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赴加使馆PK王立军赴美领馆(多图)
 
梁新
 
2012-2-11
 
【人民报消息】现在,我们不是娱乐性、幸灾乐祸性的来谈论「姜维平赴加使馆PK王立军赴美领馆」,而是回述两个人的故事,比较两个人的结局,目地是为了引起中共体制内外所有助恶为虐的人,以及世界上所有人的深思和警觉。

被大连市长薄熙来迫害入狱的资深记者姜维平,2006年出狱后依然受到时任商务部长薄熙来爪牙的监控和迫害,2009年年初,加拿大政府发出了一个极少见的特许,只要姜维平能抵达在北京的加拿大大使馆,他就可以获得难民身份。可见姜维平想去北京会是多么艰难。这一年薄熙来已经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了,而且正在做着当中共国家主席的梦。2009年2月5日,姜维平在加拿大驻华使馆的帮助下,突然秘密出国与家人团聚。

姜维平出国整整三年后,2012年2月6日晚,那天正是元宵节、团圆节,重庆市公安局长王立军进入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待了一天后……又出来了。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维多利亚-纽兰2月8日强调,「他确实访问了领馆,后来自愿离开领馆。」后来又重申「他是自己走出去的。」──没有人把他推出去!

现在让我们再比较详细的回顾他们的惊心动魄的人生故事。

姜维平获得自由的故事


2009年2月5日,姜维平抵达多伦多后,在机场与妻子拥抱!

姜维平简介:前香港文汇报驻东北地区首席记者,常住大连。因在香港刊物发表文章披露薄熙来等东北高官腐败问题,2000年12月被大连国安局秘密绑架,2001年5月因言获罪,以泄露国家机密罪判刑八年,随后减刑为六年,当年因此获得总部在纽约的保护记者协会的国际新闻自由奖。2006年1月4日因胡锦涛访美而提前出狱一年,并获加拿大笔会颁发「人道奖」。2009年2月5日,获得部长「特许签证」抵达加拿大。

2009年,当薄熙来知道姜维平居然平安抵达加拿大,一家团聚,可以静下心来揭露他,非常震惊,说:「我一生中犯的最大错误之一,就是没在监狱里把姜维平『做了』,现在留着活口,实在是个大麻烦。」

其实留谁不留谁,那岂是人说了算的。薄熙来说这话的时候,怎么会想到三年之后的这个时候,他被赶到云南滇池喂海鸥。

因言获罪

在1999年6月至9月期间,姜维平陆续以化名在香港《前哨》杂志发表《李铁映儿子大连空手夺白狼,薄熙来搞廉政抓小放大》、《大连苏军纪念塔迁移风波》等多篇报道揭露大连市长薄熙来等贪官污吏。薄熙来使用各种手段,终于查出是姜维平干的,判他入狱8年,后在国际压力下改判为6年。

入狱后,受到虐待的姜维平身体每况愈下,姜维平的妻子数次要求给予他人道对待,给予他应有的治疗,因此也遭到薄熙来的迫害。她最后一次探监是在2003年新年前,为了安全起见,姜维平妻女于2004年春节过后通过技术移民方式迁居加拿大。

2006年在胡锦涛访问美国的前夕,中共提前一年释放了国际关注的记者姜维平,但姜维平出了小监狱进了大监狱,在薄熙来爪牙的监控之下,谁雇用他,就施加压力把他解雇,使他生活在极其艰难之中。

加拿大部长特许签证

2009年2月,出狱近三年的姜维平得到加拿大联邦公民、移民部暨多元文化部部长杰森-肯尼(Jason Kenny)为他签发的部长特许签证,只要姜维平能抵达在北京的加拿大大使馆,他就可以获得难民身份。这在加拿大政府来说,是个「极少见的特许」。自保守党于2006年1月执政以来,给姜维平所签的部长特许仅是第二例。而这个「特许」是对薄熙来残酷迫害记者的最好回答。姜维平持这个特许签证可以在加拿大工作生活两年,期间可以申请加拿大永久居民。

