允許當地政府提前做出什麼舉動來,這等於是破壞中紀委的調查計劃。那麼為什麼薄熙來要讓市組織部長宣布對王立軍免職公安局長並做調查,而王立軍憤怒的拔槍以對,並向政法委書記摔茶杯,公開宣布與薄熙來決裂」?王立軍就像薄熙來肚子裡的蛔蟲,他知道薄熙來接下去想幹嘛,想搶先一步堵住他的嘴!

最近,被撤下公安局長職位的酷吏王立軍聲稱要曝光薄熙來和其老婆谷開來的違法腐敗的料!另外,連薄瓜瓜都沒跑兒!王立軍還以「在重慶生命將有危險」為由,要求送他到北京或遼寧去接受調查。他怕在重慶會被滅口。

2012見證法網在收緊

僅僅折騰了三年零7個月,薄三兒禿頭上瘋狂蹦達的虱子就被中紀委捏了下來。聽起來有些匪夷所思,因為一個多月前,2011年12月4日,王立軍還被北京郵電大學聘為兼職教授。在受聘儀式上,北京郵電大學校長方濱興指出,王立軍教授不僅是一個「鐵血警魂」的警界鐵腕,也是一個溫文爾雅的學者。國際刑警神探李昌鈺給王立軍的信任和榮譽、職位更是晃人的眼。前幾天還有人煽乎說,薄熙來鐵定進十八大,而汪洋還在那裏絞盡腦汁呢。結果一個微博……原來薄熙來嚇的正哆嗦呢。

2011和2012真的是神奇的年代,西方強國拿他一點輒沒有的金正日突然猝死,說是死在行進中的火車上,死都沒個安靜的時候。另外,美聯社突然在朝鮮設立了辦事處。更絕的是,北京連著10天往朝鮮運這運那,金正恩謝這個謝那個,單單就是不謝中共。被江澤民曾慶紅捧成小品王的趙本山,上了21年的春晚,2012年三次彩妝彩排後居然給下課了。江系的臉沒處放,李長春指揮各媒體一致說趙本山病了,大過年的,為了配合主子,趙本山只得躺在床上,不敢亂說亂動。前些日子他和江姘的二人轉,那底氣多足啊!

2008年薄熙來多氣粗啊,要把中紀委書記賀國強給搞下臺,要把廣東省委書記汪洋搞下臺,還撰文把從胡錦濤到國務院副總理挨著個兒的大罵一遍。現在,無論從各個渠道出來的版本有多少,結果都是一樣的,薄熙來的馬弁王立軍被中紀委調查了,薄熙來考慮用什麼途徑通知老婆、兒子轉移贓款,如何盡快把王立軍給處理了,準備外國假護照隨時準備潛逃。

今年,說是秋天要開十八大,2月這才剛開始啊!

2012年,有太多的傳說和預言,總的宗旨是法網在收緊:留下好人,淘汰壞人;世界沒有末日,壞人天天末日。△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