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條小黑狗兩個悲歡離合的故事(圖)
 
霍湘
 
2012-1-30
 
【人民報消息】狗對主人的忠誠往往讓人感動的流淚,這種忠誠並不是誰教給它的,而是天生就具有的。據聞,讓狗來到世上不是讓它們當寵物的,而是為了給人看家護院。現在卻不同,現在的狗與地球上最初造出的狗有所不同。有什麼不同呢?不同點就是現在有些狗是輪迴轉生而成為狗的,它們的前世說不定就是個人,也許原來就是這個家庭的一員呢,所以現在有不少狗狗成了寵物。

正見網上有一個太行山腳下,人轉生為狗的真實故事,故事發生在一馬平川的冀中大平原無極縣城西北角30多華裡的一個村子(因這裏涉及當事人,故不便寫出村名與人名)。

村中有個十幾歲的年輕人,由於搶劫了不多的錢,在嚴打中被槍斃了。父母思念兒子,但又覺得不光彩,在人前抬不起頭來,處於極度悲痛之中……

幾年前的一個夜晚,這個小伙子給他母親托了個夢,夢中跟他母親說:我很想您,您來看看我吧,我在正定大佛寺裏,人們叫我「黑子」。說完,他母親從夢中驚醒,再也睡不著。早上,天一亮,她收拾收拾,直奔正定大佛寺而去。

正定大佛寺是三國名將常山趙子龍的故裏。文革期間寺院遭到浩劫,文物毀壞一空,文革後才又有僧人入駐,燒香求佛的人漸增。

這個小伙子的母親在寺院中轉遍了,也沒人知道這裏有個叫「黑子」的人。她不禁覺得自己想兒子想瘋了,不過是個夢吧,自己還當了真。就在她準備掉頭回家時,有一個小和尚急匆匆跑過來說:我剛想起來,後院有一條小黑狗叫「黑子」,要不您看看去,看是不是它。

小伙子的母親顧不得多想,趕快來到後院,見到了「黑子」,黑子象見到久別重逢的親人一樣,撲上前去,又是聞,又是搖尾巴,好不親熱。她把黑子抱在懷裏,那小黑狗兩隻眼直勾勾的望著她,淚水撲簌簌的流了下來。她也不禁失聲痛哭起來。

以後,黑子他媽經常去寺裏看兒子,被村裏人知道了,感到很好奇,也有看熱鬧的,就偷偷的去寺院看黑子,看它和其它狗有啥不一樣。可也真怪了,這黑子每次一見到熟人就低著頭,躲到一邊,不敢見鄉親們,像做了錯事似的羞愧難當。這時村裏人才相信小伙子他媽不是想兒子想出病來了,而是那個小伙子真的轉生成了一條狗。

烏魯木齊晚報2011年7月8日報導了一個狗的新聞,也是一條小黑狗,還有那狗流著眼淚的圖片。

記者得到爆料來到烏魯木齊平川路口的恒昌恒業花園門口,遠遠就看見一條黑色小狗趴在路邊,仰著腦袋望著旁邊的一輛微型貨車。它蹲的地方,就是它主人丟棄它的地方。微型貨車的司機就是小黑的主人。半個月前,小黑的主人把它提著丟在這兒。半個月來,它兩眼含淚,苦苦守在被主人遺棄的地方,等待著主人回心轉意。


烏魯木齊一小狗被棄半個月,原地流淚癡等主人回心轉意。

住在小區的王燕說,「小狗毛是黑的,大家就叫它小黑,」其實,小黑的主人每天去對面的新北園春瓜果批發市場進貨,每次都把車停在這邊,這對遭遺棄的小黑是件很殘忍的事情。見到主人,知道好歹的小黑也不敢靠近去撒嬌,只在幾米外眼巴巴的流著淚看著,並一直守在主人的車邊。小區保安馬彥強說,曾聽到小黑的主人說過:「怎麼還沒人把它抱走?」

其實,看見這條狗在路邊守著,下雨時也不跑開,苦苦盯著路口,很多人都動了惻隱之心,有的業主想把它抱回家,它就是不肯走。當小黑再看到要抱它的人,就躲開。

在路邊擺攤的張文英說,「這條狗很忠實,主人都不要它了,它卻不肯離開去找吃的。」她實在看不下去,拿了吃的去餵它,誰知道小黑根本不吃。餓了幾天後,直到它肚子上的皮幹癟得都快貼到前胸了,才開始吃別人餵的東西。後來,小區居民王燕每天會拿狗糧來餵它。「它從不當著我的面吃東西,只有我到很遠的地方以後,它才過去,把狗糧吃了。」王燕說,小黑天天在這守著,誰看了都難受。

這是一個讓人牽腸掛肚的新聞,後來小黑怎麼樣了,上網查詢沒有下文。正定大佛寺「黑子」托夢認母的故事不禁讓人發生聯想,不知烏魯木齊恒昌恒業花園門口癡等主人回心轉意的小黑與它的狠心主人之間到底是什麼樣的因緣關係。

每天、每個地方都上演著悲歡離合的故事,又有幾人能夠真正了解這些故事背後的故事;又有幾人在聽到這些故事背後的故事之後,能夠認真思考將如何撰寫和改寫自己人生的故事呢?△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