肯尼部长说,对姜维平一案的关注已有多年。他认为,姜维平的遭遇足以令他有资格获得特签,他本人更有义务为姜维平提供帮助。 姜维平的太太李女士(Stella Li)在感谢加拿大政府及各方人士的帮助之余表示,她为先生的行为感到骄傲,说他做了一个记者应当做的。

从拿护照到登飞机,从大连到去北京加使馆,整个过程如同电影电视剧一样惊心动魄。香港开放杂志2009年3月刊刊登了姜维平描述他奔向自由的曲折经历《穿过特别通道》。

文章分几个部份讲述了这个过程:出狱后申请出国被拒;办理出国护照的折磨;在北京加国使馆获得特别签证;焦虑万状的出关过程;忆十年前许行先生劝我政治避难。


姜维平(左)与妻子在多伦多会晤加拿大移民部长杰森-肯尼,手持的是他赠送的一幅书法作品,唐朝诗人骆宾王的诗作「此地别燕丹,壮士发冲冠。昔时人己没,今日水犹寒。」

文章开篇说:(2009年)今年2月4日,从北京乘飞机到达温哥华,再转机飞抵多伦多这趟的飞行,真正地终结了我在中国所遭受的政治迫害、囚禁以及秘密监控的困境。我将与阔别多年的妻子团聚,开始一个新的自由写作的生活。正如2月8日加拿大公民及移民部长杰森-肯尼先生会见我时, 我回应他的那样:我的获释,不是在2006年1月4日,而是在今天。我把一幅书法作品赠送给他留做纪念。那是唐朝诗人,同样曾因言获罪坐过牢的骆宾王的诗作:「此地别燕丹,壮士发冲冠。昔时人己没,今日水犹寒。」我认为这首诗真实而生动地表达了我的心情。

文章最后一个章节「忆十年前许行先生劝我政治避难」很值得与各位朋友分享,所以照搬如下。

忆十年前许行先生劝我政治避难

现在,我静静地坐在飞机的座席上,看着穿行的人流,安全带却系不住我波涛汹涌的思绪,我在期待飞机起飞的那一刻早些到来。我油然忆及十年前的加拿大之行,想到了香港开放杂志的金钟、蔡咏梅与远在温哥华的作家许行。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一日,我是经过金钟先生的介绍认识许行的,在参加了世界华文媒体协会举办的一次学术研讨会之后,我得以一个人在温哥华逗留了五天。此间,我向著名评论家许行讲述了我的顾虑和经历,并告知我在香港的杂志上发表了一些批评东北地方官员的文章,并受到监控。许先生语重心长地劝我留在该地。并热心地为我找到了一个住处,安排我和一位单身老伯为伴。在我徘徊犹豫之际,还专门请来他的太太劝阻我回国。然而,那时的我,还是一个自幼在中共培养教育下成长起来的知识份子,我觉得身为香港文汇报驻东北地区的首席代表、高级记者,如果不辞而别,滞加不归,不仅对不起文汇报领导,也愧对太太和女儿。我还天真地相信了太太所言,中国进步了,不会再搞文字狱,回国后即使事发,也不过辞职而已。

记得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二十五日上午十点左右,头发花白的许行先生亲自把我送到机场,途中我心事重重,东张西望,走还是留下,两种选择撕扯我的心。许先生说:姜先生,回去可能坐牢啊,走错一步,那你就可能留下终生的遗恨。我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许先生坐在后面的席位,但他的先见之明与理性之智却令我在以后十年的岁月中苦思静想了三千六百多个不眠之夜。那时,许先生说:「我带你去见陈卓愉,他是议员,可以帮助你!」

「怎么帮?」我愕然。

「政治避难。」我听后大惊失色。

在当时我的灵魂深处,这个词等同于叛国投敌,我永远不想背叛自己的祖国。于是我选择了回国,选择了坐牢,并一次次的与死神擦肩而过……

所幸,现在我又一次的富有戏剧性地坐上了加航的班机,我再次面对生与死的选择,我脑海中又一次浮现出许行先生那张目光闪烁和眉头微皱的慈爱面容,十年一梦,恍然如昨,我知道再也不能犹豫徘徊……

剩下的岁月已经不多,无情的铁窗生涯已消磨了我生命中最美好的十年……虽然在我以往的岁月里,命运无情地把我雕成悲剧性人物,但却以喜剧最终收场……

猛然,我听到了飞机的引擎轰鸣响起,如同惊雷滚过首都机场的上空。我的心在激烈地颤抖,我又一次双手合拢,喃喃自语,又一次不停的默默的祈祷:再见吧,祖国!

2009年2月17日于多伦多

当姜维平通知加拿大使馆他已经买好飞机票的时候,接电话的使馆人员一再叮嘱他千万不要买中共国航班的飞机票!当要进入机舱的最后时刻,姜维平「手提黑色的电脑包,飞快的朝前阔步奔去,恨不得身生双翼,一下子飞进加拿大。但在众多乘客中,只有我一个人又被一个年轻漂亮的金发女郎拦住,她微笑着请我稍等,并接过我的护照查看,彷佛在验明身份。然后她又仔细地盯住我的眼睛。她甜美的微笑,微翘的嘴角以及意味深长的表情」让姜维平此时此刻才发现,原来加拿大驻华使馆的外交官悄悄护送他到这里!并看着他安全进入外国飞机机舱,并看着飞机腾空而起,离开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管辖地……才放心离去……

写到这里,不禁感慨万千、热泪盈眶,正义和良知从来都是没有国界的、没有种族之分的,正义的力量保护的是为正义而战的人。人类历史,无论它有多么长久,从来就是这样书写的。

王立军追随江泽民薄熙来的故事

中共官场上有句话叫「带病提拔」,王立军是带病提拔,薄熙来也是带病提拔。他们两个都是在1999年7月以后追随江泽民,在镇压法轮功上特别卖力,而被迅速提拔的。

1959年12月26日生于内蒙的王立军是蒙古族人,蒙文名字叫「乌恩-巴特尔」,乌恩翻译汉语意为「真实」,巴特尔意为「英雄」。1976年7月文革期间「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王立军去了内蒙古自治区阿尔山林业局天池林场当下乡知青。在那里待了两年;然后参军三年,复员后当林业局职员、商业局职员;1984年进入辽宁省铁法市(县级)公安局交警大队当内勤,后提拔为治安队队长,派出所副所长、所长兼联合刑警队队长,再升任辽宁省铁法市公安局副局长、铁岭市公安局副局长、党组成员、党组副书记,兼刑警队、巡警支队队长。因其心狠手辣,1999年12月提升为辽宁省铁岭市公安局党组书记、副局长。因镇压法轮功被江罗赏识,2000年8月被提拔为辽宁省铁岭市公安局长、党组书记。

2001年1月,薄熙来被江泽民提拔为辽宁省副省长、代省长;2月任辽宁省省长,直到2004年2月赴北京任商务部长。2001年1月,为了报答江的提拔之恩,薄熙来在辽宁省投资10亿元在全省进行监狱改造,仅在马三家一地就耗资5亿多元。2003年为了关押大量法轮功学员,薄熙来批准建成中国第一座监狱城。他在沈阳命令医院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出售谋取暴利。

美国国务院在2001年发布的国际宗教自由的年度报告中特别提到发生在辽宁省的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2004年7月28日,美国哥伦比亚地区法院宣布,针对薄熙来的「种族灭绝罪」和「酷刑罪」的指控,他将面临缺席庭审。因积极参与镇压法轮功,2005年薄熙来已在美国、英国、波兰、俄罗斯、智利和秘鲁等多个国家被起诉。

2003年5月,王立军被薄熙来提拔为辽宁省锦州市公安局局长、党委书记(副厅级)。2004年11月,王立军升任锦州市副市长兼市公安局局长。在任期间,王立军兼任锦州市公安局现场心理研究中心主任,一位警察作证该中心参与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王立军说「必须斩尽杀绝」。证据还显示王立军直接参与了活摘器官行动。在学术文章《注射药物后器官受体移植试验研究》中,从没做过移植研究的王立军也是作者之一,原因是若没有他提供人体鲜活器官,移植试验根本无从谈起。

2008年6月,王立军被薄熙来调到直辖市重庆公安局任局长(正厅级)。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2011全年被绑架迫害的法轮功修炼者就达三百多名,大部份学员的家遭到警察的抢劫。有些区县甚至搞人人过关,很多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洗脑班、劳教所等黑窝迫害,使其中部份人致残致死。

与王立军有过近距离接触的重庆警界人士描述,王立军外表不像鲁莽屠夫,但其很快让重庆警界见识到他的残忍和没有人性的一面,很多人因此而吓破胆。

王立军没去美领馆「上访」之前,是中共国的「打黑英雄」、「公安楷模」,据称他的研究专长为国际刑事鉴识、现场心理学、刑事侦查学、法医学、法学等,是浙江大学、东北财经大学、西南政法大学、第三军医大学、重庆大学、西南大学等多所学校的兼职教授和兼职博士生导师。

2011年12月4日,北京邮电大学聘王立军为兼职教授;2011年12月18日美国著名犯罪鉴定专家李昌钰聘请其担任自己研究所的教授。2012年2月2日,重庆宣布免去王立军的公安局长职务,保留副市长职位。6日晚王立军进入美驻成都总领事馆要求政治庇护,并在属于美国的领地上待了一天多。实际上是在等待来自白宫的最后答覆。

重庆市长黄奇帆带领70辆警车跨界到四川省会成都,把美领事馆团团围住,成都人可以作证,不是美帝国主义要阴谋颠覆薄熙来的管辖地重庆,人家纯粹是坐在家里被无辜牵连进去的。最后,王立军被中央派来的国安带回北京。

美国之音报道,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维多利亚-纽兰星期三(8日)在华盛顿举行的例行记者上回答记者提问时证实号称「打黑英雄」的王立军本星期早些时候和成都领馆人员见了面。她说:「王立军确实以副市长的身份要求在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会面。会面时间订好。我们的人跟他见了面。他确实访问了领馆,后来自愿离开领馆。」

至于王立军当时是否要求避难,纽兰说:「显然,我们不谈论和难民身份或者避难等有关的事宜。」

还记得美国当初是如何对待被关在中共监狱里的魏京生的吗?还记得美国是如何接待人权律师高智晟的妻子耿和与一双儿女的吗?难道美国的普世价值变了?

老天爷从来没有偏心眼儿


王立军前胸襟挂满了中共奖章!
与享有「中国十大杰出民警」、「全国劳动模范」、「全国五一劳动奖章」、「重庆市人民卫士」、「全国公安战线一级英雄模范」等多种中共山寨国称号的王立军相比,香港文汇报驻大连记者站首席记者姜维平就逊色多了,他前胸襟上没有嘀里嘟噜挂满了中共奖章。也没有王立军出版的著作5部,主持科研课题18项,主持研发156项专利,更没有发明专利5项,也没有多次在国家级杂志上发表学术论文,和在国际学术论坛发表学术演讲。

姜维平仅仅是在香港的杂志上用笔名写了几篇揭露大连当权者薄熙来等人的政坛糗事,就成为加拿大移民部部长特许难民签证的受益者。实事求是的说,这个「福利」是薄熙来给的,姜维平因言获罪,惹下入狱大祸,判刑8年,也因此成为名人,得到国际人权奖项,和政治庇护。

王立军追随江泽民、薄熙来,为了得到眼前的一点点利益,不断做着伤天害理、天怒人怨的事情。但当他生命受到薄熙来的威胁时,他跑到美国领馆,抖出很多大料,希望得到保护,但他最终还是走了出去……

有美国众议员呛声政府,说要调查是不是美国政府对王立军拙劣的叛逃行为处理不当;有分析认为美国政府失去了一次难得的机会,说王立军的叛逃本来可以给美国情报机构分析中共领导人的秘密世界提供意外的收获;还有各种各样的人的说法……

中国老百姓用一句话把所有的说辞都顶了回去:出来混,总是要还的。老祖宗怎么说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姜维平和王立军的故事再一次告诉所有的人:种瓜确实得瓜、种豆确实得豆。△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